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3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第3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3064 2017-11-06 16:09:44
嗯?我傻逼呵呵地看向他,说道:“你……你什么意思?” “猴子”说道:“跳到我这里来呀,抓住这台空调,把身体挂住。” 我咽了口唾沫,说道:“万一挂不住怎么办?” “猴子”说道:“挂不住么,摔死喽。” 我开始往窗户里面爬——老子不玩了。 “猴子”说道:“看来林雨哲对你的看法没错——胆子太小。” 我停了下来,因为“猴子”这一提醒,我忽然间想起来,有一次公司团建玩“狼人杀”,林雨哲的确说我:“浩哥你很聪明,可惜胆子有点小。”前半句是假的,是职场里的小姑娘经常会说的,言不由衷的夸奖,后半句才是她真正的看法。 “猴子”继续说道:“你看看我身上的肌肉块,再看看你自己的,咱俩其实从力量上来看没有太大的区别。我能办到的,你也一定能办到。” 话是这么说,可让我在半空中玩这种跳跃,简直是拿命在搏,我心里头还是有点发憷。 “你们公司里美女那么多,可你几乎和她们搭不上一句话,为什么?因为她们都看出来你是个怂货屌丝,只敢猥琐地偷瞄她们的胸部和屁股,不敢光明正大地撩她们!你连想出来的产品创意被白劲光剽窃都不敢放半个屁,还指望林雨哲或者哪个美女来理你?女人都希望男人硬气一点来来勾搭自己。林雨哲就是看透了你,才走掉的!” “你他妈说什么!”“猴子”连珠炮似地说了一通,把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淋漓尽致地扒了出来。在那一刻,我愤怒到了极点,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老子要硬给你看!他妈的,今天宁可死掉,也不能怂,今天要是怂了,一辈子阳痿!” 我双手双脚一用力,整个身体就飞了出去——飞向那台空调外机。 可人在半空,我就后悔了:“妈的智障啊我,摔死了怎么办。阳痿总比死掉好吧?”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只能伸出双手,去够那台空调外机。 “砰”的一声,我够着了。我立刻从手指到双脚都拼命发力,居然把自己给挂住了。 我的心脏“砰砰砰”地跳成了一个,扭头一看“猴子”,他正冲着我微笑点头。 老子办到了! 嗯,可是我怎么回去呢? “嘎吱”、“嘎吱”…… 耳朵里传来了不祥的响声,空调外机在外墙风吹雨淋得太久,两个成年男子的重量让它不堪重负,支撑它的铁架开始弯曲。 完了!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幸好“猴子”反应很快,他以最快的速度从空调外机上跳了出去,双手抓住差不多1米外,一个阳台上的栏杆,继续挂在半空。 我没有跳,因为我全身都在抖。 “猴子”用他那沙哑的嗓音叫道:“都已经上了贼船了,怕也没用!跟着我,咱们去大饱眼福!” 他这一叫,根本没有半点卵用,我身上的肌肉抖的更加厉害了。而且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 我两只扒在空调外机上的手,渐渐地从空调外机的金属面上滑开——我要掉下去了。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反复回荡着七个字“不作死就不会死”。 就在这时,我就听到“哗啦”一声,空调外机上方的一扇玻璃窗被打开了。有个人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朝我这个方向察看。我和她立刻对上了眼。 是住在隔壁的那个妹子,平时上下班外出时,在走廊里有时候会碰到,点头之交而已。有时候,擦肩而过时,我会被她格外精致的妆容或者撩人的香水气味吸引,回头再看她一眼。 此时,她素颜出现,身上只穿了薄薄的一件睡衣,一脸惊诧愤怒的表情瞪着我,目光里还带着几分鄙夷,就好像在看一条色狼一样。 那一刻,我真想在楼房外墙上找个洞钻进去。 妹子没有尖叫,而是把身体缩回了窗户内。很快,一根晾衣服用的竿子从窗户里探了出来,向我的脑门这里戳了过来。 我勒个去,我就算真是个偷窥狂,你也不至于把我捅下去摔死吧? 就在竿子的一头就要碰到我脑门的那一刹那,我猛地全身一用力,整个人像蝙蝠一样腾空而起,一下子双手就扒到了竹竿从里面出来的那扇窗户的窗台上,然后用力一撑,人向窗户里面伸展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女人的尖叫,一只拖鞋飞了过来,直接砸向我的脑袋。于是,我又一次全身用力,再一次如同蝙蝠一样腾空离开了窗台,在空中跃过了大概1米不到的距离,双手准确地抓住了刚才“猴子”所抓住的那个阳台的栏杆。 