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晋医女  >  第四十六章 师傅

第四十六章 师傅

3061 2017-10-31 23:09:00
万莞的表情让人有些摸不着北,沈语谙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啊,你不用担心的,我们都是姑娘。”沈语谙说的十分的诚恳,万莞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沈语谙。沈语谙又犹豫了一下道,“真的没事的,你可以先脱了衣服然后趴上去,我不看的,你趴好了在叫我吧。”沈语谙说完便想要走出去,不过却忽然被万莞叫住了,“不用了,你先说说你要怎么给我治疗吧。”沈语谙想了想到,“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针灸。”沈语谙说完便伸出手将身上的背包给解了下来展开来放在万莞面前,里头竟然是一个针包,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细长银针一根一根的看起来泛着寒光。万莞看着那些银针,忽然伸出手将自己的面纱解开来,“我倒不是担心我自己。”沈语谙看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张脸长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面前眼角上挑的人一张脸看起来果然是苍白的,嘴唇纤薄看起来有些薄情,的确是一张漂亮的脸的,但是这张脸就算在漂亮,也是一个男人的脸。“你你你?”万莞又笑起来,“我也没说自己是女人。”现在听到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和之前虽然喑哑但是却带着女子强调的声音完全是两回事。何况自己叫了她这么多次的姑娘,万姑娘,万莞姑娘,她都一一应了,现在却才来说自己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有病吧?沈语谙的想法还没有转完,眼前的男人却忽然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黑色的锦瑟华衣落下来,露出来的精瘦躯体苍白却仿佛是拨了壳的鸡蛋。沈语谙啊了一声然后转过头去不敢在看。好歹沈语谙是一个现代人,对于她来说一个男人的躯体并不是什么不能见的,自己见过的男男女女也不是不少,但是却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一句身躯了,沈语谙下意识的避开之后脸上觉得有些发烫,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来。万莞低声笑了笑,沈语谙听到他压在床上被子上的细细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是一个拿自己的命到一回事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调戏自己。沈语谙松了一口气便听到万莞低声道,“转过来吧。”沈语谙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转了过去,果然,男人已经将衣服退到了腰间,趴在床上偏着头看着自己,眼里依旧冰冷,仿佛在那一瞬间自己看到的戏谑不过是自己的错觉一般。沈语谙沉着了一下自己的心思,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她走进了仔细看着眼前的人的背,这个人仿佛是很久没有见过阳光一样,身上的颜色反而透露出来一种不健康的苍白之色,沈语谙甚至能够在上头看到一些突出来的骨头和一些细小的伤口,仔细看还能看到一些青青紫紫的,只是不怎么清楚罢了。但是却依旧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沈语谙在身边点起蜡烛,一根一根的将银针取出来,仔细的分辨眼前的这个背脊上的穴位,看来看去却有些疑惑,这个人的身体似乎和一般人不一样啊。正想着,眼前的苍白背脊忽然动了动,沈语谙看到了那双纤细的手伸了过来,在一处穴位上指了指,“我的身体和一般人也许有些不一样,这里。”沈语谙脸上一红,然后点了点头,将银针缓缓的刺了进去。一旦进入到了状态里,沈语谙的神情就变得专注多了,玉双一直都不知道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才跟了小姐这么一天的时间,但是对于她来说要知道这个人的性格并不怎么困难,所以也就没有自作主张的去打扰沈语谙,在门边徘徊了两次之后便将汤药给放下了,“这汤药不适合几次加热,但是却适合在温热的时候喝下去,现在小姐应该是没有办法完成了,这碗药水还请许家娘子端去到了。”萍脆点了点头,然后就接了过去,玉双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倒,不过现在倒是十分自觉的将自己安置在乐房门前不让人前来打扰。穴位对自己倒是十分的熟悉的,在做美容的时候有的时候还会兼职做一做保养瘦身之类的活,这样的活为了健康沈语谙倒是不会拒绝的,何况她原本就是出生于医学世家,金针刺血可不是只在龙8官网里存在的,沈语谙在这一方面还是一个个中高手。