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大古玩商  >  第五十一章 煮酒论玉话春秋

第五十一章 煮酒论玉话春秋

3366 2017-11-14 07:01:01
聊起玉石,王教授的话匣子立马就打开了。 “在古代,玉石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概念上,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中有云:‘玉,石之美者!’换成我们今天的话就是,一切细腻温润或是色泽艳丽的美石,在古代都叫做玉!而古代狭义概念上的玉,则专指软玉,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便是新疆和田玉!” “而到了今天,玉石的定义有着法定的国家标准——一切美丽、耐久、稀少,具有工艺价值的矿物集合体,都是玉石!与之相对的,同样美丽耐久稀少的矿物单晶体,则叫做宝石!从这个概念上来说,可以被称为玉石的,虽然比古代广义概念中包含的范围要小了一些,但也足有几十种之多!常见的就有翡翠、软玉、蓝田玉、独山玉、岫玉、欧泊、青金石、绿松石、玛瑙、阿富汗玉、红纹石、孔雀石等等,主要是根据矿物成分不同来分类的,而且不同品种的玉石间价值相差极大!” 我细细咀嚼着王教授话里的意思,沉吟道:“王教授,听您这么一讲,玉石的不同概念倒是不难理解了。不过关于古代玉器,我们古玩行里的人经常会说,这个物件是青玉雕的,那个物件是白玉雕的,还有个物件是碧玉雕的等等,以颜色来区分玉石种类。按照您所说的现代玉石分类方法,那么是不是说传统的颜色分类法不太科学呢?” 王教授笑容灿烂,似是对我的提问非常满意:“小鸿你问到点子上了!我们专门做过研究,发现从传统的玉作行业一直到今天的考古文博界,单纯只说一个玉字时,绝大多数都是使用玉石的古代狭义概念,所指的全部都是软玉!而所有把颜色加到名字当中的玉石也都一样,即白色的软玉称为白玉,鲜艳绿色的软玉称为碧玉,晦暗绿色的软玉称为青玉,诸如黄玉、墨玉之类,以此类推!” 我疑惑道:“软玉这个词,我都听您提起过好几次了,有些不太明白!到底什么是软玉呢?是一种很软的玉吗?您说了新疆和田玉也是软玉,那玩意儿可一点都不软啊!” “正是如此,软玉不软!”王教授赞许道:“这个名字的来源,是历史原因了!想当年英法联军、八国联军先后攻入圆明园,从我们国家抢走了很多珍贵的艺术品!这些东西到运到欧洲后,一位名叫德穆尔的法国矿物学家运用现代方法对其中的玉器进行了岩石矿物学研究,发现从其成分上来说可以分为两种,而且两者的莫氏硬度略有差异,但相差仅有半度!” 说起圆明园,王教授一脸唏嘘微微叹息。“之后,东洋的矿物学家翻译了德穆尔的研究成果,根据硬度的不同,就将两者分别命名成了硬玉和软玉。再后来,19世纪初,我国有识之士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方略,许多学者赴海外留学,其中去往东洋学习岩石矿物学的学者又将软玉和硬玉两个词翻译成了中文。” 我恍然:“所以说,软玉不软,而只是一种特定成分的玉石喽?” “完全正确,以透闪石矿物为主要成分的玉石,就是软玉了!”王教授点头。他说着从背包里掏出若干块玉料原石,摆在桌上。“你们看,这些原石,都是软玉!从成分上讲,基本上跟新疆和田玉完全一样!” 我和小杰文斌月蓉各自拿起一块原石,饶有兴致的观察起来。我手中的玉料呈青黑色,一面是断茬,另一面风化严重,显然也是王教授等人从大块岩石上敲下来的。掏出手电打光一照,玉质粗糙,里面还含有许多杂质。 我托着玉料原石,有些感慨:“王老,要不是您跟我说这是玉,我肯定会把它当成路边的破石头,更别提联想到大名鼎鼎的新疆和田玉了!这反差也太大了一点。” “这没有什么奇怪,说到底,玉石本来就只是美丽、稀少、耐久,被人们用来制作工艺品的岩石而已啊!就拿软玉为例子,我们总说新疆和田玉,但其实整个新疆出产软玉的矿化带全长超过1100km,和田县虽是历史上所用玉料出产量最大的地区而已,但在整个矿带上只不过是一个点!如果范围放到全世界,更是有多达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皆有软玉出产!但同样是软玉,同样的成分,结构却可以随着形成环境的不同而变化,外观差异非常大!而且,就算是同为新疆所产的软玉,质量也会差得非常多——质量好的价值连城,质量差的一文不值!”王老说着一指我手中的玉料,“如红山市附近的这座矿山上所出产的软玉,就算质量比较差的了!虽然没有进行艺术品加工的价值,但单纯从成分上来定义的话,它们都是软玉。” “原来如此!”