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七章 姑娘

第三十七章 姑娘

3050 2017-10-30 09:48:15
花田就在桃花林之后,被繁密的桃花树给遮挡了沈语谙甚至之前都一直没有发现。她原先还想着这许大娘若是等到桃花都凋谢了还该怎么办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人家早有准备。也是,既然被称为胭脂许,肯定不是才开始卖胭脂的,一定是卖了许久了。既然都已经许久了哪里又会没有准备呢。不过自己就这样去看看人家的宝贝,真的好么?萍脆看着年纪不大,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但是却是一个真正会察言观色的人,她一眼便看出了沈语谙的犹豫,笑道,“沈小姐不用担心,这花田一直是娘的骄傲,她巴不得每天都来好几百人去参观呢!”沈语谙点了点头,这才让玉麝跟着一起去花田看看。一行三人沿着桃花树之间细小的路走着,沈语谙几次抬起头看着满树粉色的桃花都觉得自己仿佛见到了所谓的桃花源一样。只是这样的想法很快就会被叽叽喳喳叫着的玉麝给冲散然后消失。一直这样走了快半个时辰,周围见到的依旧只是桃花树,沈语谙有些疑惑,但是看着眼前的人自信十足的背景,沈语谙叹了口气只能跟了上去。玉麝道不像沈语谙一样,她走了这么一路脑袋都晃晕了,但是看萍脆的样子这分明就是还有许久才会到。自己的小姐也肯定是十分累了,鬓角都被汗水打湿了。玉麝看着这样的情况,便在身后扶了沈语谙一把然后对着前面的人问道,“许家娘子,这花田到底还有多久啊?”哪里晓得萍脆闻言也是浑身一震,然后转过头来有些尴尬的看着眼前的人,“我也很疑惑啊。”沈语谙也是一愣,然后问道,“萍脆姐姐你这话的意思是······”“花田其实和房屋隔得不远的,走过去不过一刻钟就能够从小路抄近路走过去的。但是现在我走了好几次却依旧没有走到尽头。”萍脆依旧十分的疑惑,话语说的很轻,沈语谙这才察觉出来原来她现在心里也十分的着急十分的惶恐的。“沈小姐,我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萍脆的声音十分的轻缓,仿佛十分的害怕,就像是担心自己的话语大声了就让他们身边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吓到了。沈语谙闻言也是笑了笑,“应该是你累了,这桃花林里走得我都头晕眼花,萍脆姐姐虽然对着一路十分的熟悉但是若是累着了也难免会出现一些差错的。”所谓的鬼打墙,在现代都已经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哪里会有他们一群人遇到鬼打墙的?而且遇到这样的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冷静,若是萍脆这个唯一知道路的人自己都慌了神那么他们只怕是真的走不出去的。沈语谙只能这样安慰萍脆。萍脆点了点头,然后准备在继续走。沈语谙想了想,拍了拍身边一样身体紧绷的玉麝,问道,“萍脆姐姐,你也不要怪我多嘴,但是我是在是好奇,我来的这么长时间里,怎么没瞧见你的丈夫?”忽然被这样问起,萍脆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沈语谙只想转移开萍脆的注意力,所以对方回答不回答都没有关系,不回答更好的。不过没有想到萍脆很快就恢复过来,然后点头道,“不怪的,沈二小姐这样的地位若是真的要调查哪里会不知道呢?现在却是选择了直接问我足以看出小姐对萍脆的尊重了。”沈语谙看萍脆的情绪已经完全陷入这件事里没有在进入到之前鬼打墙的惶恐里去了,于是也缓缓的放下了心来。鬼打墙除了要镇定下来,还要的就是不要去纠结这件事,只要是心不在焉的,走自己一直走的路自然就能走出去了。“我和许公子并没有成亲。”萍脆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沈语谙和玉麝一愣。“当年我和许公子的感情并没有得到我父母的承认,但是我是铁了心要嫁给许公子的。”萍脆有些心不在焉,仿佛是在自说自话一样,“不过后来我被我爹抓回去了,等我在听到许公子的消息的时候却得知他已经病入膏肓不久就要去了。“我婆婆,就是许大娘,一直都是一个要强的人,公公又因为思虑过度去了,只留下了他们孤儿寡母,现在若是许公子也去了,许大娘就要孤苦一人了。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要嫁过来。”“我爹就将我住处了家门,不过婆婆带我很好,当我像是亲生女儿一样。我却对她怀着愧疚。若不是我当时和许公子有了感情,也不会让许公子害了相思病丢下他娘一个人早早就去了。”