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三章 再见

第四十三章 再见

3056 2017-10-30 09:55:17
沈芮青愣了一下,扬起来的巴掌还在挣扎着到底要不要落下,但是一见到沈语谙脸上带着挑衅意味的微笑,怒气忽然又冒了出来,狠狠的甩在了沈语谙的脸上。清脆的响声伴随着火辣辣的疼痛从沈语谙的脸上传来,她握在手里的东西到底没有甩出去,一个碰了自己的人中毒了,另外一个碰了自己的人也中毒了,只怕这就有些不好说了,果然还是现在的自己太弱了啊,要将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起来,这件事实在不行,并且已经到了紧急关头!这一巴掌沈芮青是拍得舒畅了,虽然手心有些麻麻的感觉,不过一看到连头发都被自己打散了一张脸钟起来的沈语谙,忽然就解气了。这个贱人。“小姐!老爷来了!”沈芮青的贴身丫鬟可还记得沈和端到底和沈芮青说了什么,脸上表情蓦地一变。沈芮青也是咬了咬牙,只能愤恨的看着沈语谙,仿佛恨不得继续扑上来咬两口。“大姐!你为何要如此对我!”沈语谙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传话,心里想着盛妈妈的动作到真是快的,只是自己这一招到底不怎么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沈语谙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忽然想到了什么,只可惜这样的感觉来的太快让她有些没有办法抓住。沈和端已经一脚跨进了门来,看见了面前站着的两个女儿,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些许的慌乱,一个红着眼眶捂着脸看起来分外的委屈,当下便怒了。沈和端的脾气并不怎么好,尤其是现在沈芮青到了提亲的年纪,但是这刁蛮的恶性早就传了出去竟然半个人都不愿意娶这也的一个人回来。这一次送选秀的队伍是穆家的人自己找的,半点没有他的事,忙前忙后的沈和端竟然连穆同心的面都没有见到,心里更是火大,昨天一回家又被江家找上了麻烦,晚上甚至还有人前来给自己交代任务。所以说啊,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不然的话很容易出现火大了憋不主的情况。“沈芮青!你还嫌你的名声不够烂吗!”沈和端兜头就将气撒在了沈芮青的身上。这倒是沈芮青半点都没有想到的,她一时间竟然愣在了那里。就算是自己的错,以沈和端和沈夫人的脾气也应该是先揍沈语谙一顿的啊,怎么现在反过来轮到挨骂的反而是自己了呢?沈语谙对这件事却是早就有了估计。现在她沈语谙是整个沈家唯一能够和穆同心联系起来的人,是穆同心的恩人,同时也是穆家的恩人。穆家老爷虽然和沈和端有些交清,但是无论怎么样来说都比不上一个救命恩人来的大。所以现在的自己对沈和端是还有用的,沈和端就算不会像小公主一样的供着自己但是肯定不会像之前那样对待自己了,甚至在偏心这方面都有可能偏着自己的。沈语谙在昨天见到了沈和端脸上不爽的表情之后便让玉麝去打听了沈和端做的事情,联系起来一合计,自己的身家长了那么也是时候给自己争取一点点的权利了。“父亲······”沈语谙开口。沈和端却是直接一摆手,制止了她,“你不用说了,我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李管家!将大小姐带到祠堂去,不关满了三天不许放出来!”“爹!”沈芮青一下子就着急了,她被关祠堂的事情一旦传出来可以料到在整个养成是多么大的一个笑话,自己肯定不能被关注,不然沈语谙这个小丫头片子不晓得还要继续爬多高!“父亲,这是不是太重了点?”沈语谙脸上带着愣愣的表情,有些恍惚和不知所措。玉麝和玉脂被沈语谙拦在身后出不来现在只能看着沈语谙的背影干着急想着她脸上到底有多么大的伤口。沈和端稍稍冷静了一下,转眼又看到了沈语谙的脸,原本有些粗黑的脸现在泛着红,半张脸都肿得不成样子了,于是冷哼了一声,“重?不重一点又怎么知道轻重!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礼数,简直就是给我沈家丢人!”丢人啊?沈语谙笑了笑,在沈和端见不到的地方对着沈芮青展颜一笑。“爹是她!是沈语谙这个贱人陷害我!我不要去祠堂!”沈芮青原本被身边的丫鬟给安抚了下来了,若是平时看在沈和端对着自己的宠爱上应该会从轻发落的,但是沈和端一回头见到了沈语谙之后便坚定了想法,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现在她还这样挑衅的对着自己笑!沈芮青的脾气哪里还压得住了,当下也就不在装可怜了,直接就开始撒泼。“啪!”沈和端一巴掌拍在了沈芮青的脸上,将她的发型也拍散了,胡乱的糊在脸上让人看不清这一巴掌到底怎么样了。