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怼死这帮老不死  >  038 松二

038 松二

3030 2017-11-02 12:29:03
平日里的宋子文,举止温和,如谦谦君子,外貌看起来也极普通。但这一刻的他,在说出‘可敢与我一战’这句话之时,整个人的气势都完全不同了,如剑出鞘,锋芒毕露!这个时候,‘乙级弟子第一人’的气质,终于在他身上显露出来!全场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兴奋起来,灼灼的盯着许功玉。在场之人,几乎所有人都恨不得将许功玉大卸八块,只是慑于他的凶威,没有一个人敢于出头罢了。但现在宋子文站了出来,邀战许功玉,让他们都忍不住兴奋!就连朱权,面上都浮现出了冷笑,戏谑的盯着许功玉,眼中满是挑衅之意。“宋师兄,对付这么一个小瘪三,何须你来出手?交给我就行了!”朱权忽然笑道,旋即目光灼灼的直视许功玉:“小子,我与你一战,你敢吗?”他嘲讽,在刺激许功玉应战。只要对方应战,那么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吊打对方,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宋子文出手,哪里有自己出手来得痛快?听到这话,许功玉斜睨对方一眼:“你?”朱权一挑眉:“怎么,不敢?”许功玉摇头:“你还不配。”话语平静,没有刻意的情绪,仿佛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你,还不配!这样一句话,无疑是将朱权的脸面,一下就按到了尘埃里!朱权大怒,脸都憋成了猪肝色,结果最后却只憋出了两个字:“狂妄!”然而正主许功玉,却看都没再看他一眼,反而扭头向宋子文看去:“姓宋的,你真想和我打?”宋子文不言,只是淡淡看着许功玉,显然是默认了。“好,我答应你!”许功玉也极干脆,点头答应下来。宋子文心中一喜,便准备将心中早已酝酿好的话说出来。他刚才一直在心中思忖,一旦许功玉答应下来,一定要借此再加一些赌注!毕竟,毫无由头的战斗,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他想以那头地火蜥蜴的尸体为赌注,只要自己能胜了许功玉,就能得到地火蜥蜴,有了此物,加上自己原有的收获,必然能稳居这次秋猎首名!同时,自己也算是为所有乙级弟子出了头,这群人岂能不感激自己?以后自己在乙级弟子中的地位,将愈发的稳固!就算要不了多久之后,自己晋升甲级弟子,这群乙级弟子也能为自己所用。万全之策!想到这里,宋子文便要顺势将赌注的事情说出来,然而许功玉却紧接着说话了。“我答应你的挑战,不过时间,得由我来定。”他不容置疑的说道,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以他的见识经历,哪里还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当然不会让对方如愿。且不说自己能不能胜过宋子文,起码当下……自己可以恶心一下对方啊!此言一出,宋子文刚到嗓子眼的话一下就卡住了,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这小子难道是知道我的想法了?宋子文内心直欲骂人,脸色也渐渐阴沉,道:“那你想要什么时候打?”“三天之后。”许功玉淡淡道,看到宋子文阴沉下来的脸色,顿时笑了:“当然了,你也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比如说……认输?”“荒唐!我岂会向你认输?”宋子文皱眉,心里很是不愉。三天?三天之后,恐怕秋猎排名早就出来了,那时候再比试,还有什么意思?想到这里,他接着道:“三天太久,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不行!”许功玉果断拒绝,道:“秋猎刚刚结束,我累到了,需要休息一下,说三天就三天,你觉得不满完全可以认输!”宋子文脸色顿时难看至极。旁边的众人,也是一脸无语。累到了?你是抢我们抢得累到了吧?众人心里都在骂娘,只是没有人说话。他们可不像宋子文那般有强大的实力为底气,现在根本不敢在明面上得罪许功玉。“此言有理。”这时候,大长老都开口了,道:“你们弟子间的约斗,我不会干预,既然定好了三天之后,那就到时候比试吧!”这句话,就算是将这件事定了下来。毕竟,说话的人是山离门大长老,不容置疑。宋子文心中虽百般不甘,却也只得认了下来。“散了吧,明日一早,公布此次秋猎结果。”这时,大长老开口,结束了这一场闹剧。