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地狱犬之眼  >  第9章、屠岛的雇佣兵

第9章、屠岛的雇佣兵

3145 2017-11-09 21:57:00
准确地说是向内“炸裂”,“卡啦”一声过后,整个车内就都是碎裂的玻璃碴子。而那个驾驶员则尖叫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至为恐怖的声音一样,但他又意识到全车人的性命都在他手里,他必须握紧方向盘,于是他左手继续捂着耳朵,右手重新去握方向盘。 而副驾驶座上的那位,则扔掉了手上的激光弩箭,双手捂着耳朵把头埋到肚子这里。 而坐在后排的我看着这一切,非常地莫名其妙,因为我的耳朵里听不到一丝噪音。 再看保时捷918 Spyder上的“骚猴子”,看着驾驶座、副驾驶座上两个痛苦不堪的面罩人,满脸的幸灾乐祸。 猛然间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弩箭从金杯车的第二排座位上射出,穿过驾驶座被震碎的玻璃,射在“骚猴子”身下的真皮座椅上。 “骚猴子”脸色一变,看得出十分恼怒,他又开始摆弄副驾驶座上那个仪器了,似乎在调节着什么。 驾驶座、副驾驶座上那两位的嘴巴里发出惨叫声。驾驶员猛地大叫一声,向右猛打方向盘,同时一脚踩下去。 他似乎是想踩刹车,可是此时的他已经进入癫狂状态,判断力几乎为零,居然一脚猛踏在油门上。 结果金杯车立刻失控,冲破高速公路旁的护栏,直接飞了出去。 我的身体被抛起,人在车内就好像处于失重状态一般。 金杯车在空中“飞”了大概十几秒钟后,“砰”的一声落在高速公路旁的一片泥地里。由于惯性,我的脑袋重重砸在了车的顶棚上,直砸得我七荤八素,几乎晕厥。 可是金杯车并没有停下,车身继续翻滚着。我在里面,就好像被投入了一个巨大的滚筒洗衣机一样,不时撞到车上的椅子和四周的钢板,脸上还一阵剧痛,似乎是扎了两片碎玻璃。 猛然间,我的后脑勺砸在一个座椅靠背的角上,我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随即便人事不知。 这一次昏厥时间不长,我很快就在一阵剧痛中转醒。 眼前的景象由模糊到清晰,让我骇异不已。 金杯车左侧翻着躺在泥地里,我的身体则陷在车身里,一双有力的大手正试图把我从车右边的车窗里拖出去。 这家伙拽着我两条胳膊,发疯一样用力,根本不顾我的死活。我肩关节剧痛,双腿被夹在两根钢条里,被他这一扯,腰部也是剧痛,忍不住大叫:“你慢点儿,你轻点儿!” “忍着点儿!我再不用点力,你就出不来了!”“骚猴子”叫道。 最终,我两条小腿的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终于被他从车子里拖了出来。 低头一看,疼痛处各有一条巨大的伤口,连里面的肉都翻了出来,暗红色的血就好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让我怀疑是不是动脉断裂了。 “快跑!”“骚猴子”一边叫,一边架着我跑了起来。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的确惊人,架着一个人,跑步的速度依旧不慢,很快就距离那辆侧翻的金杯车有十几米远。也就在这时,只听“嗖”的一声,一支弩箭从背后射来,从我头顶上掠过,插入前面的煤渣地里。 回头一看,只见金杯车里爬出两个“面罩人”,手上都拿着那种带着极光瞄准器的弩箭,朝我和“骚猴子”这边瞄准。 “骚猴子”咕哝了一句:“哎嘿呀!”架着我跑得更快。 又是“嗖”、“嗖”两声,两支箭射在我的身旁。那两个“面罩人”估计是受伤不轻,射箭的准头大打折扣,很快,“骚猴子”就架着我到了停在路边的保时捷918 Spyder边,把我塞进副驾驶座上,自己跳进驾驶座,一个油门猛踩下去,918 Spyder的油门爆发出巨响,整部车如同离弦之箭一样,直蹿了出去。 我和那个刚才导致金杯车翻车的仪器一同挤在副驾驶座上,非常不自在。“骚猴子”指着这个仪器说道:“把这个定向声波仪扔下去吧,反正也完成使命了。” “定向声波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但很快就意识到这玩意儿的用途。 “没错,就是把高频声波向某个方向集中发射。被发射的目标如果是易碎物品,则可能爆裂,如果是人,则可能因为听到巨大的噪音而发狂。神奇的是,在目标周围的人或物,几乎不受影响。这台只是普通民用声波仪改造的。现在,全球主要军事强国,都在研究这种定向声波武器,威力要大得多。” 我惊骇地看着他,一边把这用来杀人的煞星从车上推下去,一边心有余悸地说:“你算的真准啊。” “嗯?什么算的真准?” “你用这高频声波仪往那辆金杯车上发射声波,把驾驶员弄疯,整辆车失控,可又能算准我不会在随即发生的车祸中死掉。” “哦……其实,我算不了那么准。