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怼死这帮老不死  >  050 卸运

050 卸运

3045 2017-11-17 11:47:58
“四五五,大!”庄家朗声开口。骰盅里的点数,居然还是大。“哈哈哈!某家果然运道红火,又赢了!”庄家话音一落,那大汉便忍不住大笑了出来,声音之大,引得旁边几张桌子上的赌客都忍不住回过头瞥了两眼。许功玉无奈苦笑一声,看向叶红颜。叶红颜此时,看着那点数也忍不住秀眉微蹙,不过旋即便又舒展开了,恢复了平静。“哈哈,这位姑娘,看我刚才如何说来着,若你跟着我买,必不会是现在这样!”那大汉得意非常,回过头来笑道,对叶红颜挤眉弄眼。也难怪他如此,毕竟连着赢了两把,心情本就舒爽,对于自己的运气,自然是自信到了极致的时候。“才两把,急什么。”叶红颜不喜不怒,淡淡的道。说话间,又取了二十枚灵石在手,等待庄家摇骰之后,继续押注。听到她这话,大汉顿时戏谑一笑,不说话了,也将目光落到了赌桌上。庄家继续摇骰,又到了押注的时候。众人速度很快便押注了数量不一的赌注,而叶红颜却将灵石拿在手中,有些犹豫起来,似乎不知道压哪边。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人没有押注。叶红颜旁边的那个中年汉子,将一大把灵石拿在手中掂量,目光戏谑的盯着叶红颜,似乎打算等她押注之后,自己再压。叶红颜瞥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终于打定了主意,将手中灵石再一次向小的方向放去。不过就在这时,一旁的许功玉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叶红颜诧异回头:“怎么了?”“师姐,刚才我一直跟着你压,要不这次你跟着我压一次试试?”许功玉笑着道:“而且,我极少来赌坊玩,不是都说新手运气都好吗,说不定我的手气更好呢!”叶红颜愣了下,不过还是点点头同意下来,笑道:“那就听你的。”其实她之所以好赌,倒不是说真的想要借此赢多少身家,而是喜欢那一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对于输赢,反倒并不是很放在心上。但连着输久了,任谁也都不喜欢这种感觉。反正是赌的运气,不如就跟着许功玉试试。许功玉微微一笑,给叶红颜抛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他也不急着下注,而是将目光落到了骰盅上,紧紧盯着,似乎想要看出朵花儿来。这一幕落到其余众人眼中,顿时引来一阵好笑的目光。“小兄弟,这骰盅可不是一般的骰盅,难不成你还能看穿不成?”“嘿嘿,若有看穿骰盅的神识强度,哪还需要来这赌坊作乐?”“快些下注吧,大家伙都等着呢!”“……”桌上的几个赌客都忍不住开口了,有人调侃,也有人急切的催促。那大汉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许功玉,嘴角有着一丝不屑的冷笑。看穿?他混迹赌坊多年,还从未听说过有这种事,开赌坊的人不是傻子,若那骰盅随随便便就被人给看穿,还能经营得下去?甚至在赌坊的门口,都有一个隐形的法阵,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暗中被检测到修为,如果真是修为高绝到能看穿骰盅的高人,自有赌坊的人亲自接待,又怎么会坐到这样的桌子上来?想到这些,汉子嘴角的不屑之意愈发的明显了。“好了,那我压大吧!”似乎受不了众人的催促,许功玉有些尴尬的将手中的灵石,丢到了写着大的一方。见此,叶红颜也没有犹豫,将手中灵石压了过去。“嘿嘿,你们又押错啦!”那汉子见此,不由嘿嘿一笑,却是将手中的灵石,压在了小的一边。至此,所有人全部押注完成,那庄家也微笑着掀开了骰盅。叶红颜紧紧盯着即将显露出来的点数,嘴角已经浮现一缕笑意。经过最近这一系列的事情,她对许功玉,有着莫名的信任感。既然他都说压大了,想必是错不了的!“小师弟最近,似乎变了很多呢……”叶红颜心中忽然暗想。不过没容她多想,骰盅已经开了。然而,叶红颜嘴角的笑意一下就僵硬了。“幺三三,小!”庄家看了看点数,朗声开口。居然是小!叶红颜一下就愣了,忍不住回头看了许功玉一眼。