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05我欲将心付明月

005我欲将心付明月

3015 2017-08-23 10:47:33
尚娉婷似是毫不介意,淡淡道:“你们继续。”说完在服务生的引领下去了。坐下后,陈哲问道:“老任,那个沈总是什么人?”任其昌一边续酒一边说道:“这个女人呐可有几板斧,她是舞袖策划公司的老总,很有人缘,手段也极广,H市很多漂亮的活动都出自她的舞袖公司。和尚总关系很好,帮我们玲珑做过些活动的。平时去玲珑不多,通常有什么事都是尚总亲自去舞袖,你到玲珑时间不长,不认识她正常,呵呵,以后有的是机会。”陈哲笑道:“现在的女强人还真多,这男人的天下她们一样玩得滴溜转。”任其昌暧昧到有些猥琐的笑道:“不要以为女人只会玩床上那套,媚力和魅力兼有的女人可不少哦。”回到公司还不到上班时间,陈哲泡了壶茶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门外传来一阵高跟鞋敲地的声音,到了他办公室外突然停下。陈哲装作没听见,尚娉婷应该没这么快回来,而且她也不会和自己玩这一套,有事叫他一般都是直接电话召他过去。门被推开,接着又是轻轻的一声关门响,同时把一阵香风关进了房里。陈哲不睁眼也知道来的是谁了,这香水他熟悉,是宁晏姝的最爱AcquaDiParma,他仍旧装作睡着般不理会。宁晏姝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先皱了皱鼻子,用手里的文件夹在脸前扇了两下,这房里充斥着一股很浓的烟味,陈哲平时拿在手里玩的纪梵希打火机就放在桌上,宁晏姝刚伸手拿到手里,陈哲说话了,“你喜欢?”宁晏姝火机差点惊得掉地上,一跺脚嗔道:“你没睡着啊?”陈哲睁开眼笑道:“我没告诉你我睡着了吧?”宁晏姝放下打火机,“本想和你把这个没收了的,一办公室的烟味,还给你!中午吃的什么?”陈哲倒了一杯茶,然后看着宁晏姝,“上等的碧螺春,尝尝吗?哦,女人一般不喝茶的。红馆吃的。”宁晏姝平时确实很少喝茶,那种讲究起来麻烦对皮肤又没什么好处的东西她向来缺乏兴趣,现在被陈哲这样一说,反倒端起陈哲的茶杯道:“谁说女人不喝茶的?你们真享受,中午就法国大餐,任其昌那酒鬼肯定少不了要喝酒。”说完对着正冒热气的茶吹了两口才倒进口里。“这就是上等好茶?没什么特别嘛。”陈哲笑道:“真是浪费!女人不喝茶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不会糟蹋好东西。宁总监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宁晏姝放下茶杯,撇嘴道:“好东西不是用来浪费的吗?”接着把手里的文件夹递给他,“喏,上午尚总打招呼了,这是给你特批的两万块钱武装费,签字吧。”陈哲拿起笔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大名,“这么点小事还劳总监亲自跑一趟,我自己去取嘛。”宁晏姝一瞪眼,旋即又笑道:“是不是总监叫起来特别爽啊?”尚娉婷手下几大美女干将都有她的风范了,在公司人前一个个不苟言笑、面若沉水,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一旦无人时马上可以脸似桃花,风情万种,好像还都有演戏的天分,两种表情不用剪切都转换自如。这是在公司,陈哲不用担心宁晏姝会有什么让他难以招架的举动,最多耍耍嘴皮子,和美女耍嘴皮子是不用负什么责任、承担什么后果的,而其中却有是男人都不会拒绝的乐趣。当下笑道:“这不是在公司嘛,当然叫你总监,你要是不反对,我现在就可以到外面去大声喊你的名字,呵呵,只怕有人会不爽的哦。”宁晏姝先帮他合上文件夹,然后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身看着他,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一尺不到,这种姿势好,就算外面有人过来她也可以马上不漏痕迹的撤回来。陈哲微微往后仰了少许,宁晏姝眼中带着明显的挑衅意味,口中呵气如兰,“如果我不反对呢?你真敢叫让所有人都听见?”陈哲不想她隔着桌子也能摆出这样具有进攻性的POSE,本想再退后一点的,突然笑容浮现脸上,我靠!还不信收拾不了你这个外冷内热、高傲好脸面的剩女!再退你又要得寸进尺了,以后还不处处陷于被动?