你要真在车祸里死掉了,或者断条胳膊少条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我赌了一把,而且恰巧赌赢了,也是你命大,哈哈哈!” 听完这句话,我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脊梁沟冒出来,迅速灌满了全身。我扭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嘴角挂着一丝坏笑。 我的命在他眼里其实并没有多么珍贵,甚至于在他眼里,其他人的命也不算什么,都是可以拿来赌博的筹码。 “骚猴子”扭头看了我一眼,笑了一声,说道:“怎么着?是不是兵爷太帅了,你有被掰弯的趋势?” 我心里面恶狠狠地“呸”了一声,问道:“小雨现在到底在哪里?还有,那群戴面罩的到底是什么人?” “骚猴子”说道:“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知道地狱犬组织吗?” “地狱犬?”我一脸的懵逼。 “骚猴子”“嗯”了一声:“如果没有听说过的话,黑水国际、MPRI、EO总听说过吧?” “雇佣兵集团?”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骚猴子”点点头,说道:“没错,这些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还有非洲战乱地区活跃的组织其实就是现代雇佣兵集团。不过他们完全是公司化运作,任何行为都以经济上的盈利为目标。地狱犬则不是。” 我直愣愣地看着他,就好像一个小学生在等老师给他解答课本上的疑惑。 “骚猴子”说道:“地狱犬组织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是在2003年。” 我淡淡地说:“伊拉克战争?” “骚猴子”仰天打了个哈哈:“2003年除了伊拉克打仗,就没其他事情吗?那一年南太平洋岛国比利干发生了一次军事政变,这个人口不足5000的国家,总统府遭到200多名蒙面武装分子袭击,总统被劫持。绑匪自称’地狱犬’武装集团,要求联合国释放2001年被囚禁的一批囚犯。但联合国至始至终没有给出任何答复,于是,比利干的总统被杀掉了。” 我一脸懵逼:“比利干?总统被杀掉?”我自诩平时也喜欢看看国际时政类的新闻,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国家,这么一次粗听上去就非常恐怖的事件。 “骚猴子”“嗯”了一声,说道:“这个岛国本来就不怎么引人注目。而且,当时世界各国都不约而同采取了封锁消息的做法。CNN这条新闻在首页挂了不到20分钟就被拿下,BBC在稿件即将被播出前临时换掉。至于国内……” “那么比利干现在怎么样了?” “荒废的无人岛。地狱犬撤走的时候,连一条狗都没有留下。”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始想象原先一个平和宁静,如同世外桃源小村庄的小岛,瞬间变成了尸横遍野,再也没有人烟的鬼域,就如同切尔诺贝利和福岛那样。 同时,我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个疑问。 “可这听上去像是恐怖分子的勾当?怎么说是雇佣兵?” “骚猴子”说道:“你别急,接下来的事情就更有意思了。你想想看,’地狱犬’干下这种事,全球各大国,包括联合国在内,非但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拼命地封锁消息,似乎要把这个事实从现实世界里抹掉一样,这奇怪不奇怪?如果是换成其他地方,其他组织,美国人还不得发导弹直接摧毁他们的基地,或者来个’斩首行动’击毙他们的领导人,并且大肆鼓吹一下自己的正义和神威?” 我点点头,没说话,等着他说下去。 “到了2008年7月,美国一个国防项目承包商——博思艾伦咨询公司的一名雇员,在网上公布了一份大概400多页的调查报告,里面详细介绍了’地狱犬’组织的情况。文件中的许多关键地方都被涂抹掉了,包括美国人掌握的,可能是’地狱犬’组织总部的几个地点。还有提供相关信息者的名字。 “从这份报告可以看得出,’地狱犬’组织其实最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出现了,只不过一直以来极为低调。这支武装力量最初是以雇佣兵的面貌在一些热点地区活动的,包括缅甸北部、菲律宾南部、阿富汗等亚洲热点地区,甚至利比里亚、扎伊尔、苏丹等国的内战,都有他们的身影。几乎是哪家出钱多,就跟着哪家,而且打起仗来非常狠,几乎战无不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