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十二章 北地南血

第五十二章 北地南血

3401 2017-11-15 07:01:01
“如果是外观比较明显呈现出某个产地特征的玉料,单凭经验就能够分辨出了!但很遗憾,还有许多产地特征不明显的玉料,不论是依靠经验还是依靠现代科学仪器,都完全没办法区分!特别是各地所产的顶级玉料,更是如出一辙!”王教授如是说。 “那是不是说,总会有一天,软玉会不以产地论英雄,不管是不是和田,只要是优质的软玉,都会受到市场同样的认可?!”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燃了。 “大概是这样没错,毕竟高质量者品质不分上下,产地又不能百分百地准确鉴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王教授答道。“不过……你问这个干吗?” “啊哈哈哈哈!”我兴奋地不能自已,从凳子上一跃而起,哈哈大笑,把同桌的两个姑娘都吓了一大跳!月蓉更是蹦蹦跳跳跑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一张小脸苦着,连连摇头道:“疯了,呆子大叔真的疯了!”但我这会儿可没心思跟这小妮子计较,脑子里正初步构思着一个似乎可以通过囤积玉料来谋取暴利的计划。 我冲着王教授的方向一揖到地:“王老,今天听您一席话,小生真是受益匪浅!来,我敬您一杯!” 王教授也很是欣慰的样子:“难得年轻人当中有你们这些好钻研的后生!来来来,这块沙俄软玉雕的白玉鱼就送你做见面礼吧!你们对古玩有研究,这很不容易,以后如果碰到玉质石质的东西,多从材质成分的角度思考,将来大有搞头!” 王教授在酒席上的一番话,仿佛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不仅让我先前对玉石概念的懵懂豁然开朗,而且以后再碰到玉质石质的东西时,更是多了一个研究和进行判断的角度!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 送走了王教授和他两个弟子,我问文斌接下来在红山还有没有什么打算,文斌答道:“临行前宋老爷子交代我,如果碰到合适的机会,顺带采购一批当地出产的巴林石印章,所以我打算明天到城北的章料批发市场去转一转。” 巴林石虽然是我国四大印章石当中大规模开发利用最晚的一个,但其多靓色,多冻石,还出产珍贵的鸡血石品种,深受市场的喜爱和认可,还曾多次作为国礼赠予友邦。我这次来红山的目的之一,便是见识一下这大名鼎鼎的巴林石了! “那好,咱们明天就一起去章料批发市场看看吧,印章石这一块我不太懂,到时候文斌你帮我参谋参谋,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想收一块上好的鸡血石章!” “鸿哥,帮你参谋没问题,但这好的鸡血石章极其难得,可遇而不可求,到时候看情况吧!”文斌如是说。 跟巴图约定的碰头时间是三天之后,正好这段时间除了凌晨可以再逛一逛鬼市之外,有章料市场可以看,白天的时间也就不会显得无聊了。 于是第二天,从鬼市逛了一圈出来,草草吃过早饭,我们一行人就直接杀向城北的章料市场。这条街算是红山市里文化气息较为浓厚的地方,有些仿古的建筑和文化旅游产品在卖。章料店零零散散,但都有独立的铺面,不像鬼市上的地摊那么寒酸。 文斌也是第一次到红山来,带着我们走走看看,逛了几家店。我发现这里的巴林石印章颜色果然非常丰富,红黄蓝绿紫粉花,个个鲜艳!但一路逛下来,其中的鸡血石却跟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可具体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我把疑问跟文斌说了,他咧嘴一笑,道:“鸿哥,你看得一点错都没有!这鸡血石的产地有二,北红山南昌化,其中前者大规模开发也就是近几十年的事情,后者则是历史悠久,名气更大!南纸行里有句话形容鸡血石的,叫做北地南血!意思就是说,北方红山所产的巴林鸡血石,地子好,多为细腻冻石,但血不行,分布面积小,血色也大多不甚鲜艳。而南方昌化市所产的昌化鸡血石,血好,血色满,颜色又鲜艳,但地子很差,多数灰粗杂乱惨不忍睹,其中最好的牛角冻也不过相当于巴林鸡血当中中下品的地子!鸿哥你平时所知所见的老鸡血石章料,都是昌化鸡血,自然和巴林鸡血有差别了!” 说话间,我们一行人又走进了一家章料店铺。文斌扫视一周,满意地点了点头。“老板,您这块章什么价?”文斌指着矮柜台后的立柜橱窗中一块明黄色的印章问道。 那店铺老板听到文斌满口的帝都腔调,当时眼睛就是一亮,马上摆出一副谄媚笑脸道:“哎呦,这位先生真是好眼光!这方福黄印章可是巴林石当中的极品!您看看这颜色,您看看这质地,比寿山里的田黄也不遑多让吧!”