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18章、尖叫堡

第18章、尖叫堡

3127 2017-11-28 10:13:28
子弹出膛时的“堂堂堂”声响过,玻璃柜被打得粉碎,可我基本毫发无损。 小二黑立刻拐过来想要对我再开枪,我则迅速躲到另外一个玻璃柜后。小二黑犹豫了一下,终于决定放弃杀死我这个废渣,而是跑出去追那个美国大兵了。“蹬蹬蹬”的脚步声远去,我终于松了口气,背靠着玻璃柜呼呼喘气,撇头看着那两具尸体,暗自庆幸命大。 只是刚才那个美~国~大~兵来得太过神秘,就好像幽灵一般来无影去无踪,让我觉得非常困惑。而且我总觉得,这个美国大兵看上去真的有点眼熟。我开始在自己的脑海里仔细地搜寻这辈子所见过的每一个人,看看有没有一张脸能和刚才那个形象配上。 我还在发呆思考,猛地里,我面前的窗户上出现了一张脸。 准确地说,是一张面具,黑色皮革面具。 一条“地狱犬”!
我顿时一激灵,条件反射式地站起来,就打算再跑。可就在这时,那张面具的主人却开口笑道:“你没死?那就好。” 我一听这个人的声音,立刻就平静下来——是“骚猴子”。 随即,那个人整个人都跃上窗台,站在窗台之上,然后跳了进来。 外面大雨未停,他刚落地,脚边滴滴答答便淌了许多雨水。 “骚猴子”看了看地上两具尸体,皱了皱眉头,但除此以外,他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吃惊的表情。 “面瘫老黑呢?”他一边警惕地朝四周看着,一边问道。 “跑掉了。”我说道。 “嗯。”“骚猴子”似乎略略放松了些。他索性把面具往额头上一抬,露出自己的脸来,并且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甩了甩,然后走到那个玻璃柜前。 此时玻璃柜内的白色雾气已经消散,“骚猴子”对着玻璃柜里的那本航海日志看了好一会儿,这才从地上一具“地狱犬”的尸体上拔出一柄军用匕首,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挑起来,放在地上,用军用匕首挑着一页页看。 “嘿,我倒要看看这本航海日志上会有些什么大秘密,黎则廷这条大狼狗居然会派这么多小恶狗过来。“ 但我发现,翻了几页后,“骚猴子”脸上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态不见了,代之以狐疑惊骇的表情。 又翻了几页,他忽然往我这边瞥了一眼。 说老实话,他当时的目光犀利而意味深长,我不由得浑身一阵不自在。 “怎么了?你看我干吗?” “骚猴子”“嘿”了一声,说道:“真没想到,这个鬼地方居然还有那么多秘密。”说着,他从在身上一阵乱摸,很快摸出一只银白色Zippo打火机来——看样子是他用来抽雪茄的。 只见他打燃了Zippo打火机,然后用匕首把航海日志挑起来,放在火苗上点燃。 我吃了一惊:“我靠,你干吗?”想要扑上去阻止,却被他一把推开。 “骚猴子”站起身来,收好打火机和匕首,又把枪背在背上,然后对我说道:“这本破东西上写的东西,兵爷都记住了——都是些没什么意义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别惦记着了,咱们走。”说着,他走到他刚才进来的那扇窗前,朝我招手。 我总觉得这厮看上去嬉皮笑脸的,实际上有很多很多事情瞒着我。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跟着他。否则,说不定小二黑什么时候过来,那家伙对手无寸铁的我可绝对不会手软。 于是,我走到窗前,看着“骚猴子”跳了出去,自己也跃上了窗台。 从窗台上往外一看,我顿时就有点眼晕:此时大雨未停,远处海天相接被一片雨幕遮蔽,天空和海水都是灰色的。脚底下,先是陡峭、笔直呈现圆柱形的城堡外墙,再下面则是同样陡峭,但怪石乱布,如同矛头一般斜生向上的崖壁。海水不停地冲过一丛丛礁石,拍击着崖壁,翻起巨大的浪花。 看着“骚猴子”在城堡外墙上如同猿猴一样蹿跃,我暗想这家伙还当真厉害,现在外墙上全都是水,肯定非常滑,可他还能这样攀爬,手上的力气大到何种程度,真的是难以想象。 我行不行呢? “怎么着?麻爪了?”“骚猴子”在下面的一个窗台前,单手扒着窗台,另一只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用一种嘲弄的眼神看着我。 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荣誉感太强。所以被“骚猴子”这一激,我顿时激动起来:宁可死了,也不能被这只“骚猴子”看扁。 于是,我想也不想,一转身,双腿向外跃出,两只脚牢牢踩住城堡外墙,整个人靠双手挂在窗台外,然后,跟着“骚猴子”开始在城堡的外墙上翻越。 可没想到第一个纵跃我就差点丢了命。 