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权后倾城  >  第十二章:生母

第十二章:生母

2072 2017-09-30 18:21:00
白奕早在正殿等候,一身玄色衣裳衬的人精神抖擞,满面严峻。秋、白夫妇二人进了殿来,照规矩先跪下请安、奉茶。吃过二人的茶,白奕脸上的神情稍缓,抬了抬手让二人坐。不等就坐,白凰翡却先问道:“爷爷要给漓江说亲?”白奕似早知她会有此问,不动声色道:“他今年也二十三了,早该成亲。户部尚书李大人之女李姝是不可多得的贤惠,家中有良妻,才能后顾无忧。”白凰翡咬了咬唇,垂首道:“爷爷明知漓江心有所属,有我一个还不够,难道要把整个白氏儿女都搭进爷爷的报国大业中去吗?”白奕眸光一转,满面深沉地看着白凰翡。端坐在一旁的秋拣梅脸色不自觉地白了白,双唇颤了半晌,才勉强露出一抹笑颜来,柔声说道:“早就听闻爷爷棋艺荆国无人能敌,拣梅不才,想请爷爷指教一二。”他这话说的何等自然,何等温和。便是白奕惯常冷漠的一张脸也柔和下来,抚了抚花白的胡须,目光转到秋拣梅身上,露出一抹赞赏的神情来,开口却是:“要下棋有的是机会。倒是凰翡让你费心了。”秋拣梅忙起身道:“夫妻之间,自当同进退。”白奕点了点头,神色漠然地看向垂首立着的白凰翡,声音冰凉,“你既说起漓江的事,恰巧老夫有一桩旧事要与你谈。”一旁秋拣梅欲起身辞去,老将军抬了抬手,目光仍旧落在白凰翡身上,“你们是夫妻,没什么不可听的。”一身束腰红缎的公子半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担忧的目光落在白凰翡身上。白凰翡抬首,略带惊愕的目光看向鹤发老者,心‘突突’地跳了跳,“爷爷要说什么?”白老将军要说的这桩事,是这么多年压在老者心头的一块巨石,更是大荆人人都想知道却又不可探知的辛密事。三十年前,白家长子白柠枫突然之间离家出走,老将军对外称已将他从族谱中除名。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一时,谁也不知内里。五年后白柠枫带着一女婴回到白府,第二日便传出他病故的消息,而这女婴便是白凰翡。这些事,是明面上的,白凰翡自然也清楚。谈及旧事,老将军面色淡然,但眼眸中隐隐有雾气闪烁,“当年他为了区区医女弃满门不顾,临终了,却还是将你送了回来。这便是你说的所谓心有所属,倘或当初他离家的选择是对,却又为何不将你留在那医女的身边?”白凰翡怔着没说话。秋拣梅却是脸色大变,老将军所言这事,与冬姨打探到的不谋而合。他噎了噎口水,问道:“爷爷所说的医女,可是淮阳仇念?”白老将军冷哼一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眸中蕴出一丝悲凉,夹杂着些怨气,视线定在白凰翡青黄交接的脸上。好一会儿,他一字一顿道:“白家不会承认这样的儿媳,可她是你的母亲,如今你已出嫁,算是上官门上的人。是否接受她,是上官府上的事,老夫只是告诉你事实真相。”白凰翡仍是有些怔忪,她早以为母亲亡故,这么多年执意打探她的消息,不过为着能在那块无字墓碑上刻上姓氏,也好叫那个给与她生命的女子一路走好。白家上下对她生母的事一字不言,甚至纳为禁忌。她想过太多可能,甚至若是查出母亲是个青楼女子,她也能坦然接受。唯独没有想过,那个女人竟然还活在世上,而她的身份,并不如自己想的那般令人讳莫如深。她脑海中翻江倒海的思绪一丝不差地表露在面上,却也不过换得白奕一个冷漠眼神。在这个习惯了发号施令的老将军眼中,唯有军令如山。而如今立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卸了帅印嫁为人妇,早已不是他的兵。这桩成年旧事对她造成了什么影响,丝毫也撼动不了那张冷峻的老脸,甚至连一句关切的话都吝啬给。秋拣梅端坐在侧,心疼地看着怔楞的女将军。他想握握她的手,在她耳边说些宽慰的话,可眼前的处境却不允许他这样做。除了袖手看着,他什么也做不了。“拣梅,你来陪老夫下棋。”沉寂了半晌的大殿响起老者不容拒绝的声音,随后传来的脚步声沉稳有力,没有丝毫的迟疑。秋拣梅再次深深地看了白凰翡一眼,眉眼一低,将眸中的疼惜压得一丝不见。擦身而过的一瞬,他在女子耳边低语:“夫人可知离崖一战,三万红甲兵为何败的如此惨烈?”秋拣梅回到白凰翡的西厢小院,已是脉脉黄昏,天边星子闪烁,半轮明月似挂金钩。阔气的小院飘着花香,小丫头进出忙忙碌碌,唯独不见女主人。青姑正指挥着小丫头布置厢房,见姑爷立在庭中四顾,上前来笑道:“小姐在后院留心亭呢。”秋拣梅寻到白凰翡时,她手里捧着青玉鱼子盒倚在轩栏上,正捻着饵料往湖面撒。目光定定地看着湖面,一圈圈数着涟漪。听闻脚步声来,她头也不回,唇畔噙了笑意,“你可领教了爷爷的棋艺?”轻快的语调,仿佛刚才堂上那个哑然无声的人,只是秋拣梅一瞬恍惚产生的幻觉。红衣白衫的男子缓步步入留心亭,在亭中的莲花石凳上落座,苦笑道:“姜还是老的辣。”白凰翡将鱼子盒放在一旁,拍了拍手,翻过身去,用双肘靠在朱红栏杆上。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人,“你说要与我同去淮阳,可是早知道了我母亲的事?”“在夫人未嫁我前,我从未查探过你的事。”秋拣梅低了低头,晚风抚着他额前细碎的发,落在清凉的石桌上,连带声音,也有些说不清的寂寥。他如此小心翼翼,却教白凰翡心中的结刹那消散,化作春风拂面展颜而笑。她笑的双肩颤抖青丝乱舞,一袭紫裳摇曳生辉。秋拣梅抬头看她,十分诧异。笑了许久,白凰翡才敛了声色,眼眸温和,声音柔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她摇了摇头,“还请你莫再为我的事费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