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08我叫雷锋

008我叫雷锋

3005 2017-08-23 10:47:52
陈哲靠在椅子上看着尚娉婷和那人一边跳舞一边低声说笑,顺手拿起桌上的甜点,丢进嘴里。忽然听到有人像是在和自己说话,“陈先生,能陪我跳支舞吗?”陈哲站起身来,先用纸巾擦了擦嘴,才对站在一旁一脸笑容的桂纶清笑道:“桂小姐是在邀请我吗?”桂纶清点头道:“嗯哼。”“我倒是十万分愿意,可我的舞技……担心连累桂小姐出洋相哦。”他说的是实话,以他的舞技舞姿在这种场合秀一把绝对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桂纶清已经伸出手了,“陈先生是谦虚还是不肯赏脸哦?”陈哲无奈之下只好“欣然”接受邀请,表现得像一个老牌绅士一般的牵手桂纶清步入大厅中央。桂纶清的舞跳得一流,步伐轻盈,动作优美流畅,显然是此中高手。好在陈哲悟性蛮高,这里又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不怕出糗,没有心理压力,反倒超常发挥,表现了不俗的水准。桂纶清带着他一个漂亮的旋转,笑道:“陈先生的舞跳得并不像你说的那样糟糕哦,不知道我糟糕这个词是否用得恰当?”陈哲对自己表现也大为满意,说道:“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恰当,这是桂小姐的功劳,名师出高徒啊。”尚娉婷看到他们了,眼光扫过来,陈哲趁错身之际冲她眨眨左眼。尚娉婷微一撅嘴不再看他。桂纶清笑道:“陈先生真会说话哦,我是否应该夸你有天分呢?”陈哲尴尬的笑笑,“我说的是实话。”“我相信,实话都能说得这样动听,呵呵,难怪尚总都会被你迷住。”陈哲苦笑道:“这话我怎么听起来像是骂我?”桂纶清被陈哲握着的左手有意无意间在他手背上轻轻弹了几下,“我说的是实话。”这是陈哲刚刚说出口的,没想到桂纶清转眼就还给他了。刚才看她和尚娉婷笑得面如桃花却暗中锋芒带刺的,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现在近距离看她,发现她外表很有个性,柳眉凤眼,鼻梁不是很高,嘴唇很薄微微上翘,皮肤看上去不像四十几岁的女人,只是这样近距离看她眼角的鱼尾纹出卖了她的年龄。一曲终了,两人回到座位,陈哲端起一杯酒递给桂纶清,然后和她轻轻一碰,“谢谢今晚桂小姐给我上了一堂舞蹈课。”桂纶清笑道:“我很荣幸!陈先生跳舞和我先生还真像是一个节拍,是不是在这种场合男人怀里虽然搂着舞伴,眼睛却还盯着别人呢?”陈哲暗笑你老把你先生挂在嘴上想干嘛?提醒我和黎英杰是尚娉婷前后的裙下之宾么?这个女人!说话间尚娉婷回来了,陈哲忙拿起一杯酒递给她。桂纶清酒杯在手里慢慢转动道:“刚才请陈先生跳了支舞,尚总不会吃醋吧?”尚娉婷故作大方的笑道:“要是这样我手里这杯酒改换成醋了,不知道他有没有踩到桂小姐的鞋子哦?”陈哲不想看她们演戏了,笑道:“我今天才发现原来我的舞技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的。要不一会儿尚总赏个脸,我也表现一下?”尚娉婷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欣然道:“好啊,让我看看你的舞技怎样突飞猛进了?”酒会到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尚娉婷和陈哲打声招呼就离开了。陈哲放下酒杯准备去趟洗手间,洗手间在大厅外过道西北角。在门外点上一根烟后,陈哲推开洗手间的门,先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接着才分男宾女宾,一进去他就微微一怔,洗手间外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和席小曼拉拉扯扯的,见到有人进来那男的松开手悻悻的站在一边,席小曼则一副不高兴兼不耐烦的样子。陈哲看了他们一眼脚步不停的走进男宾室,刚关上门就听到外面传来席小曼的声音,“卢公子请你自重好吗?”陈哲尿也不急着拉了,斜靠在门口处,听见那个卢公子说道:“席小姐,小曼,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以我卢威的身份地位,以我们卢家的身家财富我看中哪个女孩子,不是钩钩手指头她就跑步来报到?