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灵山  >  第七十章 洗礼结束

第七十章 洗礼结束

3589 2017-12-11 10:48:11
    听闻一群人,快速暴掠,而那神秘男子,包裹着大世子,沙漠龙蝎那巨大的身躯包裹着大世子没入祭坛地,那巨大的大坑,深不见底,消失在人们视线中。    “混账!”元皇忍不住大骂,脸色凛然,御空而起,身影也快速没向那大坑,手中一道神华浮现。    轰!    一道巨大的能量大掌,如同金色的山峰砸落,带着滂湃的狂肆,拍打而下,广场大理石瓦解,如同天崩地裂,景象恐怖。    “啊···不!”一道哀嚎,自底下那大坑响彻,貌似受创,而在巨掌瓦碎后,底下赫然出现,巨大掌印大坑,还有一个大洞,而那龙武已经不见了踪影,那洞口流血一些洞口。  元古抬头,看着那就巨大的大坑,心中震撼不已,逆袭秘境的一拍,竟然能让一个祭坛都要坍塌下去。要是拍在人的身上,那得成为肉酱,元古顿时觉得,这元皇回来了,以后要和他好好相处,要不然都话,受罪的就是自己。     “竟然在这么凶猛的轰击下,能逃掉”震撼充斥着在场,他更震撼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元皇竟然强大了到了他们无法企图的境界。    尤其是护国府张震天,司徒山伯。  “好一个屯灵门!”元皇神情冷色,想不到对很竟然能逃走,要不是对方的战灵是沙漠龙蝎兽,也许已经留在这里了。元皇剑眉微蹙:“以后的事情可能会麻烦点”    “陛下,为何放他走”大长老说道,心中常充满疑惑,很是不解,看着那神秘人带着大世子走,重要的是那苍莽力弯也被带走。    “此人战灵擅长遁走,进入地下入平地,要是动真格,父皇也未必留得下,可能死伤无数无辜人,”元古揣摩出了自己这便宜父亲的想法。    “重要的是,这天宗人马在这里,他离不开,也许那神秘人看出了这一点”元古又说道,    元皇听闻笑了笑,很是欣慰,不否定也不承认,旋即看向天宗人马的方向,神情一凝充满杀意,傲无天伤势不算严重,倒也不算轻。    “傲无天,你还要讨交代吗”元皇降落在祭坛下方,看着傲无天,此刻身为一宗之主的他,没有经历过如此狼狈。    “元皇,多年不见,难道你也想在这种情况下,争个你死我活吗”傲无天冷笑道,眼前的情况,“本宗可不惧你”    “我儿子的死,和你们大元皇朝脱不了关系,这事情,不会作罢”!傲无天冷色阴沉说道,自己儿子白白被杀,而仇人被带着,他无能为力。  “不会作罢!呵呵,我们皇族还没和你个老不死算账,我母后的当年的烙毒,可不就是你所谓,”元古眼中充满杀意。且后有道:“还有,你儿子嗝屁,那是他作死,你要找的是九千岁府算账”  “对了,根据祭坛洗礼之前所说的赌注,这九千岁府,元王,从此不再是我们皇族之人,你找他算账我无异议”元古冷笑道。 “对了,你们有异议吗”元古看着天宗宗主傲无天,且后又看着下方的那脸色苍白如土灰一般的九千岁府人马,尤其是看着元王,自己这名义上的皇叔。    “对了,我说的话,宗人府各位长老,你们谁有异议!”元古又扭过头来,看着站在后方的宗人府人马,尤其是那几大长老。    以往那些亲九千岁府长老,如同波浪般摇头。    元古,目光扫向屠长老,他对着个老头子,印象可是深刻,祭坛洗礼之前,可是嚣张无比。    “老··,老夫没有异议”五长老脸色如同吃了大便,难堪到了极点。    “六长老呢?”  “全凭太子”六长老元泽,有些尴尬,面色微微一沉,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元皇,露出僵硬的笑容。这元太子是在下马威吗,一些人马上想到了,也听说皇族宗人府,以往怎样对着他的事情。  元古目光扫视过以往那些对自己母子欺压的人马,一个个如面临灭顶之灾,心如死灰,脸色苍白无比,谁都怕这太子来个秋后算账。  “傲宗主,我知道我们的祭天洗礼之前,那赌约算不算话”元古又道,看着傲无天,眼神中充满戏谑,明显的威胁,要是不算话。    “本宗可没有做过什么承诺”傲无天冷笑道。    “无耻!”    “这天宗宗主竟然不认账”元古顿时黑了下来脸色,眼睛不停瞟想傲无天,  “要是我,我也不会,毕竟供灵场是个源源不断的灵石盆”有人说道,并没有觉得这事情有什么无耻,毕竟只是口头上的赌约。    “你以为你能耍赖的了吗”元古脸色略带凛厉。  “这事情,可不是你说了算”元古笑了笑,且后,引灵玉空间内,把傲瑗蓉放了出来:“一个是供灵场,一个是你的女儿,你自己考虑好了再和我说”呜呜呜!此刻,傲瑗蓉柔软的神情,被元古抱在怀中,丹田被废,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灵气波动,她试图挣扎,但是没管用,而她身上确实捆绑着一条普通的绳子,那清秀托书的绝世容颜,此刻冷若冰霜,她看着元古,美眸中充满愤怒。“!”傲无天,看到自己女儿被捆绑的那一刻,杀意弥漫周空,盯住元古,而后者感觉要被冰冻了一般,身体发僵,不过一股柔和之力,化解,正是旁边的元皇。  “好好好,元皇你生了个好儿子,一个月内,我天宗的人马,会撤出供灵场”傲无天森然说道,语气低沉到了极点,面孔上带着森然杀机,目光简直是要刺骨,眸光阴鸷。“这小子不错,行事手段,还有心性不错”席观座上,莫族的族长莫无言,语气中不加掩饰的赞赏,而旁边的莫宜菡,美眸眨动,闪现一抹惊讶的表情。  离去之前的傲无天,双眼中,那隐约的杀气,并没有掩饰,这元皇之子,走出的大元皇朝的视野,以前有听说次子事迹,可次子的成长速度,让他恐惧,不管怎样,次子必须要除掉,绝对不能让大元皇朝又要再次崛起。    皇族的人,心中不由得震撼,脸大长老也是兴奋不已,尤其是元皇,这么多年来才回来,也听闻自己的儿子以往的遭遇,可是看着元古所表现出来的成就,他心中震撼的同时,也有点感到自责,更的是欣慰。    ···    这次的祭坛洗礼,本来是一盛事,结果闹出了血腥风波,天宗还有九千岁府的体验到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最重要的是元皇的归来,大元皇朝上下被震动,而以往投靠九千岁府的皇朝官员氏族,一时间惶恐,仿佛天塌下来了。    祭坛石门前,那巨大的石碑,此刻也赫然显示着这次的洗礼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我先回去了”元古说道,看着广场上,几万人,又看着祭坛上上千皇族、官僚子弟、还有氏族,看着他们神情,元古摇了摇头,剩下的的事情他不想理会。    “恭送太子回宫!”就在元古说回去的时候,一排排官僚子弟还有官员,竟然出奇的恭候说道,神情开始变得惶恐,惨白,不自然。    “太子,老朽,护送你回去!”    “操妮娘的,你有资格护送太子回宫吗,你这九千岁一系的的人马”    “你,你大胆,你知道我是谁啊,你竟然和如此说话”一个中年人,看着一个小辈竟让和自己争论,他期待浑身发抖。    “你不就是九千岁一系的吗,很快会成为牢下之囚,竟然敢和我叫嚣”    “你也好不了去哪里,你是周阁老门徒是吗,你也是九千岁一系的”    ···  元古震撼,一时间变得有点不适应,随后摇了摇头,现在他心情全无,祭坛事情总算告一段了,可是苍莽力弯丢失,以后会面临着一大堆问题。大世子,边荒人马被救走,迟早是个毒瘤。“边荒,边荒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元古心中充满疑惑。且后又道:“看来处理完大元皇朝事情,得走一趟边荒”  ···  祭坛洗礼过去了好几天,此刻正是大元皇朝如春的时刻,仿佛这一切都向着的王朝进入了新的昌隆之年。    作为一朝之皇,元皇的归来,稳定了朝野。    最为重要的事情,元古的生活发生质地的变化,他的从以前的育畜坊,搬道了太子殿,宫殿内,古色古香,非常安静与雅致,一个个宫女行站立在大殿门口。    元古看着宫女,娴熟而优美体态,他也有所痴呆,差点浴火燃烧。    尤其是看着对面宫女,泡茶动作,可谓是茶道技艺,加上那缭绕俯身时候的身姿,元古心中很是赏心悦目。    且后又想到古之传承·苍莽力弯的丢失,心中就压抑起来,他的心情并不怎么苏畅,不在有心思心思去欣赏宫女的茶道俯身表演。    “屯灵门!边荒是七大势力之一,专门贩卖灵材灵器等黑市稀有东西”元古看着手上的信息,着是他让人收集来的边荒势力情报。    边荒大元皇朝南域不已几百公里之说,而是将近上万公里的遥远距离,要是普通人行走的话,也许花上几年的时间才能达到,可是对修炼者来说,也就几个月的时间。    “这天宗和屯灵门是个祸害,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找上门来”    “古之传承·苍莽力弯得找回来,要不然以后寻找混沌神纹的难度会异常大”小胖蛇懒洋洋趴在一蒲团上打坐,他一呼一吸之间,声音宛如雷鸣,随着元古修为的再次突破,而他的的修为也解封道了转阳秘境。    “我知道!”元古也点了点头,且后,也在一边打坐,自从洗礼后,自己修为迈进半步转阳秘境,虽然这几天自己没有可以去突破冲刺,要不然也进入了准转阳秘境。    一方面可能是因为自身的蛮像真文经已经达到了第十层,后续的经文,暂时没有,这是让他头疼的问题,他在考虑是不是利用灵气冲刺准转阳秘境,还是继续寻找新的淬体功法秘笈。    “听说皇族,有个藏书库收藏着许多秘笈,找个时间,进去皇族藏书库看看”元古想了想,有点头疼自己,突破转阳秘境后修炼什么。    “你是不是在想,接下来的修炼”小胖蛇,盘旋在蒲团上,看着元古淡淡说道,也许是猜出了对方心中的烦恼事。    “先找一些淬灵丹药,或者转阳期的丹药,也许能有助突破转阳秘境再说”小胖蛇说道,且后有道:“还有古之传承·古书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差点忘了这事”元古回过神来,从引灵玉空间拿出,一块乾坤戒指,正是在天池空间逃亡时候,从大世子手中得来的。    “!”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