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100刺激一下神经

100刺激一下神经

3019 2018-03-14 17:56:17
三张光盘,一张是张世杰的,陈哲已经欣赏过。他打开另一个文件,随即印入眼帘的让陈哲再次大吃一惊,画面上同样是赤裸裸的性爱,这次效果好多了,相当清楚,简直可以和岛爱的大作媲美,只不过片中的男女主角换了,那上面两个人陈哲都认识,一个是W市商界黑马新星寇海峰,一个是W市海关女关长普红玉。普红玉四十出头,风韵犹存,W市海关的当家的,陈哲在青羊帮时曾建议杨雄打她的主意,因为据说这位普大关长爱好广泛,很有豪侠之风,只是当时杨雄没有听得进去。或许听进去了也行动了了,只是没有让他知道而已。  电脑里寇海峰和普红玉先是龙凤大战,接着两人躺在柔软宽大的席梦思上“闲话家常”,但这些家常闲话到了陈哲耳朵里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他们所涉及的话题无一不是界外球,每一件都足以让普大关长从天堂摔进地狱,也足以把寇海峰打回原形再下打进十八层,翻身的机会只有等下辈子了。陈哲关掉视频文件,难怪海峰公司这几年飞速发展,原来寇海峰这匹黑马身上的黑是普红玉和杨雄用用油漆刷子刷上去的!  第三张光盘同样有惊喜,主角还是寇海峰,女主角换成了他那个千娇百媚的干女儿叶碧儿,陈哲没有什么兴趣了。很明显杨雄和寇海峰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只是利益的结合,甚至可能连朋友都算不上,至少杨雄对寇海峰有戒心,否则怎么会连这个生意上的盟友都不放过?要把他的七寸捏在手里。那寇海峰对杨雄的事又知道多少?寇海峰和普红玉、叶碧儿在床上那么隐秘的事杨雄怎么搞到手的?这两个视频看上去不像偷拍。难道是寇海峰自己的杰作?  几段录音都是关于W市几个举足轻重的官员和杨雄交易的证据,都被杨雄悄悄录音了,典型的糖衣炮弹,恩威并施。一旦谁见死不救或是不想和青羊帮玩下去了,行!钱你可以不要,乌纱呢?这是所有当官的的命门。简继萍、张奇峰和万桑据说已经落马了,一个W市常务副市长,一个W市公安局长,一个分香分局局长,这三个人分量已经不轻了,如果自己手里这些人都现形那将是何其壮观?靠山?嘿,陈哲暗笑。如果杨雄知道他让自己回来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会不会后悔?  杨雄这次偷偷溜回W市除了要拿走这些保命的玩意儿还有什么目的?三阳东路那栋别墅的主人到底是谁?和杨雄什么关系?还有一点,杨雄不惜暴露行踪,不惜绑架席小曼让自己回W市查警方卧底真的是想借警方的手除掉我?或是还有其他目的?这一点陈哲一直不是十分肯定。  不过三阳东路别墅的主人很快就有消息了,马六跑腿办事挺利索。他反馈回消息很及时。别墅的主人叫张铭,省委常委副省长张世杰的大公子。陈哲有些佩服杨雄了,以他现在公安部挂名的通缉犯身份居然成天和非富即贵的所谓大人物混在一起!警方还抓他?他和副省长的公子同进同出了。一个黑社会混混能混到这种境界也算相当不错了,他要想出国应该很简单,为什么不肯走?当然不是留下来等死!陈哲躺在浴缸里,眼睛缓缓闭上,嘴角扯起一道浅浅的冷酷的弧线。  第二天他先把那辆作为道具车的雅阁退了,接着直奔机场,下一站:H市。  当陈哲出现在米海洋面前时,那家伙正靠在他办公室椅子上午休,还打着呼噜,陈哲敲了敲桌子,米海洋睁开眼看到他惊道:“我靠!你小子怎么神出鬼没的?”  陈哲笑道:“在H市小日子过的还不错啊!”  米海洋坐起来,嘿嘿笑道:“除了你的女人们外你在这里的一切现在都已经被我成功接收了,你可以光荣退休了。”  陈哲笑骂道:“什么女人还们?扯淡!”  米海洋奇道:“不是吗?我数数……尚娉婷、宁晏姝,嗯,还有我不知道的,反正朋友妻咱……”  陈哲打断他道:“别他妈胡说!会死人的,咦,你来了才几天混得挺熟啊?”米海洋一开口陈哲就猜到可能尚娉婷和宁晏姝知道他和自己的关系后跑到他这儿来打听情况了。不过他叮嘱过米海洋,也相信他没把自己卖给尚娉婷或宁晏姝。  米海洋傲然道:“那是!和美女打交道我向来轻车熟路,玲珑公司果然美女成群啊,那个宁晏姝宁小姐宁总监唉!