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十五章 草原之行的收获

第五十五章 草原之行的收获

3523 2017-11-18 07:02:01
之后,我又把那枚大红袍鸡血石印章拿给宋老爷子观看。老爷子除了对印章的材质之珍贵感慨了一番之外,对其上的篆刻的字迹,也没有眉目,只说可能是一种少数民族所使用的文字。这一点,之前晓晓也提出过同样的看法。 辞别了宋老爷子,我直奔报国寺。 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周四大集,报国寺市场里面人不算多。手里提着保险箱,里面全是好玩意儿,我也没心思逛摊,径直往陆九爷的广纳斋。 远远地,就看见陆九爷和小六子两人搬了马扎,就着门口的台阶下棋,手边茶杯热气袅袅。两人聚精会神,直到我走到身边都没察觉。只见小六子手里捻着一颗黑子,正在皱眉长考,许久,才蓦然落下,哈哈大笑道:“双三!九爷你输啦!” 我不由地一阵无语:“小六子,看你那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们下围棋呢!原来是五子棋啊!” 小六子看到是我,一跃而起,笑嘻嘻打了个拱手:“鸿小爷,恭喜啊!” “哦?恭喜什么?” “看您这一脸喜色,我就知道您这趟去红山肯定没白跑!” “哈哈,你小子可以啊!不过虽然收获小,风险也同样不小,这回真是差一点就把小命给扔下!”我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一点,您大可放心!我早就说过,就鸿小爷您这个面相,那必定是逢凶化吉,吉人自有天相啊!”陆九爷也站起身,与我见礼。“这次您都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给我们爷俩开开眼呗?” 陆九爷把我让到里屋,小六子沏上茶水,关好门,这才开口道:“上次您放在我这儿的定窑梅瓶和大碗,被我一位主顾打包走了,总共卖了60万。按之前跟您定的规矩,您八我二,您总共该得48万,稍后就打过去!” 我再次被陆九爷的议价能力给震住了。先前收那只元末明初的定窑头模印花大碗,花了2万多;一对南宋定官窑梅瓶算上运作成本总共是13万,其中还有有一只瓶子是碎的。按照我的估计,大碗卖个5万多,一只半瓶子在帝都正常情况下应该能卖个15~20万,加上陆九爷找对主顾的话,顶天也就30万了。但万万没想到陆九爷这老骗子居然把几件东西忽悠出了60万高价! “九爷……您这,是不是有点太黑了呀?大碗暂且不提,光是那已经不成对的瓶子,好家伙,这都快卖出一对儿完好梅瓶的价格来了吧!” 九爷眉飞色舞:“鸿小爷,不是有那句话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做咱们古玩行生意的,只要胆子够大,再找对买家,是不愁卖不上高价的!就好比定窑瓷器这笔买卖,主顾是一位研究古代瓷器的大学考古系教授。人家考古系教授买玩意儿最关心的是什么?当然是研究价值!您说这南宋定官窑的器物,谁买回来舍得给摔碎了,就为研究瓷器胎釉的断面?人家教授就舍得!” 我倒吸一口冷气,陆九爷继续得意洋洋道:“所以这次您收回来的梅瓶,就不一般了,不仅有一件完整的官窑名器可供收藏,还有同款成对儿,几乎可以理解为一模一样的另一只瓶子的完整碎片可供全方面研究!在人家教授眼里,这可比自己买一对儿完好的瓶子,然后再自己摔一个要便宜二三十万呢!所以我一报价,人家欢天喜地地就买走了,还生怕我反悔呐!” 我只有彻底拜服:“九爷,高,您实在是高!” “不知道鸿小爷这次红山之行,都带回来些什么好宝贝?”陆九爷搓着手,两眼放光。 我打开保险提箱,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摆出在桌面上:清代水晶大碗,战国水晶龟,半套明代玉带板,民国纯银酒壶,还有巴图所赠首饰中的两件。我惦记着陆九爷之前提到过古玩管理可能马上就会有新规出台的事情,届时市场必将会有一次明显的大利好,因此并没有把所有东西带来寄卖,只是随便出点小件换些本钱。反正现在买了房子,好东西也有地方存。 最后我掏出另外那支漆杆笔,递了过去:“承蒙九爷您提携,一点小心意,还请笑纳!” 陆九爷连忙从罗圈椅上一跃而起:“哎呦!鸿小爷,这可使不得!咱们之间虽然交情不错,但倒腾古玩,那是做生意!我断没有收你礼物的道理!” “九爷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哈哈一笑,“我本来就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要没有您和宋老爷子这些古玩行里老前辈的鼎力相助,现在估计已经穷的连饭都吃不上了。而且最早开始入行倒腾古玩,也是您给支的招。所幸运气不错,屡次捡到小漏,最后小发了一笔,反倒是九爷您折腾半天,没落着几个钱,我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所以这件小东西,请务必收下!” 陆九爷闻言有些激动,他接过漆杆笔,摩挲着光洁的笔杆道:“鸿小爷,您这是真心拿我当朋友,好,我收!