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43章、救出小雨·奇怪的石碑

第43章、救出小雨·奇怪的石碑

3064 2017-12-21 21:55:00
我点点头,“骚猴子”把我往峭壁上一荡,我顺势攀住了一块凸起的岩石。“骚猴子”开始往那个凹槽攀爬,我也奋力往上,抓住了刚才“骚猴子”所抓住的那几根藤蔓。但接下来,我并没有急着跟着他爬,而是四下打量,寻找小雨的踪迹。 很快,我就看到她了,趴在我下方,垂直距离大概有十五米的一棵从悬崖里横长出来的树上,一动不动。 “嘿,屌丝浩,想什么呢!绝了你的王八念头!刚才这女人可是要你命来着!”“骚猴子”在上方大声吼道。 我没有理他,却开始朝小雨所在的地方移动过去,急得“骚猴子”接连叫唤了好几声,我却全都当他放屁。 大概10分钟后,我到了小雨身边。那边“骚猴子”的骂声也停止了——他已经无可奈何。 可是,我该怎么才能把小雨给救上去呢?她虽然不胖,40-50公斤还是有的,现在的我自己在崖壁上攀爬都很吃力,不要说背着个人了。 我不甘心地试了几次,绝望地发现,根本不可能。 就在我犯难的时候,一根藤蔓忽然从高处垂下,距离我的水平距离大概2-3米。我抬头一看,“骚猴子”已经到了刚才我所看到的,崖壁上的那个凹槽里,把一根藤蔓垂挂了下来。 我感激地朝他点点头,沿着崖壁爬过去,把藤蔓叼在嘴巴里,然后回到小雨身边,极为小心翼翼地站到那棵树上,然后把藤蔓缠绕在她身上,用力绑紧。 此刻的她浑身是血,面具都缺损了一小半,露出有些黝黑的脸蛋,所幸还有呼吸和脉搏,性命应该无虞。 我确信绑结实了,拉了拉藤蔓,“骚猴子”在上面大叫道:“你也拉住喽,我把你们这对冤家都拉上来!” 我看了看这根藤蔓的粗细,应该扛得住我和小雨两个人的分量,于是也拉住了它。 “骚猴子”力气果然惊人,奋力拽着我和小雨一点点地往上而去。 “堂,堂堂!”伴随着几声枪响,有几颗子弹“嗖、嗖”地从我和小雨身后飞过。应该是“疯狗”他们对我们实施射击,可是因为角度不对,根本打不中。 那枪响还回荡在四周,小雨猛地睁开了眼睛,她看见我,一皱眉,对着我用力一推,我几乎被她给推了下去。 “你不要命了吗?疯狗要杀你,我要救你,你还要弄死我?”我情急之下大叫。可刚刚苏醒过来的小雨似乎根本不信,继续挣扎着推搡我。 我暗暗叫苦:要是真被她推下去摔死了,我是有多冤! 我和她在藤蔓上纠缠,藤蔓开始在半空中飘荡,很快就向外狠狠荡了一下。 就在这时,猛地又是一阵“堂堂堂”的枪响,几颗子弹从我们身边飞过。应该是荡出去后,进入了“疯狗”的射击范围,他出手了。 小雨吃惊地抬头看去,露出的半张脸上满是惊异的神色。 “骚猴子”在上面大喊:“你还看什么?黎则廷是什么货色,你先前又不是没见识过。他为了达到目的,亲手干掉的自己人还少吗?” “你他妈闭嘴!”小雨冲着“骚猴子”大声叫道。 我一愣,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小雨性格非常温柔,平时和别人说话都细声细气,别说脏话,连“装逼”、“屌丝”这样的粗俗词汇都是不碰的。如今“他妈”两个字从她嘴巴里说出来,这份震撼足够让我目瞪口呆。 “骚猴子”“嘿嘿”一笑,也不以为意,继续发力拉动藤蔓。这一回,小雨很平静地不再挣扎,而是任由我抱着,这样一来,我俩就一直处在“疯狗”的射击死角里,“疯狗”不甘心地又来了几个点射,终于放弃。 很快,我和小雨被“骚猴子”拉到了崖壁上的那个凹陷里。 我双脚一踩上实地,立刻瘫软在地上动都不想动。小雨身上的伤也不轻,靠在旁边一言不发,不过双眼警惕地看着我和“骚猴子”。 “骚猴子”“嘿”了一声,说道:“你好像还是没怎么变,打起仗来满嘴脏话,下手又刁又狠。” 小雨冷冷地说道:“对你这种叛徒,我只会更狠。” “骚猴子”眉毛一挑:“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而且当初咱俩关系也不错,你别忘了,是谁在若开帮你干掉了5个罗兴亚人,又是谁带你去澳门赌得天昏地暗?你当真翻起脸来,比翻书还快?” 小雨淡淡地说道:“从你摘下面罩,投靠美国人开始,咱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今天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其他的不用废话。” 