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将印章取出,“我听先生您的口音,是从帝都来的吧?咱们可是老乡啊!这么好的印章,之前有人出到5万块钱我都没舍得卖,但今天见到老乡我实在太高兴了,我就不挣您的钱,成本一万五,您拿走玩!” 看着老板那豪气干云的样子,我不禁暗自发笑。寿山石也是四大印章石之一,其中最著名的品种即是田黄,号称“石帝”,名贵非常,自古有“一两田黄一两金的说法”。我统计过近一两年市场上明清田黄印章和雕件的拍卖成交记录,发现如果折合现在的黄金市价,田黄价格早已超过等重的黄金百倍不止,甚至能达到一两田黄千两金的夸张程度!这福黄印章,虽然也是巴林石当中的名品,但跟田黄是完全没法比的。老板报了个如此离谱的高价,显然拿我们当游客宰了。 文斌眯起眼,冷冷冲着老板一撇,慢悠悠开口道:“老板,咱们南纸行,做的可是长久买卖,没有开口就坑人的道理!”他说着用手指从两排立柜橱窗之上一一划过,“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些个水草冻、石粉冻、羊脂冻、蓝天冻、灯光冻、水晶冻、桃花冻、翡翠红、胭脂红、女儿红、福黄、绛紫、象牙白,价钱合适的话,我都要了!哦,鸡血石呢,有没有成批的,好一点的?” 文斌这一招跟我前段时间在鬼市上收皮囊壶和刺鹅锥时的策略一样,都是居高临下,显示出自己的实力和眼力,勾搭着老板为了做成大生意,主动贴着你,方便后续谈价。果然老板一看文斌的架势,顿时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 “呦!原来是帝都来的大老板!失敬之处,您可别怪!几位请稍坐片刻,鸡血石印章,刚好有一批新货,我这就去取!”店老板一挑帘子,进后面库房了。 我的目光在店铺成排的柜台之间一一扫过,发现鸡血石的数量不少,但大多数表面都仅有丝丝缕缕的血色,只能算普品。 店老板很快便捧着一只小锦匣回来,郑重其事的放在桌上。打开盖,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6方鸡血石印章,皆是3.5公分印面,15公分印高,尺寸中规中矩。一道鲜艳的血色从左到右,连续斜掠过这6方章料的表面,似乎是由同一块原料开出来的。 文斌取出一方印,仔细观瞧。我也拿起了另外一方。 之前数天里连遭变故,亲眼见了好几次真正的人血,那颜色浓得发黑,粘稠无比。眼前这鸡血石上的血色,却是截然不同,明、艳、鲜、亮,随着光线的变化,表面真好似流动的活血一般!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血色的面积还是太小了,每方印只有差不多五到六分之一的表面覆盖有血色。 文斌把6方鸡血石印章看了一个遍,略微点了点头。“老板,这一手,怎么走?”一手,是玉作行业里的术语,说几件东西是一手货,意思就是说这是同一批的东西。一块玉料原石上各个不同部分的质量是不尽相同的,所以多数时候,同一手出来的东西,每一件的质量也是有好有坏。文斌问一手怎么走,就是说这一批全都要的意思,这样往往更容易拿到更低的单价。反之如果你只挑一两件,老板肯定知道你是把最好的挑走,单件的价格就上去了。 店老板闻言恭敬道:“咱们这位帝都来的大老板,我有一说一,这手东西,您看看这血色,在巴林鸡血石里那可是顶了尖的!我说个实在价,通走1万块一方,一共6万!” 文斌呵呵一笑:“贵了!” “兄弟啊,真不贵了!”店老板哭丧着脸,“红山市的鸡血石矿那是国营单位,现在有风头说,马上就要开始管控开采量了,像这种好东西,之后必然会越来越少!” 文斌不为所动,用手一圈刚才自己问过价的东西:“这些都算在一起,一共多少钱,老板,您得说个真正能卖的价,不然我扭头就走!”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店老板还是没有完全同意文斌的报价,最终文斌除了以2万多的价格将那一手6块的鸡血石章收入囊中之外,只多收了另外的三块。 文斌收的这手鸡血石章还不错,小精品,价格适中,而且一手6枚,顾客可选够的余地大,对于开店的人来说是比较容易卖上价的玩意儿。但相较于我所想找的东西,依旧是差了点意思。从这家店出来,月蓉就又开始嚷嚷着不好玩不好玩,缠着小杰去逛街散心了。我和文斌继续一家店铺一家店铺的逛。我也先后发现了几块血色较满的鸡血石章料,但看着都有些不舒服。经文斌介绍我才知道,原来都是用人工粉末压制,或者在表面涂红色颜料等各种方法仿制出来,专门冒充高档鸡血石宰游客的! 直到快走到街道尽头了也没什么发现,我有些失望。文斌又看上了几块章料,正在跟人讨价还价。我百无聊赖,眼看路旁有几个卖各种杂石章料的地摊,抱着最后的一丝幻想,猫着腰上前查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