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医手遮天  >  第49章 解之

第49章 解之

2264 2017-12-22 14:12:43
张家的人看着张其俊竟然下台去挑衅,顿时都大吃一惊,然后觉得面色无光。 张成宇冷笑道:“我这个堂哥还真是好本事,连我都解不了的毒,他还敢去,这是要把我们张家的脸都给丢尽!” 张德阳也怒气冲冲的对张天浩道:“天浩,你为什么不拦住他!” 张天浩淡淡的说道:“我相信我弟弟。” 场中,葛麒麟停下脚步,虚着眼睛看着张其俊:“你是?” 张其俊随口说道:“张家,无名之辈,敢不敢比?” 葛麒麟失笑道:“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些毒药吃下去,可没那么好受。” 张其俊咧嘴一笑,“那好,不过你刚刚那种毒药药性太弱了,这样,我们各自服下三瓶,如何?” 葛麒麟面色一变,其余两家的人看张其俊的目光也有些变化,只有张家的人觉得张其俊这完全就是在找死。 “一瓶毒性都那么强,喝三瓶,我看都不用解了,直接当场身亡!”张成宇嘲讽道,觉得张其俊简直无知无畏。 葛麒麟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然后说道:“既然张兄想挑战高难度,那我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不过喝三瓶就免了,我这里刚好还有两份比刚刚那些毒药毒性猛烈五倍的毒药,不知道张兄敢不敢接?” 张其俊直接把毒药拿了过来,就准备往嘴里塞。 葛麒麟嘴角一抽,暗骂这特么是毒药,又不是美食,阻止道:“张兄,别急,这次我们换个比法,毒药不由自己来服,而是各自在家族中找一人,服下,我们治之,如何?” 他这么做,其实也是因为这个毒性的毒药,他也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怕像先前张成宇一样,被毒药影响。 他招了招手,葛家那边立即走过来一人,没什么犹豫,便服下了葛麒麟手中的毒药。 而张其俊,一时却陷入了难境。 他看向张家,发现一个个都在冷眼瞅着自己,没有一个人有下来的意思。 因为他们觉得,张其俊根本没有什么医术可言,下去,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场面顿时变得十分尴尬。 这时,张天浩站了起来,来到张其俊面前,夺过张其俊手中的毒药,便服了下去。 他对张其俊爽朗一笑:“我信你!” 张其俊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拿出了银针,全力施展黄金九针。 两分钟之后,随着一点一点的黑色液体被从银针带出张天浩的身体,张天浩面色已经恢复如常。 毒,解之! 葛麒麟则满头大汗,看见张天浩竟然已经被治好,顿时不可思议的呼道:“这不可能!” 葛家的人,孙家的人,都看傻眼了。 而张家的所有人,则是眼珠子都掉了一地,尤其是张成宇,想到张其俊的表现,再想到自己的标新,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 “肯定是作弊了,这不可能……”他咬牙自语。 孙睿娇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一幕,还是松了口气。 “大姨,你现在还觉得,他是无用之人吗?” 孙慧馨沉默了两秒,道:“时隔三十年,我居然还能见到能把张家绝学施展得如此精妙之人,此子,假以时日,必成龙凤。娇娇,你的眼光没有错,是我错了,你们的事情我不在过问。” 听见孙慧馨这么说,孙睿娇的脸却红了起来,道:“大姨,我都说是误会了,我和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 孙慧馨没好气的看着孙睿娇:“你这丫头,拿我寻开心是不是?” 然后又补充道:“不过,你和他谈恋爱可以,但是成婚之前,必须要保留处子之身,明白吗?” “大姨!”孙睿娇觉得都要羞死了。 张其俊终于见到了张定国,刚才发生的事张定国显然已经听说了,乐呵呵把两个瓶子递给了张其俊。 张其俊接过来,看了一眼,道:“我说爷爷,你不会拿地里的土和自来水忽悠我吧?” “臭小子!你要是不信,就把东西还给我!”张定国吹胡子瞪眼。 张其俊嘿嘿一笑,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然后挥了挥手,“那没事儿,爷爷我就先走了。” 张定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倒是张其俊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笑。 “爷爷,我知道,你是想告诉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医术的学习我并没有落下,这个张家我虽然并不喜欢,但就算是为了你和大哥,那什么杏林论道,我也绝不会输。” “张家,永远都会是四大医道世家之首。” 离开了张家,张其俊坐在飞机上,身边却意外的坐下了一个熟人。 “莹莹,身体最近怎么样呀,要不要本神医给你把把脉?” 这人正是赵鼎臣的小女儿,赵莹莹,她一看是张其俊,刚一坐下就又起身了。 “我要换位置,不,我要去通知空警,这里有大色大魔之人,不能让这么危险的人上飞机。” 张其俊满头黑线,心说我不就对你开了个有点颜色的玩笑,怎么就大色大魔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赵莹莹要是知道她父亲,还要把自己这个大色大魔之人“许配”给她,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赵莹莹当然不可能真的去找空警,不过却紧贴着远离张其俊的一边。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皱起眉头来,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捂住了肚子。 “你怎么了?”张其俊发现了赵莹莹的不对,问道。 赵莹莹脸色都有些发白了,说道:“我肚子有点痛,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张其俊把手搭在赵莹莹的手腕上,然后皱了皱眉头。 不是什么大问题,阑尾炎,但是痛起来也要命。最重要的是,他不可能在飞机上施针,因为不平稳。 赵莹莹几乎快要缩成一团,额头上已经有冷汗冒出。 张其俊叹了口气,对赵莹莹说道:“莹莹姑娘,得罪了。” 说完,便把手伸进了赵莹莹的衣服里。 赵莹莹吓了一跳,又羞又怒,这个大色狼,居然趁人之危! 她刚想反抗,却突然感受到,张其俊压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热量,而感受着这股热量,刚才那种让她痛得快死的疼痛感,竟然是减缓了。 承受剧痛的人突然得到这种感觉,是根本无法拒绝的,赵莹莹停下了反抗的动作。 张其俊其实只是用真气刺激穴道而已,因为没有银针,所以效果要差许多,不过对付阑尾炎,还是绰绰有余了。 从腹,到背,很快,赵莹莹就感觉疼痛已经消失了,甚至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的感觉,就好像在污染严重的空气里生活久了的人,突然吸到纯氧一样。 张其俊收回了手,赵莹莹还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不弄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