而此时的“猴子”已经不在原地了。 我心里头不由地暗骂:“狗娘养的,把老子诱出来当猴儿耍,你自己人呢?”一边上下左右地摆头,寻找“猴子”的踪迹。 “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我听到“猴子”那有些沙哑的声音,循声扭头一看,心里头就是一凛。 “猴子”已经扒在对面那栋楼九楼的一个窗台上了,一只手扒着窗台,另一只手伸出来招呼我过去。 可问题是我怎么过去?两栋楼之间的距离超过3米! 这个害人的货!我不摔成肉泥他不爽吗? 算了,老子从这个阳台爬进房间里去,里面的住客应该在睡觉,我蹑手蹑脚地径直出门,回自己屋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我就打算爬进阳台。 可是,来不及了。 “色狼,抓色狼!张伯伯,坏人到你们阳台外了,就是11号901的那个男的!” 喊叫的,是刚才那个冲我捅竹竿、扔拖鞋的妹子。 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子里,顿时亮起了灯光。我脑子里“嗡”地就炸了:那个姓张的是这里的保安,嫉恶如仇,而且下手极重,前不久小区里一个小偷落在他手上,据说进公安局前已经被敲掉了三颗门牙。 非但如此,四周一片灯火通明,附近许多原本已经睡觉的住户都被惊醒、打开了灯,有些人还从窗户或者阳台探出头来,朝我这里看。 羞臊、惊恐、愤怒,这些情绪一股脑地涌上心头,让我突然间爆发——我不顾一切地发力向着“猴子”那边腾跃过去。 当我双手抓住对面八楼阳台的栏杆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居然就这样在空中跃过了整整3米的距离。 可是,我办到了! 抬头看向“猴子”,只见他在我斜上方,扒着九楼的一个窗台边,向我微笑着。 他的笑容里意味深长,居然让我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考100分时,老师和长辈对我的笑容。 很久之后,我才理解了这笑容的全部含义,也明白了这个笑容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多么庞大而让人难以接受的秘密。 “猴子”只对我笑了一秒钟,就立刻腾身一跃,跳到了另外一个阳台的外部。而此时的我胆子已经大了许多,毫不犹豫地发力朝他的方向腾身跃去。 我和他就好像两只猿猴,在居民区建筑物的外墙上,利用上面的榫头、窗台、阳台栏杆之类的东西跳跃如飞。这种场景,我先前只有在网上流传的一些跑酷、极限攀援视频短片中才能看到,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也能成为这种场景的主角。 真希望那些看到这一幕的人能够用手机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网上,或者转发到微信朋友圈里,那样,我一定能成为一枚“网红”,好好出个风头。 “猴子”领着我翻越了好几栋建筑,最后爬到了一栋住宅的顶层天台。我也跟了上去。 “猴子”回头朝我点点头:“果然是这块料,普通人练上十年,也不会有你现在这个身手。” 我心里头自然是得意至极,可脸上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边用手去抹满头的汗水,一边喘着粗气淡淡地说道:“你说要带我去林雨哲的住处,她在上海的时候到底住在哪儿?现在应该已经租给其他人了吧?” “猴子”“嘿”了一声,说道:“你跟着我就对了。” 说着,他跑了几步,开始翻铁丝网。 这个天台被一道铁丝网隔成两部分,“猴子”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翻到了另一边,然后回头看着我。 说实话,这道铁丝网的高度对我而言算不上什么。我一个助跑,到距离铁丝网大概1米多的地方时猛地垫步拧腰,一下子就跳到了距离铁丝网顶部只有半米处的地方,牢牢抓住,然后翻了过去。 “猴子”朝我竖了竖大拇指,然后径直跑到天台另一头的边缘,然后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还招呼我跟上。 我过去一看,就是一阵眼晕。 “猴子”此刻站立的,是一根横梁一样的,用混凝土构筑的东西。我没有学过建筑学,不知道这根东西到底有什么讲究,只知道走在上面十分危险,就好像过独木桥一样。 更要命的是,这根“横梁”总共只有两米来长,“横梁”尽头,距离对面的一动十层楼建筑,大概有三米多的距离。 也就是说,“猴子”是要先走独木桥走到尽头,然后跳到对面那栋建筑物的外墙上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