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学院派  >  励志  >  星云神帝  >  第六十一章麻烦

第六十一章麻烦

3326 2018-01-01 15:46:00
在远处的薇蝶一个劲给洛炎打眼势,想要洛炎快点同意,把丹决拿到手。但是洛炎的表情却让她愣了下来,洛炎的神情平淡,甚至没有因为听到丹决而激动。洛炎抬头看了青年一眼,说道:“不好意思,这是我师父给我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我不会卖的。”青年眉头一皱,说道:“兄弟,你已经把配方都记住了,卖给我又如何?而且,你要明白,如果跟武神殿做生意的话,我们武神殿是不会亏待你的。你是生意人,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洛炎不为所动,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是不能卖。”青年叹了口气,说道:“我叫欧泽,如果你改变主意了,你可以随时找我,我这个条件,永远奏效!”“嗯!”欧泽看了眼洛炎,然后转身走了回去,拿起桌子上的酒,对着桌子上的一些人说道:“今天先不喝了,我们回去把酒给统领尝尝!”“哦哦!”武神殿的人全部都站了起来,然后跟着欧泽离开。在他们走后,薇蝶走了过来,对着洛炎说道:“你为什么不跟他们换?那可是上品丹决啊!”洛炎没有抬头,声音传了出来,“我不需要丹决,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薇蝶深吸一口气,脸庞上有着少许的怒气,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忙乎去了。一天无事,到夜晚的时候,酒馆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洛炎看了眼天色,认为不会来人了,他就把门关上,然后让薇蝶把桌子擦一下,他独自走回了房间。他盘膝坐在床上,从枕边拿出一根拂尘。他抚摸着拂尘,眼神当中渗透出来留恋之色。这根拂尘,就是楚云风留给洛炎的唯一的遗物。洛炎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拂尘放在枕下,然后躺在床上,眼睛闭上,开始领悟阵卷道宗里面的阵法。就在深夜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声音响彻了起来!洛炎睁开眼睛,他从床上站了起来,轻轻走了出去。洛炎的房间在一楼,出门就能看到大厅里面的一切。当洛炎走出来的刹那,他的双眼就微微眯缝了起来。在柜台的位置,有一个人影鬼鬼索索在柜台里面翻腾着什么。洛炎冷笑一声,抱着肩膀靠在门框上。那个人影找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他顿时暗骂一声,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的身体陡然僵住,他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杀机锁定了他。他缓缓转身,看到了洛炎。他怪叫一声,身形一动,直直地对着窗边蹿了过去。“来了还想走?”洛炎冷哼一声,身形一动,身体宛如离弦之箭爆射而出,眨眼间就出现在人影面前,手掌探出,一掌对着他的胸口拍了过去。那人的反应极快,见到洛炎出现就知道不好,他的身体连续倒退,闪躲洛炎一击的同时,他则是对着房门的位置撞了过去。洛炎脚掌一动,勾起一把椅子,然后右腿一动,椅子上出现了一层冰晶,下一刻,椅子直直撞在那人身上。“砰!”一道闷响,椅子顿时粉碎,而那人则是躺在地上痛苦了叫了出来。洛炎走到一边,眼睛微微一瞪,一缕火焰射出,洛炎蜡烛上,随后,洛炎手掌抓住蜡烛的火焰,手腕一挥,火焰仿佛长了眼睛,纷纷落在屋子里面的蜡烛上。顿时间,屋子亮了起来。在地上躺着一位身穿夜行衣的男人,他脸上戴着纱布,看不到本来面貌。他此时正一脸惊恐地看着洛炎,洛炎的实力超乎了他的想象,自己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洛炎走到柜台里面,把斧子给拿了出来。洛炎蹲在他面前,伸手把他脸上的面纱给扯了下来,望着男人的容貌,洛炎愣了一下。他洛炎虽然不认识,但洛炎见过他,他白天跟欧泽来过酒馆!“说说,你来我这里打算偷什么东西?”洛炎把斧子在他面前来回晃,斧子上的寒光刺的他皮肤都有些疼痛。男人很骨气,面对洛炎的问话,他居然扭头不去看洛炎。洛炎见状,他笑了出来,笑容非常的和善,单纯,但是眼神却非常的诡异。“你不说,那我可动手了!”话音一落,洛炎根本不给他闪躲的机会,斧子陡然剁在他的肩膀上,鲜血飙射,他的手臂直接跟他的身体分离开来。“啊!”男人惨叫了出来。“你敢动我?我是武神殿的人!”男人大声喊道。洛炎笑了笑,手掌一动,斧子落在他左肩上,鲜血飙射,男人的惨叫声响彻了起来。“这里是妖修联盟的地盘,不是你武神殿的地盘!”洛炎嘴角微微一翘,笑道:“如果你在不说来偷什么,我下一斧子可就落在你的脑袋上了。”男人脸色大变,这个时候,他可不相信洛炎在开玩笑。他见过很多残忍的人,但从来没有见过像洛炎这样,笑着就能说出杀人的话。“别动手,我是来偷配方的。”男人急忙道。洛炎点点头,说道:“猜到了!”“猜到你他妈还问!”