我跳到下面一层的一个缺口上(这个缺口是长期的风化所导致的),想用双手去抓住缺口里两块突出的砖头,没想到手一滑,没有抓住,整个人向下坠落。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情急之下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凭借本能双手乱抓,终于抓住了缺口边缘,然后双手发疯一样用力,把指甲都抠进了砖头里,这才没有掉落下去。 饶是如此,我还是呼呼直喘,几乎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勇气。 但我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只能尽量小心地在城堡外墙跳跃,一次纵跃尽量不跨太长的距离。 这座城堡的建筑质量还当真不错,只是我有些想不通:欧洲的城堡其实绝大部分以木质和夯土的为主,最多也就两三层,几百年下来大部分都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了。 只有财力极为雄厚并且距离采石场比较近的领主才能够建造起经久不朽的石质城堡,而且大部分也最多只能容纳几十名士兵。 可是这座城堡不但是石质的,而且从大小来看容纳下100多人驻守不成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阿贝尔塔斯曼究竟是怎样才能修建起这么大一个城堡的?他的财力从何而来? 我一边想着这些问题,一边跟在“骚猴子”后面,继续在城堡外墙上跳跃。 “喂,我们要去哪里啊?”我叫道。 “骚猴子”没有理我。 我接连吼了两三声,“骚猴子”也只是对着我“嘿嘿”一笑,然后抹抹脸上的水,冲我招招手,让我跟着。 老子每跳一次都是拿命陪你玩,你就这么敷衍我? 我心里面有些蹿火了。 “你再不回答我咱就分道扬镳吧!”我吼道。 “骚猴子”这才悬停在一个缺口那里,回头对我说道:“说老实话我也不知道。” …… 我无语了,拿眼睛瞪着他,真恨不得立刻掏出枪来灭了这孙子。 “不过呢,这里附近目前全都是小恶狗,咱们得离他们远一点,所以我要先转到城堡的南边,躲开那帮小恶狗,尤其是黎则廷。而且,这城堡本身也进去不得。” “为什么?这城堡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骚猴子”“哈哈”一笑:“阿贝尔塔斯曼留下来的航海日志里说,这座城堡里有很多机关消息,是当初用来对付当地土著的。因为土著人战斗力很强悍——老婆孩子被抓来供这帮牲口 淫 乐,也没法不强悍了——几次攻入了’尖叫堡’,到后来,阿贝尔塔斯曼索性在城堡里布满了凶险的机关埋伏。那个老黑面瘫应该是知道这里面的机关埋伏都设在哪里,所以你们几个进去的时候没什么事。出来就不一定了。” 我“嗯”了一声,问道:“那个老黑面瘫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和你的同伴?” “骚猴子”“嘿”了一声,说道:“也怪我们负责招募的部门,瞎了眼……”说到这里,“骚猴子”猛地停了下来。 我看到他双眼直勾勾盯着面前一个方形孔洞(就是先前看到过的,用来射箭的)往城堡里看,脸色大变。 “喂!你怎么了!”我喊了一声。 “骚猴子”就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只是直愣愣地盯着方形孔洞看,看了好半天,他忽然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 我也不由自主地往天上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轮圆盘般的圆月,而与此同时,大雨并没有停。 见过太阳雨,这回见识了月亮雨。 “骚猴子”依然僵在那里,我开始担心他再这样下去会不会一松手,整个人摔下去。 就当我打算过去看看他到底什么情况时,“骚猴子”猛地动了。 只见他轻舒猿臂从原先的位置跳到了外墙上更低处两块砖头伸出的地方,并且毫不停留,立刻就跳到了一根横杆上。这横杆是木制的,应该是用来悬挂旗帜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反正“骚猴子”人一挂过去,这根木杆就发出“嘎吱吱”的声音,貌似要折断。“骚猴子”连忙“嘿”的一声,人再度荡了开去,在城堡外墙拐角的一个破损处稳住了身子。 他这一连串动作完成得非常潇洒漂亮,但我总觉得他似乎是在加速要逃避什么:不但非常快,甚至连停下来扭头用眼神和我交流感情这件事也没做。 这一来,我好奇心大起,连忙一个纵跃,跳到“骚猴子”刚才发呆的位置上,稳了稳身形,往那个方形孔洞里面看去。 这一看之下,我觉得脊背上微微一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