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六十七章 改写历史之物

第六十七章 改写历史之物

3088 2017-11-30 07:05:01
岳岭年纪不大,十足的少年心性,上台之后,拎着他那标志性的金属保险箱,并没有急着打开,反而挺胸抬头,喜滋滋的享受着台下众人的注目礼。直到岳家族长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岳岭这才浑身一凛,收敛起玩闹态度,将保险箱中的东西取出,放到了花梨木长桌之上。 那是一只海水怪兽纹饰的青花五彩小罐,从风格上看应该是明代早起的器物。背景的海水纹以靛蓝色的青花釉下彩绘制;而口沿、罐腹的火焰纹装饰,以及海水当中劈波斩浪的怪兽、怪兽周边的火球均使用红黄绿等鲜艳的釉上彩。 岳岭拿出这只青花五彩小罐之后,一言不发,只是负手站在一旁,摆出淡淡的傲然神色,45°仰头看天,差点没把评委席上的岳家族长鼻子给气歪了。 “岳岭,你又搞什么鬼!明代空白期的青花五彩罐子,你就拿这么个破玩意儿来斗宝大会上糊弄?”岳家族长是一位老妪,她眯着眼睛,眉毛都一抖一抖的,显然是在强压怒火。 岳岭闻言脖子一缩,嘿嘿干笑了两声,这才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只见他一手抓住罐子上沿,一手扶着罐腹,神秘一笑:“族长,您别急嘛,我这不是还没开始展示呢?咳咳,诸位,接下来就请和我一起见证历史被改写的时刻!”说话间,他把罐子高高举起,将罐底朝向台下。 那罐底之上,略施薄釉,白色的瓷质中央印着一方青花勾勒的底款!我由于坐的远,看不清底款上的字写了什么,但联系到之前岳家族长所说的话,隐隐有所猜测,不由得心脏砰砰直跳!而评委席上和前排嘉宾中的好几位,都蹭蹭蹭地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一抹亮眼的湛蓝。 “这是……景泰!景泰年制!”有人惊呼出声,现场顿时一片哗然,嗡嗡的议论之声震耳欲聋。 “果然!”我一拍大腿,也激动地站了起来。 明早期,一般指的是从开国的洪武直到天顺之间的96年。在瓷器研究当中,明早期最后28年的正统、景泰和天顺三朝,常被合称为“空白期”。这是因为,后世从未在这三朝烧造的瓷器上发现带有年号底款的物件!传统的观点普遍认为,这三朝虽然国事动荡不安,但官窑瓷器的烧造传统依然保持,只不过量比较小,而且出于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原因,没有落款。 而今天岳岭带来的这件海水怪兽纹青花五彩罐上,却端端正正地写着“景泰年制”四个大字,怎能不让人震撼非常! 在第一眼看到罐底的那个瞬间,岳家族长就已经一跃而起,飞也似的奔上台去,矫健的全然不像一个年老的妇人。岳岭要将罐子放回木桌,岳家老妪打了个激灵,连声说道:“慢点!慢点!”本来很淡定的岳岭被她这么一搞,额头上也滚下了豆大的汗珠。 老妪小心翼翼地拿起罐子看了半晌,转过头瞪了岳岭一眼:“臭小子!这东西,怎么不早说!”岳岭挠挠头,嘿嘿笑道:“这不是,为了给您一个惊喜嘛!”岳家族长冷哼:“哼!我看是你小子自己想要一鸣惊人吧!给我惊喜,惊吓还差不多!”岳岭不由挠头挠得更快了几分。 岳家族长好不容易恢复了淡定,冲着台下抱拳道:“此次岳家小辈收藏到这件带有‘景泰年制’官款的空白期物件,兹体事大,还需请诸位擅长鉴瓷之道的同道中人上前掌眼,一同商讨!” 其实根本用不着她请,台下凡是玩瓷器的,早都按捺不住了!当下就有七八位或白发苍苍,或一脸虔诚的嘉宾拥上台去,围着长桌,小心翼翼地鉴定。岳岭则继续一脸淡淡傲然地站在一旁,45°角仰视天花板,让人看得忍俊不禁。 这场专家“会诊”持续了十多分钟,最终的结论,是大家一致认为此罐确为带有底款的景泰官窑器物,虽然艺术价值只是中上,但历史价值极高!如此一来,传统瓷器研究所谓的明代“空白期”一说便不再适用了,说是历史从此被改写也毫不为过! 景泰官窑小罐被岳家族长直接扣下,岳岭哭丧着脸空手回了座位,唉声叹气。现场依然在议论纷纷,嘈杂一片,主持大会的宋家长老高声喊了好几句,这才把场面压下来。 岳岭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小爆发,导致斗宝大会接下来的局势一时冷场。