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三十七章 鬼市又见“鬼”!

第三十七章 鬼市又见“鬼”!

3483 2017-10-31 07:02:01
听到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小杰瞠目结舌:“啥子情况?就算马背民族民风剽悍,战斗力爆表,可是拿着匕首刺飞禽,谁能有这身手?文斌,你行吗?”文斌断然摇头:“我做不到。”月蓉也跟着凑热闹,蹦蹦跳跳喊着不信不信。“我哥都说做不到,那肯定就没人能做到啦!”小美人儿如是说。文斌分析道:“关键不在于有没有人能做到,而是说打猎又不是杂耍,干嘛要追求这么高的难度?没有弓箭,好歹也用长矛啊!” 我哈哈大笑:“好了,不逗你们了,这刺鹅锥在游牧民族中流传了快一千年,自然有它的道理!至于用法嘛,我估计一会儿你们就能在其他古玩上见到确切的实物证据了!” 开门红的收到了极富民族特色的皮囊壶和刺鹅锥,我心情大好,继续在晓市上寻找其他目标。 要说这红山的古玩市场上档次最高的东西,就要属金银器和玉器了。这两类物件首先本身的材质就比较贵重,再就是古代一般得是官宦权贵人家才用的起,做工大多十分精美。所以这两类东西也是我本次红山市之行最主要关注的门类,尤其是玉器,虽然红山文化玉器不敢想,但同样鼎鼎大名的辽金玉佩总要收上两件。可惜一路行来,地摊上所见的玉器大多为现代仿品,为数不多的几件沾老气的东西也都是明清仿辽金的,收藏价值不高。 兜兜转转,收了几枚各种不同材质的明清扳指,但再没见到什么好货。小美人儿月蓉开头的兴奋劲儿过了之后,见我们走走停停,可能是有些无聊,开始哈欠连天。 “啊啊啊啊~ 我受不了了,呆子大叔你们走的也太慢了啦!哥,咱们先到前面逛逛去吧!”月蓉不满地嚷道。文斌瞪了她一眼:“别胡闹!”说罢不再理会。小美人儿立刻不满地嘟起了樱桃小嘴。她又怂恿小杰:“小杰哥哥,咱们先到前面去逛逛好不好?”小杰贼眉鼠眼的偷偷看了看文斌,压低声音说道:“我当然是说好啦,就是不知道你哥他同不同意喽!”月蓉也压低声音回答道:“没关系的,咱们偷偷溜走就好了!” 两人虽然刻意压低声音对话,其实声音并不算小,至少走在最前头的我都能听个一清二楚,文斌自然也能听到。看到两人动作夸张的蹑手蹑脚“偷偷”离去,文斌无奈地以手扶额,只得远远嘱咐道:“小心一点,别惹事生非!”“知道啦!”远处传来月蓉银铃般的笑声。 我哈哈一笑,问道:“妹妹跟着小杰这花花公子跑了,你不担心?”文斌耸了耸肩:“其实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觉得她要做什么都是她的自由,从来就没有太多干涉过。当然,这丫头现在被惯成这样子,可能也是我太纵容的缘故吧!” 小小的闹剧过去,我的注意力还是更多的集中到了市场上,很快便发现了目标。那是一块典型的辽金时代春水玉佩,镂空雕刻着一只正在哀鸣挣扎的天鹅,而一只体型极小的猛禽海东青正振翅舞爪,紧紧按住天鹅的头颈。这件玉佩雕工传神,玉质细腻油润,白度亦是相当不错。 春水秋山两种玉佩,可以说是最具游牧民族特点的古代玉器,盛行于辽金两朝。创立辽的契丹人和创立金的女真人,祖辈都居住于蒙内东部,辽河上游与东三省接壤的地带,也就是今天的红山市附近。对于这两个从白山黑水间走出的游牧民族而言,狩猎是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春水秋山两种玉佩所描绘的就是打猎场景。春水玉雕刻的是春天牧人们放飞海东青捕捉大雁和天鹅的画面,生动非常;秋山玉则是描绘秋日里牧人们猎虎猎鹿的场景,为表现秋色,多选用带红黄皮色的新疆和田玉籽料俏色雕刻,浑然天成。 像我看到的这块春水玉,算的上是个中精品了,价格很不好谈。不过既然有缘份碰上了,没说的,只要有的赚就不能放过。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不得已,还是大出血里一笔,以14万的价格拿下。 不一会儿,小杰和月蓉两人转了一圈回来,小杰手里握着一件刚刚能放满手心的小物件,兴奋道:“小鸿,你看看我这个怎么样!” 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个匏器。所谓匏器,就是用葫芦制成的容器,其中最常见的是养蝈蝈竹蛉油葫芦用的虫器,还有一些则用来制作精美的摆件。这些匏器原是满清贵胄八旗子弟手中的玩物,制作工艺极尽精巧之能事。有些用范模法,既在葫芦未长成前套上模具,使其形成所需要的形状和花纹,可能两三亩地的葫芦中就出三五只合规合距的,其他的全是残次品。还有些匏器是用压花或烫花的方式,在葫芦表面烙印花纹。 小杰手中的这件匏器还不到10公分高,通体呈现褐红色,包浆浑厚,形状和大小就如同一个略微压扁了的麻团,表面绘有精细的烫花纹饰,画的是三娘教子。