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五十一章 闲话

第五十一章 闲话

3093 2017-11-06 16:47:51
沈语谙坐在院子的石凳上,借着阳光细细的看着自己手上有些油腻破旧的书籍。石桌上摆放着三盘白的橙色的灰色的糕点。还有一杯香茗。青色的小茶壶看起来十分的朴素古典,衬着大理石的桌面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院子里的榆钱树已经开始接了青青的榆钱来,原本有些光秃秃的院子因为有了这样的一套大理石的桌椅和慢慢长上叶子的榆钱,还有其他沈语谙栽种的草药,已经开始变得生机勃勃.起来,不说拥挤反而看起来十分的有条理。沈语谙将书本一和,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玉脂。玉脂一见沈语谙看过来便道,“小姐,江家已经发出告示了。”沈语谙点点头,伸出手指捻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又问道,“告示怎么写的?”“说是江家四小姐身患奇病,诚招有能力的大夫前来治病,凡是能够治好的大夫统统有赏。”沈语谙却是摇头,“这个不过是一个空头支票罢了,摆着吧。”玉脂心里也差不多能够明白的,便说起另外的事情来,“不过这张告示出来之后,便有人问了江家怎么不请沈老爷出手,随后江家四小姐侮辱沈家的事情被爆出来,两家的关系开始走向下坡路,身边的生意被影响了不少。”沈语谙有些漫不经心,忽然觉得自己吃过的点心还不错,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又将视线看向了自己手边的书。距离上一次出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了。今天就是所谓的和万毒王的三天之约,这本书她已经背的滚瓜烂熟,昨天甚至还抽空出门一趟去拜访了一下自己的大姐。是的,沈芮青已经从祠堂里出来了。沈和端这一次是真的动了怒气,肝胆上火说了将沈芮青关三天就果然关了三天,等沈语谙前去看的时候就见到沈芮青脸上清清白白的,分明就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沈语谙作为罪魁祸首当然要去看看自己做出来的事情的结果的,于是和沈湘荷沈未初一起去了。沈芮青在自己的桌边强打起精神坐着应付这些人,只是实在是没有精神的,沈语谙看她甚至连看着自己的事情眼睛都没有办法露出火气来了便也就不在这里多气这个人了。她原本的意思也就是让这个人不要过来烦自己罢了。只要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也没有必要这样对你不是?于是今天沈语谙的心情十分的好,只等着自己晚一点的时候出门去找自己的那个便宜师傅万毒王。这样的想法才刚刚在脑子里闪过,只觉得脑袋上的榆钱忽然晃动了一下,沈语谙皱起眉头,抬起头看了上去,之间一个黑衣大美人坐在上面眯着眼睛笑。依旧还是那张苍白得有些可怕的脸,蒙着漆黑的面纱。对于万莞这个顶着一个姑娘名字顶着一个姑娘声音的男人,还是一个老妖怪,沈语谙觉得自己竟然没有太大的排斥,心想果然知识胜过一切啊。玉脂也顺着沈语谙的目光看上去,见到上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也是一愣。不过很快的,她便垂下了脑袋,端起了桌上的青色茶壶对着沈语谙行礼边退了下去。万莞从树上翻身下来坐在了沈语谙的对面,端起桌上的茶水一饮而尽。沈语谙不习惯古代的茶叶沫子的茶水,便让人一开始就给自己做了果茶,酸酸甜甜的味道让万莞皱了皱眉,“你这丫头倒是会享受。”沈语谙将面前的书籍地上前去交给万毒王,“这沈府对于师傅来说是不是太过简单了点?是这么容易就来去自如的么?”万毒王冷笑一声,“就是皇宫我也能够来去自如,何况你这一个小小的沈府?”万莞接过沈语谙手上的书籍,一个用力,只见那本可以说是珍本的破烂书籍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连半点的灰烬都没有能够留下来。沈语谙看的有趣,甚至有些跃跃欲试,万莞直接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冷哼一声,“别想了,你没这个天赋。就是有,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也练不出什么来了。东西你既然都已经记住了,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沈语谙虽然收到了打击,但是转眼一想,若是自己会毒术的话,会不会武功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便点了点头,表现出自己的谦逊来,“师傅,接下来我要学什么呢?”