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十章 燕大教授的风骨

第五十章 燕大教授的风骨

3189 2017-11-13 07:05:01
赵警官给我推荐的这位老教授名叫王昭麟,目前正在距离红山市不远的一座国营矿山上考察玉石矿床。这地方外人进不去,赵警官便给我开了一封盖着红戳的介绍信。 从警局出来,小杰提议,为了庆祝我出院,大家一起去搓顿好的!月蓉立马举双手赞成:“就是就是,呆子大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必须请我们吃大餐!” 我此时心情大好:“哈,没问题,地方你们挑!” 于是我们一路走一路打听当地档次高的馆子,结果发现这里除了正宗的羊肉馆子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特上溜的餐厅。最后我们选了一家据说烤全羊味道非常正宗的餐馆,订了今天晚上的包间,算是补上那天没吃到巴图家烤羊的遗憾。 草草吃了顿简单午饭,我们按照赵警官提供的地址,找到了王教授所在的矿山。 这里是一座国营的铅锌矿,说是矿山,其实并没有多高。整个采矿区拦着铁丝网,戒备森严,但我亮出赵警官的介绍信后,就一路绿灯了,还专门派了一位负责人给我们带路。 矿区里的道路皆用碎石渣铺成,宽度仅能容一辆货运卡车勉强转弯。陆巡开至半山腰,前面就没路了。接待我们的矿场大哥指着一条蜿蜒崎岖的步行小路道:“我们这座的玉矿,去年才刚刚发现,储量、品质和矿脉走向都还没有探明,因此也没有开始正式开采。王教授他们现在正在玉矿附近采样,那里车上不去,要不你们在这里等会儿?” “大哥多谢,不过,如果要是不打扰教授工作的话,我更想上去看看!”我对这位燕大教授正在做的玉石研究非常感兴趣,毕竟是全国最高等学府,亲眼去见识一下的话,说不定能学到些东西!哦对了,说起来,周晓晓也是燕大的! 大哥嘿嘿一笑:“不碍事!教授人非常好,知道有晚辈来找他聊天肯定会很高兴的!” 于是一行人开始登山。走了半个多小时,身上微微出汗的功夫,已能看到远处裸露出的岩石上有几个人影,在上下攀爬,还不时用手里的小锤子叮叮当当敲个不停。 “你们看,那边就是王教授和他的两个学生了!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情,就不跟着过去啦!”矿场负责人道。 “好的大哥,您去忙您的,我们自己过去就好!” 又往前走了几百米,就看见有人蹲在路边的一块一米多高的大石头上,正背对着我们,撅起屁股玩命抡着锤子跟岩石较劲。我仔细观察那把锤子,发现其一头圆一头扁,很有特点。随着石头上那人的将圆形的锤头用力朝下敲击,岩屑飞溅,锤子背面扁平的部分强烈震动,发出持续不断的“叮叮”嗡鸣声,震耳欲聋。 我脸上被一颗岩屑崩到,火辣辣生疼,连忙往远处退开了几步,扯着嗓子朝上面大喊道:“哥们儿,问你个事儿!王昭麟教授,是哪一位?” 石头上蹲着的人将手中锤子掉了个个儿,用扁平那头在岩石表面用力撬了几下,直到崩碎的石块哗啦一声滚落下来,这才转身低头看向我。草帽下露出一张干瘦苍老的面孔,身穿运动服,脚踏解放鞋,几缕银发从草帽沿边垂下。 我没想到这能把岩石敲得石屑纷飞之人竟是一位老者,顿时吃了一惊。“老先生,您是王教授吗?!” 老人的眼睛矍铄明亮,呵呵笑道:“我是王昭麟。” 我感慨:“身体真好啊,敢问您今年高寿?” “呵呵,你猜猜看?” 想起面前这位老者刚刚敲击岩石的力道,又看了看身边那块无处可攀的巨石,我有些不确定道:“您今年……有60?” 老人哈哈大笑:“老朽今年70有6喽!” 这个答案把我惊得外焦里嫩,回头一看,身后小杰三人也一个个吃惊地长大了嘴巴。 小杰一趟山路走下来,略显气喘,此时闻言一挑大拇哥:“牛,您老真牛!就这体格,我觉得就是现在的我都比不了!” 文斌两眼放光:“您老是经常从事野外工作,所以才保持了这么好的体格吧!果然生命在于运动,这话一点没错!” 月蓉则更加直接,激动道:“老爷爷,您真帅!不过,您刚才在那块大石头上敲敲打打,是在干什么呢?” 王教授老脸一红,哈哈大笑道:“你这小女娃真会说话,不过我现在已经是老头子一个,可不如你身边这三位大小伙子帅喽!”。 “至于在岩石上敲打嘛,”王教授将左手掌心中托着的两块石头展示给我们,“那是在采样品!