不过,您也不要妄自菲薄,这份钱,那是您辛辛苦苦搏命担风险换来的,理所当然!” 陆九爷拿眼在我带来的东西上扫视一圈,目光聚焦在巴图送我的草原民族的老首饰上:“这两件首饰可是好东西!”他伸手拿起,翻来覆去地观看,嘴里啧啧有声。 这两件首饰,其一为玛瑙璎珞,与巴图妻子头上所戴的那件东西类似。整件东西上不论串珠还是玛瑙管,都是通体赤红,却有一道笔直的白色缟纹在正中间拦腰横断,正是以最好的缠丝红玛瑙为材质!另一件东西则要复杂很多,打磨不甚规则的扁圆形珊瑚、绿松石和琥珀大珠间杂串在一起,越往中间珠子越大,最中间的珊瑚珠足有婴儿拳头般大小,原始粗犷。 我伸手指指两件首饰:“九爷,出发之前您跟我提过的传统首饰,就是这种吧?” “没错!而且您带来的这两件,一看就知道是从来没入过土,又经过长期传世把玩的顶尖儿货色!不仅用材珍贵,年代更是久远,传承历史接近千年,才能拥有如此浑厚的包浆,能够保存这么完整实属不易啊!” “千年,果然是辽代的东西啊!那这玩意儿价值几何?”我回忆起巴图一家充满了传统味道的生活方式,满怀期待地问道。 “这种东西,现在在市场上属于小众,喜欢的人少。但就是那么一小撮喜欢的人,只要见到好东西,非常舍得出高价!您带来的这两件加在一块儿,保守估计,起码能卖到50万往上!如果找对了买家,上百万也不是没有可能!” “妈呀,这么值钱?!”巴图一共送给我7件首饰,今天不过是挑了其中最不起眼的两件带来而已!我不禁咽了口吐沫,想起手里的另外五件首饰,以及巴图家里准备分给其他儿女的另外四分之三。这得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财富啊! 我又拿出这次最后两天在鬼市上收到的那几枚镶嵌宝石的戒指,请陆九爷指点。陆九爷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按他的直觉,肯定是好东西无疑!“鸿小爷,这玩意儿一看就是欧洲那边传过来的,戒圈都是金的,但历史有多长说不好。其实我觉得吧,最重要的还是上面镶着的石头,一颗颗的可都不小,您去找珠宝行里的人看看,要真是值钱的宝石,那东西的档次也绝对低不了!” 我在陆九爷店里坐了半晌,嘱托他一定帮我卖个好价钱之后,便离开了广纳斋。 陆九爷的建议,让我想起了在红山遇到的王教授和他的两位弟子。当时他的大弟子吴道龄说过一句话:“我们搞地质研究的,对各种宝石玉石的材质非常在行,鸿兄弟你以后要是有需要鉴定具体材质的古玩,大可以交给我们!”没想到,这么快就需要拜托人家了。 我给尚远在红山郊区矿山上的吴道龄挂了个电话,他非常热情的介绍了燕京大学地质系一位姓关的老师,还帮着把日子都约好了,让我直接过去找她即可。 终于要去燕大了么?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个同样在燕大读书的女孩子俏丽的身影,一颦一笑皆倾城的绝美容颜,如星般璀璨的双眸,利落的齐腮短发别在耳后。现在的她,是否正在那湖光塔影之畔,安静读书呢? 想着想着,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她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周晓晓略带几分慵懒的嗓音:“请先说,我在听!”接着便是哗啦啦的水声。 “不急,我等你。”这小妮子,该不会是在洗澡吧?!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水声停了,晓晓的说话声霎时变得神清气爽起来:“博鸿大哥,你从红山回来啦?” “回来了。你刚才在干嘛?” “刷牙喽!”晓晓咯咯笑了起来,嗓音清脆甜美。 现在时间已经是上午10点多钟,我自行脑补出了一幅美人春睡倦起,懒梳妆的旖旎画面。画面中的周晓晓睡眼惺忪,穿着宽松的棉布睡衣和大毛毛鞋,正在刷牙,袖口和脚踝处随着动作裸露出细白无比肌肤。我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胸前那块晓晓从自己颈上摘下送给我的三色双鱼玉佩。 “博鸿大哥,此行收获如何?” “九死一生,但所幸,满载而归!”我笑笑,提起此行的经过,有些感慨。 晓晓沉默。我继续道:“那个……这一趟收到古玩里,有件东西很是奇怪。我过两天要去一趟燕大,到时候能不能请你帮我看一看?” “是怎么个奇怪法?” “是一枚材质非常贵重的印章,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上面的铭文与汉字很接近,但我偏偏一个字都认不出来!”我把那枚鸡血石大红袍印章的情况大致跟晓晓讲了讲。 “你哪天来?”一提到古玩研究的事情,晓晓的声音立马变得无比认真,“根据你的描述,我觉得那很有可能是某个少数民族额文字。历史上许多少数民族原本没有自己的文字,都是仿照汉子的样子创立文字的。我们考古文博院刚好有位老教授,对此非常有研究!到时候我带你去请教他!” 我把日期告诉晓晓,跟她约好时间。“那就一言为定,有劳了!” “嗯,不见不散!”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