我都这样低声下气的追了你一个月还不尊重你吗?”陈哲一听就知道这个卢威九成九是个不学无术只知道泡妞败家的二世祖。卢家?席小曼对这个卢公子是看不上眼似乎也不敢太过得罪,说话不温不火,“卢公子的错爱我非常感激,既然卢公子尊重我就请也尊重我的自由和选择好吗?我已经有男友了。”那个卢威蛮横的大声道:“有男友了?是谁?敢和我抢?这简单啊直接甩了他。”席小曼微微加重了语气,“对不起卢公子,请你让开一下,我真的要走了。”卢威一副衙内作风,伸手拦住她,“席小姐这是不给面子?”席小曼后退一步,“卢公子,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地平线酒店。啊?你……”听到席小曼的惊叫,陈哲想估计是卢威耍起无赖手段了,把手里的烟蒂往地上一扔,再用脚轻轻踩灭。卢威正双手抓住席小曼的手臂,上半身往她身上蹭,看那架势是想来个霸王强吻。席小曼被他抓住手臂,只能身子后仰躲避,嘴里惊叫道:“卢公子不要,再不放开我要喊了!”“喊呀你喊呀,把所有人都喊来,看看我们冰清玉洁的女模特怎样勾引富家公子?保证是明天报纸杂志的头条。”“真的吗?”陈哲打开门走了出来。卢威像是忘记了洗手间刚才进去一个人似的,扭头看着陈哲,语气不善的说道:“你是谁?最好少管闲事。”席小曼也看着他,眼中充满恳求的神色,却并没有开口求陈哲解围。陈哲像是看戏般又斜倚在门上,眼中一副鄙视的神情,那意思就仿佛是:渣子!流氓都不屑于做的事,你他妈的还玩上了?有钱就可以在洗手间非礼女孩子?卢威正恼火陈哲坏了他的好事,见他还没有“知情识趣“要走的意思,放开席小曼,对陈哲嚷道:“你他妈的算那颗葱敢管老子的事?”陈哲眼中寒光一闪,淡淡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卢威被他凌厉的眼神震得心里一哆嗦,但美女当前哪里好意思退缩,强自道:“我再说一遍你能吃了我?你让我说就说啊?”语气明显的色厉内荏。陈哲心底更瞧不起这只会欺负女孩子的二世祖了,失笑道:“吃了你你能保证我不拉肚子?追女孩子靠的是用心和用脑,不是用力用强。怎么卢公子还想在洗手间里继续玩下去?”卢威狠狠的看了陈哲一眼,又瞄了一下席小曼,然后一言不发的打开门走了。席小曼先整理一下衣服,再上前两步,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红的对陈哲说道:“谢谢你!”她身材和陈哲差不多高了,两人眼光正好平视,陈哲近距离仔细看了一眼席小曼,然后懒散的笑道:“不客气!”说完也准备离开了。席小曼叫住他,“先生你能给我留下一张名片吗?”陈哲微微笑道:“不能!”席小曼略显失望的表情才浮上脸庞,陈哲就接着道:“因为我没有名片呢。”席小曼被他逗笑了,伸出手,“我叫席小曼,你能告诉我名字吗?当然,如果你愿意我还想知道你的电话。”陈哲和她手轻轻一握,“刚才在大厅已经见过席小姐了,我叫雷锋!”说完不等席小曼反应过来就拉开门出去了。席小曼口中轻轻念道:“雷锋?雷锋叔叔?”说完自己就笑了。门又被打开,陈哲转身回来了,冲席小曼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指了指洗手间,他忘记交水费了。出来时席小曼已经走了,他不愿意告诉席小曼名字和电话,漂亮的气质女尤其娱乐圈的女孩子,看看,欣赏一下还可以,真要交往并不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娱乐圈,比黑社会还黑,比染缸的颜色还要深,比厕所干净不了多少,他不太愿意和那个圈子的人沾上边。席小曼也许是个例外,陈哲也没有卢公子那心思。车子驶离地平线,尚娉婷摇摇头轻轻靠往车椅背上,“嗯,你今晚的表现不错,这身行头总算没有浪费。”陈哲侧头看了一眼这座城市美丽炫目的夜景,淡淡道:“因为我没有在桂纶清面前给你丢人?”尚娉婷闭上眼睛,仿佛累到了,“那个女人可不简单,和她共舞什么感觉?”“那你岂不是更不简单?”尚娉婷睁开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意思?”陈哲眼睛看着前方,他愿意帮尚娉婷,却不愿意被人当枪使,更不愿意在这种场合和女人玩游戏。“没什么意思,以后这种无聊的应酬我是否可以免了?”“无聊吗?”尚娉婷反问了他一句,陈哲感觉她又像是在问自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