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四十九章 又见黑皮玉

第四十九章 又见黑皮玉

3182 2017-11-12 07:05:01
苏醒后,我又多住了三天院,稳定病情。这段时间小杰和文斌轮流到医院照顾我,巴图也在红山市住下,每天都带着小女儿过来探望。 在跟大家聊天的过程中,我也逐渐了解到了后续的事情发展。 红山市考古所的研究人员和省博物馆的文物专家组成了一支特别联合考古队,对丘陵脚下的两层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经过初步探索,上层为一座元代贵族墓葬,早年间遭到过盗掘,盗洞从灌木丛掩映的隐蔽处笔直打到了棺椁上方——果然不出我所料,乌兰图娅之前正是从这处盗洞失足跌落到了古墓当中。元代墓被破坏得很严重,随葬品早已十不存一,研究价值非常有限。 不过,那座位于下层的古墓,则是给了研究人员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不仅保存完好,从未被盗,而且等级更是非常不一般!专家们进行初步发掘研究后得出的结论,证实了我当时第一眼看到棺椁时的感觉,认为该墓葬无论是从修建规格上还是陪葬品档次上,皆为辽代皇陵等级。这一点就很有意思了,因为迄今为止,辽代10位皇帝的陵墓所在都是有据可考的,到底是何人的墓葬,能够得以修建成皇陵规格,却又偏偏建在这无法享受后人祭祀的荒僻所在? 不知道这个巨大的谜团,是否能够有被解开的那一天。毕竟,历史上的未解之谜数不胜数,许多真相都会随着时间的流失,永远地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我相信,会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不断进展,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有一件古代珍宝横空出世,揭晓最终的谜底——探究千百年前的历史真相,这或许就是考古,乃至于古玩收藏的一大乐趣之所在吧! 另一方面,杨二爷犯罪团伙中的成员,死的死,被抓的被抓,全军覆没。而我们之前遭到绑票时,被杨二爷等人拿走的装古玩的保险箱也顺利物归原主。我不由地松了口气,这一箱东西要丢了,那我可是血本无归! 小杰文斌他们从赵警官那里了解到,这伙人犯的事儿相当之多,盗墓,盗窃,非法抢夺,收售赃物,走私文物出境,古玩制假贩假,故意伤害,乃至于谋杀,全沾!尤其是这几年蒙内发生过数起悬而未决的凶杀案,杨二爷等人也有非常大的嫌疑,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审讯。总之,被捕的三人即使不死,估计这辈子想出来也很难了。果然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出院那天,小杰、文斌、月蓉和巴图父女全都来到医院门口接我。乌兰图娅远远看到我,立刻像只小燕子般飞扑进了我的怀里,两手挂在我脖子上荡秋千。经过几天的相处,这小丫头对我越来越信任和依赖。 看着大家的发自内心的笑脸,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次是我的失误,让大家全都身陷险境,真的很对不住!” “鸿哥,你别这么说,没有保护好大家,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文斌一脸的沉重。 小杰上来一手一个搂住我和文斌的脖子:“你们两个臭小子,以为自己是超人啊,别把担子都挑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太矫情!咱们这次啊,那是戮力同心,虎口脱险,这不是都没事儿嘛!” “是呀是呀!老哥,还有呆子大叔,虽然当时挺害怕的,但现在回过头来一想,哇塞顿时觉得老紧张老刺激了!就这经历,等回了帝都,保证能把那些个公主、阔少们给震得半死!”月蓉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从医院出来,跟巴图父女约定好了返回帝都的时间,两人自行回家中准备应用之物,而我们则直奔红山市警局。警局刑侦组那边一直想要从我这里详细了解一下这次事件的细节,但由于我昏迷了数天,只能拖着。而我刚好也对案件中的一些疑点非常好奇,希望得到答案。 接待我们的还是老相识赵警官。走进他那间烟熏火燎的狭窄办公室,月蓉顿时剧烈的咳嗦起来,眼泪一把一把地往下流。最后不得已,只能让小杰陪着月蓉在外面等着。赵警官办公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许多古玩,我视线扫过去,发现大多是一眼假。有几件档次高得让人咋舌的物件第一眼看上去时让我也颇为心惊,仔细观察下则能够发现其造型纹饰似是而非,估计应该是高仿的东西。在满桌子假古玩的正当中,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尊通体铅灰色的抽象怪兽雕像,正是黑皮玉!