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九章 回家

第四十九章 回家

3088 2017-11-03 23:17:00
沈语谙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掌灯时间,沈府自然不会等着她吃饭,不过盛妈妈倒是十分的可巧,将厨房的饭菜端了回来一直放在火炉上温着,等沈语谙回来便可以直接开始吃了。沈语谙笑了笑,先去看了看玉麝。玉麝依旧只能趴在床上不能动弹,看到沈语谙回来便眼泪汪汪的说自己没用,沈语谙便跟着点头说她没用,直到将人说哭了这才罢休,心情愉快的回到了厅堂内开始吃饭。今天可不是简单的一天,沈语谙也没有让玉双告诉玉麝到底今天自己做了什么,只吩咐玉麝让她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将媛儿母女送回去的。媛儿的娘已经能够拆了那些绷带了,不过沈语谙不是很放心,便想要自己去看看顺便检查一番的,毕竟这还是到了这里之后她算得上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动手给人治病,说不重视那才是假的呢。何况这媛儿小姑娘也很惹人喜欢,沈语谙见她天赋不错又肯学的,自然是记得自己要给她找师傅的事情的。自己的事业现在正在慢慢的起步,想必这个承诺很快就能够实现了。沈语谙腿了衣服,只穿着一身洁白的亵衣披散着长发坐在床边,看着桌上摇摇晃晃的蜡烛忽然想起什么来,立刻就去自己的衣服里翻找,直到将那一本破破烂烂的医书翻到了这才罢休。医书,不,毒书并不是很厚,但是里头的字迹却是十分的小的,沈语谙来了兴致走到蜡烛边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粗略的翻了翻,忽然发现这本书竟然是不完全的,缺失的痕迹做了巧妙的处理若不是有心人认真的去找,只怕也找不到。沈语谙为什么能发现呢?自然不是因为她是有心人,只是因为她这翻完了之后忽然发现上头记载的医毒理竟然都是些简单的,甚至有些地方还不着痕迹的指示往后看才能看到更多的远离解释的。沈语谙想,自己的师傅可是一个在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一般人都不敢单独对上的万毒王啊,这样的人给自己的东西哪里会是这么简单的呢?想到这里,沈语谙也就不在管什么三天的规定,生生只是在这么一个上半夜就将整本书给看完了。许多以前不懂的地方竟然全部都开始慢慢的理解了起来,甚至对医毒的理解也更加深刻了起来。沈语谙这样想着,便开始期待,是不是自己只要这一关过了,那么接下来万毒王要给自己的东西就更加深奥了起来?放下书本之后沈语谙揉了揉眉心,只觉得古代的烛火实在是不怎样,就算她的视力好,现在也是觉得双眼反酸犯困,疼痛疲惫得很的,于是便要去躺下睡觉。恍惚间仿佛看见了门外闪过一个黑影,在一看的时候又什么东西都没有。沈语谙揉了揉眼角,应该是半夜看书,眼花了吧。第二天一早起床,沈语谙就不停的打瞌睡,玉双心疼她,一边给她梳头一边问道,“小姐,不若你在睡一会儿吧,万一那母女也还没有起呢?你去这么早岂不是让他们也很为难么?”沈语谙摇摇头,又打了一个哈欠,眼角都浸出了眼泪来,“原本就说好了要前天去的,结果哪里晓得事情一耽搁就到了今天,既然都已经拖沓了这么久了,那么实在是不应该继续迟到了。”玉双闻言点了点头,似乎想要夸赞沈语谙一番的,但是看到她这番困倦的模样,也就将嘴里的话放进了肚子里去。“对了,昨天晚上是谁值夜?”沈语谙不喜欢自己身边的小榻有人睡着,所以房间里没有值夜的丫鬟只能放在外头走来走去的,沈语谙之前就吩咐了自己会看些东西晚一点睡,所以才会燃着蜡烛这么久一直没有人来打扰她。“昨天夜里是奴婢和玉脂,玉脂在后半夜呢。奴婢歇下的时候小姐房里的蜡烛都还亮着呢。”玉双不知道为什么沈语谙要这样问着,便又问了一声,“怎么了小姐,是出了什么事情么?”沈语谙摇摇头,“只是我昨天看书看得晚了点,亮度太暗了看花了眼出了错觉罢了。”两人一番收拾吃了早点便直接出了门去,玉双都还有些不解的,昨天出来都没有给沈夫人请安了结果今天又没有请,自家小姐是要特别一点的吗?玉双这样想着,也就直接闻了出来。沈语谙笑了笑,表情十分的羞涩,“是父亲和母亲体恤语谙。”体恤?这个词是这样用的吗?