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六十章 宋家的邀请

第六十章 宋家的邀请

3181 2017-11-23 07:06:01
接下来的几天,我彻底清闲下来。帝都的古玩市场上想收到价钱合适的好东西不容易,所以除了每天上午固定的到各大鬼市和古玩市场逛悠一圈外,我便干脆一三五下午泡在图书馆里查阅资料,二四六下午去找帝都各大古玩字号的老板和藏家聊天,交换圈子里的信息。 到了晚上,我则每天都会尽早回家,帮小乌兰温习功课。小乌兰虽然基础薄弱,但学习很用功。而且这小丫头非常懂事,一旦我到家的时间晚于六点,屋子里肯定已经飘着香喷喷的饭菜味道了。 一晃两个多礼拜过去,日子虽然充实而忙碌,但缺少了那种冒险与超高额利润带来的惊险刺激,我却感觉自己闲得骨头缝都快生锈了。回到老家陪爸妈过完中秋节,我接到了文斌打来的电话。 “鸿哥,过两天在琉璃厂有一个圈子里年轻人的聚会,你有没有时间过来玩玩?” “太好了!文斌你不知道啊,我现在整天无所事事的,市场上又收不到好东西,早就闲死了!”我很是开心。 又细问了一番,我才知道原来在琉璃厂的几个老古玩商世家之间,每年中秋节后都会定期举办这种小型聚会,目的是让各家年轻人有一个相互交流和学习的平台。这个传统从晚清时代起就存在了,一直流传下来,每年的主持工作由几大家族轮流承担,今年正好轮到宋家主持。我们从红山回来后,文斌连续两周不见踪影,就是在忙着操持这件事。如今除了琉璃厂几大家族中的年轻人之外,宋家还广邀宾客,届时将一起前往观礼。 “那么,这次聚会的具体活动内容有哪些?”我有些好奇。 “主要活动环节有两个。前三天是鉴宝大会,完全由年轻人们自己交流,每天主持方都会提前规定一个主题,让各家的晚辈子弟带来相应题材的古玩,大家相互鉴赏。这三天里各家子弟带来的古玩可以是自己的,也可以是属于家族的,以切题为主。当然,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古玩,针对主题的内容阐述自己的观点、心得体会等也是可以的。” “最后一天。则是斗宝大会。届时圈子里许多德高望重的老辈高人都会受邀前来观礼。参加聚会的各家子弟每人都要带来一件古玩,题材不限,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东西必须是自己的个人收藏,不能借助家族的力量!当所有人展示完自己的藏品后,会由古玩行里的进行点评,选出前三。而最终胜出的三人皆可获得一件古玩作为奖励!”文斌娓娓道来,把聚会的整个流程说了一遍。 “只要不是有特别的事情,各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基本都会来参加这个聚会。大家倒不是贪图那芝麻绿豆大小的一丁点奖励,而是这种活动的确对于大家学习古玩知识,增长见识有着非常大的好处!我早就听说过,但之前一直在当兵,今年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参加!所以鸿哥你没事的话就过来吧,还有小杰估计也会感兴趣,我一会儿再打给他。”文斌兴奋道。 “好,时间地点告诉我,一定去!” 聚会开始的日子就在两天后。本来按理说,除了几大世家的年轻人之外,圈子里被邀请参会的宾客们都是到了最后一天的评宝大会上才能出席。但我凭着我跟宋老爷子还有文斌月蓉两个晚辈的关系,再加上本身也是年轻人,所以宋老爷子以族长身份发话,破格允许我和小杰一起参加前面三天的年轻人交流。 到了聚会那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把第一天要带的古玩用包袱皮裹好,赶赴博古斋。 远远望见博古斋的朱漆大门时,已有三五成群的青年男女结伴而行,陆陆续续抵达。文斌站在门口接着,我看他事务繁忙,便让他不用客气,先去招呼其他客人,自己一个人站在门口等着小杰。 可没想到,刚等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小杰没来,却迎来了不速之客。三个穿藏青色过襟儿长袍的青年谈笑着走近,看那方向本来是冲着大门去的,我觉得应该是几大世家里的人,没有过多在意。可为首一人看到我,不知为何目光一寒,当即掉转方向,径直奔我而来。博古斋的门口就那么宽,为了不挡路,我是站在石阶旁不远处。这三人大步流星走到我面前,为首那名青年脸色阴沉,一双微眯着的细长眼眸凶光毕露。 “小子,你就是太叔博鸿吧!”这名青年居高临下,很不客气地指名道姓说。 “我是。请问阁下有何贵干?”我也眯缝起眼睛,冷冷打量对方。 “宋家里有些人老糊涂,可不代表你小子就是个人物了。