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三章 傻子

第三章 傻子

2006 2017-09-05 10:34:58
    秦怡还是没有反应,男人干脆地伸出手来抓住秦怡的手,然后放到了他的额头上,嘴里还在嘟囔着:“娘子,这样就舒服多了,好凉快啊。”    被手下灼热的温度烫了一下,秦怡神游天外的思绪终于飘了回来,这个男人明显是在发烧啊,而且按照这样的温度继续下去,这个人一定会变成傻子的。    来不及想太多,秦怡在床边坐下,然后手扣住男人的手腕,就开始把脉,男人虽然觉得不舒服想要挣脱,但是看到秦怡脸上的郑重认真最终还是乖乖地放弃了。    过了一会儿,秦怡放开了手,焦急地问道:“你刚才吃了什么东西?在那里吃的?”    男人的表情很痛苦,好看的眉眼都纠结在一起,他回想了一下,然后慢吞吞地回:“中午的时候我肚子饿,那时候你又没有回来,我就想要出去找一点东西吃,可是我好笨,都找不到。后来还是二弟带我找到的,那些花长得可漂亮了,我就摘了一些花也叶子吃下去了。”    说着说着,男人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身子缩进额被子里,只露出半个头来,怯怯地问:“娘子你是在怪我没有带回来给你吃吗?我带回来了,不过不在这里,放在厨房的篮子里。”    秦怡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个人看来真的是有些脑子不清楚,脉象明显地昭示着他这是中毒了,而且程度还不浅,要是还找不到解药的话,再过上一时半会就真的会没命了。    而就在这样的危急时刻,居然还在记挂着她会不会生他的气,说他脑子不清楚都是轻的了!    看秦怡还是板着脸不开心的样子,男人又露出了委屈的眼神,甚至眼里已经浮起了一层淡淡的水雾,他低着头,像是一只巨型的大狗一般在装乖。    秦怡这时恨起了自己不能全部接受原主的记忆,要是还记得这个人的话,现在怎么会处于这么被动的情形呢?    但是现在还不是埋怨的时候,秦怡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努力笑了一下,轻声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叫我娘子呢?”    听到这话,男人像是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连脸色都变得煞白了,他伸出手来紧紧抓住秦怡的,声音还在抖着:“娘子,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可以改的,真的!你别不要我了!我们是经过拜堂成亲的夫妻,你是我娘子,我是你相公,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你不可以耍赖的!”    话说到最后,已然带着一丝哭腔,但是因为太过于害怕,又显得可怜兮兮的。    秦怡扶额,她只不过随便问了一些问题,这个男人怎么就想到这里来了?    “我的意思是,我刚才从山上掉下来摔了一跤,碰到脑子了,有些事情会不记得,所以要你告诉我。”    原来是这样,男人紧绷的脸色松了下来,但是下一刻又开始紧张地看着秦怡,“你摔跤了?痛不痛啊?摔到哪里了?”    连声的问了几个问题,男人仿佛根本就等不及秦怡的回答,手脚麻利地移开被子,然后凑近秦怡,开始验伤。    “啊!娘子,你的手刮破了,现在还在流血,这里,这里,”男人指了好几个地方,心疼地说道,“这么多地方都受伤了,娘子,你肯定很痛吧,以后让我和你一起去吧,这样你就不会受伤了。”    男人好像不知道自己也在难受一样,一心只为秦怡着想,那副样子仿佛比伤在他的身上还要让他觉得难受。    秦怡心里当然也感动,她不是铁石心肠,这样一个一心一意为自己的人,换谁身上不觉得欣喜呢?即使这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傻子。    没等秦怡说话,男人又出声了:“你放心,我和你一起出去,绝对不会让你再被别人嘲笑的,我力气大,谁敢笑我就揍谁!”    本来秦怡还在疑惑,这里有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要身为弱女子的自己上山去找吃的,原来原因出在这里。    原主本来就是一个心思敏感的女子,常年都生活在别人不怀好意的议论中,心里更是自卑怯懦,现在成亲了,对象居然是一个傻子,外面的议论必定是更为难听了,所以她才会叫这个傻子守在家里,不让他出门。    依照原主的性格,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是做得出来,也因为这样,才会不幸地丢弃了性命,导致了她这个外来者的还魂。    “娘子,你现在受伤了,快点躺下来吧,我给你呼呼,二弟说疼的时候呼呼就不会痛了。”将秦怡强迫性地压倒在床上,男人开始给伤口小心地吹气。    秦怡无奈,就那么一点小伤口,那里称得上伤呢,要是他不说,她大概还不会注意到。    “娘子,”男人看着温顺的娘子先是很高兴,可是过了一会又慌张起来,“娘子对不起,我不该和你一张床的,我现在就打地铺,你不要生气,生气的话伤口会好得很慢的!”    说着男人就将床尾的两张薄薄的被子拿起来,然后就打算跳下床去准备打地铺。    秦怡及时地阻止了他,刚才这个男人的力气好大,把她压在床上的时候她一分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现在没有了压制,终于可以起来了,她皱着眉头疑惑的问:“我和你是不在一张床上睡的吗?”    “恩,娘子你说你不想和我一起睡,”男人的目光带着手上,咬着嘴唇憋了好一会儿,还是问出口了,“娘子,别人说夫妻都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睡,是不愿意和我成为夫妻吗?”    “呃……”听到这个问题,秦怡是哑口难言,难道要说她不知道原本的那个灵魂是怎么想的吗?于是急忙转移了话题,“我不记得了,以后你再告诉我这一些吧。”    “对了,娘子你都不记得了,”男人懊恼地皱起了脸,“没事的,娘子我都告诉你,你想要知道什么都告诉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