媛儿和媛儿的娘一直都在等着沈语谙的到来了,之前沈语谙说了要亲自去下绷带来看看到底恢复得怎么样,所以母女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就算媛儿很像看看绷带之下的自己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玉双看到媛儿围着沈语谙的活蹦乱跳的样子只觉得自家的小姐果然是人见人爱啊,现在那个一直要找沈语谙麻烦的麻烦大小姐也被关起来了,那么自家小姐现在可以过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了。昨天又有了这么大的动作,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沈语谙拆绷带的手很轻,一圈一圈的将绷带从女人的脸上去掉,然后露出了下面的那张弹指可破的脸蛋来。媛儿现在才不过六七岁的模样,在这个早结婚早生孩子就是造福社会的古代,一个六七岁的孩子的娘甚至可能是刚刚过了二十岁生日的。媛儿娘亲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不过也不过二十五岁上下,一个这样年轻的女人因为脸的事情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看起来不说五十岁,四十岁的模样和生活状态的确是有了的。媛儿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见到这样的母亲,一张嘴长的大大的半天都不敢喝起来。媛儿母亲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半点伤疤的痕迹都没有摸到,心里也是一个咯噔。沈语谙仔细的端详了一阵子,这才将一边的玉屏打开在媛儿母亲的脸上轻轻的抹上去,“恢复得不错,看样子媛儿将我的吩咐做得很好,玉双,你将镜子拿过来。这番模样我就是叫你一声姐姐都是担得起的。”媛儿母亲立刻摆摆手,“不可不可,二小姐哟,这样岂不是乱了辈分了么?”沈语谙也笑笑,“也是,那我叫你一声婶子吧。”沈语谙看着对方接过镜子看着铜镜里的女人漂亮的脸蛋红了眼眶,一边轻轻的涂抹东西一边到,“我现在在你脸上涂了些护肤的东西,也就是起一个保护保养作用的,这瓶东西我就送给婶子了,婶子以后每天晚上洗脸后睡觉前都记得抹一抹,薄薄的一层就行了。”那东西透明得很的,抹在脸上凉凉的,媛儿母亲打心里喜欢,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能够恢复这样的脸沈二小姐帮了大忙,现在自己不但出不来医药费,就是这里的客栈的费用也是二小姐出的,现在这个二小姐还要送给自己这样好的东西,立刻就要哭出来了。沈语谙立刻阻止她,“哎哟我的好婶子哦,这个东西抹在脸上你一哭可就没了啊。”吓得媛儿母亲连眼眶都不敢红了。沈语谙说了要将两母女送回去便真的一路跟着两人回去了,媛儿现在也开始叽叽喳喳的叫唤不停,整个人都十分的开心,和她的娘亲一起不断的夸沈语谙是好人。沈语谙哪里觉得自己是个什么好人,只能在一边笑而不语。同时有些担忧的看着媛儿,媛儿的愿望就是治好自己母亲的脸,让自己的那个在外面鬼混的渣爹能够回心转意和自己重新成为幸福的一家。但是让一个已经风流过的浪子回头,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么?沈语谙不希望媛儿以后还会在这件事上收到打击,但是意外往往来的那样的迅速,沈语谙被带着走近了那最开始自己见到的小屋子附近的时候就听到了媛儿一声欢快的叫声,“啊,是爹!娘你看,是爹回来了!”沈语谙心里一个咯噔,应声看去,那屋子面前果然站着一个男人,看样子是打算走的,但是身后的房子却连们都没有关上。这个男人已经没有将这里当做是他的家了,说不定媛儿母女在他眼里,都已经成了换取钱财的工具。果然,沈语谙的念头还没有转完,就看见那男人听到媛儿的声音转过头来看着这边,在看到自己的婆娘和媛儿的时候眼神蓦地亮了一下。那个意思很明显,仿佛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而是一堆闪闪发光的银子。媛儿显然没有注意到,她现在年纪还小,但是媛儿的母亲已经注意到了,她一把拉住了媛儿,脸上退去了所有的血色,整个人仿佛是筛子一般抖得厉害。沈语谙拍了拍媛儿母亲的肩膀,看着人恍然回神的样子也觉得有些无奈,“婶子,你还好吧?”“啊?啊,是,是,我很好。谢谢二小姐关心。”“你个贱人!不给老子在家带着跑到哪里鬼混去了!竟然将自己的脸都医治好了,只怕是遇到了贵人了吧!”男人说着,一双眼神便往沈语谙身上看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