“当然!马上可以试试的。要不要先演练一遍?”宁晏姝也笑道:“好啊!”陈哲忽然再往前凑近一点,嘴巴快贴到了宁晏姝的耳珠子,然后大声喊道:“晏——”宁晏姝没想到他真喊,而且贴着她的耳朵那么大声,吓了一跳,本能的躲开,两人的距离拉开两尺。陈哲只喊出了一个晏字,还故意带了拖音,看着宁晏姝的反应笑道:“刚才不算,怕吓到你,分贝不够,再试一次。”他相信刚才的叫喊分贝高到已足够让办公室外面人听到。宁晏姝伸手捂了捂被震得嗡嗡的耳朵,啐道:“被你吓死啦!要喊不知道先告诉我?信你了。”陈哲满意的靠回椅背,“不知道吴之江有没有听到刚才那一声……?”宁晏姝若无其事的说道:“听到又怎么样?我还希望他听到呢,免得以后再纠缠我。”吴之江是玲珑广告客户总监,主管国内客户部,也是玲珑颇有资历的老员工了,宁晏姝比他后来,是尚娉婷通过关系请来掌管财务部的,清华硕士学历,原本在一家外企做财务副理,其实年龄也不大,二十八岁。她一来玲珑吴之江就看上了,卖力追逐到现在仍是没有获得美人青眼相加,更别提一亲芳泽了。这事在玲珑公司是人尽皆知。陈哲对吴之江印象还不错,一表人才,在玲珑公司也是一部之首,年薪数十万,年底还有分红,标准的金领,算不上是钻石王老五,也绝对是烫金的。“呵呵,你不怕我怕,他要是一冲动找我决斗我该怎么办?跑去抱住尚总大腿啊?”宁晏姝“扑哧”一笑道:“这个我不管,你既然有本事能让尚总赏你顶驸马爷的顶戴,自然也能让他再赏你顶黄马褂啊,那样借个胆子吴之江也不敢找你决斗了。嘻嘻,退一步讲,就算为了我你难道不可以接受和吴之江的决斗吗?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打退他。”她是玲珑高层,尚娉婷宣布陈哲是她男朋友时,宁晏姝也在场,当时还暗自神伤自己要“我欲将心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了,谁知那次出席上海广告人峰会陈哲却告诉了她一个惊天秘密,和尚总的情侣关系只是一道烟幕弹。而宁晏姝相信他说的话。陈哲掏出烟,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正准备点上,宁晏姝一把抢过火机,“不许抽呢,想熏晕人借机图谋不轨是吧?”陈哲苦笑道:“宁小姐这是我的办公室呢,我想借烟激发灵感,万一吴之江找我决斗,我该怎样退敌?”宁晏姝不让步,“要抽等我走了再抽。”陈哲涎脸笑道:“我还以为自己抽烟时很深沉有魅力的,原来……”宁晏姝再次俯身,“我也发现了……你脸皮其实比看上去还要厚的。”门外又响起高跟鞋的脚步声,宁晏姝就那样保持姿势不动,细耳倾听外面的动静,脚步声停住了,停在了陈哲办公室门外,宁晏姝马上直起身子,门打开,尚娉婷站在门口,看着刚刚站好的宁晏姝。她宁晏姝没想到是尚娉婷“大家光临”,神色略显有点慌乱,“尚总!”尚娉婷眼中闪过一丝惊疑,“晏姝也在啊,干什么呢?”她和宁晏姝关系不一般,一直都是直呼其名。宁晏姝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回道:“我给陈助理送份文件。”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心里暗叫道:说错话了!我堂堂财务总监给总助送文件?刚才陈哲大喊她没有听到吧?宁晏姝虽然知道陈哲和尚娉婷是一对西贝情侣,可毕竟是她亲口宣布的,而且这是在公司,如果被她发现自己和陈哲来往,还在办公室里涉嫌“调情”,作为老板面子是多少会挂不住,自己也有和老板夺爱的嫌疑了。尚娉婷看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夹,马上又注意到了宁晏姝手中陈哲的打火机,脸色微变,淡淡道:“陈哲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尚娉婷坐在自己的大班桌后,手里拿着一只金色万宝龙水笔不停的转动,听到敲门声道:“进来!”陈哲推门而入,依旧远远的坐到她斜对面的沙发上,“尚总又有什么精神要传达?”尚娉婷看着他也不说话,眼中一副似嗔非嗔似怪非怪的表情。陈哲嘿然一笑,“你是否奇怪我怎么会和任其昌亲热得跟兄弟似的?”尚娉婷不置可否,“那是你的事,不过我提醒过你,他是黎英杰的人,是只老狐狸,论起狡猾来决不会比起你逊。我找你来不是说这个,你和宁晏姝到底怎么回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