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三十四章 门房

第三十四章 门房

3066 2017-10-24 20:50:00
沈语谙这一次没有走西偏门,她身后站着的是玉麝和低着脑袋的沈嘉熹。 在城东那边闹的事情闹得不算太大,但是主人公到底不是普通的百姓,这是关乎整个阳城经济命脉的家族里的小辈。沈语谙可不相信沈家半点消息都没有得到,但是为什么,现在却连一个出来迎接的人都么有呢? 沈语谙回头看了一眼沈嘉熹,沈嘉熹只是低着脑袋半点都没有抬起来的意思,甚至让人觉得他连现在的尴尬场景都没有见到。 她微微一恍惚,算是明白过来。沈嘉熹现在是不能被承认的,他应该在京城,而不是在阳城沈家。但是让人想不到的却是沈嘉熹现在回来了却会得到这样的对待。 玉麝得到沈语谙的眼神示意,立刻出列走上前去。 “沈二小姐和沈四公子回来了,还不快快将门打开?” “沈四公子在京城治病呢,小丫头,可莫要信口雌黄!” 沈语谙闻言,脸色一沉。这到底是谁的意思,如果沈嘉熹的存在被否定,那么她今天所做的一切不但不会得到承认,反而还会成为沈家发落她的把柄。实在是太大意了,若自己不上前去将人给领出来,也不会让沈嘉熹面临这样的尴尬境地里去。 难得这人说自己不想回来。 沈语谙不是轻易放弃的主,她眉头一挑,“玉麝,回来吧。” 原本自己下午的行程就因为言颂和沈嘉熹给耽误了,沈语谙心里有些淡淡的不高兴,现在却又见到了这样的场面,不说不高兴,反而是更想看热闹起来。 原来沈夫人之所以这么早就将狠话给烙下来,不过是为了更加专心致志的对付和自己不对付的人。只是看这样的场景,这沈夫人竟然还落了下风。实在是稀奇,稀奇的很。 有了这样的认知在心里,沈语谙倒是十分的镇定起来。她不愁沈夫人会在这个时候对付自己。若是直接就除掉了也就算了,但是沈语谙的存在以前是为了维护名声,现在是因为穆同心的事情让她大放光彩,怎么也不可能做到人不知鬼不觉。 既然除不去,沈夫人只能小心的对待着,不让沈语谙走到自己的敌对阵营里去了才是。 很快,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沈语谙之前猜测沈夫人已经在和别人的斗智斗勇中落了下风,但是好歹还是沈家的当家主母,守门的人见着沈夫人出来只能是跪下磕头恭迎。 “明儿,让管家将这两人的钱财算清了打发走吧,连主子都不认识关在门外的守门人,我沈家怕是留不下这样的大佛。”沈夫人脸色并不怎么好看,沈嘉熹是她唯一的儿子,而且是整个沈家的嫡长子。就沈和端和她现在的关系,只怕是以后也不可能在有第三个孩子了。 所以沈嘉熹的低位就显得更加的重要起来。 何况这沈嘉熹到底是从沈夫人身上掉下来的肉啊,病了这么多年也不曾好起来,早怀疑是府里有人下毒手暗中迫害,不得已才送到京城借着养病的理由寄存了,但是现在自己的孩子就这么回来了,自己却半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只怕那些跟着去的人也早就叛变了才是吧。 心里憋着气呢,沈夫人发布出来只能向着身边的守门人出气,何况这两人分明就是对方的人,自己撵出去了也省得心烦。 沈语谙看着沈夫人沉着的面目,虽然猜不到到底沈夫人是在和谁这么斗得你死我活的,但是心里也大致有一个估计,只怕不是柳姨娘就是江姨娘。虽然看上去陶姨娘才是真正受着宠爱并且怀着孩子的,但是分明就是一个没有城府的女子。 玉麝曾经说过,沈和端以前有好几房的姨娘。沈和端是大房,在沈家老太爷和老太太去世分家之后就得了沈家的这一处房产然后将自己的两个兄弟迁了出去,只留下了自己同母的亲弟弟,只是后来这亲弟弟也自己搬了出去,所以沈家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而沈和端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接了一房又一房的姨娘进门来。其中不乏受宠程度超过现在陶姨娘的人,毕竟当时的沈和端比现在可是年轻多了。 那个时候也是沈家子女最多的时候,只是在看现在,留下来的不过只有一个江姨娘,一个柳姨娘,还有一个才接进门来没有多久的陶姨娘。真说起来,江姨娘和柳姨娘都还保存了自己的子女,其他的莫说姨娘不存,就是子女也都七七八八死了个干净。 沈语谙能够存活下来,说不定还多亏了她废物的名头。 