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64章、怪物

第64章、怪物

2996 2018-01-30 18:26:01
“疯狗”冷冷地道:“你手上的枪是干嘛使的!”说着,示意小雨退到旁边去,继续用枪指着我,让我在前面冲,他在后面压阵,往前而去。 蛮好,真出现怪物了我第一个死,你还可以先观察一下敌人情况,有调整射击方向的时间。 我心里面狂骂“疯狗”,一步一步缓缓地前行。“疯狗”不耐烦地喝道:“快点!”我却置若罔闻——有种一枪打死我! 但走着走着,我就听见一阵阵非常奇怪的低吼声——有点像野兽。 我心头一凛,说道:“小雨,到底是什么怪物?” 隔了两秒钟,小雨才说道:“我……我实在形容不清楚……看到它打死就是!” 两束手电筒照射出来的光芒在前方晃来晃去,猛地里,其中一束光芒照射出一个影子。 是个人影,一个人的下半身——穿着迷彩裤! 小雨尖叫一声,手上的手电筒都掉了。 “疯狗”似乎也看到了,立刻把自己的手电筒照射过去,却发现那片地方空空如也,哪里有人了? 我只觉得冷汗从额头上挂了下来,心脏“砰砰砰”狂跳起来——索性真刀真枪地干起来,倒也没什么,最怕就是这种隐匿在黑暗中的怪物,不知道躲藏在哪里,抽冷子就可能给你来一下。 小雨和“疯狗”同时停下了脚步,手电筒开始四下照射,他们的狼眼手电虽然牛逼,但根本找不到刚才那个家伙。 “滴答”、“滴答”。 半空中似乎有什么液体掉落,砸在地面上。 我觉得脖子很僵硬,但还是抬起头来,看到两个红色的光点。 “在上面!”我大叫一声。 两束手电筒的光芒立刻随着我的叫声照射上去。 于是,我看到了童话里才能看到的一幕——诡异而恐怖,并且令人难以置信。 有个人(权且说他是人吧)趴在平滑无比的洞顶上,身材健硕,穿着迷彩裤和T恤衫,我们根本无法想象他(它?)是如何附着在洞顶的。 不过更关键的是,他的头——并不是一颗人头,而是狗头。 我也不能确认到底是一颗狗头还是狼头,嘴部突出,眼睛血红,那样子就好像从噩梦中爬出来的恶鬼一样。 我、小雨和“疯狗”看着这么一个玩意儿,都忍不住朝后面退了几步。“疯狗”骂道:“管你他妈的什么玩意儿。”举起枪对准洞顶就扣动了扳机。 “堂堂堂!”一个点射,洞顶那玩意儿猛地松手,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小雨的手电筒光线立刻跟上,却看到这怪物在地面上一个翻滚,然后倒退着狂奔而逃。它这跑的姿势实在太怪,倒退着跑步居然还能跑得这么快。 “疯狗”一言不发,端着枪就冲了上去,一边跑一边扣动扳机,“堂堂堂”的枪声响个不停,其中还夹杂着“疯狗”的嚎叫声。 小雨却站在原地,动都不动。手电筒光芒的余光照耀下,我看到她怔怔地看着前方,嘴唇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小雨把头扭向我,我看到她的脸色苍白而惊恐,只听她喃喃地说道:“你看到了吗?你发现了吗?” “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那东西和老大一模一样,完全一模一样,而且……” 开什么玩笑,那怪物怎么可能和“疯狗”长得一模一样,分明一个是人,一个是…… 我想到这里,心里头猛地一凛,刹那间明白了小雨在说什么。 那个怪物的头部固然是狗头,但它从颈部以下,完全就是“疯狗”的翻版!身材也好,穿着也好,完全就是一模一样。好像它的背上,也有一把AK-47? 想到这里,我猛然间听到那边厢“堂堂堂”的声音变得急促起来,子弹击发所放出的光芒频率也迅速增加。 难道是两个家伙在对射? 我觉得腿肚子都有些转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后我就想起小雨还说了另外两个字——“而且……” “而且什么?” 小雨说道:“它好像不止一个头,和’地狱犬’一样……” 我终于弄明白为什么我会觉得刚才那货的跑姿会那么怪了,敢情是它跑起来脸对着我们,而身体是往前去的。而它之所以能够脸对着我们还奔跑如飞,是因为它有不止一个头,而是有至少两个,一个往前看,另外一个往后看。 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那个狗头的形象,和我在妖湖上看到的那个“地狱犬”的浮雕极为相似,尤其是那一双红色放光的眼睛,没错儿,就是“地狱犬”! 难道神话中的妖精出现了,并且把脖子以下部分变成了人形? 