萍脆说完,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扶开眼前的一束压得很低的树枝,“沈二小姐,那就是我娘的花田了。她经营这片花田已经有了二十多年了,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少女,带着这一片花田嫁给了我公公。”玉麝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玉麝,然后道,“小姐,我走出来了?”萍脆也是一愣,回头看着沈语谙脸上淡淡的笑容,忽然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于是将眼前这个小姑娘的低位再一次抬高了不少。沈语谙对自己能够走出来倒是十分的有自信的,现在看着那一片广阔的花田,忽然觉得心惊也开阔起来。之间上面姹紫嫣红,除了有当季的花朵之外,甚至还有好些其他的正在抽芽生长的花朵。看样子这就是其他季节的花朵了。看这里的花朵分部不像是没有规律的样子,反而充满了一种奇怪的韵律,便问了出来。萍脆笑道,“沈二小姐真是好眼力,这有些花相克,有些花相生。这些年来娘为了弄清楚到底是那些相克相生,耗费了不少的功夫才弄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才让这么多的花朵在这样的一片天地里共存下来的。”沈语谙心里对许大娘感到十分的佩服,闻着浅浅淡淡的花香只觉得身心都放松了不少。她往前走了两步,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萍脆,这花田除了你娘和你,还有其他人知道么?”萍脆摇摇头,“没有的,这里有些像是一个山谷的形状,那边高耸着的是一面悬崖,这边又全是桃花林,一般也没有人会上来的。”萍脆心里有了变化对沈语谙直接呼叫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半点感觉,反而觉得应当,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看着沈语谙的脸也就没其他的感觉了。这个小姑娘,明明比自己还要小些的,怎么就这么的镇定呢?沈语谙眯起眼眸,指了指花田里的人,“那你可认识那人?”萍脆这才转过头去看花田,只一眼便见到了姹紫嫣红的花田里站着的一个黑色身影。吓了一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这边的动静闹得太大了,所以那黑色的背影听到了,于是转过头来。沈语谙忽然觉得那背影有些眼熟,等看到她脸上的黑纱时才想起来,这不是之前自己遇到过两次的那个姑娘么?但是她怎么在这里呢?之前在媛儿家里,现在在许大娘家里,在许大娘的花田里,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沈语谙动了动鼻翼,将玉麝拦住,“好大的一股血腥味。”血腥味?玉麝愣了一下,然后使劲嗅了嗅,“小姐,你的鼻子怕是有些特异功能吧,我却没有问道这血腥味。”一边的萍脆也一样跟着摇头,“我也没有闻到的,沈二小姐,真的有血腥味么?兴许是你学医鼻子灵光些。难道是那个人受伤了?”沈语谙远远的看着那个人面上的黑纱,带着些深邃的眼眸依旧那样冰冷了的看着自己,但是透出来的小半张脸却是苍白的很的,说她是失血过多了也是十分可信。沈语谙道,“你们在这里等我。”说完便向着那黑衣的人走去。“沈二小姐当心啊 !”萍脆叫了一声,准备跟过去但是却被玉麝给拦了下来,回头就瞪了她道,“你就看着你家小姐自己去涉险?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谁知道有没有危险?”玉麝却是十分的固执,“我家小姐从来不会出错的!我相信她!”萍脆愣了一下,不在言语,不过还是紧紧的看着沈语谙的背影。“姑娘?”沈语谙一直走到花田中,和那黑衣女子隔了不过三丈的距离才停下了脚步,开口问道,“我老远便闻到了你身上的血腥味,可是你受伤了?”之前她就威胁自己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在那里,说不定她就是在接受追杀之类的。但在面对一个可能泄密的人,这姑娘却并没有伤害自己,足以见得这个人内心是好的,于是才有了这么一出看起来是主动示好的表现。黑衣姑娘抬起眼眸看着眼前的人,这个人的脸五官倒是十分的精致的,但是脸上的皮肤粗糙得很,胎记也是十分的碍眼,不管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个让人会多看一眼的人。黑衣姑娘皱起眉头,有些不满,话语里全是嫌弃,一开口便开始怼沈语谙,“你好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