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冒险  >  地狱犬之眼  >  第17章、航海日志

第17章、航海日志

3116 2017-11-24 22:25:00
我和两条“地狱犬”走过去一看,玻璃柜里有一个金属托架,里面是一本日记一样的东西摊开着。 “这个就是阿贝尔塔斯曼的航海日志?”一条“地狱犬”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小二黑“嗯”了一声,说道:“你们想抵达你们的目的地,这本航海日志是必须的。” “咔”的一声,其中一个“地狱犬”拉了一下手中AK-47的枪栓。另一个连忙拦住:“你一梭子下去,连玻璃柜带书,全给打烂了。”说着,这家伙举起手上的M-16,用枪托对着玻璃柜狠命一砸,只听“咚”的一声。玻璃柜上居然只出现了一个白印,毫发未损。 “有机玻璃。”那条“地狱犬”咕哝了一声,开始找玻璃的四个角去砸,可砸了两下,还是没砸动。 我站在旁边,觉得他们把玻璃柜破坏掉,拿到航海日志是迟早的事情,心想“地狱犬”的目的地到底是哪里?还得几百年前的一本航海日志指路? 但也不好发问,只能穷极无聊地游目四顾,很快我的目光就被我右手边的一个玻璃柜吸引住了。 在那个玻璃柜里的金属托架上,陈列着一个人甬,虽然很旧,很残破,但看得出这个东西的做工非常精巧,似乎是陶制的。 我看了看金属托架下的介绍性文字,其中有一行英文的,说这是阿贝尔塔斯曼来到比利干前,居住在岛上的土著民族所制作的陶勇。 阿贝尔塔斯曼于1638年来到这里后,船队遭到当地土著袭击,伤亡惨重。于是他在草草地探查了一下这座岛屿的地形地貌就,便匆匆离开。第二年阿贝尔塔斯曼带来了几百名手持燧发枪等先进武器的囚徒、亡命匪徒以及买来的黑奴回到这里,把岛屿上的土著民族杀了个精光,连他们遗留下来的文字记录也全都抹掉。这导致现代学着都无法考证这些土著的来历。 大航海时代这类故事很多,不过我还是多看了这个陶勇两眼,发现做得的确栩栩如生,非常精致。而且,这个陶勇身上穿着的,并不是传统中印第安人或者其他岛屿土著那种赤膊、草裙之类的原始衣着打扮,而是比较精细的布料。 我心头略微一惊,看样子那些所谓的“土著”在西方殖民者到来之前,也已经发展出程度不低的文明,也可以想象他们被屠杀殆尽时的场景有多么残酷。 我还在七想八想,忽然间就听到“哗啦”一声,回头一看,原来先前放置着阿贝尔塔斯曼航海日志的那个玻璃柜已经被那条“地狱犬”用M-16给打碎了。 我连忙走上前,想凑过去看看航海日志上到底写了些什么有趣的玩意儿,会不会有大海怪、美人鱼或者女海妖之类的? 可是我很快发现苗头有些不对! 那个玻璃柜碎裂后,出现了一团白雾,仔细一看,是玻璃柜底座上四个角落里的四根管子喷出来的。那些管子我原来以为是某种装饰灯。 看过不少盗墓类龙8官网的我,心里面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妈的触发消息了? 而那条打碎玻璃的“地狱犬”也明显有点懵逼,他往后退了半步,扭头问小二黑:“这怎么……” 话说到一半,只听“嗖”的一声,那团白雾中忽然射出一道黑影,直接穿过了那条“地狱犬”的喉咙。 那条“地狱犬”喉头顿时鲜血狂喷,血液呛入了他的喉咙,他咳嗽起来,这又加快了他颈动脉喷血的速度。只1秒钟内,他整个人就支持不住了,软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小二黑忽然冲到旁边另一个玻璃柜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然后对准玻璃的一个角奋力一砸。有机玻璃刹那间就如同普通玻璃那样碎裂开来,洒得到处都是。小二黑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碎裂的玻璃柜中拿出一样东西。 是一把弩箭——后来我瞅了个机会,看了一眼玻璃柜里有关这把弩箭的介绍,是当初阿贝尔塔斯曼带来的征服部队所使用的。那时候燧发枪在欧洲还是属于比较昂贵的奢侈品,阿贝尔塔斯曼的人不可能全都装备,因此大概有一多半的人是使用弩箭和土著拼命的。 小二黑举起弩箭,搭上一支箭,对着另外一个呆若木鸡的“地狱犬”就扣下了扳机。 这支差不多有400多年历史的弩箭就这样射了出去,“砰”的一声,直接钉在那条“地狱犬”的脑门上。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那条“地狱犬”并没有就此倒下,而是瞪大眼睛看着小二黑,愤怒地举起了手上的AK-47,把枪口对准了小二黑。 