那边厢,一阵“堂堂堂”的枪声过后,忽然就安静了下来,而且黑漆漆的也看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和小雨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之间,我的耳朵里只有小雨和我自己粗重的呼吸声,还有“滴答”、“滴答”水从洞顶滴在地上的声音。 忽然,一阵“擦、擦、擦”的脚步声从我和小雨的身后传了过来。这脚步声显得很拖沓,好像有人在用脚底一步一步地往前蹭一样。 “谁!”小雨大喝一声,然后用手电筒照射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穿着旅行鞋,看尺码似乎是女人的。 这双绿色额旅行鞋上沾满了血迹,往前走的时候一蹭一蹭的,好像这双脚的主人受了重伤。 小雨把手电筒往上抬,很快就看清这个人的全貌,我和她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向后退了好几步。 这是一个女人,身上穿着迷彩服,身材苗条结实,手臂和腿上都能看到明显的肌肉线条。可是她的脑袋被打烂了,不知道是用什么武器给打的,巨大的破口处能够看到脑子里面的组织。 照理说遭受到这样的打击,这个女人是必死无疑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没死,双脚还在一步步地往前蹭,两只手还在那里晃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随着她一步步的逼近,我不由得往后退去,一边退,我一边看到她残余的脑袋上还附着着一小片黑色的东西,很像是“地狱犬”面罩的残片。 “她……她是’地狱犬’的人?”我问道。 小雨摇头说道:“不认识,难道……难道是关押在这里很久的一个同伴?” “你赶紧送她上路吧,这样子太……太……” 小雨“嗯”了一声,把手电筒扔到我手里,然后端起枪开始瞄准。 但她瞄准了半天,都没有射击,眼看那个女人越走越近,我不由得大声催促:“快!快打啊!” “我知道她是谁了……”小雨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她是谁?”我问道。 “堂堂堂”,小雨并没有回答我,而是扣动了手上AK-47的扳机,一串子弹打出去,那个女人身上多了好几个破洞,剩下的半个脑袋更是被削飞。她终于再也站不住了,倒在地上开始抽搐。 小雨的脸色极为阴沉,她走到那个女人尸体旁边,蹲下身,右手伸进尸体右边的口袋里,很快取出一个东西来。 是个粉饼盒,圆圆的,银光闪闪的。 一看到这个粉饼盒,小雨的脸色顿时就大变——又是疑惑,又是悲戚,很快,我居然发现她的双眼中居然有些眼泪汪汪。 “她……她是谁?是你在’地狱犬’里的战友么?”我问道。 小雨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说道:“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可是她早就死了,死的地方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只能一脸懵逼地看着她(当然由于戴着面罩,我哪怕十脸懵逼她也是看不到的)。 过了半天,小雨说道:“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咱们得快点找到老大,然后去找狼星!” 我还是只能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小雨深深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具女人的尸体,然后把那个粉饼盒放回尸体的口袋里,凝视了尸体片刻,深深叹了口气,这才往来时的路上走去。 “麻烦你用手电筒给我照路,上下左右都照照仔细,另外听到后面有什么动静、看到什么东西也别怕,直接用匕首削。”小雨说着,从腰间的皮套里抽出一把M9军用匕首,递给了我。 我“嗯”了一声,装作满不在乎地接过匕首,暗想:“我还是血刃,该装得时候还得装。” 我和她沿着来时的路走去,走出大概六、七米的样子,我的手电筒忽然照射到地面上躺着一个人,起先还以为是“疯狗”,可是照射到头部时,才发现是那个狗头人身的怪物,脖子和胸口这里好几个抢眼。 可是“疯狗”却不知道去了哪里——也好,没有这瘟神当电灯泡,我和小雨单独待会儿也挺美的。 很快就要回到当初进来时的入口了,我猛然间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非常响亮,好像有无数只爬虫在爬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