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19游戏准备开始

019游戏准备开始

3126 2017-08-28 13:50:43
陈哲对黎英杰好奇,黎英杰想必也是,这戏开机一个多月了终于等来了主角,他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和尚娉婷说话故意意态轻松是因为不管黎英杰是神还是狗他都无所谓,而他不想尚娉婷太有所谓。这世界有时就是这样,谁太有所谓谁就太容易受伤。  挂了电话陈哲接着放水,他准备泡个澡了。这所房子基本上能让他满意,隐于市,环境还不错,关键是房子的主人大概和他有一个相同的嗜好,那就是泡澡,所以洗手间虽然不是很大,却有一个不错的大浴缸。泡澡已经成了陈哲生活里不可少的习惯和嗜好,不管身体和脑子多累,只要躺进浴缸里,全身上下被滚烫的热水浸泡包裹,每一寸皮肤都似在伸缩跳动,像被一双火辣的手用力的按摩,那感觉爽到位。更重要的是这不仅是一种享受,这些年来他渐渐习惯躺在浴缸里思考问题,这样能让他更加冷静。  热水还在不停的流进浴缸里,保证水温不会太低,身体愈热,陈哲脑子愈冷。他闭着眼睛,然后用一块毛巾折成方块把眼睛盖上,已经二十分钟了,他嘴角慢慢掀起一个微弱的弧度,甚至有些冷酷。“黎英杰!”他们同样陌生,却同样对彼此好奇,估计也同样对彼此不会有什么好感了,而这些仅仅因为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尚娉婷谁他妈认识谁?老子管你是千万还是亿万富翁!  第二天下午五点陈哲准时开车来到尚娉婷楼下,尚娉婷给他开门时已经换好了衣服,现在是初秋,她一袭fendi绛紫色套装,如一朵娉婷怒放的芙蕖,惹人遐想。陈哲看得眼前一亮,站在门口笑道:“我真担心黎英杰见了现在的你,更加不愿意放手了。”  尚娉婷扫了一眼陈哲那身平常的打扮,“我还以为你今天会去凤凰城扫一身像样的装备呢,准备好了吗?”  陈哲看了看自己那身黑色Gianfrancoferre休闲装,微一耸肩道:“没那个必要吧?为了黎英杰打肿自己充胖子,不划算,况且我也用不着和他PK这些。我这身看上去很差劲吗?”  尚娉婷拿上包包,轻笑道:“也是,不差劲,别有一番味道。我们走吧!”她是广告红人,也是时尚达人,对服装即使是男装品牌也并不陌生。其实陈哲那套Gianfrancoferre无论质地、做工、颜色、品味都已经很不错了,唯独款式是一年多前的,看上去很复古。  凯旋门大酒店在秀山大道上,从滨海路过去要半个多小时,时间上没有问题。上车后尚娉婷没有说话,把脸扭向一边,黎英杰马上就要见到陈哲了,也许他会怀疑陈哲的身份,但他想见陈哲至少就表明他在乎?他真的在乎吗?或许从今天起,我和这个男人要慢慢的变得没有什么关系了,不管他相不相信。快十年了,尚娉婷的思绪像是回到了过去。  陈哲把车开得很稳,也没有打扰她的意思。到了凯旋门大酒店,尚娉婷先一步下车,等陈哲停好车后两人并肩走进酒店大堂。  陈哲看了看服务台一溜钟上的时间:五点五十分,笑道:“我们好像早到了,咦?你脸上怎么了?”  尚娉婷转过脸奇道:“我脸上怎么了?”  陈哲本想伸手在她脸上擦擦的,最后变成虚空做了一个假动作,“呵呵,你应该去洗手间补补妆,难道是刚才在车上蹭的?”  尚娉婷一听微一蹙眉道:“你等我一下,我去趟洗手间。”出门前她才化过淡淡的妆,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素面朝天就跟不穿什么衣服差不多的后果了。  陈哲随手拿起份报纸俺不精心的翻着,几分钟后尚娉婷从洗手间出来,径直走到他身后,“你要是打退堂鼓了,不相见他或是不敢见他我们现在可以走。”  陈哲把报纸放回原处笑道:“我从来不知道退堂鼓怎么敲,”边说边看了看这五星级的酒店继续道:“再说在这种地方黎英杰也不会自失身份想要和我单挑吧?”  尚娉婷瞪着他,“那你搞这么多事干什么?”  陈哲潇洒的一笑,又伸手轻轻挽上尚娉婷的小蛮腰,“现在时间刚刚好,我不太喜欢等人而已,尤其是等男人。”  尚娉婷到洗手间才发现自己被涮进来的,脸上什么也没有。现在陈哲这样一解释她不再说什么了,微微挪身,但还是任由他挽着自己。她心里清楚,陈哲今天能来完全是为了自己,哄自己到洗手间也是为了不再等待,等的已经够久了!