这样看起来,柳姨娘虽然将自己的女儿教导得不成人形,但是这也并不能说她这个人就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而且她是二姨娘,说明在进门的时间上与沈夫人赵氏是最为接近的,两人之间应该是从最开始斗到最晚的。 但是江姨娘膝下还有一个沈未初和一个沈琦。沈琦好歹是一个儿子,虽然只是庶子,但是对沈夫人来说威胁应该是最大的,所以两人之间的矛盾应该最深。 沈语谙一瞬间脑袋里转过这些念头,但是表面上可是半点看不出来,她微微垂下脑袋对沈夫人行礼,“母亲。” “辛苦你了。”沈夫人对着沈语谙点点头,然后走上前来将沈嘉熹拉到自己的身边去,“回来了怎么也不让人到府中禀报一声,你可知我有多担心?” 沈嘉熹依旧没有抬起头的意思,仿佛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母亲,沈语谙预感有什么事情不好,对着沈夫人在行了一礼,然后不管沈夫人到底看到没就预备离开。 沈夫人当然不可能是自己过来的,她给沈语谙留着的西偏门可还在呢。沈语谙见面前的正大门走不通便知道是沈夫人没有得到消息于是让玉麝从西偏门进去让告诉沈夫人的。 倒不是沈语谙不愿意走西偏门,但是若是她从西偏门带着沈嘉熹进去,外头岂不是要说沈语谙带了别的男人回来?虽然这个男人现在只是一个小孩。 就算以后澄清这个人就是沈嘉熹,但是沈夫人绝对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一个嫡子竟然要从偏门进去,沈语谙怕是长了是个脑袋也不够沈夫人一个一个的揪下来的。 有了这些计较,自然是让沈夫人自己出来将人接进去的好。 现在也是沈语谙功成身退的时候了,看着还跪在地上求饶的两人,沈语谙忽然有些感慨,不过是各司其主罢了,但是有的时候也要看看到底是跟着的那个主子,以后是不是有前途。 不过沈语谙想要就这么离开,沈夫人却是不愿意的,在沈嘉熹这里得不到回答,沈夫人抬起身子看着沈语谙的背影道,“语谙,这一次母亲是真的谢谢你。嘉熹身体一直不好,若不是你出面,还不定受那江家如何折磨呢。” 大庭广众之下,沈夫人竟然和自己这样低声下气的?难道是沈府混不下去了么? 沈语谙愣了愣很快转过头来对着沈夫人福礼,“母亲,嘉熹也是语谙的四弟,语谙出面帮忙是应该的。” “好,”沈夫人点点头拉着沈嘉熹走上前来将沈语谙的手腕也拉在了怀里,“好啊。” 沈语谙不能挣脱,只能一边笑着一边端着跟着沈夫人走近府里去然后被拉着一路往齐园的方向去。现在看来自己的下午怕是真的要泡汤了,不过还好,地方已经找到一处了。 明儿站着等三人一直走进了门,目送着丫鬟婆子将人送着离开,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夫人的话你们两人可都听明白了?” “小人知错,小人知错!求明儿姑娘网开一面!” “是奴才眼拙没有认出四公子来!是奴才眼拙!” 明儿却是忽然笑起来,“既然是眼拙,那这眼珠子也就不用要了,连夫人和我的话也听不见,这耳朵也不用要了。” 门内忽然冲出来一群壮汉扭头就将两个守门的按在了地上,只等明儿一声令下就开始动手。明儿看了看然后挥手让人将这守门的两人丢出去。 一并丢出来的,还有二十两碎银。 沈夫人应该是还在午睡的,或者是才起来没有多久的,脸上的妆容半点也没有,之前冷着一张脸又绷着沈语谙没有看出来,但是现在走近了在看,却依旧可以看到这个年仅三十多岁的女人脸上出现的黄褐斑和一些细小的皱纹,这般模样看起来,只怕是没有五十也得是四十五了啊。 沈夫人最近在焦虑?沈语谙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开口说话。 沈家子女都是要学医的,只是看各人的天赋手段罢了。沈夫人虽然是后来加进来的,是沈家的主母,但是也不能破坏了这个规矩,她自己的身体她应该知道,何况还有沈芮青在呢。玉麝曾经说,沈芮青的医术虽然比不上沈和端,但是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十分了得了,若是没有之前的那一份意外,让沈语谙治好了穆同心的脸,只怕现在的阳城传送的还是沈芮青这个小神医的名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