许功玉面上似乎也有尴尬之色,一脸意外,不过看到叶红颜望来,他回望了一眼,某种掠过一抹自信,让叶红颜有些搞不明白了。“啧啧,看吧,我就说过,你们又押错了,哈哈!”那大汉脸都快笑烂了,咧着嘴一脸得意,大手一挥就将大把的灵石扒拉到自己面前。其余人等,看向许功玉两人的目光也有些戏谑。这两人似乎也太倒霉了!坐下来玩了三把,结果次次押注都是输,这样的运气,也是少见。甚至不少运气不佳的人心里,都已经在思忖,是否可以从叶红颜这两个倒霉蛋身上来‘卸运’?卸运,说起来并不复杂,便是赌桌之上,运气不佳之人,若是遇到一个同样运气不好的倒霉蛋,在押注之时,就去压对方的反面,以此让自己的运气好起来。比如说,叶红颜两人连压三注,注注皆输,已经算得上是霉运当头了。若下一把,对方压小,那自己就去压大,说不定就能借此赚一笔了!这张赌桌上,有输有赢,好几个输了不少灵石的赌客,心里都在准备着卸运的事儿了。所以当庄家骰盅落定,让大家押注的时候,赌桌上就出现了古怪的一幕。押注之人,只有寥寥两三人,其余几人,全都将目光落到了叶红颜与许功玉的身上。就连那个自诩鸿运当头的中年汉子,也没急着下注,戏谑的盯着许功玉两人。叶红颜的面色,顿时有些不好看。她可不是第一次混迹赌坊的新人,哪里还不明白这几人的心思,显然是想从自己身上卸运了!这岂不是都把自己当成了霉运当头的冤大头了吗?只是,心中虽不舒服,这种事儿却又不好去说。毕竟卸运在各地赌坊之中并不稀奇,算是赌术的一种,被人当做卸运的工具,只能说自己运气不好了,也怪不得谁。想到这里,叶红颜扭头,将目光落到了许功玉的身上。她自知自己运道不佳,所以也不急着押注了,想听听许功玉的意见。而此时,许功玉也正好从骰盅之上,收回了目光。二人对视一眼,许功玉微微一笑,果断的将手中的灵石放到了小的一边。见此,叶红颜也没有犹豫,同样压了二十枚灵石。“妥了!”中年汉子嘿嘿一笑,将手中五十来枚灵石放到了大的那一边。其余诸人,也都将灵石压了大。他们都已经认定,叶红颜这两人是倒霉到家了,都准备卸运,因此毫不犹豫的就压了二人的反面。甚至,不少人都想借此一注翻盘,压的数额都不算小。那中年汉子在押注了五十灵石之后,瞥了叶红颜两人一眼,露出一抹古怪笑意,居然又摸出了五十灵石来,加了上去。“嚯!手笔不小啊!”见到这一幕,旁边的一个干瘦男子挑眉道。其余人也都眼中露出诧异,旋即便若有所思起来。紧接着,接连有几人都再一次取出了灵石,压了上去。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叶红颜两人就是两个霉运当头的冤大头。而那中年汉子,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红火得很。两相对比之下,众人心中自然就有了判断,跟着中年汉子压了不少,赢面很大!甚至,原本压在小面的两个赌客,在思忖了一下之后,居然又将灵石挪到了另一面。显然,他们也是更加相信中年汉子的运气。所以此刻,赌桌上的局面看起来就有些古怪了。小的这一边,唯有许功玉两人押注的三十枚灵石,显得孤零零。但另一面,却灵石堆积成了小山,几乎把那半边桌子铺满,粗略一看,至少都有五六百枚!看到这一幕,就连那一直目不斜视的庄家,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许功玉两人。旋即,他便缓缓的将手下的骰盅揭开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息凝神,伸长了脖子,死死地盯着那骰盅之下逐渐显露出来的骰子。虽然他们都认为,许功玉两人这一注依然会输,不过赌桌之上无绝对,凭的就是一点运道,在点数开出来之前,谁都说不清楚。而这,也是赌之一字的乐趣所在。“一一三,小!”庄家看着骰盅里开出来的点数,都忍不住愣了下,旋即如实的报出了点数。说完,他还忍不住诧异的看了眼许功玉两人。叶红颜娇美容颜之上,也一瞬间有些愕然,旋即便化作了惊喜,霍然回过头,抓住了许功玉的手臂,大声道:“功玉,压对了啊!”许功玉却没那么惊喜,只是露出抹笑容道:“是啊,赢了!”心里却暗暗嘀咕了一句:“当然会赢了……”而此时,这张赌桌上的其余人等,却已经是全都傻眼了!这两个倒霉蛋,居然真的压中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