我们要研究这座玉矿里出产玉石的品种和质量,必须要用这种亲自从矿脉上敲下来的,产地证据确凿的标本!” 王教授手中的这两块石头颜色青绿,全然不像玉石的样子。我不禁好奇问道:“王教授,您手里拿着的这个,就是玉矿石吗?” “确切的说,应该叫做软玉原石,不过的确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是的,这就是玉石!”王教授说着把锤子和原石都放在脚边,手一撑,脚步在巨石坡度较小的一侧微微借力,三两下就跃回了地面,看得我心惊肉跳,恨不能伸手去接一把。 王教授下来后,伸手从巨石顶端取下那两块原石递给我。这还是我第一次有机会上手观看玉石的原石,表面污土土的,全然不见美玉的特质,只在新鲜的断口一面显得有些油性。“教授,我刚才好像听您说,这个叫软玉。那是什么?玉石里也分许多品种的吗?” 王教授呵呵笑道:“玉石当然是分很多种的!不仅如此,在古代和现代的观念里,广义和狭义的概念里,玉石两个字所包含的范围还很不一样呢!而这软玉嘛,自然就是玉石当中的一种了!” 我不仅好奇心大起,心里痒痒,连忙问:“怎么个不同法,您能不能给讲一讲?” “这个嘛一两句话也不好说清,倒是小伙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这才如梦方醒,把自己对黑皮玉的疑惑讲了一遍。王教授闻言略微沉吟,似在组织语言。我见状赶紧说:“王教授,要不这样!我看您也正忙着,我们就先不打扰了。今天晚上刚好订了烤全羊,您和您的两位弟子要是没什么事,就来跟我们一起吃点吧,小生还有许多关于玉石的问题想向您请教!不知您老能否赏光?” “哦哦,既然如此,那好,晚上我就带着两个后生过去凑个热闹吧!”王教授哈哈一笑,应允下来。 傍晚时分,我们一行人先行赶到了餐厅。我让其他人先去落座,自己等在门口。很快,一辆帕萨特缓缓停下,王教授到了。 王教授身上依然是野外工作时穿的运动服和解放鞋,只是没戴草帽。他发际线稍高,头发黑白相间,呈现锃光瓦亮的银灰色,配合精神饱满的双眼,哪有半点古稀老人的样子! 王昭麟教授带来的两个学生是一男一女,经老人家介绍,男的叫吴道龄,女孩叫乔娇,两人都是在读的硕士研究生,是师兄妹。小伙子要比我大上几岁,身材高大,但却和文斌那种英姿勃发的气势不同,文质彬彬,给人十分沉稳的感觉。乔娇则差不多跟我同岁,小姑娘长得很白净,鼻梁上架着高度数的酒瓶底眼睛,跟人说话语调柔柔,怯生生的。 我把三人让进房间,请王教授高座上席。 烤全羊的吃法有好几种,最常见的是整只羊在炉子里烤好后,将肉切好装盘,再由客人自行选择蘸料食用。我们选的这家店则更有特点,烤羊用的不是炉子而是烤架,就假设在包间里餐桌旁专门留出的一片沙地上。人到齐后,烧烤师傅在现宰的生羊表面刷油,升起炭火,开始摇动手柄,让全羊不停旋转,以保证火候均匀。然后,熟一层,切一层,吃一层!烤架上方是大功率的排风扇,以保证包间里不会烟熏火燎,偏偏还非常静音。这样吃烤全羊,每一层烤出来的口感都不尽相同,一边慢悠悠地品尝羊肉,一边欣赏烧烤师傅行云流水的动作,让人对美味的期待达到了最高的同时,同时还有了更加充足的喝酒聊天时间。 不一会儿,第一波焦黄酥脆的羊皮肉就端上了桌,同样是不撒任何调料就香味扑鼻的清香原味,可以按个人喜好选择不同种类的蘸料。 吃着鲜美的羊肉,又让服务员烫了一壶好酒,我终于得到机会,向王老爷子请教道:“王教授,我先前去找您,是对黑皮玉表面的黑色皮壳有惑。但下午听到您的解释,现在对您所说的玉石不同品种兴趣更大!能不能请您老人家,详细的帮我们解释解释?” 我此话一出,桌前众人全都不再说话,屏息凝神,支棱起耳朵等待王教授的高论。只见老爷子呵呵一笑:“小鸿啊,你们研究古玩的人,看到玉石,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它的新老、真伪。但我不一样,我们搞地质的人研究玉石,最主要关心的是玉石本身的材质问题!” 王教授泯了口茶水,慢悠悠开口道。“正如我先前所说,首先,玉石的概念在不同的情况下,有不同的范围;其次,根据不同材质区分的话,玉石的品种足有数十种之多!而且不同品种的玉石,其价值更是天差地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