听到王教授的解答,我立时有茅塞顿开之感。“不过既然这地方的软玉质量这么差,您为什么还要来研究它呢?” “小鸿啊,红山市附近的红山文化你知道吧!” “当然!红山玉器那可是古玩圈里最顶尖的贵族之一!”我点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红山玉器所用的玉料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想了想,没有头绪,只得摇了摇头。 王教授继续道:“红山文化中出土的玉器,颜色大多偏黄绿色调。先前几十年,我一直认为红山玉器的原料,使用了据此700多公里的岫岩县所产的老玉和河磨玉!哦,这两种也都是软玉,与岫岩所产的另一种著名玉石品种岫玉成分完全不同。” “但现在又有一些学者提出了新的观点,质疑早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远古红山人是否会为了采玉而横跨辽河,跋涉数百公里之远?在红山市附近,会不会就存在着更加方便获得玉料的软玉矿床?为了验证这一假说,我一听说这里发现玉矿,便第一时间过来进行研究了!” 听到这里,我心中的另一个疑惑也差不多有了猜测。“王教授,听说您之前在警局帮助赵警官他们鉴定过一批黑皮玉,鉴定结果如何?” “这批玉雕里面所用的玉材,皆是软玉,但质量一般。外面的皮壳成因不明,只能知道其中富含了大量的锰。” “所以说,造假者选择在玉器外弄出这种黑色的皮壳,除了让它们看起来显得更加古朴外,还有着隐藏内部粗糙玉质的目的吧!”我哈哈大笑。“我早就觉得这黑皮玉不对劲,果然是假的!” 王教授这次却没有点头,他摇摇手指:“小鸿啊,你前一句话说的没错,这次案件当中查获的黑皮玉,自然是现代仿品,用做黑皮的方式掩饰粗糙玉质的推论也和我的猜测一样。但是年轻人想问题,同样要有严谨的学术精神!关于黑皮玉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些,这次虽然通过抓捕往古墓中放假古玩的制假贩假团伙,证实了他们手中的那一批黑皮玉是假的,但我国的古代玉文化历史灿烂辉煌,在没有发现确切的考古证据之前,谁又能百分之百肯定,古代真的没有这种黑皮玉存在呢?!” 这一袭话,如雷贯耳,振聋发聩,听得我敬佩不已:“王老,您说的是,小生受教!” 王教授叹息:“不得不说,黑皮玉造型之生动,艺术感之强,的确非常出众!或许当年那个高丽教授走私回国的黑皮玉确为真正的古董,后来市场上出现的仿品,都是以此为原型。当然亦有可能,黑皮玉只是彻彻底底的骗局!如果是后一种可能性,能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上当受骗,那么这幕后推手之人的艺术造诣之高,经营手段之强,同样令人叹服!” 说到这里,我不由想起一事:“王教授,听您刚才说,软玉的产地极多,不止新疆,其他地方也有!那么新疆之外所产的软玉,有没有像和田所产的软玉质量那么好的?” 王教授没有回答,却是从背包中翻出两枚玉器递给我。我接过一看,一枚是白玉平安扣,另一枚则是件白玉佛手瓜。从工艺上看,都是现代雕件。 “这两枚玉器,你觉得如何?”王教授神秘一笑,似乎有心要考考我。 我想了想:“这两枚玉器白度都不错,但质地各有不同。平安扣玉质略显水透,不够致密;而佛手瓜则略显干涩,不够油润!从玉器评价方面来讲,不论是水透还是干涩的玉质,都失去了细腻油润的老熟感,是减分项!” “没错!从成分上讲,这两件也都是软玉,但前者产自海青省,后者产自沙俄。这两地所产白玉的普遍特征,就是一个水透,一个干涩!” 我捕捉到了王教授话里一个隐含的意思:“普遍特征?!那么就是说,还有不普遍的喽?” 王教授笑意更甚,又掏出一件玉器递给我,这是条白玉小鱼,同样是现代的东西,雕的活灵活现,很是可爱。捧着小鱼,我足足看了两分钟,这才轻咦了一声:“这件东西,不论是白度、致密度、细腻程度还是油润度,都可以算是最顶级的货色了!您老的意思是……?” “不错,这件玉器同样是使用来自沙俄的玉料雕刻而成的,你看得出它和和田软玉的区别吗?” “……看不出!” 我心中狂震,因为现代玉器我也稍稍接触过一些,知道诸如海青玉、沙俄玉、高丽玉这些品种在市场上的价格,尚不足和田玉的十分之一!! 但今天听了王教授的话我才知道,原来这些地方所产的玉,竟然与和田玉的成分一样,都可以被称为软玉!不仅如此,其中甚至还出产丝毫不逊色于和田玉的优质玉料! 努力压抑下激动的心情,我抱着极大的期待,小心翼翼地问道:“那王教授,这不同产地所出产的软玉,能鉴定出来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