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二章 挑事

第四十二章 挑事

3050 2017-10-30 09:55:01
沈语谙从药炉上抬起头来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声,“你说什么?”玉脂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和沈语谙差不多大小,看样子的确不像是之前就在宅院里呆了些时间的人。沈语谙也不知道自己留下来这个孩子是不是因为她的单纯。不过玉脂虽然并没有在院子里待过,但是学习能力还不错,不过就训练了这么几天就被赵管事留下来然后送到府中来让人选择了。这样的孩子最不怕的,也就是别人来找事了。“大小姐来了。”玉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出生牛犊不怕虎,总之沈语谙没有从她脸上看到什么着急的表情,和平时来通报的玉麝完全就是啷个模样。“没事,来了就来了吧。”沈语谙找来帕子擦了擦手,玉脂在沈语谙甩开帕子的同时又递上去一张新帕子,沈语谙在心理想,这的确是一个学习很快的姑娘。用干净的帕子擦了脸,沈语谙又招呼玉双,“你是陪我去见见我大姐呢还是在这里看着药炉?”玉双没有想到沈语谙会这样问自己一声,便道,“奴婢在这里看着药材吧。”沈语谙得到这样的回答也就点了点头不在多问了。跟着玉脂去换衣服。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琢磨着,沈芮青和沈夫人的关系看起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沈芮青之前在自己这里在穆府受了气,当时沈夫人的样子的确是要来找自己麻烦的,但是却没有让沈芮青过来看着,最后甚至不了了之了。如果说沈夫人是性子冷也就算了,但是沈夫人对沈嘉熹却依旧表现的十分的着急的。能够在这件事上给自己已给面子还自己一个人情,虽然这个人情到底是好是坏还不好说,但至少是给了自己一些甜头的。这样的落差比较起来,沈芮青真的在沈语谙面前不够看。就算沈语谙现在还不敢得罪了沈夫人或者是明面上撕破脸皮,但是不让步的地方改强硬的地方还是十分强行的。沈芮青现在过来到底沈夫人知道还是不知道呢?沈语谙暂时不清楚,但是换个方向一想,如果是沈夫人的意思,其中就有些值得深思起来了。这一次给沈语谙换衣服扎头发的是玉脂,玉脂是沈语谙留下来的人里头年纪最小的,但是学习快手又很灵活,长得不算貌若天仙但是却依旧清秀可人,是一个越看越有味道的姑娘。只是这个姑娘未免真的话太少了一点的,和别人相处久了只怕给人一种无趣的感觉。玉脂手倒是巧,仿佛两只翻飞的蝴蝶,不一会儿就扎好了一个类似堕马髻的发式。为沈语谙添加了好几份光彩,随后玉脂又找来了一套一套的衣服,看了两眼挑选了一件暗色沉重的和一件带着点点红色的衣服给沈语谙让沈语谙挑选。沈语谙看了一眼,这两件衣服其实都十分的能够衬托沈语谙,至少能够让她脸上暗淡的皮肤看上去水润些不那么难以入眼的。还真是一个让人觉得惊奇的姑娘。沈语谙随手指了指那件暗色的衣服,打开了竟然是一件带着藏青色花纹的白衣,藏青色的主业纤纤细细的,其中勾勒了好几条金线,沈语谙这才觉得自己之前是太过于愚蠢了点,其实应该一早就将自己的衣服给卖出去的,好歹能够换些钱。说起钱来,沈语谙悄悄伸手在自己的怀里抹了一把,手上摸到的东西还是一样的厚重沈语谙这才点了点头,穆同心给自己的钱还在。“小姐?”沈语谙摆了摆手,对上了玉脂疑惑的面庞,“首饰就不用带了,只怕我姐姐看着了有些着急。”玉脂没有多问,似乎是偏了偏头在想写什么事情,然后就顺从的将那些首饰盒子给放下了,又看向了一边的胭脂,疑惑道,“小姐怎么准备了这么多的胭脂?”沈语谙这才忽然想起了之前从许大娘那里拿回来的胭脂,一个一个看了看,然后掏出两个来塞到玉脂怀里,“你拿着这两个,姐姐难得来看看我,我这个做妹妹的好歹也应该有些表示才对的。”沈芮青今日穿着一身黛色的衣裙,十五岁的年纪却因为上头绣着的百草而显得有些老气。沈语谙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脸色十分不耐烦的沈芮青。