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权后倾城  >  第三十六章:傲血枪

第三十六章:傲血枪

3088 2017-10-27 11:58:00
渡江横亘整个荆国,江面宽达数十里,隔江不可见对岸。江水时而涛涛携卷雷之势,时而纹丝不动如一湾死海。黄山脚下的渡江口岸有一颗参天榕树,树下置了一圈的青石垒砌的桌椅。红衫少年驱车入巨大的树伞下,跳下车来,将其中一个桌椅搽干净。车上的夫妇二人一前一后地下来,落座后看了看四周景致。一身玄衣红纹的文弱公子忽的说道:“此处临江,三面皆是旷野,若于此截杀……”对面的女将军轻轻地啐了一口,“若真那样,凰翡尚可有余,夫君自求多福。”应小爷有条不紊地从车上顺下干粮点心,闻言白了二人一眼,也凑趣儿道:“真到那时,不如淹死痛快。”他又转身从车上搬下小火炉、装有晨露的瓮罐、保存茶叶的陶土罐子、一套烹茶的朱砂茶具。在一旁拣了个平顺干净的地儿,就这榕树枝生起了火,烧水煮茶。秋拣梅吃着糕点,十分赞同地点头。可当他偏头看到遥遥数里外的滔滔江水时,苦着脸摇了摇头,“我这身体,不等投江,早被杀了。”白凰翡笑道:“夫君放心,我虽无力保你周全,要助你投江还是可以的。”主仆三人越说越离谱,漫天白云聚聚散散,细细碎碎地压在渡江头上,似乎随时准备坠进那无边的江水中。茶已泡好,仍旧是陵上的‘指尖花’,朱砂杯中一片翠色,青烟缭绕随风散去。三人闲来说笑,并无什么忌讳。日上中天,一个粗布衣衫的老妪担着两箩秋白菜在三人邻桌歇脚。天气热极,老妪将头上的竹帽揭下来扇风,满头稀疏银发落在嶙峋的脖颈间,一双又瘦又黑的手只剩下皮包骨。她冲着邻桌不相识的人笑了笑,满脸的褶子立刻集中到了眼睛周围,几乎要将那双眼淹没了。白凰翡回了她一个微笑。老妪将帽子戴上,从箩筐中挑出一颗俊俏的白菜,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目光殷切地问:“姑娘买白菜不,给你算便宜点。”女将军含笑摇了摇头。老妪灰白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失落,又俯身将那颗白菜小心翼翼地放回箩中,沉吟着说道:“生活不易,各有各的难处,百姓苦,可当官的也没啥好处。那刑部尚书还被人掳走了呢。”白凰翡执杯的手一僵,猛然抬头朝前望去,刹那间瞳孔一收,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慢慢地吃完了杯中的茶,才淡淡地道:“夫君要投江,现在就该去了。”秋拣梅顺着她的视线转头望去,只见前方旷野之处,数十个白褂汉子结伴而来,手里拎着扁担,说笑着朝参天榕树行来。说话声音虽大,却是地方口音,一句也听不懂。他苦笑着:“来不及了。”应良不慌不忙地将干粮又重新包了起来,将小火炉里的火熄灭,仔细地收好了茶具。他又顺手从马车内取出件长长的用羊皮卷好的物品来,递给白凰翡。女将军将那物拿在手中,数十个汉子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只留下一个缺口,却是正对这渡口的方向。似乎是故意为之。那些汉子脚程极快,走起路来却半点声响没有,且步履诡异的整齐。本来担着箩筐要走的老妪被他们逼了回来,踉踉跄跄地跌坐在地上,一双枯瘦如柴的手臂死死抱着两个箩筐,“我儿子还等着这菜钱救命呢,求求你们……”她害怕极了,灰白的眼眶里盈满了泪花,声音不稳,全身都在颤抖。其中一个离她最近的汉子拿扁担箩筐里搅和一阵,打量了一下一旁临危不乱的三人,“老大,不是说只有两个点吗?怎么多出了两个?”身后,中年男子分开众人到了近前。他身形消瘦,在这群汉子中是最矮的。只是脸上有一条狰狞的疤痕,从额头扭扭曲曲地划拉到下颌,就像是匍匐了一条百足蜈蚣。“他奶奶的!”蜈蚣脸的汉子骂了句脏话,视线在几人身上瞧了瞧,“点子是这一男一女,斩首。这小娃娃细皮嫩肉的,你瞧那张脸多俊,剥下来做个人皮面具正合适。”众人听到这里,都大笑出声,刚才说话那人又指着老妪问:“这老东西怎么处置?”蜈蚣脸的汉子阴阴地道:“老东西没什么用,丢渡江喂鱼。”那老妪立时吓得嚎啕大哭起来,身体不自觉地往后缩去,一边哭一边道:“我儿子还等着我买药回去,求各位大爷饶命!”应良突然俯身去将老妪扶了起来,让她靠着石桌坐下,眼神轻蔑地扫过众人,重重地啐了一口,“跳梁小丑也敢欺负到小爷头上?”众人一听这小娃娃竟如此狂妄,不由的又是一阵哄笑。