男人心中大骂,但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敢,深怕洛炎那沾血的斧子落在自己的头上。“那你可以放过我了吧?”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洛炎露出单纯的笑容,说道:“当然不可能了,我把你打成这样,武神殿一定会找我麻烦的,既然他怎么都找我麻烦,还不如杀了你,这样我就杀了一个敌人!”“你不能这样……”话还没有说话,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洛炎的斧子直接劈在他的胸口上,直接将他的心脏震碎。“看来,你的酒馆要开不下去了。”身后传来薇蝶的声音。洛炎转过头去,把斧子放在柜台上,说道:“武神殿的势力虽然强大,但还没有把手伸到西部。”“就算如此,武神殿想要杀了你,他们还是能做到的。”薇蝶从楼上走了下来,对着洛炎认真地说道:“我们走吧,去南部,那里是佛门的地方,在那里在开一个酒馆,照样能生存下去的。”洛炎摆摆手,走回柜台,拿出手帕擦着手上的鲜血,“没有用的,如果武神殿想要杀一个人,无论他跑到什么地方,武神殿依旧会杀掉的。”“那岂不是说,你必死了吗?”薇蝶的脸色苍白了起来。洛炎笑了笑,说道:“不一定,在武神殿给我发出杀令之前,灭掉知道内情的人,我还是安全的。”闻言,薇蝶的身体倒退两步,望着洛炎的目光警惕了起来。洛炎摆摆手,说道:“你是我的伙计,在他们心中你就是我的人,所以,我不会杀你的,放心好了。”薇蝶松了一口气,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先看看,等武神殿真正的大人物来,看看他什么意思,如果他想杀了我,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斩草除根了!”洛炎耸耸肩,杀人这等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就仿佛喝凉水那么简单。薇蝶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她错愕地看着洛炎,似乎第一次认识洛炎似的。“好了,修炼去吧,一切交给我,你既然是我的伙计,我就会保证你的安全的。”洛炎对着薇蝶笑着说道。薇蝶没有动身,犹豫了一下,认真地说道:“实在不行,你就把配方给他们,他们的目的也是为了你的配方!”洛炎笑道:“知道了!”薇蝶也不多说什么,转身走回了楼上。洛炎望着柜台上的斧子,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喃喃道:“看来,你又要出场了!”……第二天一早,酒馆前面站满了人,每个人都对着地下指指点点,他们也看了出来,这个男人是武神殿的人。以往,每当有人在酒馆闹事,洛炎都会将其杀掉,然后扔在外面。久而久之,众人也习以为常,但是今天不同,今天死的人是武神殿的人。武神殿虽然位处东部,但其实力,底蕴已经超过所有人的想象,他们想要杀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安全的活下去。如今,洛炎不但杀了武神殿的人,还把武神殿的人尸体扔在外面,让这个地方所有人观看,这个举动,就已经说明洛炎把武神殿的颜面践踏在脚下。就在他们猜测洛炎接下来下场会是什么的时候,酒馆的大门忽然打开,洛炎那张脸庞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仔细看着洛炎,想要在洛炎脸上看到一丝惊恐。可是结果却让他们失望了,洛炎脸色平静,没有任何异样。洛炎看了眼他们,然后转身走回了房间,来到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他的行为,跟以往一模一样,没有一丝恐惧,没有一丝焦躁,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来酒馆的常客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然后找到一个桌子坐了下来,说道:“掌柜的,我奉劝你一句,你还是走吧,杀了武神殿的人,武神殿不会善罢甘休的!”洛炎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趴在柜台上,漫不经心的说道:“老李,今天还是冰茶酒吗?”被称作老李的人站了起来,焦急地说道:“掌柜的,我没跟你开玩笑,你杀了武神殿的人,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现在趁武神殿的人还不知道,你快点跑,他们应该不会找到你的。”洛炎眼皮动了动,然后转头对着楼上说道:“薇蝶,给老李拿一壶冰茶酒。”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免费的!”“哦!”薇蝶走了下来,在后厨拿出一壶酒来,放在老李面前。老李没有看他非常喜爱的冰茶酒,而是站了起来,急声道:“掌柜的,你在不走就来不及了,别逞英雄,活下来为主啊!”“活?不由分说杀了我武神殿的人还想活?”一道充满怒气的声音响彻了起来,旋即便见到外面的人群散开,然后就看到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