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20今天高挂免战旗

020今天高挂免战旗

3045 2017-08-28 13:50:56
五星级大酒店的燕鲍翅变成了巷子深处小馆子的干锅,陈哲兴致反倒更好了,先替尚娉婷倒了一杯茶,“这里只有干锅狗肉,整个H市绝对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保证你吃过后,哈哈,”他降低音量,“口水流到地上。”  尚娉婷没有陈哲那样的好兴致,当然更不会夸张到口水流地上,她仔细感受着这间小馆子里家的氛围,“你和这里老板很熟?”  “我这个人比较懒,又好吃,发现这里后就经常一个人溜过来,时间一久和老板自然混熟了。”  尚娉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比较懒又好吃,你直接说好吃懒做不就得了。对了,我没记错的话你住这附近的吧?”  陈哲以一副夸张的失望表情回复她,“你也太失职了吧?男朋友住哪儿都不知道,今天这顿饭你请客。”  尚娉婷暂时忘了刚才的不痛快般莞尔道:“我请客就我请客,拐那么大个弯干嘛?”  菜上来了,一个干锅狗肉,四份小碟,还有一小瓶酒。放下菜老板笑道:“陈先生今天带朋友来捧场,这碟黄山菇送你们尝尝。这酒够吗?”  陈哲也笑道:“我请客却要你破费那怎么好意思?应该够了吧。”  老板很知情识趣,一句不客气后就退下了,店里除了他这个老板、大厨兼伙计外,还有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帮帮打打下手什么的。  陈哲拿起酒瓶,“这是绍兴老黄酒,口感不错,要尝尝吗?”  尚娉婷未置可否,陈哲自作主张的拿过她的杯子给倒上半杯,“我很少喝这玩意儿,也就到了这里才小酌怡情一下,狗肉加黄酒也算一绝了。”  炭炉升起,烧得锅里呲呲作响,冒起一股扑鼻的热气和香味,引得尚娉婷也食指大动,伸筷子夹了一小块狗肉放到口中,小辣微麻,筋中带滑,酥香爽口。心里暗想:味道果然相当不错,这家伙倒会吃。  陈哲却还没有动筷子,眼睛带着贼似的笑意看着尚娉婷的吃相。  尚娉婷奇怪的道:“你看我干什么?我又应该去洗手间?”  陈哲摇头道:“不是,我是担心你一不小心把舌头给吞下去了。”说完这才拿起筷子夹了一只黄山菇丢进嘴里。  两人吃完饭已经八点多了,还是陈哲买的单。走出巷口尚娉婷突然歪着脑袋,一副小女人的神态道:“既然路过,去住的地方看看?”  陈哲想不到她有此雅兴,漫不经心的说道:“我那就是典型的狗窝,没什么好看的,风景更是平常。”  尚娉婷不理会他委婉的拒绝,先行一步走到前面道:“有什么不能看的?藏着秘密还是藏着女人?”其实她也知道陈哲那里不会有别的女人,到玲珑这么久了她还没见陈哲在个人生活上有什么“异动”,这句话纯粹是玩笑,她也相信陈哲和宁晏姝关系关系暧昧,但宁晏姝还不至于跑到陈哲住的地方,躺到他的床上去。  陈哲走快一步和尚娉婷并肩道:“我倒是想来一出金屋藏娇,呵呵,可惜机会和运气都欠佳。你要一定对属下生活表示关心,那走吧,看了正好还我清白。”  尚娉婷侧过头道:“那走吧?多勉强!我不稀罕了,不去了,送我回家。”  陈哲知道尚娉婷是在耍他,耸肩苦笑道:“真不该在这个见鬼的城市遇到你。”  尚娉婷似有所感的说道:“不遇到也会遇到别人,这个城市每天每时每刻不知有多少人擦肩而过?又有什么分别?”她像是问自己。“哦,对了,上礼拜送去修理厂那车还没弄好么?”奇怪的两句话,风牛马不相及。  陈哲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拿在手里摇晃,“今天估计得劳驾尚总亲自驾车回府了,明天我得去修理厂取车,打电话来说已经搞好了。嘿!这个周末全奉献给你了,又做了回雷锋。”说到雷锋他脑子里席小曼的影子一闪而过。  尚娉婷丝毫不领情的从他手里勾走钥匙,“奉献?领了薪水不用工作的?”  陈哲看着尚娉婷走到别克车前,然后潇洒的转身,背对着尚娉婷挥挥手,“至少明天不用工作。Goodnight!”  尚娉婷刚到楼下就看到了停在别墅前的一辆黑色奔驰600,那车她太熟悉了。她眉头微微一皱,别克车缓缓滑过去。  