他俩这段对话听得我很不是滋味,首先,“骚猴子”当初可能也是“地狱犬”的人,后来背叛了,光这一点就让我震惊不已。而且他在“地狱犬”的时候,貌似还和小雨有过很亲密的关系,这让我心中泛起一阵强烈的酸意。 这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 “骚猴子”说道:“你们这次到比利干来,是为了什么目的?” 小雨盯着他说道:“收拾你!把你剁碎了喂鲨鱼。” “骚猴子”“哈哈”一笑:“真的假的?那你来动手吧,不过我对自己的死法要求很高的,想让我乖乖地被你们弄死,除非是你来用嘴巴咬死我,或者闷死我。” 小雨没有搭腔。 随即,“骚猴子”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些人就被关在这里,你们是来救他们的?” 小雨依然没有搭腔,但我看到她开始用右手使劲地拽地上缝隙间长出的许多野草。 “那些人”是哪些人?关在这里? “骚猴子”刚才这句话,让我满脑子问号。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骚猴子”也不言语了,只是坐在那里,时不时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小雨。小雨则回瞪着“骚猴子”。 我有好几次想和小雨搭话,可看到她的眼里似乎只有“骚猴子”(无论眼神是爱还是恨),心中憋闷,于是也不再说话,而是游目四顾,想看看待会儿怎么从这里出去。 这个凹陷外面就是悬崖,而且是呈现一个反角度的悬崖,攀爬难度非常惊人。“疯狗”他们几个一时半会儿肯定到不了这里。但问题是我们怎么出去呢? 很快,我的目光被“骚猴子”吸引了过去。因为我发现这厮坐在屁股底下的,并不是一块天然的石头,而是一块明显有人工雕琢痕迹的石碑。 “你屁股底下,坐的是块石碑吗?”我问道。 “骚猴子”一愣,随即跳了起来,回头一看:“还真是!哈!考古大发现。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鬼地方,居然还有石碑!” 我走上前去,发现这块碑只有一半,下半部不见了。这半截碑大概1米来高,0.5米厚,上面布满了绿色的苔藓,还有很多裂纹。 我开始用手把上面的苔藓撸掉,好看清苔藓下的文字。起先,我因为这碑应该是阿贝塔斯曼这伙荷兰殖民者留下的,上面肯定刻满了荷兰文,可是当苔藓逐渐被撸掉,上面的文字逐渐显露出来时,我大吃了一惊。 居然全都是汉字! 这块石碑是中国人立的?不可能啊,即便郑和下西洋,好像也没跑到过这么远的南太平洋来过。开什么玩笑,大概阿贝塔斯曼到过中国,然后学过中文,倾慕中国文化,所以上哪儿都开始用中文立碑? 我开始仔细辨认碑上的字迹,可是发现很难辨认。一来这些文字年代久远,很多字迹都已经很不清晰,二来少了半块碑,而这块碑的碑文又是竖起来写的,因此根本无法结合上下文。 我费了半天劲,大致猜测出,这是一块墓碑。上面写的是:“宣德九年,景宏奉上令远抚南洋,不期……(上半截石碑文字到此结束,省略号内都是下半截里的、目前我看不到的文字)此地民风彪悍、不慕王化,且多瘴厉毒虫,幽冥厉鬼……逗留多日,不得已**(两个字看不清)……自官校、旗军以下135人殒身于斯,埋骨异域,实可嗟叹,现录名姓如下,以供来世追念:刘炳、陆安宁、马永醇……” 我一边看,一边把能够看到、看懂的文字念出来,然后疑惑地回头问小雨:“宣德九年,你还记得是明朝哪个皇帝的年号吗?”却发现小雨根本就没有往我这里看,而是呆呆地盯着悬崖外那一片天看出神。我冲着她又“喂”了一声,小雨只冷淡地朝我瞥了一眼,目光又移了回去。 这一下我郁闷了,你不是最喜欢明史嘛?在这里发现爆炸性的一手史料,你居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而“骚猴子”起先也在我旁边认真听我念,但后来就没兴趣了,自顾自跑到旁边把玩匕首去了。大概他发现这石碑一来没有指出逃生的办法,二来也没有指出什么宝藏的位置。 我叹了口气,只能坐在一旁,盯着这块石碑发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块石碑上的信息会有什么用,但现在被困在这里,实在是没有其他事情能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