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权后倾城  >  第二十章:人各有志

第二十章:人各有志

2071 2017-10-08 18:22:00
因演练军阵的舞姬换人,白凰翡时间更紧迫,托皇后将梨园下钥的时间推迟了一个时辰,每日回到相府已是月上柳梢。可无论她离宫多晚,落马桥头都停着一辆蓝顶小轿。开满美人红的小道亮着一盏盏昏暗的灯,就似一条黄橙橙的练子,一路铺到紫竹掩映的小院子。文弱公子在院中凉亭下,或看书练字,或煮茶研棋。只等她踏入小院,便会起身相迎,让青姑端上早已备好的饮品,看着她喝了才会去睡。红儿与兰儿躲在廊下偷着笑,拉着青姑问:“这便是书中说的举案齐眉罢?”“主子的事哪里轮到你们这些小蹄子议论?”青姑虽然骂着,眼里心里却都是止不住的笑意。秋拣梅默默做着的一切,白凰翡都看在眼里,每次除了多谢,便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公孙忏一席话虽然解开她的心结,可三万红甲兵的冤屈她不能装作不知,这件事不解决,她就不可能静下心来做上官府的儿媳。眼看着离中秋宫宴仅剩下两日,军阵演练已然成型,她心中长出一口气,提早结束了训练。日头还悬在西边,将落未落,暖黄的光笼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上方,暖则暖矣,却不入心。长街青砖黑瓦,稀疏爬着绿色植被。她的步子一向沉稳阔朗,此刻却不由地放慢了脚步,身影被日光拉长成一条消瘦的影子贴在地上。荆庭立在长街尽头,一袭暗红的长衣衬着身形挺拔,略显秀气的脸上带着疲倦。在看到白凰翡的一瞬间,眼中绽出明媚的笑意,不由自主地迎了上来,欢快地唤了一声:“凰翡姐姐。”因梨园的事快要结束,白凰翡心中稍稍畅快,脸上含了丝笑,同荆庭揖了揖礼,道:“听闻二殿下近来陪同哈达王子,怎么有空入宫来了?”“快别提了。”荆庭将眉头一皱,委屈道:“蛮子本无什么礼仪可讲,我又没有姐姐这般好身手。”白凰翡立时明白过来,想了想道:“既如此,殿下怎么不同圣上讲明?”荆庭做了个请的手势,白凰翡微微顿了一下,二人并肩同出午门。“怎么没讲?不仅没用,反倒落了一顿训。”荆庭语气中尽是委屈,“皇兄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有他在,哪里用得着我?”看到白凰翡出来,落马桥头的小轿从老柳树下抬了出来。却见女将军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先回去。为首的轿夫略停了片刻,看清夫人身边的人是二皇子才稍稍放心,打着小轿先行回府去了。“如今朝中有白将军和上官丞相,父皇却始终不肯放过我,说什么自古手足兄弟,该是相辅相成的。我如今若不学着点,将来皇兄继位,如何助他?”白凰翡侧头听着少年郎的抱怨,不置一词。荆庭将心中委屈一股脑说了出来,后自后觉地有些不好意思,摸着头道:“姐姐是不是觉着我很没用?”“人各有志。”白凰翡淡淡答道。荆庭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她,脸上忽的漫上明快的笑,“姐姐随我来。”他不等白凰翡应话,拉着她转入另一条街道,直奔栖霞酒楼去。二人还未踏入酒楼,对面的花月坊内忽的飞出一物,直直朝荆庭砸了过来。年轻的二皇子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白凰翡拉着闪到一边,惊魂未定,却看清摔在地上的是一个人。“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都是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花月坊内传了出来,不多时,高壮的虬髯大汉从里头走出来,手里还拖着一个舞姬。那舞姬身上穿着霓裳,想是正在跳舞时被拖下来的,此刻吓得昏了过去。白凰翡定定地看了那身穿露肩狐皮衣的大汉,略略皱眉,将摔在地上的小厮掺了起来,俯身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那小厮一骨碌爬起来便跑没了影。那大汉步下台阶,看见被他扔出来的小厮逃跑了,啐了一口,大笑道:“懦夫。”此时坊中又跃出几名小厮来,身上或多或少有伤,眼中有了惧意,只是远远地将汉子围在中间,无一人敢上前的。坊内有女子的哭泣声传来,周遭围观的人指指点点,却无一人敢站出来说一句话的。白凰翡转头看了看荆庭,这位皇子眉宇间尽是愤懑之色,眼中却又有顾虑,显然他也知道此事不好插手。这虬髯汉子见无人阻止,越发得意起来,叫嚣道:“都说大荆靠女人打天下,看来传言不假。”他话中这个女人,很显然指的就是白凰翡。女将军听了这话,冷笑一声,仍旧没有动作,只是朝街头望过去。只见一群衙役小跑过来,先将众人疏散,却见效甚微。领头一人询问过事情经过,立即叫人将汉子拿回衙门受审。几名衙役立即将虬髯汉子围了起来,见他手里还拎着个舞姬,不敢轻举妄动。那领头的人试图与汉子交涉,却不想后者突然将手中拎着的女子朝他摔了过去。那名小队长本已准备避开,可看到女子苍白面庞时,突然定住不动,生生地被女子砸在身上,摔倒在地上向后退了好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昏了过去。见汉子手上没了人,衙役再无顾虑,一拥而上。有四人分别缚他四肢,动作迅猛快速,很快便将汉子的行动制住。一人飞身而起,朝着汉子的后颈便是一记手刀。本来是一击必中,众人都要拍掌叫好了。谁知一刹那间,那虬髯汉子竟然原地转动,原本压制他动作的四个人也被他带着翻转,被他甩出去两个。而那个原本准备给他最后一击的衙役则被他一拳击中脸部,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人歪着脑袋倒飞出去。枫城第一歌舞坊,就因为一个汉子,闹得人心惶惶犹如地狱。在场之人无一不变了脸色,立即做鸟散状。却又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虽然躲得远远的,却还是探头探脑地看着。他们看着虬髯汉子的同时,也看见了还立在栖霞酒楼门口的两人。有人惊呼一声:“那不是凰翡将军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