蜈蚣脸的汉子走到应良身前,将脸上的那条‘蜈蚣’凑到红衫少年面前,“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身上已经背了几十条人命了。”应小爷一口唾沫啐在那条‘蜈蚣’上,冷笑着道:“杀人多简单,这也值得你津津乐道?”蜈蚣脸的汉子似乎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他闭了闭眼,狠狠地将腾起来的怒火又压了下去。后退了数步,喝道:“把这小东西给我宰了,谁也不许伤脸。”命令一下,白褂汉子纷纷掰断了扁担。顿时,数十把寒光闪闪的剑指向榕树下的四人。一道道冷冷的剑光投射到女将军的脸上,她慢条斯理地解开了羊皮卷。羊皮卷内包着两截断枪,一头一尾。她将两截断枪连为长枪,枪头悬红缨,枪身缠了一条金麒麟,枪柄处用刻了两个小字:傲血“傲血枪,白家朗!老大,那个是白凰翡!”不知人群中是谁喊了一声,恐惧一瞬间便在这群汉子中间蔓延开来。蜈蚣脸的汉子眼中也露出一瞬的惊惧,喃喃道:“上头没说要杀的是朝廷命官啊!”一瞬间他们便明白过来,自己这一行人,是被当做了弃子。无论这次行动是否成功,都不可能活命了。他们的斗志就像是决堤的洪流,一泻千里。甚至有人产生了逃跑的念头,可双腿却犹如灌铅一般,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女将军拎着长枪站了起来。女将军眉间攒了一丝厌恶,狠狠地啐了一口,狞笑道:“要你们这群杂碎死在傲血枪下,委屈它了。”语音落下,黛青色的身影如鬼魅般蹿起,殷红的长枪就似毒蛇吐信一般,出必见血。女将军身形忽上忽下,伴随着惨叫声、倒地声、哀嚎声。眨眼功夫,包围圈便四散崩裂开来。白凰翡三个字就像是压在众人心间的一柄利刃,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命丧她手。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终有一死,却只能等待死亡到来的煎熬。不知是谁开始拔腿逃走,可当他转身的一瞬,也正是死神降临之时。红缨长枪从他的后颈插入,尖锐的枪头刺破了喉咙,瞬间又被人拔了出来,滴血不沾。他们此时才切实体会到自己要杀的是什么人。那是在血雨腥风中行走了十载的白凰翡,那是战神白家的女郎,那是曾经统帅千军万马睥睨众生的凰翡将军!当他们不敢与死亡之神为敌时,充满了恐惧的目光便开始四处寻找。一直安静地坐在石桌边的男子,脸色苍白,身形消瘦。一瞧见他,那一双双恐惧的瞳孔陡然亮了一下,不约而同地朝他走去。杀不了女将军,可以杀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看到他们围拢过来,应良有些着急。此刻白凰翡被他们拖住,根本无暇顾及这边。他平素虽叫嚣的厉害,可心里清楚的很,那些招式不过花拳绣腿,根本不是这些亡命之徒的对手。“公子……”应小爷终于弱弱地唤了一声。秋拣梅的双眼一直追逐着白凰翡的身影,淡淡地道:“看来咱们要葬身这里了。”“都这个时候了,您就别说笑了。”红衫少年往前移动了一步,瘦弱的身影挡在文弱公子的前头,往被空出来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实在不行,咱们也只能跳江了,或许还有一条生路。”一旁吓得瑟瑟发抖的老妪突然说道:“渡江每年这个季节涨潮,小兄弟,你这身子骨要跳下去,必将尸骨无存。”应良并未真打算跳江,不过说出来给自己提提胆,如今被老妪一语道破,那股子好不容易蓄起来的勇气也焉了下去。他转头狠狠瞪了老妪一眼,着实不好意思与一个老妇人计较。他们紧张,那些围剿的汉子更加紧张,颤抖着手抡起剑刺向三人。咻咻咻……一连串不知名的声音响起,那些人高举着剑,身体却像是被定格了一般,无法动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无法呼吸。那时削尖了的竹片,从咽喉处入,后颈处出。他们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血顺着竹片滴到地上。‘哒’‘哒’‘哒’……无数这样的声音汇成了一片,就像是心在跳动。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老妪,丝丝疼痛从脖颈散开,四肢百骸,令那颗心脏的跳跃速度加快。然后,倒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