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章 古玩局中局

第五章 古玩局中局

2153 2017-09-29 07:06:00
四下里一打量,我发现人群也不平静,不知做银元买卖的摊主是否认出了价值连城的孙中山地球,但围观者中至少有三四人如我一般发现了民工手中银元的珍贵之处,出现了明显的激动情绪。 古玩行里的规矩很大。其中有一条就是别人在谈生意还没谈拢的时候,旁人绝对不能横插一脚。尤其是本来人家有漏可捡的时候,你冒冒失失过去就抬价,卖家会更加惜售不说,原本买东西的人很可能就买不成了,即使最后买到,付出的代价也会大大增加。 挡人财路,如杀父母。现在这么天大的一个漏儿就摆在收银元的摊主眼前,谁要是上去抢,人不跟你拼命才怪。 所以我们虽然眼馋,却也只能看着别人吃肉,自己连汤都没得喝,吧嗒着嘴巴干瞪眼儿。 就在民工似乎马上要下定决心同意的时候,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不守规矩了。 只见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全身上下挂满各种珠串配饰,一副阔少顽主打扮的哥们奋力从人群中挤到近前,大声问民工:“哥们儿,你这几个银元打算要多少钱?” 收银元的摊主腾一下就火儿了:“你干什么?!” 民工偷瞟了一眼暴怒的摊主,又仔细看了看横叉一脚的阔少,有些不自信的说:“我要800块,200一枚!” 顽主打扮的阔少听罢,不由分说,用手揽住民工的肩头就往人群外挤,嘴里念叨着:“走走走,我们到外边去聊聊!” 眼看着两人挤出人群,越走越远,收银元的摊主被围在中间,摊子上还乱七八糟摆着不少货,急得抓耳挠腮,用手一把扯住身边离得最近的一位老先生,急匆匆说道:“你去!你去跟他说,800块我要了,问他卖不卖!” 我一直在人群里旁观,看到这一幕,奇怪的感觉却浮上心头。 如果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对于收银元的摊主来说,这么重要的生意,摊子不要了也得要亲自追过去吧?退一步说,把摊子一卷今天就此收摊不干,并不是多么大的损失,追上去也还来得及,干嘛要假他人之口来传话?就算民工同意800元卖了,就不怕被人截胡吗? 脑子冷静下来,仔细一琢磨,覆满泥土模糊难辨的银元,不守规矩的行里人横插一脚,摊主的不合理举动,逐渐穿成一条线,使我断定,这是一个局! 我抬头去看被拉住衣角的老先生,老先生身穿藏青色绸子大褂,足蹬密缝的千层底布鞋,雪白的长髯垂落胸前,站姿动作四平八稳,一看就是家大业大不差钱的主儿。 老人只犹豫了非常短暂的一瞬,就立马点了点头,挤出人群,快步追向已经快要走出广场的两人。 正主儿都走了,看热闹的人群很快一哄而散。 我心里百转纠结,看着有人就在自己眼前设局下套,有些不忍刚才那位老先生上当,犹豫了一下,也快步朝广场大门的方向追去。 跨过连接报国寺前殿广场和主殿广场的月亮门,我发现两人转向西侧,身影隐没在人迹比较稀少的厢房方向,赶紧快步跟上。 转过一道气派的团龙雕花影壁,这里已经是整座报国寺里最为僻静的所在,由于地砖凸凹不平,许多地方仍有积水,这座偏院里此刻一个摊位都没有。我远远看到老人刚好追上了先前远去的阔少和民工两人,大声问道:“我出600元,你卖不卖?” 民工这时看到有人争着买自己的东西,似乎也明白价钱要少了,坐地起价:“1500块,少一分都不卖!” 老人一咬牙:“成,1500就1500!” “我出2000!”阔少不甘。 “2500!”老人吼道,脖子根憋得通红。 阔少冷冷地瞪了老人一眼,一口痰啐在地上,骂了声老东西,扭头走了。 民工见买主只剩下了老人自己,赶紧上前一把将银元塞到老人手中,粗声粗气道:“2500元,拿来!” 老人双手接过银元,拿在手里一掂,脸上的笑容便瞬间凝固。只见他顾不得污秽,狠狠地用袖子擦了擦银元上的泥土,用颤抖的手掏出放大镜,反反复复仔细看了又看,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最后连脸上的胡子都哆嗦起来。 民工见他迟迟不掏钱,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揪住老人的领口大吼:“钱呢,2500块,拿钱来!” 老人尴尬的咳嗦了一声:“2500不是我出的价,是刚才那个收银元摊子的摊主让我来问你的,他说要出2500元收!” 民工耍起浑来:“我不管!你刚刚说了要给我2500元收银元的,你给我钱,我给你东西,刚才那个摊主要,你再拿去给他!” 老人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吹胡子瞪眼,两人扭打成一团。 我看不下去了,上前几步,大声喊道:“停手停手,都是行里混饭的把式,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大家各退一步,你的银元要出,就拿着回去找刚才的摊主,今天这事儿作罢了吧!” 古玩行讲究的是各凭眼力本事吃饭,买东西打了眼,那是自己道行不够,怨不得旁人,一般只能是愿赌服输。但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太一样,民工、收银元的摊主和顽主阔少,三人显然是合伙设局骗人,被识破后强买强卖,也算是坏了规矩。我作为行内人,站出来出声阻止,几句话点破,合规合矩,识相的一般也就作罢了。 但下一刻我就发现自己这次失算了,三四个痞里痞气的壮汉突然从四周廊道的隐蔽处冲出来,一边呼喝嘲讽,一边把我和老人围在中间,显然今天不打算善了。 其中一个痞子一把推在我胸口,嘴里嚷嚷着:“古玩行里买定离手,全靠自己个儿的眼力。怎么着?光天化日的,你们不守规矩呀!走,咱们今天得把这事儿给好好说清楚喽!”说罢伸手就用胳臂弯来夹我的后脖颈梗子。 我后颈吃疼,用力一挣,脱开掌握,那痞子胡乱拿手一抄,正好抓住了我双肩背包的一条背带。我整个人被拽了个趔趄,背包被人抓住的那条背带发出刺耳的刺啦一下,竟应声而断!我还来不及惊呼,就眼睁睁看着失去平衡的背包甩出一个半弧,结结实实砸在了地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