众弟子看着许功玉的目光都不善,不过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很快就散去。就算是那些恨不得马上看到宋子文狠狠教训许功玉的人,也只能在心里暗想,三天后一定要早些去等着,好观摩两人间的一战。“到时候,希望你如约而至。”宋子文冷冷的抛下这么一句,负手而去。朱权也狠狠的瞪了眼许功玉,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与恨意,咬牙离去。直到众人散尽,秋离道人才走上前来,重重拍了拍许功玉的肩膀,朗声笑道:“臭小子,可以啊,没让为师失望!”他很高兴,许功玉的表现,让他极为满意。虽然说许功玉因此得罪了所有的乙级弟子,但取得的成绩也是斐然的,秋猎第一的位置已然稳定了。得徒如此,怎能不欣慰。虽然许功玉的手段,看起来很不光明,但到了秋离道人这种境界,早已不是迂腐之人。他很清楚,手段只是手段,一个修行者最终的成就如何,要看其心性、资质等。而在这些方面,许功玉的表现都很出色!如果许功玉在秋猎中真的老老实实,恐怕最多也只能取得一个不上不下的成绩,这才是会让秋离道人担心的。毕竟,中规中矩的人,不可能走得长远。“承蒙师傅教诲。”面对秋离道人的夸奖,许功玉没个正形的笑嘻嘻道。秋离道人没好气的笑道:“我可没教过你拦路打劫!”许功玉嘿嘿一笑,心中也很是舒坦。这次秋猎的目标,算是达到了!他参加秋猎,主要的目的还是取得一个好点的成绩,好让师傅秋离道人心中宽慰些,也好弥补这些年来,曾经的自己受萧风这个老不死蛊惑,给师傅带来的伤害。……离开三个月,再次回到小院时,许功玉忽然有个让他颇为诧异的发现。他那座小院,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居然还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沾染。“这是……”刚刚走进小院,看到干净整洁的小院,许功玉就有些愕然。有人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一直在为他打扫着院落。至于这个人是谁……许功玉一瞬间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一个身着翠绿长裙的娇小身影。钟灵秀!也唯有她,才会这样默默的为许功玉付出,而悄无声息,从不求什么回报。想到这里,他暗暗轻叹一声,走进了屋里。“吱吱!”一进屋,一直老老实实蹲在许功玉肩膀上的那只松鼠,嗖的一声就跳了下来,跑到屋子里的桌子上去了。“嘿,松二,刚才怎么不见你这么活泼?”许功玉笑道。松二,这个古怪的名字,正是这只肥大松鼠的名字!这货自称在家族中排行老二,因此得名,说这话时语气骄傲得不行,好像这个名字是多好听一般。松二倒也不笨,反而很聪明,刚才在外人面前,这货一直蹲在他肩头,老老实实如小家碧玉。看上去就和一只一般松鼠毫无区别,别人根本看不出异状。只有许功玉清楚,这货精明着呢!“笑什么,说好到这里来就叫我修炼功法呢?”松二蹲在桌子上,大眼闪烁,看起来可爱,说话却是像是一个市井混混般。他之所以随着许功玉来,就是因为当初许功玉对他说过:只要跟他走,就传授他修炼功法。虽然这看起来有些像是在诱拐,但松二竟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所以现在一回到许功玉的住处,他就迫不及待的开口提这事儿了!“既然我说到了,自然会做到。”许功玉笑道。其实他心里也犯过几次嘀咕,因为以他这段时间以来对松二的了解,这货身后是有着一个家族的——松鼠家族。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许功玉能猜测到,这个松鼠家族的势力不会弱,所以按理来说,必然是有着修炼功法存在的。但奇怪的是,松二却连一道修炼功法都没有,这很不合常理。许功玉对此有过猜测,要么就是这个松鼠家族根本没有修炼功法,只是一个奇异的族群;要么就是,松二在族群中的地位,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导致他对修炼功法求而不得,宁愿跟着他一个人类走……只是这些都只是猜测罢了,涉及到家族的事情,松二似乎不愿多说,因此许功玉也没有仔细去问过。如果对方愿意说的时候,自己自然会知道。听到许功玉的话,松二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急道:“快教我!”许功玉也没有再吊胃口,直接道:“这道经文,名为《太上玄清问道真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