不会诊脉,却会针灸,沈语谙有的时候十分的庆幸自己虽然偷懒没有去熟悉记忆那些中药材,不过却拖了这些活路的福,在古代不至于完全混不下去。沈语谙伸出手将自己额头上的汗抹去,看了一眼仿佛是刺猬的背的万莞的背,这才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万莞表情有些微妙,应该是有些痛痒的,沈语谙甚至看到那些银针开始泛着了灰黑的颜色。“你,叫什么名字啊?”沈语谙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开了口,万莞笑道,“我不是说了么,我叫万莞。”沈语谙瞪了一下眼睛,然后道,“啊,万莞啊,名字挺好听的。”“我也觉得,不过好听是好听,却不适合我,你知道一般人称呼我为什么吗?”万莞这个名字对于玉麝来说都十分的不清楚的,对于沈语谙来说就更不清楚了,她顿了顿然后摇头,“我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当然,一般人不会叫万莞,一般人叫我万毒王。”万毒王?这个名字就算是沈语谙来到这里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左右,也是有所耳闻的。听说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听说这事一个浑身剧毒的垂暮老变态,听说这是一个心狠手辣不会救人只会杀人的冷血毒物。抛开这些不说,就算万毒王现在中毒了也可以放在一边,但是谁跟她说说,一个老变态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清秀小少年呢?这个少年的年纪看起来还不大,最多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但是万毒王在江湖上成名的时间都已经超过了四十年了!“怎么?不信?”万莞笑了笑,然后龇牙咧嘴的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去,“你这小丫头下起手来倒是分毫不手软。”沈语谙犹豫了一下,讪笑两声却并不答话。万毒王就万毒王吧,看这个人的模样,会在这个时候来跟自己周旋,并且还懂得许多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可信的,但是为什么呢?“小丫头,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万莞似乎是忍过了一时的痛痒,又抬起头来看着沈语谙,话语里带着轻松,但是眼眸里却冰冷之际,反复只要沈语谙敢开口说一声不,立刻就要被五马分尸。“能够拜在万毒王手下,是小女子的福气。”沈语谙只能先顺着这个人,这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流露出来的冰冷杀意可不是假的,仿佛是拿着刀片在自己的脸上一下一下的拍着。万莞冷哼了一声,没开口说话。沈语谙这才道,“但是跟着你,我能学到什么呢?”万莞又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嘲弄。“小丫头,你会的东西不过皮毛,就算是给人下毒甚至都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痕迹,现在竟然还有脸来问我你能学到什么,我能够让你拜入门下就已经是你的运气了。”沈语谙心头一凛,刚想要否认,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说话,这个人说的的确是这样,她当时下毒的时候如果就被人逮住的话,或者说云姨娘和王氏能够再来的快一点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沐浴更衣将自己身上的毒素去掉。到时候才是人赃并获了。沈语谙垂下眼眸并不说话,万莞也没有说活,只是偶尔的时候会轻轻哼一声。“但既然万毒王能够看重小女子,能够和小女子周旋这么久,相比小女子肯定是有些东西能够入得谦卑的眼的。”沈语谙抬起头来,眼神十分的坚韧。万毒王笑笑,“是,这点倒是没错,不过小丫头,你连把脉都不会,还想和我谈条件?天下有天赋的人多了去了,我也不是非要你不可。”沈语谙这才点了点头,“前辈说的的确是不错,不过小女子却也有这个自信。”万莞嘴角的笑意隐去,冷冷的看着沈语谙,“小子,你是不是没有听说过我的脾气?”这般的模样才像是有了一点的老变态的感觉,沈语谙到了现在才能肯定眼前的人肯定是有些办法能够驻颜的,甚至不知道现在她身上的伤是不是就是因为这驻颜术才来的。“前辈的确很厉害,但是名声的确不怎么好听,我若是贸然跟着了前辈,前辈却没有办法保护我,那岂不是将自己的小命交代出去了?”万莞笑了笑,声音沉闷,“小子,我答应你,只要你还在我门下一天,你就不会死。我能交给你的多了海里去了,还这么磨磨唧唧的,我——”“师傅!”沈语谙已经看到了万莞眼里完全的不耐烦了,便从床边起身跪下来给万莞一拜一磕头,叫了一声这才让万莞稍微顺气一点冷哼了一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