不过从沈芮青忽然就愣住了的动作上倒是可以看出来,只怕这人收到的打击不小。“不知道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礼数!”沈和端冷着眼,“一口一个贱人!那是你妹妹!”沈语谙瘪嘴,自己可不想要当这个倒霉妹妹,也不想要认你这个便宜爹爹,对自己一直宠爱的女儿都能够下得去手,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沈语谙心里有了计较,很快就舍去了一些想法重新给自己换了一条路走。“父亲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身子。大姐!还不快给父亲认错!”沈语谙上前来拉沈芮青,要劝她认错,哪里晓得原本就愣住不动的沈芮青忽然就伸出手推开了沈语谙,沈语谙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如果不是玉麝上前来垫了一下额头就要磕到石板上去了。只是垫在下头的玉麝也不怎么样好,沈语谙听到了玉麝很轻微的一声轻哼声,悄悄叹了口气。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呢?都说了不用担心自己不用着急她自己有办法,做事有分寸,但是还是会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档上来啊。沈和端这一下是真的火大了,吼道,“还不将大小姐拉走!”沈芮青一把甩开身边拉着自己的人,看了一眼沈和端,“别拉我!我自己知道走!”沈语谙看着沈芮青最后那个倔强的眼神,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做了十恶不赦大坏事的大坏人,反而冤枉了沈芮青这个好人了一样。她从地上爬起来,将玉麝也拉起来看了玉麝一眼伸手过去碰了碰玉麝的脊柱,玉麝的身子蓦地僵硬了一下。沈语谙想,大坏人就大坏人吧。但是现在的她却不能去管玉麝了,给玉脂使了一个眼色,玉脂便上前来将玉麝给扶助了。盛妈妈将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微微垂下了眼眸。玉麝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身边扶着自己的玉脂一双手却仿佛像是一双铁钳子一样紧紧的禁锢了自己让自己动弹不得,她努了努嘴,示意玉脂去给沈语谙撑腰。哪里晓得玉脂看了一眼沈语谙,然后轻声道,“小姐吩咐我看着你。”“······”“父亲别气了,这件事是语谙做的不对,大姐发发脾气也是应该的。”沈语谙上前主动承认错误,越发觉得自己就是一朵白莲花。但是不得不说,做白莲花的感觉还真是好,一边看着自己的仇人被惩罚一边在这里惺惺作态。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罢了,这件事不要在提前了,”沈和端摆了摆手在一边坐下来,“说吧,让人找我过来做什么?”沈和端的表情并不十分明朗,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被沈芮青给气着了还是对沈语谙请自己过来的理由有了很大的怀疑。沈语谙这才走上前去对着沈和端行礼,“昨日给语谙见到父亲脸色不好,便自作主张给父亲配了几张药方,原本应该自己给父亲送过去的,但是语谙有些私心,想让父亲多来语谙的白芜院走走。”沈语谙脸上的表情一波三遍,最后停留在了愧疚上面,“可是却不晓得竟然惹得父亲更加不快起来。都是女儿的错。”沈和端嘴角冷笑了一下,伸出手来,“既然如此,把你写的药方拿出来我看看。”沈语谙脸上飞快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和惊喜来,然后立刻对着身边的盛妈妈道,“盛妈妈,你先招待一下我爹,我去去就来!”说罢飞快就离开了。等在回来的时候则是迈着小步子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过来,眼神专注,“父亲,这是女儿才熬好的,父亲不妨喝喝看?”沈和端原本是不想要接过这碗汤药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接过来轻微的抿了一口。随后沈和端睁开眼来,“你放了决明子?”沈语谙点点头,眼神里净是崇拜的神色,“父亲好厉害,竟然只是一口就能够喝出来语谙放过决明子。医术上说决明子凝神静气,对气虚血薄的人有很好的调养作用,女儿便写在了药方里。”说完就从衣袖里拿出一张药方,只见上头歪歪扭扭写了好几位草药的名字。沈语谙脸色微微有些泛红,道,“语谙学术不精,让父亲见笑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