要离开也得有尊严的离开。  陈哲和尚娉婷刚到紫玫瑰厅门口,站在那里的两个服务员就躬身迎接,“请问是尚小姐吗?”  尚娉婷微一点头,那两人马上替他们开门,容得下数十人同时用餐的紫玫瑰厅正中摆了一张大桌子,上面已经摆好了精致的餐具,只是里面空空荡荡,也没有看到黎英杰的人。当然客人没到,才更没有上。  陈哲漫步而入,打量着这富丽堂皇的宴客厅,口中略感失望的笑道:“原来这位黎先生还有迟到的不良习惯。”  尚娉婷秀眉微微一蹙,陈哲善意的花花肠子白玩了,还是要等他。正准备坐下,手机响了,尚娉婷从包里拿出来一看,又等它响了几声才打开,电话里传来黎英杰那熟悉的声音。  黎英杰说什么陈哲听不到,不过从尚娉婷的说话和脸色就猜得到,那家伙不是迟到,是临阵放他们鸽子要爽约了。  “已经没有机会了。”这是尚娉婷挂电话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们走吧,他不会来了。”  陈哲耸耸肩无所谓的道:“我现在的感觉是他好像压根儿就没准备来。”  尚娉婷似乎觉得陈哲“不幸言中”,神色不易觉察的一怔,然后淡淡说道:“他来不来已经不重要了。”  话虽如此,可陈哲明显感觉到黎英杰的爽约或者说这个早就预谋好的小游戏依旧让尚娉婷觉得狼狈和失望,她想不重要、不在乎,可眼神出卖了她。  服务员看到他们要走,忙道:“尚小姐,两位的菜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上。”  一听这话尚娉婷脸色变得难看,果然被陈哲说中了,黎英杰今天就没准备现身。紫玫瑰厅是预订好的,他们离开服务员也没有拿账单过来。还有一件事陈哲不知道,那就是黎英杰是凯旋门大酒店的常客VIP,更是多次和尚娉婷在这里吃饭。今天他选这个地方是别有深意,至于账单自然就更不用操心了。  坐上车,陈哲笑了起来,尚娉婷一脸不解,依旧沉着脸问道:“你笑什么?笑我被耍吗?”  陈哲一扭钥匙,发动引擎,“你别误会,有气也别撒我这儿。我带你去个地方吃饭?”  尚娉婷盯着他,“你笑什么?”  “我在笑这个黎大老板很高明啊,和这样的人演对手戏才有意思。”车子驶离凯旋门,被人放了鸽子陈哲心情像是刚吃了燕鲍翅般大好,“真想早点见到他,遗憾!来玲珑几个月了居然一个照面都没打。”  尚娉婷把包放在膝上,双手环抱,缓缓道:“你会见到他的!这戏还用演下去吗?”  陈哲笑道:“你是导演,你确定这戏可以杀青了?”  “从今天起黎英杰已经出局了。”说这话尚娉婷语气平淡而坚定,又透着点失望与怅意。她慢慢抬起头,望着渐渐融入夜色中的城市,眼神变得迷离。十年了!认识并做黎英杰的地下夫人也八年了,八年!我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感情?我算什么?也许从来就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情人需要尊严和尊重吗?或许该尊重的只是一份契约而已。结束了!是时候结束了!  陈哲侧头看了一眼尚娉婷,她眼中又似蒙上了一层水雾。陈哲暗自叹息:结束吧!  车子在离行云街不远的一条小巷子口停下,陈哲找了个地方停好车,“走吧,前面有间小馆子,那老板弄出来的神仙和狗都直流口水。”  这是一条背街小巷,天刚刚黑,灯光透过树叶洒在两人身上,显得幽静恬淡,偶尔碰到行人也是或疾或缓擦身而过,这里与几十米外的大街仿佛是两个世界。走了将近百米,到了一间挂着余味轩招牌的小餐馆,陈哲当先走进去,里面马上有人和他打招呼,“哟!陈先生今天……两位?”  陈哲自己找了个空位子坐下,笑道:“嗯,今天两位,照旧!分量足点就行。来,坐吧,你绝对不会失望的!”随后一句和尚娉婷说的。  尚娉婷在他对面坐下,看了看这间小馆子,是一套民居改装的,一共也就摆着六张桌子,他们坐的是最后一张空桌了。每张桌上菜品都一样,小炭炉架着干锅,再就是几碟小菜,一进门她就闻到一股香味了。刚和陈哲打招呼的那人是一个年纪四十几岁的男人,穿得不像老板又不像厨子,腰间却系着条围裙。这馆子藏在巷子深处,也能座无虚席,而且很安静,装饰得也很有家的味道。  听到陈哲说完那人笑道:“好嘞,两位,照旧。您稍等,马上就好。”说完钻进了厨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