我在旁边吃了一惊,暗想估计这支弩箭年头实在太长,箭头生锈了根本形成不了致命伤。正寻思是要帮小二黑还是帮那条“地狱犬”,忽然出现了让我菊花一紧的一幕。 那条“地狱犬”额头上钉着弩箭的伤口处,猛然间开始流血。一开始只是一缕缕地顺着额头、鼻子两侧从下巴掉落在地上,很快暗红色的血液就如同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而这个人一旦看到红色的血液,也意识到自己其实受了重伤,人顿时委顿下来,先是跪在了地上,然后侧着倒下,双眼圆睁,开始浑身抽搐。 短短片刻之间,刚才两条还生龙活虎的汉子就这样惨死在我跟前,我当时居然怔愣在那里,傻逼兮兮地看着两具尸体,不知该如何是好。 直到小二黑黑塔似的身躯猛扑过来,我才如梦方醒,慌忙把枪口对准他,想要扣动扳机。 可是已经晚了,小二黑一下子就从侧面用双手把枪管握住,然后抬腿对着我肚子猛踹了一脚,我整个人都被踹飞了起来,后背撞到身后的另一个玻璃柜上,人反弹着扑在地上,顿时就觉得眼冒金星,浑身酸痛,总知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当我勉强起身跪在地上时,却发现那柄本来属于我的AK-47那黑洞洞的枪口正顶在我脑门上。 小二黑用英语说道:“站起来。” 我乖乖站了起来。 他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然后猛地左手伸了出来,一把就扯掉了我的面罩,冷笑道:“果然是你。” 我只能傻呵呵地说道:“当然是我。” 小二黑点点头,我看他脸上所展露出的表情,似乎已经失去了和我继续交谈的兴趣。我看到他端起了枪,非常熟练地拉了一下枪栓,然后就准备扣动扳机。 眼见这条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我想喊“救命”或者“呀买碟”,可是我知道,远水解不了近渴,“骚猴子”听到我的呼叫声冲过来,也最多给我收尸。 情急之下,我猛地急中生智,说道:“我不是’地狱犬’的人!你想要给比利干人报仇吗?我和我那个朋友可以帮你!我们可以帮你杀光这里的’地狱犬’,给你们比利干人报仇。” 小二黑咧嘴笑了一下,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极其滑稽的事情一样,但笑容转瞬即逝,然后他专心致志地打算继续开枪。 说老实话,当时面对死亡,我几乎连尿都要拉在裤子上了,我连声说:“别杀我,别杀我,别……” 小二黑扣动了扳机。 我闭上了眼睛,暗想他妈的这辈子还没日过苍井空,还没开过宾利,还没住过迪拜七星级酒店,最重要的是,还没有向小雨表白过,就这么死了实在是不值。 “堂堂堂!” 我听到了AK-47异常响亮的枪声,我居然还听到了“嗖嗖嗖”的声音,是子弹从我耳边飞过。 我双腿一软,整个人跌倒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但两秒钟后,我意识到,我还活着。 尼玛,离那么近还打偏了? 睁眼一看,小二黑端着枪迅速从我身边经过,似乎对我这种“垃圾”已经提不起丝毫兴趣,去追逐新的目标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陈列室的门口有一个人影,而小二黑此时瞪大了眼睛,正是冲他去的。 我定了定神,仔细去看那个人影。 这一看之下,我心里头就是一凛。 正规军来了吗? 那个人身上穿着迷彩战术背心,手上一把M-16,头上是战术头盔,一个眼睛上还有夜视镜。他正半蹲着目视前方。 太好了!是美国正规军上岛来了。现在中美关系还不错,他们剿灭完“地狱犬”,应该会救我吧? “堂堂堂”,小二黑对着那个美军又是一阵点射。 那个美国人动都没动,连扭头过来都没有。 我清晰地看到,小二黑油亮的脑门上见汗了。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即便是身上穿着防弹背心,被AK-47打中,身体也应该受到猛烈的撞击,至少是倒退几步跌倒在地才对。 怎么这位老兄连动都没动? 我开始仔细地打量这个美国人,身材挺拔,皮肤黝黑,脸上全都是络腮胡子。 总感觉有点眼熟。 我还想仔细辨认一下,这个美国大兵却从陈列室的门口迅速走了过去。 小二黑迅速朝着门口追了过去,经过我身旁时,他把枪再度瞄向了我。 这一次哪有这么容易了?我再傻逼,能放过这个逃生的机会吗?乘他还没扣动扳机的当口,我着地一滚,躲到一个玻璃柜的后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