我隐隐觉得,今天的事情可能就与此有关。 赵警官咧开嘴哈哈一笑,露出满是烟渍的黄板牙:“小鸿同志啊,我们这些老刑侦啊,精神压力太大,有的时候要是不抽烟提个神,日子真是没发过,你们年轻人可别学我们呀!” 我也笑了笑:“赵警官这次找我们来,是有什么我们能帮得上忙的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赵警官一伸手,拿起了桌上正当中摆着的那尊黑皮玉器。“博鸿同志啊,对这个东西,你了解多少?” 之前两次见到黑皮玉,我后来就着重了解了一下市场上有关这种诡异玉器的说法。于是当下接过赵警官手里的玉器,款款而谈:“黑皮玉,据说几年前被一个高丽国教授在草原深处发现后,走私了一大批回国。现在国内古玩市场上也流传着不少类似的东西,真假难辨。至于其来源,众说纷纭,有人说是红山文化的造物,有人说比红山更早,甚至有人说是什么大西洲的遗存,但我比较倾向于第四种观点,认为这东西是现代伪造的!” 我摩挲着黑皮玉的表皮,有些感慨:“说起来,当初第一次见到您,也是因为那天有人半夜在我们旅馆房间的隔壁惨死,面前正是一尊黑皮玉的雕像!那件事情您这边查出眉目了吗?” 赵警官叹了口气:“还没有,不过我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这个!”他说着从办公桌底下拽出了一只挺大的纸箱。我定睛一看,好家伙,里面竟是满满一箱的黑皮玉! 漆黑色、深灰色、铅灰色,各种片器、猪龙、摆件,应有尽有。 “这一箱是在杨国兴——哦,就是杨二爷,他们一辆车的车座底下发现的东西,我桌上这些也都是。请专家来给看过,桌上那些瓶瓶罐罐和金属器都能够确认是现代仿品无疑,只有这种黑色的玉器,专家也不敢下定论!我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当初跟杨二爷等人接触过程中的一些细节,看看能不能推断出这东西的来历!”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坐地炮所说,杨二爷所做的营生,最主要的是将现代仿古的物件放到古墓当中,再冒充新出土古玩,用来坑那些吃现席的贩子和藏家。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赵警官,“其他这些假古董,显然就是杨二爷用来往古墓里放的。如此说来,其中的这箱黑皮玉自然不能够独善其身,为现代仿品的可能性极大!” “这也是警方目前所怀疑的方向!之前在你们隔壁的宾馆房间内被杀之人,经查实身份,是一位在全国都非常有名的打假记者。我们整理其遗物时发现所有财物都在,只有他从不离身的相机和笔记本不翼而飞!死者临死前在地上爬行,试图接近那尊黑皮玉雕像,直到死前还望着雕像的面部,或许其死亡正是与此物有关!” 赵警官漫不经心地把烟灰直接弹在办公桌上,继续道:“最近几年里黑皮玉在古玩市场上大量出现,考古发掘上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在其背后已形成明显的利益链条。而非常巧合的是,蒙内各地近两年间的数起凶杀案,其死者都与黑皮玉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先前就有过推测,黑皮玉的背后极有可能存在着一个集制假、贩假和推广营销为一体的庞大网络,共同撒下了这个弥天大谎,颠倒黑白,把假的硬生生说成了真的!他们为了保护黑皮玉真伪的秘密,甚至不惜杀人灭口!” 赵警官把手里的烟头在办公桌上按灭,在整排焦黄灼痕的末尾又添上了一个新的印记,缓缓做出最后的总结:“我们怀疑,这次的记者遇害案件,可能正是由于死者掌握到了某些黑皮玉造假的关键性证据,才惨遭毒手灭口!结合你今天带来的情报,杨二爷等人既有杀人能力,又有杀人动机,案发前后又刚好出现在红山市附近,基本上可以确定为第一嫌疑人了!博鸿同志啊,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在红山这段时间,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帮忙倒不用,不过我非常好奇,黑皮玉的黑皮到底是从何而来?或者说,造假者为什么会把它们都鼓捣成这种不起眼的颜色?”我捻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赵警官哈哈一笑:“博鸿同志,这个问题我可回答不了你!不过你真想知道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位明白人!” “哦?那感情好,赵警官您请讲!” “最近这段时间,有一位专门研究玉石的燕京大学老教授在红山市附近考察一个玉矿。前几天我们局里刚收到这批黑皮玉器时,曾请老先生到现场场对其进行过鉴定!你如果对这些东西有疑问的话,可以当面请教一下老人家嘛!”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