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无盐王妃很倾城  >  第十章 欲近

第十章 欲近

2066 2017-12-29 13:54:04
她极为心疼楚雨轻,将她当做自己未来荣华富贵的希望,所以费尽心思弄死了楚雪柔,说服了丞相,将自己的女儿嫁入了东宫。 “轻儿,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般差?” 肖氏一见女儿,便红了眼眶,拉着人进了屋里。铃铛见状,聪明地将所有下人都赶出去,留了母女二人在房间。 楚雨轻扑进肖氏怀里,凄楚可怜,身子微微发抖,“母亲,楚雪柔可能没有死,她是不是回来向我们复仇索命了?” 肖氏猛地睁大了眼睛,捂住女儿的唇,左右打量,小声道:“轻儿,相府耳目众多,不可胡言乱语。” 楚雨轻哭得梨花带雨,极为无助,小声和自己母亲肖氏说了见到了和楚雪柔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并且信誓旦旦道:“我亲眼见过两回,那样的样貌,就是化成灰我也不会认错的。一定是楚雪柔。” “你是说那南桂公主,新任的三王妃?” 肖氏惊奇,显然觉得匪夷所思,当初楚雪柔是她们亲眼看着惨死的,那样鲜血淋漓的场面,她偶尔做梦,也会吓得一身汗。 “这怎么可能呢?” 楚雨轻擦干了眼泪,有肖氏在,她镇定了许多,“母亲,我第一次见过她之后便查过的,南桂公主貌丑无盐,闻名天下,就连她曾经的未婚夫婿,南桂大将军慕容毅都置若罔闻,所以他们赐婚多年,上官雪柔一直待字闺中。” 她咬唇,想起楚雪柔那张云淡风轻的脸,便是一阵战栗,“中秋晚宴,我和她过招,她看起来回答地滴水不漏,可是我总是觉得她看我的眼神不对劲。那一张脸,分明就是楚雪柔那个狐媚子的。” 肖氏未曾亲眼看过,不敢断言,再说女儿也许是因为心魔所以下意识觉得三王妃不对劲。 当然,这些都不是她要考虑的。 肖氏能够以再嫁之身坐稳了相府主母的位子,还将自己的女儿嫁入东宫,自然手段不凡,心狠手毒是必须的。 她思索一番,便安抚怀中显然失去了理智的女儿,让楚雨轻不要声张。 “轻儿,你听母亲说,现在的重点不在于她究竟是不是楚雪柔。东宫和三王府对峙已久,本就是水火不容的关系。不管那个女人是楚雪柔,还是上官雪柔,都是你的死敌。” 楚雨轻镇定下来,点头,“是,母亲说得对,只是若是她是楚雪柔,咱们便不能留她了。此人楚雪柔历经当初那般磨难,必然对我和母亲恨之入骨,咱们必须要除之而后快,不能让她将真相说出来,更不能让她回到楚雪柔的身份。” 肖氏闻言冷笑,她心思更毒辣,自然不会如同楚雨轻这般想。几乎片刻,她便郑重道,“不,轻儿。不管她是不是楚雪柔,我们都要除掉她的。楚雪柔死而复生又如何,大不了让她再死一次,就算是上官雪柔又如何,宁可错杀不放过。” 楚雨轻心惊,“可她若是南桂公主……风险会不会太大了?” 肖氏冷笑,掷地有声,“轻儿,你贵为东宫太子妃,难不成还要怕了一个战败国的公主不成?” 楚雨轻神色一动,倏然笑道:“母亲说的是。” 有了肖氏的主意,楚雨轻心定了许多,她也不是什么善茬,只不过经历比肖氏少一些,再加上从小被肖氏保护地极好,第一次杀了楚雪柔,一连做了好几日噩梦,此番再次看到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出现,难免失去了分寸,总想着是她回来索命的。 经过肖氏这么一指点,她便恍然大悟,“我能杀她一次,自然能杀她第二次。要怪就怪,她长了一张讨人厌的脸。” 肖氏欣慰一笑,摸摸楚雨轻的头,柔声道:“你这傻孩子,东宫水深,你虽然有丞相府撑腰,可也要抓住太子殿下的心思,将东宫当做你最大的靠山才是最靠谱的。就连轩辕昊景都不是太子的对手,更何况区区一个三王妃?” 肖氏见着自己的女儿如此暗暗叹了口气,楚雨轻如今已经是东宫太子妃了,却还总是如以往未出阁时那样无法独当一面,这令肖氏略有些忧心,诸多事情不得不要出言提醒她一番才能够放心。 此时肖氏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能是安慰楚雨轻,她轻轻携起楚雨轻的手,用楚府主母的口气说道:“雨轻,你必须要能够明白,自己如今已是什么身份了。” 楚雨轻听了肖氏这一句话,自己也是一愣,如今已是什么身份?楚雨轻沉默着,而后眼睛忽的一亮。 是了,如今的自己同以前可不一样了,她现在可是东宫的太子妃,是太子轩辕启煜的能够被承认的结发妻子。 楚雨轻点了点头,可有转念一想,自己虽然如今贵为东宫太子正妃,可这终究还是依托于轩辕启煜的身份。 故而,只要轩辕启煜宠爱哪一个,哪一个就会有希望在将来得到那所有女人都向往的位置。 而安晴便正是他轩辕启煜最重视,最喜爱的女子。楚雨轻虽然不是很清楚安晴究竟是如何能够牢牢抓住轩辕启煜的心的,但却也是深切地感受到了安晴那个女人超乎的智慧谋略。 虽然她楚雨轻一向受着肖氏的教导,惯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甚至是当初害死楚雪柔。可她终究还是不如自己母亲那般的毒辣,手段智谋更是比不上那安晴了。 楚雨轻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及安晴聪慧,但她却也是确确实实无法想出应当如何对付安晴的方法。 略微犹豫了片刻后,楚雨轻最终还是决定开口询问肖氏,毕竟对于肖氏她是绝对可以信任以及依赖的。 楚雨轻回握住肖氏携着她的手,皱着眉头开口道:“娘,你虽然是那么说,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不比寻常。可是那安晴是个狐媚子,还是个鬼精鬼精的狐媚子,手段那般的多,将太子爷拿捏在手上不留一丝空隙。” “雨轻你啊……”肖氏没有丝毫掩饰地又是叹了口气,很显然,她方才提点楚雨轻的话那孩子并没有完全理解,少不了要她再费一番唇舌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