要是没有我们老爷子捧着你,你他妈屁都不算!这一次来就来了,给我老老实实的,有多大的肚量吃多少饭,悠着点,要不然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为首的青年这番话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说完后,也不等我搭话,冷哼一声,就带着另外两人踏进了博古斋的大门。 我本来就是想过来凑个热闹散散心,结果莫名其妙挨了这么一处,心情可想而知。尤其一想起那名青年鄙视不屑的眼神,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没过多久,小杰到了。“怎么了小鸿,表情比吃了苍蝇还难看?不会是早晨吃豆腐脑的时候真的吃到苍蝇了吧!”小杰夸张地大呼小叫。 “闭嘴!老子现在想吃人!” 走进博古斋,绕过影壁墙,发现偌大的院落当中已经摆满了桌椅。已经有一小半人到场,多数正百无聊赖地围在桌旁,磕着瓜子干果,天南海北的聊天。我大致扫了一圈,发现坐着的这些大多眼生的很,想来应该是其他几个世家的人。而博古斋里常能见到的那些伙计和年轻人都往返穿梭,忙着打理招待,文斌月蓉兄妹赫然在列。 “小杰哥哥!呆子大叔!”宋家小美人儿月蓉远远看到我们,开心地跑过来打招呼。她今天穿了一件月白底色,绣有花卉云气纹的绸面小旗袍,腰身处裁剪紧凑,将小巧玲珑但却突兀有致的诱人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她一手托着装有干果点心的上菜托盘,另一手提着茶壶,俨然从古代穿越而来的茶馆招待小妹,别有一番独特风情。 平白比小杰长了一辈儿,我乐呵呵地摸了摸他的头,对月蓉和跟在后面赶来的文斌笑道:“两位,今天带着我这大侄子过来,如有叨扰之处,还请多多包涵啦!” 文斌哈哈一笑:“鸿哥你太见外了,今天既然来了,就跟到自己家一样,一切随意!” 我们几人红山一趟走下来,也算生死与共,回来之后这还是首次聚齐。这会儿正好文斌他们忙得差不多了,干脆也找了张空桌坐下来聊天,话匣子一打开立马就收不住了。 “呆子大叔,不知道乌兰图娅在你哪儿怎么样了?”月蓉惦记着这个聊得投缘的小姑娘,遗憾道:“这次可就缺她了呢!” “小乌兰一切都好,现在每天去上补习班,学习很用功呢!今天带她来不方便,不如改天去我那儿,天凉了,咱们涮火锅吃!”我建议道。 一边聊着,我眼角余光却发现刚才在门口对我出言不逊的几个人在不远处落座,为首的青年不时望向这边,阴恻恻地打量着我,目光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不,与其说实在打量我,不如说我、小杰、文斌三人都被囊括在了审视的范围当中。 原本我见到朋友们之后一高兴,早已经把进门口时的憋屈抛到脑后了,当下想起,便跟大家讲了讲。“文斌,这几人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其他世家里还有你们宋家的仇人?那也不对啊,跟你们有仇,为什么冲着我来?” “哼!这个宋文堂,真是欺人太甚了!”月蓉忿忿不平道。 文斌也是神色尴尬:“鸿哥,这人还真不是其他世家的,是我们宋家的人!” 见我和小杰惊讶,文斌解释道:“是这样,我们宋家刚刚开始做古玩的时候还是清朝末年,那个时代讲究尊卑有序,偌大一个家族内部其实有着长房嫡系和旁支庶出之分。其中长房嫡系的子弟无疑处于统治地位,有着最高的话语权,前三代的族长也都是在嫡系子弟中诞生的——那可就不是多享受多少家族资源的问题了,往大里说,大家的吃饭家伙都握在嫡系手中,而庶出弟子则最多只能每个月领点常例钱。” “在那个时代,这本来没什么问题,许多封建家族也都是这么过来的,照样风风雨雨一百多年。但问题就是,嫡系弟子中并不能保证每一代里都有能够挑起家族大梁的人才出现!果然,在第三代的族长年老之时,嫡系中的年轻一辈后继无人,家族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这个时候,第三代族长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执意将族长之位传给了一个精明能干的庶出子弟!三代族长百年之后,这个无人支持无人看好的庶出子弟却靠着自己的手腕和才智,硬生生力挽狂澜,为家族再续了40年高歌猛进的生命力。” 说道这里,文斌微微一笑,“现在你们肯定已经猜到了,这个庶出子弟就是今天的宋家族长,宋恪礼老爷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