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无盐王妃很倾城  >  第四章 帮助她逃过一劫

第四章 帮助她逃过一劫

2227 2017-12-25 14:54:22
轩辕景昊瞥了一眼微微颤动的红绸,心中诧异,唇角微动,“多谢太子妃吉言。” 听着他和太子太子妃寒暄,楚雪柔心中五味杂陈。当今太子妃,原本应该是她,如今,却是楚雨轻。 楚雨轻是她的继姐,随其母改嫁而入楚家,原名齐若沁。她母亲本是富商之女,与她父亲,北齐相国楚良英本是青梅竹马,因为当年父亲的出身不好而被棒打鸳鸯,其生父死后立即与齐家断绝关系。 这一对母女被接入楚家,和楚雪柔自然不对付,千方百计让她消失在相府,如今看来,在她被害后,楚雨轻顺理成章地代替她嫁给了太子轩辕启煜。 她正想着,此时礼官扬声唱道:“新人一叩首,拜天地。” 微风袭来,楚雪柔转身刹那,红盖头微微扬起一角,她眼角余光扫到了楚雨轻花容失色的脸蛋,不禁诡异一笑。 楚雨轻意外的从盖头一侧看到了一点楚雪柔的脸,吓了一跳。 不可能,楚雪柔明明已经死了啊! 再看到女子唇角渗人的笑意,楚雨轻抑制不住心里的恐惧,当场失态,“鬼啊……有鬼啊……” 新人刚刚叩首在地,众位宾客便被疯狂的楚雨轻吸引了注意力,窃窃私语,面露嘲讽之色。 太子恼怒,堪堪伸手拽住想要去掀起新娘子红盖头的疯女人,“你做什么?疯子!” 楚雨轻脚下一软,哭得梨花带雨,身子瑟瑟发抖,“殿下,有鬼啊,她是鬼,不是人,是鬼……” 她目睹楚雪柔如何惨死,自然不相信她还能活着,做了亏心事之人最怕鬼神,如今没了母亲在身旁鼓励安慰,她早已六神无主。 可是太子却不是她可以依靠的人,他看重的是自己的面子,娶楚雨轻,也不过是为了她身后的相府。 于是,他当即变了脸色,吩咐身后的侍卫,“将太子妃给本宫带回去,关起来。” “是!” 侍卫架起疯狂的楚雨轻,将人带了回去。 太子微微敛起恼怒的神色,冲云淡风轻的轩辕景昊抱歉道:“三弟,真是抱歉,太子妃今日身子不适,见谅了。” 众人了然,轩辕景昊也不在意,不过是场面话而已。 轩辕启煜是齐国太子,老成持重,表面总装作一个合格的储君,其实心中最是无情,他为了巩固权位能够枉顾民生,心思深沉。 在他心里,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牢牢抓在手中的权利更为实在,为了权利什么都可以牺牲,更何况区区一个楚雨轻? 轩辕景昊抬手,“太子殿下不必如此,臣弟不介意。”说罢,他看向礼官,云淡风轻,“继续。” 盖头下的楚雪柔恨不能目睹楚雨轻的失态,此时心情大好,再听轩辕景昊和太子过招,更是惊叹,面上却是波澜不惊的。 冗长的礼节终于完毕,楚雪柔被送入洞房,而轩辕景昊却出去应酬宾客,直到夜幕降临,才缓缓归矣。 洞房之夜,轩辕景昊自然是留宿楚雪柔房间。按照程序挑了盖头,喝过交杯酒,轩辕景昊看着貌美如花的新娘,挥手让下人退下。 房间内只剩下两人的呼吸,楚雪柔顿时心口一紧,她情不自禁垂眸搅弄着自己的双手。 轩辕景昊早已有了一名侧妃,并非不经人事,看到一向淡定自如的楚雪柔也有一番女儿娇态,心口微颤。 他伸手扣住怀中的新娘,唇带着不可抗拒的气势落下。两人的姿态顿时万分亲昵。 唇齿交融的感觉,对于楚雪柔而言分外陌生。经历生死,她早已竖起了心防,将所有人隔绝在外,包括此时的新婚夫君。 这样的亲密让她很不适应。 轩辕景昊将人压入床榻之间,伸手去挑开她的喜服,唇舌落在她颤抖的睫毛上,带着难得的温情。 楚雪柔咬唇,双手紧握成拳,却在他再一次将唇落在她唇上的时候,微微不适地别过头。 轩辕景昊的唇落在了她白皙的脸颊上,动作微僵。 “你不愿?” 他的声音带着情动未散的沙哑,楚雪柔娇美动人,他又不是柳下惠,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只是感觉到楚雪柔的无言的抗拒,他也不会强求。 楚雪柔睁开眼睛,里面一片水色,却是让轩辕景昊清楚地看到了倔强之色。 是,她不愿! “呵……”轩辕景昊轻笑一声,轻轻合上了她的衣襟,放弃她娇软的身子,侧身躺在楚雪柔身侧,和衣而眠。 楚雪柔咬唇,“王爷……” 轩辕景昊眼眸未睁,淡然道:“睡吧。” 楚雪柔感受到他无言的疏离,微微叹气,拢好自己的衣服,闭上眼睛。 夜色流淌,原本以为这一夜就要这样平静地过去…… 谁知,半夜时分,楚雪柔忽然浑身抽搐,脸部肌肉颤抖,眉心紧皱,唇都咬破了。 “疼……” 轩辕景昊本就浅眠,时刻保持着戒备状态,因此楚雪柔一动,他便猛地惊醒。 “雪柔……”他第一次这么唤她,还有些不自在,很快被她面上诡异的青黑之色打消。 轩辕景昊微微眯起眸子,这分明就是中毒之兆。 他俯身抱起楚雪柔,拍拍她的脸蛋,“别怕,我去找大夫。”说着,他正要起身,楚雪柔忽然睁开眼睛,喊了一声,“王爷,不必了……” 轩辕景昊愣了愣,顿住脚步,“你中毒了。” 楚雪柔紧紧咬着唇,克制五脏六腑的剧痛,她抓着床榻,手背泛出了白色,却十分镇定道:“抽屉里有一只锦囊,麻烦王爷替我拿过来。” 轩辕景昊眸光微闪,也不问为什么,迅速取了锦囊,不待楚雪柔说话,兀自将里面的一瓶药丸取出来,倒出来,不过是一粒褐色的药丸,有一股浓郁的药香。 “是这个?” 楚雪柔点头,毫不犹豫地拿过药丸吞下,然后虚脱一般倒在床榻上,闭上眸子克制体内难以忍受的疼痛。 这是之前在南桂时,萧时羽给她的解毒药物,恰好今天帮助她逃过一劫。 轩辕景昊瞧一眼她干涩的唇,还带着血迹,眸光微动,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亲自送到床榻,声音带了一抹轻柔,“喝点水。” 楚雪柔怔愣一瞬,接过水杯,淡淡道谢。即使刚刚九死一生,她仍旧是大方得体,冷静自持的。 轩辕景昊亲眼见证了楚雪柔格外冷静的一面,心中生出欣赏。 “你放心,本王会彻查此事的。” 她新婚之夜在他府上中毒,,无论如何,他都该查出真相。 楚雪柔喝了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了。 轩辕景昊陪着她,看着她恢复了苍白的面色,毒解了,才疲倦睡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