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楔子(三):潜艇

楔子(三):潜艇

3161 2017-10-27 12:31:04
鲍正国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随即,鲍正国和这些面罩人当中的一个交谈起来。这个面罩人身形上比较高瘦,和鲍正国说话时要半弯着腰,似乎是这群面罩人中的头目。而这一路下来,巴颂发现鲍正国在这支队伍中的地位有些尴尬,他似乎并不是这支队伍的一员,而是这支队伍雇来的向导。 他们交谈时所使用的,似乎是中文,巴颂虽然有华裔血统,但还是只能听懂几个简单的词汇,比如“赶快”、“地狱犬之眼”,还有“潜艇”什么的。 而且,巴颂发现鲍正国一边和面罩人交谈,一边用一种非常奇怪的、并且是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自己、宋慕缇查和皖塔克琳三人。 这种眼神令巴颂暗自感觉:“不妙!” 很快,鲍正国笑嘻嘻地走了过来,用泰语说道:“巴颂连长,有件事怕是要劳烦你一下。” 巴颂冷冷地看着他,没有答话。 他还在等鲍正国的下文,猛然间就听见“堂堂堂”一阵枪响。 随即,巴颂的身边响起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啊啊啊!” 宋慕缇查倒在地上,佝偻着身子,捂住自己左腿膝盖,翻滚起来。 一个面罩人开枪,把宋慕缇查的膝盖打烂——不,是直接打断了,断口处,鲜血几乎是飙射出来,染红了附近一大片地方,还顺着地上的沟渠,一直流淌到那条大河中。 巴颂的眉毛立了起来,他怒吼着冲向了开枪的面罩人,却被好几个面罩人一拥而上,死死拉住。而旁边皖塔克琳也被人在膝盖后弯上一踹,跪在地上,随即脑袋被两支AK-47给顶住。 “嘿嘿嘿嘿,巴颂连长,不要激动。只要你和这位小弟能为我们做件事,这位宋慕缇查班长的伤,我们一定给他医好。” 说着,巴颂就看到三个面罩人过来,把宋慕缇查摁住,其中一个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医疗绷带,把宋慕缇查的左腿断口牢牢地扎了起来,给他止血。 宋慕缇查挣扎了两下,突然不再动弹——他昏厥了。 巴颂厉声道:“他怎么了?他怎么了?他要是死了,你们直接开枪打死我,我绝对不给你们做任何事!” “巴颂连长,你这个人就是太激动,其实不太适合当官。你看,宋慕缇查只是昏死了而已,还有口气呢。你赶紧去办完事,咱们把他送进医院里,下半辈子让他在轮椅里领你们泰国政府给的抚恤金,不用干活就能养活自己,多开心?这小日子我是盼也盼不来。” 巴颂对鲍正国怒目而视,恨不得扑上去啃他两口。 鲍正国却依旧气定神闲,他过来搂住巴颂的肩膀。 “呸!”巴颂一口痰直接喷在他脸上。 鲍正国微微一笑,一边擦干脸上的痰迹,一边用中文对着另外几个人说了句什么。 巴颂看到宋慕缇查身边的几个面罩人,在拉枪栓。 “你到底要我干什么,快点说!” 鲍正国“嗯”了一声,继续搂着巴颂的肩膀,指着前面瀑布的上方说道:“麻烦巴颂连长去那里看看,有什么东西没有,安不安全。” “你们……你们要去那里?” 鲍正国没有回答,而是从另外一个面罩人手上接过一台对讲机,调通了频道后塞到巴颂手上。 “看到什么随时用对讲机告诉我们。” “我要一把枪,还要一个帮手,就是皖塔克琳。”巴颂说道。 “巴颂连长,你很会讨价还价嘛。不过,你应该知道,讨价还价是要有筹码的,你觉得,你手上还有什么筹码吗?” 巴颂不再言语,他只能恶狠狠地瞪了鲍正国一眼,动身朝着那条瀑布走去。 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瀑布下方的岸边。抬头一看,旁边山崖的落差很大,而且极度陡峭,与地面几乎呈现85度角,但整个崖面上布满了很粗的藤条,而且附近还有好几棵大树,上面也缠绕着藤条,并且与崖面上的藤条纠缠着——所以攀爬起来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不过,那批面罩人战斗力这么强,却还要派自己这样一个战俘过来探路,莫非瀑布上方有什么凶险的东西? 巴颂于是抬头观察,这一看果然发现了一些蹊跷。 从巴颂这边看过去,他发现在瀑布的顶端还有一个黑黑的、尖尖的,有些类似一把菜刀的轮廓探出来——似乎是一块巨大的、形状奇特的岩石。不过一方面距离太远,另一方面这瀑布四周雾气太浓,因此巴颂在瀑布底端实在看不清楚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双手抓住崖面上的藤条往上攀爬。对于他的体力和攀爬能力来说,这种山崖简直是小菜一碟,不一会儿,他就距离地面大概二十多米的距离了。回头去看鲍正国那群人,就好像一个个矿泉水瓶子大小。这些人一个个都巴巴地看着自己,似乎瀑布上面有着什么极为凶险的秘密,他们希望自己这个“炮灰”能够给他们答案。 