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七章 暗藏玄机

第七章 暗藏玄机

2285 2017-10-01 07:06:06
跟着宋老先生走进高悬博古斋匾额的朱漆大门,首先踏足的居然是一座小园。影壁墙后,眼界豁然开朗:层峦叠嶂的太湖石犹如群峰起伏,流水潺潺,从假山石上滴落;一湾池水中,成群的锦鲤嬉戏游弋;廊腰缦回,通往小园各处,一座雅致的小亭掩映山水之间,若隐若现。 这里说是一家店铺,倒不如说是一栋雅宅。小园既是宅子的天井,想来会客及藏宝之处就应该是东西南北四面的坐落的那几排清式老屋了。 我不禁暗暗咋舌,琉璃厂大街这地界不说寸土寸金吧,也算是价值不菲,而且也不是谁说想买就能买到的。宋老爷子的店铺能够在这儿占这么大一片地方,当真实力雄厚。 宋老先生在路上一直非常和气的跟我聊天,除了问我混古玩行当的经历,以及古砚的来历之外,还把我姓甚名谁家住何方甚至生辰八字都问了一个遍。不仅如此,他看我的眼神也很古怪,充满了那种好像老丈人第一次见到乘龙快婿的欣赏,让我心里一阵阵发毛。 博古斋的院子里早有伙计候着,将我们接入主厅。分宾主落座后,果不其然,一个身材娇小但却前凸后翘的小美人端着两盏热茶走了进来,分别放在我与宋老先生面前。 宋老先生对我说道:“小鸿呀,这个呢是我的外孙女,宋月蓉,跟你同岁,今年也是刚刚大学毕业。” 然后他又转过头,对正忽闪着一双好奇大眼睛偷看我的小美人说:“月蓉呀,这是外公的一位小友,名叫太叔博鸿,很是年轻有为!你们两个年轻人,平时多亲近亲近!” “外公~你又心急要把我嫁掉啦,人家才不要!”小丫头一听,顿时拉着宋老先生的手左右摇晃,娇嗔起来。 宋老先生宠溺的揉了揉外孙女的脑袋,笑骂:“小丫头片子,翅膀长硬啦,当着客人的面就胡说八道,让外公的老脸往哪儿搁呀?嗯?!” 小美人继续撒娇道:“我不要,就是不要嘛~而且这个家伙,他看起来好呆!”一边说着,还回过头来得意洋洋的朝我做了个鬼脸,好看的桃花眸子弯成两道月牙,齿白唇红,煞是可爱。 躺着也中枪的我顿时哭笑不得。不过被这么一个青春靓丽的小可人儿一番调侃,我的心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回想刚才自己的表现,从发现古砚可能价值连城之后忘乎所以的兴高采烈,到古砚被摔碎后的万念俱灰的自暴自弃,再到得知古砚内部可能另有暗藏玄机的惴惴不安,真是掉进了钱眼里,得失心过重,不由得有点赧颜。 想到此节,我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平复了一下紊乱的情绪,取出破残古砚,对着宋老先生作了一揖:“宋老先生,这方古砚是小生偶然所得,对其底细所知甚少,多方查阅资料也没有结果。刚才在报国寺听到宋老先生您提到了‘五色澄泥’四个字,应该是知晓这方古砚的来历,不知老先生可否为晚辈解惑一二?” 宋老先生见我能够这么快的把情绪平复下来,看我的眼神更加满意了。他手捻一缕长须,笑道:“小鸿啊,这方砚台的事我的确知道。 “宋家从我这辈儿起往上数,四代人都是以经营文房用具为生,其中尤以笔、砚两项最为主要。宋家先辈曾留下一册孤本的砚谱,记载了许多稀世名砚的详细评价,其中就有提到以五色澄泥制砚的方法! “具砚谱所载,要制成这五色澄泥砚,需在黄河枯水期时挖掘河床五米,取河底不同深度的细泥,澄洗后按特定比例混合;之后再阴干五年,反复捶打五年,进窑烧制五年;最后出窑,还要以古法熏蒸五年。总共凑齐这五五之数,所制出的澄泥砚,就会砚身五色斑斓,却又混而为一;质地细如凝脂,可贮水不涸,历寒不冰! “老朽一向以为,这五色澄泥砚的说法,什么五五之数,不过是一种古人为了暗合数术的牵强和夸张说法,想不到今天真的见到实物,却又是如此一番情景!” 说完,宋老先生双手捧起几乎裂成两半的古砚,神色惋惜至极。 我叹了口气:“之前使用这方砚台时,的确感觉墨汁干涸的速度比其他砚台要慢许多。‘历寒不冰’的说法虽有些夸张,但要说是‘历寒难冰’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实在是非常的神奇!” 老人见我叹气,笑了笑,他目光炯炯的盯着我:“小伙子,别难过。这砚台的确是前所未见,残了,对古玩界来说可能是一大憾事。但对你个人而言,或许却是一桩大机缘!这里面,可是藏着不得了的秘密!” 刚刚我和宋老先生聊起澄泥砚时,小美女宋月蓉手托香腮,独自坐在一旁望着窗外的水榭出神,显然对古董古玩之类的话题兴趣缺缺。这会儿听自己外公说有秘密,顿时来了兴致,捧过古砚,忽闪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好奇的左右打量,突然看到裂痕里面,惊呼一声:“啊,这里面有字!外公,你说的秘密就是里面的字吗?” “什么东西都乱动,没大没小!”宋老先生没好气的呵斥了月蓉一句。小美女吐了吐舌头做个鬼脸,讷讷地把古砚放回桌上。 宋老先生转过头,故作神秘的对我说道:“小鸿啊,这方古砚开裂的地方刚刚在路上你也翻来覆去详细看过了,你觉得有可能是什么情况?” 我略作沉吟,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出我的推测。 “首先,这方砚台裂开,露出的却是另外一种颜色,不用问,里面一定藏着东西! “其次,如宋老先生您刚才所说,这五色澄泥砚制作工艺繁琐,世所罕见,价值极高。能够舍得用这种方式来藏物,那么砚中所藏之物也必定是价值不凡! “最后,这方砚台的形制是从宋代之后广泛流行、最常见的抄手砚,尺寸不大,自然藏不了大件的东西。若是藏小件东西的话,金银太重,制成砚台必然变得异常沉重,我也早就发现了。而珍珠珊瑚琥珀等珍宝易损,经受不住澄泥砚烧制的高温。至于字画之类就更不可能了。所以这里面所藏的,应该是玉质或石质之物。 “刚刚我仔细看过了,裂痕底部露出的东西呈现出的是一个平面,颜色青碧,上面还分布有黑色纹路,很像是四大名砚中歙砚所用的石材,那种黑色的纹路,应该就是歙砚上十分名贵的‘眉纹’了。 “再加上裂纹中露出几个字的铭文,其中有一个字,似乎是‘缶’!所以我推测,这方砚台中所藏之物,是另外一方古砚,而且很有可能是一方稀世名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