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傻子相公绝宠我  >  第三十一章 不收钱

第三十一章 不收钱

3219 2017-09-13 11:39:32
  大傻和秦怡对视了一眼过后,立马懂了秦怡的意思。      “好,中午咱们在路大夫店里集合,不然不知去哪儿找你。”      大傻是绝对不可能让秦怡一个人从镇上回村子的,那两天实在属于没有办法的事情,家里不可能留灵汐一个人在家,更不可能把灵汐一起给带来。无奈之下,大傻只有让她一个人回家。      “嗯,好的。”      一起走过一段路后,秦怡就把昨天挖的那些东西从大傻背上接了过来。看着他们渐渐的离自己远去。才转身又去了路大夫店里。      这次的东西虽比不上灵芝,当然,也不是什么哪里都可以找到的,实属罕见之物。      “你啊,又给我拿这些东西来,多少钱,我让伙计算给你。”      路大夫没有想到秦怡又会给他带这些东西来,虽然管不了多少钱,也是每副药里都需要的东西。都是大夫,也怎会要大夫的钱第一次也是因为不知道对方人品和情况,如是了解,也定不是收他的钱。      “路大夫,不收钱。”      路大夫最近也帮了他们许多忙,不是他的话,大傻不会找到绿芽,自己也不会好。不是他的话,那些医书自己肯定现在都还未买到,更别说,如何给大傻看病,请镇上最好的大夫,这些没有路大夫,怎么又能做到。      于此,他俩二人聊了好多最近镇上发生的事情,和大傻病症的发展。得开始着手找药材和理清大傻的病的来由了。时机也够成熟了,只是还是不知道大傻接不接受秦怡给他治病。      告别路大夫后,就去绿芽府上。不知道外面什么时候换门卫了,去通知了才让进去的。      绿芽直接带着秦怡就去了夫人房间,看着夫人能够坐起来,也是一种喜悦之情。      “丑儿姐姐,夫人最近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的,反正要说好也算不上,要说不好又比以前好许多了,总之感觉说不上来。”      秦怡光是这样听她说,都觉得感觉还是不怎么好,夫人的身体难不成一直就这样了?不过夫人还是很感谢她的,谢谢她救回了她一条命,还连带着救了一个家庭,除了过内贼。      可现在看起来,这府上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冷清,让人坐着心里都觉得发毛。      “好,我知道了。”      说完又从包里给夫人准备好的药拿出来给夫人吃的,这个可以直接吃。刚入口时,苦涩难以入口,后来甘甜入味。实则为一则良药啊。      全部都交待完过后,秦怡马上返回路大夫家,与他们集合。         从市集回来后,就很少在家里看到莫子涵,也不知一天到晚在干什么,有时候连吃饭都找不到人影子,只是偶尔看见他在村子里飘,但还是住她家的。      灵汐最近也比以前懂了好多,知道怎么种菜,怎么翻土,知道……      大傻还是那样,不是那么笨也没那么聪明,只是想起以前,脑袋还是会疼,想起来的还是跟以前想起来的一样,没有什么进展,也和以前一样,怎样也不让秦怡医治。      莫子涵好像发现了大傻就是他一直寻找的上官若轩,只是现在暂时没法证明,而且现在身边还有秦怡保护着,要是想动他还是没那么简单。他派出去寻找上官若轩的人回报也没有什么消息,这么久,那么都找过了。死不见尸,活不见人,能去哪里。也许就是这个大傻,长得这么像,还能有谁可以这么像。      “大傻,快来。”秦怡叫喊着在厨房的大傻,“感觉有什么你对劲没有?”      秦怡好像发现了一些事情,一直觉得那个莫子涵不对劲,就看他这几天的行为就不对劲了,哪儿也没去,就在家门口溜达,可那几天连人都看不见一个,不奇怪才是问题。      其实秦怡更想拉动的是大傻的感觉和病,企图因为某些事情他能想起来一些有关联的东西。      “娘子,我看不出来。”      其实大傻也不傻,只是很多时候,他反应没常人快,所以人们总没给过他机会说话,人们就更觉得他傻了。只有秦怡一个人不管好久都可以等他说话,更别说慢慢给他治病了。      “你仔细想一想,感觉哪里不对劲?”      愿意和他健立自己的独立思维,尽管时间漫长,尽管有些事情他一时之间还考虑不过来,只要有时间,他一点可以想通的,所以秦怡一直坚持着这个念想,随时随地都没放弃过给他治病。      “哪里不对?”大傻摸了摸后脑勺,看了几眼莫子涵,又看了一眼秦怡,“真要我说?”      秦怡看着大傻终于肯说了,自然说很高兴的,猛的点了点头。      “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其他都对。”      秦怡听他说这话的时候,真是又好笑又好气,什么叫眼神不对啊。兀自的觉得有一股暖意袭来。      