“学把脉。”万莞看了一眼沈语谙,眼神里带着的嫌弃鄙夷让沈语谙甚至会产生一种自己是不是一无是处的错觉。万莞依旧毫不客气,“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出生在这所以的医药世家里,竟然连把脉都不会。”沈语谙抽着嘴角随便应了一声。万莞接着道,“若不是你记性不错,对药物敏感,我也不必看上你。”沈语谙抿着嘴角应了一声。万莞,“诊脉看相是一个大夫的基础,就算是学习毒术也是基础中的基础,结果你竟然连基础都不会就敢给人看病,也还算你运气不错没给人看死了,否则你这名头只怕怎么洗也洗不白了。”“老怪物你到底还教不教了!”万莞这才点头,“怎么不教了,手伸出来。”沈语谙憋着一口气伸出手来,却又听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嘀咕了一声,“怎么又变得无趣了。”“······”万莞教给沈语谙的工作量其实并不算特别大,但是对方却不会在沈语谙学会之后就立刻过来教授信的东西,沈语谙有等得无聊之后便将之前学过的东西一一反思了一边竟然觉得自己记忆更加牢固了起来,这才明白乐万毒王的意思,便不在心急着学习后面了。她原本是有些基础的,但是这个基础实在是太遥远了一点,沈语谙现在能不能想到都还是一个问题,所以现在的她和零基础几乎没有什么两样。沈语谙也正是知道这点,所以直接将自己当做了一个毫无基础的小姑娘才开始学医术,努力的程度让偶尔牵进来看看的万毒王表示十分的欣慰。这样的日子过了也就两天的时间,沈语谙正躺在自己的椅子上晒太阳,玉麝便跑了过来,脸上带着些许的汗珠。沈语谙见她在地上跑动稍稍皱起了眉脚,只是却没有说话。玉脂站在沈语谙身边,对沈语谙的表情掌握得十分到位,她学习快,更是记忆好,现在沈语谙凡是动动眉毛玉脂都知道她到底是热着了还是冷着了。于是便站了出来,对着玉麝道,“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就自己出来了?”玉麝原本是过来报告消息的,哪里晓得还没有走到自己小姐面前叫一声小姐就被别人给训斥了一顿,一脸愣怔,然后啊了一声,这才有些莫名其妙的道,“我的伤已经好了啊,有小姐的药酒昨天我就能够下地行走了,现在只是跑起来的时候有点痛罢了。”“你若是不想要你的下半身了,尽管跑吧。”沈语谙知道玉麝是为了自己,但是这样不爱惜身体的为自己,她现在可不想要。沈语谙都开口了,玉麝自然不敢在随便反驳,只是有些委屈,不过还没有反驳又想起了自己过来是做甚来了,便扬起了小脸道,“小姐!那江家果然改了帖子了!”沈语谙自然知道那江家会改自己发出来的榜单,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憋得住气,竟然一直熬到了现在,这样看起来,那江珊珊在江家的低位倒也不是那么的受欢迎的。“江家这一次直接将奖赏换成了樱山那边的一部分土地!玉麝打听过了,那一部分的徒弟虽然不多但是这算成钱财的话却也能够算得上是四五十万两的银子了。小姐,你要出手了么?”沈语谙却是摇头,“对方都没有求上门来,我为什么要出手?”江珊珊现在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的,沈家医术了得,在阳城低位不低,更是在一些大夫心中是一个不可高攀的终身目标,这样的医术竟然被那江珊珊耻笑,而江家竟然还敢贴出那样的空头支票来企图招人,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于是一时间根本就没人上门。这一次虽然换了奖赏,但是江家之前将那些土地压得太低了,竟然也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的。毕竟在大夫眼中,那些土地拿在手上卖不出去换不成钱也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利润。何况江家和沈家还有矛盾呢。沈语谙的打算是不错的,江家很快就又将帖子给改了,除了那一部分土地之外,竟然还有额外的三十万两银子。这笔钱沈语谙算了算,眯起眼睛笑起来。一直到那帖子上的山庄土地改成了差不多一般的樱山和五十万两银子的奖赏,这才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大夫开始往江家走去了。只是让江家高兴一场之后立刻就变了脸色的就是,这些人里头,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将江珊珊的病给治好。江老爷已经失去了大半的耐性了,拿出了这么大的一笔钱,还是给一个小小的庶女,但是哪里晓得竟然都没有一个神医敢上前来的。实在是将自己的脸打得啪啪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