这种神情让巴颂隐隐地觉得,瀑布上面那把大菜刀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他爬上几米,就抬头看一下,“大菜刀”的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 肯定不是岩石,岩石上可能会有苔藓之类的东西,但不会如此有这样片片的斑驳。 又爬了十几米,距离瀑布顶端大概还有十米不到的样子,巴颂终于基本看清了那个“大菜刀”的本来面目,他也终于能够认定那是什么东西。 那一刻,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双手抓住藤条,呆呆看着那个东西足足有一分钟之久,脑子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腰间的对讲机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内心极度骇异的巴颂本来就有些出神,这声音突然响起,他几乎双手松开藤蔓直接掉下去。 “巴颂连长,巴颂连长,你看到什么了?”对讲机里传来鲍正国那不阴不阳的声音。 巴颂一只手继续抓住藤条,另一只手取下对讲机,放在耳边。 “我……我看到……还不能确认,我得再接近些才行……” “你是不是看到一艘潜艇了?”对讲机里的鲍正国说道,“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没错,那就是一艘日本人的潜艇!” 巴颂盯着那把“大菜刀”,对着对讲机淡淡地“嗯”了一声,说道:“你们早就知道?” 鲍正国未置可否地“嘿嘿”笑了一阵,说道:“巴颂连长,请进入这艘潜艇,并且告诉我们里面都有些什么。” 事到如今,即便鲍正国不这样说,巴颂也很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手上用力,三下两下,终于爬到了崖面的顶端,那艘“日本潜艇”的全貌于是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艘潜艇足足有100多米长,中间断裂,后半部分三分之一的艇身沉在瀑布上游的水下,前半部分则呈30度角向上昂起,一部分探出瀑布以外。 这条潜艇身上锈迹斑斑,舰桥上的桅杆也已经断裂,但仍然依稀可以看出这艘潜艇当年的雄姿。 巴颂当初在泰国五世皇军校就读时,曾经和军校里钻研二战海上战场的一位教授混得很熟,对于二战中日本舰艇的情况了如指掌。因此,他一眼就看出,眼前这条潜艇,是日本的伊一五型潜艇,又名巡潜乙型,西方称之为type B1,这种潜艇在太平洋战场上曾经发挥过一定作用,甚至一度在美国本土附近活动。 可问题是,这艘潜艇是怎么到这儿来的?金三角虽然炎热潮湿,河流水量充沛,但距离海岸还是很远的。 不过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条潜艇是在水位高涨的时候,沿着河流进入这一带的,然后水位低落时,潜艇被搁浅在这里。 但如果是这样,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潜艇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沿着河流进入内陆深处?这种任务就不能派遣陆军去完成吗? 又或许,是日本人把潜艇拆解了在这里重新组装起来?可日本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盯着一脑门子疑问,巴颂试图接近这艘潜艇。 由于是临近瀑布,这里的水流还是非常湍急的。巴颂观察了好一会儿,试了好几次,决定决定在距离瀑布比较远的一个地方跳下水,然后拼命朝着潜艇那里游过去。水流将他冲得向瀑布的方向移动,但他最终还是在潜艇头部附近抓住了外壳上的一个破洞边缘,双手一用力,进入了那个破洞。 破洞里,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光线十分昏暗,而且空间十分逼仄,圆形的通道直径大概只有50-60厘米,巴颂只能匍匐着前进。他也看不清楚破洞内具体的情况,但根据他对伊一五型潜艇的了解,这里应该是潜艇的鱼雷发射管。这样的发射管在伊一五总共有六条,分两个纵列排布在潜艇首部下方。 由于潜艇首部向上翘起,因此这条鱼雷发射管也呈30度倾斜。巴颂小心翼翼地向鱼雷发射管的尽头爬去,避免一下子滑过去摔伤。 地上的钢板发出“嘎吱吱”的声音,外面的水流声也清晰可闻。巴颂不由得感叹,二战时日本人的钢铁技术还真是过关,都这么多年了,鱼雷发射管的钢管还能承受得住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 很快他就到了发射管的尽头,钻了出去,也就是进入了潜艇的鱼雷舱。 眼前的景象让巴颂就是一呆,脊背都有点发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