大傻早就发现莫子涵看他的眼神不对之外还有看秦怡的时候眼神也不对,不过,这两个不是一种不对劲,是不同的两种,反正他每次看秦怡,大傻就感觉特不爽。      “你啊,快做饭去吧。”      秦怡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还是做饭去吧。反正时间也不早了。      秦怡看莫子涵朝着家里的方向回来,转身就回去了。不知道那两天给夫人的病她治好了没有,这次应该什么内鬼了吧,所以肯定能治好。这也是做大夫的职责啊。      “秦怡,秦怡……”      不是刚回来吗,怎么可开始叫起来了,难道是自己传染了他们?没道理啊,他才在这里没多少天啊。      “啊,出什么事情了么?”      急匆匆的就赶出去了,还没走到家门口就被莫子涵给拦住了,让他小心一点,自己什么都不可以的时候就叫人,他们都在里面。      只见秦大婶躺在地上,感觉像是要死了一样,一抽一抽的,该不会抽搐而死,现在是来要回老宅的吧?      难道又是生病了?      自从上次给夫人治完病后,才发现自己好多都不明白,都不懂,所以她现在极少给人出诊,更谈不上,病人自己来家里,这些秦怡都是那样说的,后面都很少人来这样说了。      “大婶,你这是咋了?”      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她回话,还是自顾自地抽搐,看来确实有问题,可普通的生病,为什么会抽搐?这件奇怪了。难道是什么怪病?      秦怡掀起衣服原本是打算把脉的,没想到,身上全是那种红点子,这种情况她以前从未看见过。在现代上课的时候,老师关于这种皮肤病也只是说了点皮毛而已,懂过大概,其余的也不算清楚,怎敢就这样医治。就算关系再不怎么好,自己也知道作为大夫,自己的责任放在那里摆着的。      “大傻,你去把你二哥喊来。”      要是没有家人在场,不敢进行医治,而且还不知道病源,到底是吃什么东西过敏的还是其他病源的。什么都不知就开始医治是对病人的不尊重。      大傻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听了秦怡的话,去秦二柱家把他喊来的。      结果秦怡问了大半天,他什么都不说,感觉就跟不是他娘亲一样。而且从开始就不对,自己都抽搐成这样子了,怎么可能从自个家里到宅子来,肯定是有人送来的,又不好进去,就只有这样。      这人难道就是秦二柱?其他人送来的话,肯定都会提前支一声。现在倒好,二话不说,直接给推这里来了。家里是收容所还是怎么的,来病人也得说一声啊。      灵汐在旁边看着秦怡,就知道她一个劲的不开心。      “灵汐,进去拿盆水来。”      秦二柱只见她进去拿水,就忍不住问了起来,“丑儿,拿水干嘛?”      还叫丑儿,这个名字早就不属于她了。现在的她只属于秦怡这两字,狠了他一眼。      “干嘛?你不说话,我只能给她弄醒了,自己问啊,不然怎么给她治病。”      还真是亲儿子,连这个都不在意,真是妄她干疼这个臭小子了,还拿宅子作为抵押,真替她感觉不值。      灵汐端着水出来,秦怡把秦大婶吐出来的液体全给情理了,看着比较恶心。秦二柱就再旁边看着。不知道她醒了会是什么感觉。      太阳开始大了,得把她弄进去,万一要是太阳大了,晒着病人就不好了。      好久没见秦二柱一家人了,没想到那么久后第一次居然是在这种情景下,那时候是给他儿子治病,现在是给她治病。      这或许也就是人们说的风水轮流转吧。哪天到自己都说不准。天意来了,谁也反抗不了。         秦二柱愣着看大傻和莫子涵搬动着他的娘亲,他就傻傻的站着,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真像傻了一样,自己的娘亲在别人手里搬动,他也不为所动。      秦怡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秦二柱不是这样的人,要是其他时候早就发飙了,还得他们动他娘亲。这是完全没有希望的,现在完全不同。      “秦二柱,不管之前我们跟你有什么恩怨,现在你娘亲病这么严重你不知道照顾自己娘亲就在外面站着干嘛?”      先不说照顾他娘亲,就是外面现在太阳那么大,也知道找个地方避暑吧。秦二柱还在外面呆着,难不成他不觉得晒?还是没反应,好无奈,遇见这种孩子还拿来当宝,也是她的一个败笔。      秦怡返回房间去拿针灸的针,先试试是不是中毒了,再查查别的。撸起袖子一看,找不到哪里可以下针的地方,哪里都是小红点,更别谈从何下手。      幸好不是针灸,只是试毒。就是现代人们说的皮试。她的针不是单纯的针灸的针,还有银针的功效。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