大家刚被狠狠震撼了一把,这个时候若是拿稍微一般些的东西上去,很可能直接就被视而不见了! 我回过身,饶有兴致地一一打量着几大世家当中天之骄子们的表情,刚好看见崔有三不屑地翻了个白眼,长身而起,大步走上台去。这次他手里捧着的,依旧是本古书。 那本书薄薄的,崔有三也不废话,直接翻开第一页,开始大声朗读。“……十三日辰刻,见钓鱼台,形如笔架。遥祭黑水沟,遂叩祷于天后。忽见白燕大如鸥,绕樯而飞,是日即转风。十四日早,隐隐见姑米山,入琉球界矣。” 这本名为《海国记》的古书所讲的,是一些出海游行的见闻。通篇文言晦涩难懂,崔有三却是声情并茂,一丝不苟地从头念到尾,显然乐在其中。满场一片寂静,我猜恐怕都是和我一样的情况——没听出好在哪里! 我偷眼去看评委席上的几位,发现老先生们大半都在低头沉思,还有几位则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台上。 “钓鱼台,黑水沟,琉球界!”一位穿着灰布中山装的老先生沉吟半晌,微笑看向崔有三,问道:“对此书当中的内容,你作何解释?” “此书是我从乡下废品站大捆收购的旧书中拣出来的,清代线装印刷本,是《浮生六记》中的第五记。对于书中的内容,我查阅了很久的资料,终于证实,其中所说的姑米山是倭国今天的冲绳久米岛。而钓鱼台,正是现在风口浪尖之上的钓岛!”崔有三朗声道。 “从这本书当中记载的海船航程来看,先见到钓鱼台,再见到黑水沟,最后见到姑米山才刚刚进入琉球国界,说明早在清代,钓岛就是属于我们的领土!而且,据我考证,本书的创作时间不会晚于道光,比倭国人记载当中发现‘尖阁诸岛’也就是钓岛的时间,早了至少60年!” “由此可见,钓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领土的一部分,国际上现在对其历史归属的争议,现在可以有一个定论了!剩下的,就是比比谁的拳头更大而已。”崔有三一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仿佛两耳不闻窗外事,想不到指点起江山来却务实的很。 几位评委闻言,都连连点头。最后,那名提问考究崔有三的中山装老先生评论道:“《浮生六记》当中的最后两记,散佚多年,想不到这第五记中竟记载有如此重要的史料。此书不仅不全了传世名篇,其中所记载的史料更是意义非凡!小伙子,你有心了!” 崔有三鞠躬拜谢,淡然离场。台下再次爆发出此起彼伏的议论之声。 “崔家小哥果然不负盛名,平日里极少显山露水,想必功夫都花在了研究古籍上!今天能拿出如此重量级的史料,绝非偶然,靠的就是背后日复一日的水磨工夫,水滴石穿!此人实乃吾辈楷模啊!”有人感慨。 “那岳岭更不简单,小小年纪就能拿出改写瓷器研究历史的重要实物证据,眼力、胆识和气运缺一不可呀!我还是觉得带有官款的景泰瓷器更加重要一些!”另外一名世家子弟接茬道。 斗宝大会刚刚开始,就接连爆出两件意义非凡的珍宝,几位评委也都兴奋地议论纷纷,向岳、崔两家族长表示祝贺。岳家老妪笑地合不拢嘴,崔家族长则是每每有人拱手祝贺,便执弟子礼,起身回礼。崔家族长是评委当中最年轻的一位,刚到中年,两道剑眉斜插鬓角,面相英武非凡,不类书生,反倒像个武林中人。 过了许久,竟无人敢再上台。 主持大会的宋家长老有些尴尬,刚准备救场,忽然就听得从司徒家的坐席当中传来了一阵银铃般的悦耳娇笑声。“诸位同辈,若无人愿意珠玉在前,不如就先让小女子献丑如何?” 随着话音,一个容貌端庄,体态婀娜的身影盈盈站起,似笑非笑地环顾了一周,这才莲步款款地迈向台上。这女子的长相明明给人一种贤淑典雅的大家闺秀之感,举手投足间却总是不经意地带着些许娇媚之态,这种强烈的反差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更显得魅力过人。她从人群中穿行而过,立刻就吸引了所有男性世家子弟的目光,饶是我见多了周晓晓的绝世容颜,也不得不暗赞一声,真美!此人正是司徒东篱! 司徒东篱上台后,先冲着下面一抱拳,笑道:“崔兄与岳贤弟所展示的珍宝,的确让人大开眼界,小女子佩服不已!东篱今天带来的,则是一本近代名家画册,还望诸位同辈不吝赐教!”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