我说:“你这是件典型的晚晴官模子匏器,做工非常精细,东西不错!只是这么小的虫具,不知道是养什么用的。”小杰闻言一挺胸脯道:“哈哈,是老东西就好!不过果然是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要说古玩我不如你,但要说养虫子你可比我差远了!这个呀,是养油葫芦用的,油葫芦的声音不像蝈蝈那么躁,必须用这种扁圆型的小葫芦肚才能衬得好听!” “好好好,就你牛!”我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我掏出刚刚收到的那块春水玉佩:“小杰你刚才不是问我刺鹅锥怎么用吗?看看这个!” 小杰结果春水玉佩一看,惊讶道:“咦?玉佩上这只小鹰咋这么厉害,比它大那么多的天鹅都怕成这个样子!”我笑道:“没错,玉佩上的这只小鹰,名字叫海东青,经过训练后能成为非常优秀的猎鹰。当猎人看到天上有天鹅或大雁飞过,就将它放出。海东青体型虽小,性情却凶猛无比,它会用爪子紧紧钳住大型飞禽的头部,用力往下按。飞禽吃痛,便会被它一路按到地上。这时候猎人快步上前,手握刺鹅锥,从猎物的后脑部位刺入,捣烂脑组织。就这样,不用弯弓搭箭,只要有猎鹰,无论谁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捕捉到大型的飞禽啦!” 小杰恍然大悟:“哈哈,好小子,骗了我们这么久,原来刺鹅锥是这么用的,真是太有意思了!不行,等回去我也要想办法搞只猎鹰玩玩。” “在国内呀你就别想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世界上唯一可以合法饲养猎鹰的国家只有阿拉伯,你要想玩鹰也容易,去跟阿拉伯土豪抢啊!” 我和小杰正在嘴炮,旁边的文斌忽然问月蓉道:“小蓉,你有心事?” 听他这么一说,我定睛去看月蓉,果然发现小美人儿有些心不在焉,眼神总往两侧的摊子上瞟,似乎在畏惧着什么。在文斌的催促下,月蓉才吞吞吐吐地说道:“哎,哥,还有呆子大叔,那个,我刚才好像又看见……昨天晚上旅馆里的那个鬼了!” “不是吧!又来?”小杰闻言两眼一翻,随时准备晕倒。我赶紧踹了他一脚,让他打住,之后便和文斌仔细盘问月蓉到底看见了什么。结果问了半天,小丫头也表达不清,干脆拉着我们去看,七拐八拐来到一个摊位前。 这家摊位主营的是玉器杂项,真假皆有,真品以明清玉器居多。而在摊位中间靠后的显眼位置上,摆着两件通体黑色的雕件,一为蹲坐的怪兽圆雕立件,一为玉璇玑。玉璇玑的造型并没有什么特别,但圆雕怪兽则造型夸张,极富表现力,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感与神秘感——除了体量比较小之外,所有特征都与我们昨晚在旅馆隔壁房间的凶案现场见到的那尊巨大黑色雕像非常类似! 怪不得宋家小美人儿会说“又”见鬼了!我的好奇心顿时无法抑制地泛滥起来,昨晚隔壁的那个死者临终前为什么要奋力爬向远在房间另一头的诡异黑色雕像,这东西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我伸手拿起这尊不到20公分高的小号圆雕怪兽仔细研究,当把电筒头抵在表面上来回移动时,发现黑色皮壳薄厚不均,厚的地方全不透光,而薄的地方光圈穿透皮壳,映出其内部的结构,的确是玉质无疑。 “老板,这东西什么价?” “10万。” 我吃了一惊:“这么贵!1000卖不卖?” 地摊老板是个50多岁的糙老爷们,他仔细看了我两眼,嘿嘿笑道:“小伙子,不识货呀!这可是红山的东西,生坑的!才刚掏出来没多久,所以认的人少,你现在不买,等再过一段时间,可就不是这个价喽!” 红山文化是红山市附近的一个新石器时代文化遗迹,当初的发现历程便极富传奇色彩。早在18世纪末,就有学者在蒙内的东北部收购到一些造型高古的玉器,但当时没人知道这些玉器到底是从哪儿来的。直到1906年前后,一名日本考古学家在晚清贡桑诺尔布亲王的持下来到蒙内地区考察,这才首次在红山之上发现了大量的新时期时代墓葬,挖掘出大批玉器,证实了红山文化的存在。这名日本学者,名叫鸟居龙藏,巧合的是,在红山文化的出土玉器当中,最多的形象便是鸟和龙,不得不让人赞叹命运的奇妙。 玉猪龙、玉璇玑、造型夸张的玉怪兽,都是红山玉器上常见的题材。我这两天晚上总共见到了三件黑色的玉器,其中的确都带有类似的元素。但问题是,以往发现的所有红山玉器,都呈比较薄的片状,唯一不是片状的玉箍形器除了打磨外也不带有任何的雕工。目前尚无考古证据证实红山文化有加工圆雕作品,尤其是大型圆雕作品的能力!如果我所见的这种黑色皮壳玉雕真是红山文化的遗物,那将是考古界的一个重大发现,整个新石器时代的人类文明史都要改写!那么别说卖10万,100万的价格都不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