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三章 古砚的由来

第三章 古砚的由来

2038 2017-09-27 07:01:34
得到这方古砚,差不多是四年之前的事情了。 高考后的暑假,我和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相约一起到江淮地区自驾游。车至皖南一带,公路穿山而过,只见四周丘陵环抱,形成一个个低缓的山间洼地。每一片洼地方圆十几里到数十里不等,坐落着两三村庄,与外界群山相隔,遗世独立。 这里的小村庄虽然闭塞,但却有着非常注重文化与读书的优良传统,宗族观念更是极重,历史上出过不少著名的人物。而且正是因为村庄的闭塞,整体建筑结构保存的非常完好,古色古香,历史韵味十足,又风俗独特,十里不同音。我们一群同学见到都觉得十分新鲜有趣,相互一商量,决定找一户人家借宿几天,好好体验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当晚,我们在一处古民居住下。这里据说以前是前清一个进士的故居,两进的院子,灰瓦白墙,雕梁画栋,古趣盎然。宅子的主人是一位口音晦涩难懂的阿婆,独自一人居住,见到我们一大群学生住到家里,很是开心,一口一个小先生地叫着。 夏日的夜晚月明星稀,山间不知名的鸣虫婉转低吟。我们几人吃罢了晚饭,围坐在花园凉亭的八仙桌前乘凉。光脚踩在青砖漫地的亭中,吃着阿婆白天泡在井水中镇到沁凉的西瓜,天南海北的高谈阔论,好不惬意。 聊着聊着,我的脚趾无意间踢到桌腿下一物,触感滑腻如凝脂,与青石地砖完全不同。 低头一看,原来这张八仙桌的一条腿比其他三条腿要短上一截,桌腿底下垫着一块黄褐色的方砖,刚才我踢到的就是这个。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招呼小伙伴们帮忙抬开桌子,取出桌腿下的方砖,翻过来一看,砚堂砚池俱全,竟是一方光素无饰的抄手型鳝鱼黄澄泥古砚! 澄泥砚是我国古代四大名砚里唯一的陶砚,其他三种则都是石质的。烧造澄泥砚极其不易:首先,要选黄河底沉淀千年的河泥,反复淘洗,滤出其中最细的澄泥;然后再将滤制出的澄泥放置一年以上的时间,历经冬夏以去其燥性;再然后用重物反复捶打,令其坚硬,晾到半干后,挖出砚堂砚池,再暴晒到全干,进窑烧制;最后用黑蜡、米醋浸泡,反复熏蒸。经过几十道工序的制作,最终才能得到坚如铁石的名砚,因此历朝历代澄泥砚的产量较之同为四大名砚的端砚、歙砚和洮河砚来说,只少不多。 这方古砚遍身青苔,暗淡无光,但仔细观瞧却可以发现整体泥色有五彩之分,为明黄、杏黄、赭黄、红褐和暗黑,绚丽多变,极富动感,又毫无违和感的组成了鳝鱼黄色的整体效果。从包浆和形制看,大约是晚晴民国时的器物。 我从小就练毛笔字,对书法相当热爱,每天不写上几页纸的大字小字,真是睡觉都睡不踏实,对笔墨纸砚自然无比亲近。此刻将这方砚台拿在手中把玩,只觉古拙厚重,真是爱不释手。 要不要告诉阿婆这是一方很可能价值不菲的古砚?还是像古玩行里流传的捡漏故事中所讲的那样,蒙骗着把东西弄到手? 过了一会儿,阿婆来收西瓜皮的时候,经过一番激烈思想斗争的我还是如实跟她说:“阿婆,我刚刚发现您垫在桌子腿下面的东西不是砖呀,这是一方澄泥古砚。这东西估计有些年头了,我从小练书法,对这方砚台很是喜欢,你看能不能转卖给我?” 阿婆听完呵呵笑了,她用拗口的皖南普通话说道:“我们崔家耕读传家200年,老阿婆自然认得这是砚台。” 我羞得满脸通红,阿婆继续道:“这砚台是我家里老头子的心爱之物。他当了半辈子的私塾先生,这砚台也珍藏了半辈子。后来老头子死的早,东西我看着心烦,干脆就垫了桌脚!小先生你人实诚,跟这东西也算是有缘,如果喜欢,阿婆便送给你好了。” 我自然是喜不自胜,忙连声感谢。 就这样,这方古砚便到了我手里,一直放在案头,陪伴了我四年的大学时光。我虽然不知道它的价值,但每天用来研墨写字,越来越感觉到了这方砚的不凡。 按照古人所讲,历代名砚中的质佳者,有质地细腻,贮水不涸,历寒不冰,发墨而不损毫,滋润胜水的特点,但对我这个写字多年的书法爱好者来说,这种说法更多的只是传说而已。质地细腻,发墨快而均匀,不损笔锋,自然是名砚必须具备的品质,但贮水不干自然是不可能的,冬天砚台中的水不结冰则更是夸张的说法。 但这方鳝鱼黄抄手砚在使用的时候,我发觉注入其中的水似乎的确要干涸的比其他石质砚台要慢许多。如果说这一点还可以用烧好的细腻澄泥渗透率比石质砚台低,不易漏水的说法来解释,那么冬天在室外零度左右的温度下,我用其他几方砚台都无法顺利研墨,仅有这方砚台中的水能够让我正常书写的事情,就近乎奇迹了! 不但如此,砚台被我刷洗干净,每日摩挲把玩,更是有了一种洗尽铅华的岁月沉淀之感,光泽仿佛逐渐从细腻的澄泥深处弥散而出,柔和醇厚,越发历久弥新。 我当然也翻阅过许多关于澄泥砚的资料,但除了得知鳝鱼黄是澄泥砚中档次比较高的品种之外,再查不到半点有价值的信息了。 至于这方古砚的价值,我心里一点谱都没有。以前写字用的砚台都买的是现代制品,琉璃厂南纸店里卖的现代澄泥砚差不多100元左右一方,我手里的这方古砚能上点年头,又是鳝鱼黄的泥质,报价500块自认为合理。所以,今天陆九爷看到东西之后稍加评论,将这方砚说的一钱不值,我心底先就有了三分不信。后来再看到他闪烁的目光,就越发确信关于这方砚台,陆九爷一定知道某些我所看不到的价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