我见犹怜我见犹怜!”  陈哲看着米海洋一副无赖相笑道:“你要把我卖了老子就把你阉了!还你见犹怜?”  米海洋不开玩笑了,问道:“那边怎么样了?”  陈哲微微一笑道:“小有收获,杨雄回W市了。”  米海洋道:“你的小有收获就是收获不小吧?他回W市了?你碰到了?我说怎么没见他来找我?”  “碰到了,找你?”  米海洋嘿嘿道:“妈妈的!这里日子虽然舒服每天开着宝马拉着美女,就是闷得老上厕所又尿不出,还是在W市的时候时间好打发。杨雄要是来找我这时间不也好混得多吗?”  陈哲苦笑道:“海洋,你当杨雄来找你玩呢?不过我想他很快会找我了。”  米海洋一听来劲了,问道:“快说说!刺激一下我快要阳痿的神经。”  尚娉婷立马就知道陈哲回来了,一个电话就把他召了过去,陈哲一见她就想起了她把自己卖给宁晏姝的事,进门后也不说话,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尚娉婷从她的大班台后走了过来,看着陈哲的一幅大爷模样,在她这间办公室里除了陈哲没有第二人敢这样放肆了。“肾亏还是内分泌失调了?回来也不打声招呼?”  陈哲淡淡一笑还是不说话。  尚娉婷道:“你有种!那你就那样坐着吧,本小姐还不伺候了。”说完又回了自己椅子上,正眼也不看一眼。  陈哲起身准备走了,尚娉婷气道:“你给我站住!”  陈哲这才开口,“有何吩咐?”  尚娉婷本来绷着脸,这时“扑哧”笑了出来,“谁得罪你了?席小曼还是宁晏姝?”  陈哲转过身来,“你信不信?”  尚娉婷奇道:“我信不信什么?”  陈哲淡淡道:“信不信我把你裤子脱了抽上几板子,然后让你自己再穿上。”  尚娉婷脸色一变接着恨恨道:“你越来越下流了!”  陈哲悠悠一笑道:“那我问你你跟宁晏姝说什么了?”其实说什么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他和宁晏姝那晚上做的爱比这几年加起来还要多。  尚娉婷早就猜到他是为这事不爽,一怔道:“说什么?她问什么我就说什么,我又不用骗人家。”  陈哲点头笑道:“那好!以后黎英杰的事你不要再在我面前叽歪了。”  尚娉婷也淡淡道:“这是两码事,你要是说话当放屁我也就当是了。”  “两码事吗?好不容易才让宁晏姝……唉!懒得说你!”  尚娉婷问道:“我就不明白了,晏姝那点不好了?对你真是死心塌地,人家吴之江追了两年多晏姝正眼都没看一眼,你把晏姝弄得魂不守舍的……算了,我还懒得说你呢。”  陈哲又走回来坐下,“我说大小姐,姑奶奶,你也答应过我的,现在好了。”  尚娉婷脸色转好道:“什么现在好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晏姝了?还有我告诉你,是你不止一次说和那个席小曼没什么我才和晏姝随口那么一说的。”  陈哲苦笑道:“那么一说你还随口?”  “你刚才说什么现在好了?”说是一副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陈哲。  陈哲装镇定的功夫不是装的,这会儿也不用装镇定,“还不好?被你害死了!”他倒不是很后悔那晚和宁晏姝度过的一夜,他也不认为那一夜是对宁晏姝的补偿或是安慰,那晚骤闻薛洋就是警方卧底,杨雄承认薛洋的死和他有关,对他打击实在太大。面对痴情又一副吃定他态度的宁晏姝陈哲这才失控,躺进了宁晏姝的怀里。他不后悔,可他有些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宁晏姝和席小曼了?一夫一妻可是国法,两个老婆只是梦想!陈哲梦都没梦过。  尚娉婷不解道:“被我害死了?你要死也是你自己害死的,别拉上我。”说完她又问道:“你是不是把人家搞了?”  陈哲张大了嘴,“这个问题我不需要向你汇报吧?我也有拒绝回答的权利和自由吧?”  尚娉婷定定的看着陈哲,“你不回答我也知道答案了。以前每当你撒谎或死不承认某件事情的时候就是现在这副德行。”  陈哲一愣道:“是吗?我这么多年撒谎的技术一点都没有进步?”  尚娉婷回到她自己的座位上道:“你要真对人家宁晏姝做了什么,最好善始善终,是你先撩人家。现在不想看到你,滚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