洗完澡躺到床上,陈哲点上一根烟,今天本想会会那个神秘的黎英杰的,没想到竟被那厮小玩了一把。他摇头轻笑,总该有机会照面的,除非黎英杰放手。没什么睡意,陈哲随手拿起床头的那本《没有街道的城市》,这是本禁书,市面上找不到,是少数几件随陈哲一起到H市的物品之一。  一页还没看完,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任其昌打来的,陈哲不知道周末这个时候他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不过多半不会是工作上的事情,打趣道:“老任,怎么昨晚没尽兴?”  任其昌在电话那天哈哈大笑道:“去璇宫放松如果没尽兴那肯定他们失职,真是个好地方啊!我现在和两个朋友聊着呢,过来凑凑热闹?”  陈哲心底暗笑:尚娉婷男朋友这身份还真是好使,以前在玲珑和你也就点头的交情,而且那架子拿得十足。现在倒好,近乎套得殷勤。只是任其昌做得圆滑,态度虽然来了个大转弯,殷勤得并不露骨,没让陈哲觉得反感,仿佛两人本来就是老朋友,一切水到渠成。  “现在?我还是算了吧,不扫你们的兴了,再说你的朋友我又不认识。”  任其昌语气表现得有些怪陈哲不够朋友,“我说老弟你不能总让老哥讨个没趣吧?要是一般的朋友我能叫你过来?再说来了不久认识了嘛!”  陈哲也不好再拒绝,何况任其昌这两天一直请他出去玩,都被他回了,稍一犹豫他笑道:“那行,你们在哪儿,我立马过去。”  任其昌似乎早就知道陈哲不会拒绝,“我已经让人接你去了,你住行云街那一块是吧?”  陈哲笑道:“你还真了解我。”说完告诉任其昌住址。本来他以为自己住行云街玲珑公司没几个人知道的,现在发现好像谁都知道似的,先是宁晏姝自己摸上门来,接着尚娉婷问起,任其昌也有心知道了。  二十分钟后,楼下响了两下喇叭声,陈哲知道接他的人到了,也不打招呼直接锁上门下楼。  车是灰色大奔,车和车夫陈哲都不认识,上车后他和那司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任总他们在哪儿喝茶呢?”  司机回道:“就在前面不远的皇朝。”  皇朝大酒店,陈哲知道。  “我们以前见过吗?”  “没有,我今天第一次见到陈先生,我跟我们老板过来的,他和任总是朋友。”  已经快十点了,街上还很热闹,陈哲扫了一眼,“辛苦你了,这么晚还要你跑一趟,我那地方还真不太好找。”  司机笑道:“还好,我的工作嘛,这一片我不是很陌生,否则还真难得找的。”  二十分钟不到陈哲在皇朝大酒店三十二楼水会所一间豪华大包里见到了任其昌和他那两位朋友,一个三十几岁,身材魁梧,看上去干练精明。任其昌替陈哲介绍,“这是寇海峰寇老弟,吃过几年皇粮,现在可是身价过亿的大老板,做建材生意,W市过来的。”  寇海峰笑着和陈哲握手,“别听老任扯淡,什么吃皇粮,就是给共产党卖过几年命,在部队混了几年。”听这语气他和任其昌关系确实不一般,他的手干净有力,整个人也给人一种硬朗豪爽的感觉。  陈哲笑道:“小弟陈哲,幸会!原来遇到了亲人。”  寇海峰微微一怔,随即大笑道:“亲不亲,解放军,亲人,确实是亲人。”说完打量着陈哲继续道:“老任可没在我们面前少提起你陈老弟啊,这才让他这么晚把你从女人的床上叫起来,没骂我们吧?”  陈哲笑道:“要真趟在女人床上哪叫得起来?吹冲锋号还差不多。”说完几个人都哈哈大笑。  任其昌又介绍另一个人,那人年龄和任其昌差不多,一身唐装,“元侠,H市鳌头贸易公司的老总,同志啊,也算是亲人,哈哈,璇宫VIP,我的入宫引导人。”  元侠比寇海峰低调,但绝对是个玩家,任其昌的同志自然也是欢场健将了。  寒暄后四人坐下,任其昌给陈哲递过来一杯茶,“尝尝,安溪铁观音,元总在这里的珍藏。”  陈哲先小呷一口,然后一口到紧脖子里,赞道:“真是极品。”说完扫了一眼偌大的包厢,连服务员都不见一个。“怎么?三位就一直在这里煮茶论英雄?老任,这好像不是你的作风啊?”  任其昌笑道:“总吃肉也伤身吧?而且朋友比女人好,再说在元总和寇老弟面前我哪里还有什么作风?”  寇海峰一挥手道:“昨晚在璇宫被掏空了身子,晚饭的时候才补了海参鲍鱼,今天高挂免战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