不知道是不是等久了的缘故,身边站着的玉麝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不过沈语谙很快就在沈芮青身边发现了熟人,可不就是之前自己见着的王可人么?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让沈芮青给留下来了。沈芮青看着款款而来的沈语谙,眼里闪过一道深邃的神色,这人今天的打扮和以往不经相同,仿佛一下子也变得好看了几分,只是那张脸实在是让人到了胃口。“姐姐今日怎么来了?”沈语谙从玉麝身边走过,将玉麝护在身后,玉麝才悄然送了一口气,之前沈芮青看着自己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仿佛下一刻就要被人抽经扒皮了一样的可怕。“我还不来看看,只怕妹妹要翻身坐上嫡女的位置了。”果然是为了今天的挑选奴婢的事情来的。沈和端身边的人都是由沈和端一手操持的,随后便是沈夫人,不过沈夫人要的人一般也不会从这样送到府里来的人里头挑,这些送进来的人更多的其实是为了满足家里的女眷的需要和打杂需要的。就一般的情况来说,沈芮青身边的丫鬟除了她自己的贴身丫鬟之外其他的换得倒是十分的勤快的。那些被换下去的丫鬟不是进入了伙房就是去了洗衣局,或者遣散出去或者回家成亲的。这也就导致了这些年轻的小姑娘在这样的府邸里供不应求,一段时间就要送些进来。这样一来,到底是谁先挑选小丫鬟就成了一个默许的明文规定,一般都是由沈芮青沈嘉熹先挑选的,然后才轮到庶子庶女,最后才是姨娘。这样不但是一种低位的炫耀更是一种劝慰的认定。但是现在沈语谙,这个小丫头才从穆府回来多久,就以为自己已经是镶金的娃娃人见人爱了么?竟然敢将她的位置给挤下去,前后思来想去一番,沈芮青那些聚集在心里的火气怎么也下不去,便在挑选完了人之后匆匆就赶了过来。但是哪里晓得,这沈语谙的脾气也还真是大,竟然让她在外头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大姐说的哪里话?”沈语谙微微皱了皱眉,按理来说沈夫人的心机是有的,先不说到底错还是不粗,但是教导自己的嫡女怎么会教出来这样一个刁蛮小姐出来?沈语谙有些不解,但是也理智的没有和沈芮青直接发生争执,反而是一副退让的姿态。她的时间其实挺急的,要在今天之内将那解药做出来,然后自己的脸也是时候好好看看了,媛儿母女那边也好的差不多了,答应了她们将他们送回去自然是要去做的。其次还有就是萍脆的事情。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压在心里堆积在行程上还要被眼前的人无理取闹给浪费掉很多的时间,饶是她脾气好此刻也不免有些心烦气躁。“说?哪里用说的,二妹妹你不说就做的很好吗?”沈芮青眼神仿佛啐了毒,从沈语谙从穆府回来之后仿佛一切都变了,以往疼爱自己的娘亲现在也劝着自己不要和沈语谙交恶,平日里不要发生冲突。以后随便找个人家嫁了也就是了。但是她沈芮青不甘心,明明那个丫头长得那样的丑,但是为什么却能够一下子变成一个医学天才?自己学医不短,一直都是沈和端心里的骄傲,但是现在连沈和端的都不看自己一眼了。沈芮青说不很怎么可能?这样的恨意没有办法发泄出来,只能找到这个促成这一切事情发生的源头,沈语谙。就是她,就是这个人的出现导致了自己现在如今才有的变化。若是自己现在还不敲打敲打她,只怕他就要翻身上房揭瓦了!“大姐,让我先选丫头是母亲的决定······”“母亲的决定你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沈芮青随手操起桌上的茶杯往沈语谙身上扔去,撒了沈语谙一身的水让她显得狼狈了起来这才稍稍觉得宽慰了一点,道,“你不会反抗吗?平时不是油嘴滑舌一副牙尖嘴利的样子么?怎么,给你好处你就摇尾乞怜了?”沈语谙眼里慢慢的变得冰冷下来,看着沈芮青,沈芮青显然被这样的眼神激怒了,上前就要给沈语谙一把巴掌,“怎么着你还犟上了是吧?沈语谙,认清你的低位,你不过就是沈家的一个死了娘的庶女,不过就是我沈家的一个废物,爹手里的棋子罢了,等你什么时候没用处了,有的是你好受的!”沈语谙却是忽然笑起来,“哦?那大姐现在的意思就是我现在还有用处了?那不知道——若是父亲知道你这样对待一个还有用处的棋子,会怎么样惩罚你呢?我亲爱的大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