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55雄哥

055雄哥

3020 2017-11-23 14:25:52
陈哲失笑道:“你也不笨。”  尚娉婷把头凑过来道:“可你究竟想隐瞒什么呢?你说我要不要请个私家侦探去W市一趟?”  陈哲淡淡道:“你可以试一试。”  尚娉婷态度突然一变道:“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好奇害死猫,我等你自己告诉我的那一天。”  陈哲也换个话题道:“或许有那么一天,对了,我现在每天不能接送你,给你到保安公司给你请两个保镖吧。”  “保镖?”  陈哲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第一次听说有保镖这么个玩意儿?”  尚娉婷放下手中的筷子,“以前没有你接送我也没用什么保镖的,干嘛突然要请?”  陈哲若无其事道:“世道不太平,以前不用保镖不代表一世无忧的,也花不了几个钱,你这个亿万富姐出行也安全得多嘛。”  “那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谁没事每天喜欢两个大男人跟在身边啊?还保镖!”  陈哲还是坚持,“这事你就听我的吧,哪个富豪没两个保镖跟着?一流小明星都前呼后拥的。”  尚娉婷也坚持,“不要!要请你自己请。……你今天怎么了?”  陈哲是有担心,可他现在不能告诉尚娉婷,“你越来越独裁了,臣下的话一句听不进,让你请保镖自然有理由,你最好别问什么理由,我也不会告诉你。”  尚娉婷已经看出陈哲不像是说说而已,心中奇怪却并没有打算问,她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稍一犹豫妥协道:“什么时候……算了,保镖的事你帮我安排吧,每天跟着两个吊死鬼真不知道会不会被烦死。”  第二天陈哲替尚娉婷找的两个保镖就到位了,是他前几天就让黄蜂侦探社那边物色的,两个家伙一高一矮都是退伍军人,职业保镖。尚娉婷还不习惯带保镖,专门给他们配了一辆车,并交代他们只许和她保持距离的跟着,不许影响她,两人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混,自然知道雇主说了算的道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陈哲接到秦欢的电话,说是她哪个小师妹王思思已经报名星梦奇缘了,下周一接受面试,本来是准备等到过了海选再请陈哲吃饭的。  陈哲一听就知道了什么意思了,笑道:“你又答应她了?”  秦欢忙道:“没有没有,我是说您很忙,她真要是过了海选进了复赛再谢谢您也不迟,可她央我给您打电话,我就说试一试的。”  陈哲心道还好你没有先答应人家。“你告诉她,准备面试就行了,呵呵,她真要是杀进决赛,到时候我请你们吃饭,现在就不必了,我也确实抽不出时间。”  秦欢听到陈哲这样说似乎也显得有少许失望,“我就说您很忙了。”  晚上九点陈哲准时来到台北路一品轩茶楼,找个位子坐下几分钟后杨雄就出现了,他依旧一个人,还带着副深色眼镜遮住了半边脸,上楼后在入口处眼睛一扫看到陈哲缓步走了过来。  陈哲站起来,“雄哥。”  杨雄摘下眼睛,在对面坐下,先看了一眼陈哲然后眼睛望向窗外,“哲子,昨天我得到消息,张彪在看守所自杀了。”  陈哲道:“自杀?”  “张彪被H市警方异地关押在S市二看,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里面传出来是自杀,到底怎么一回事还不知道。”  在青羊帮的几年里陈哲和张彪关系最好铁,胜过他和杨雄,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张彪会自杀,再一次问道:“自杀?”  杨雄回过头来,“我也不相信他会自杀,青羊兄弟几个月内已经所剩无几了。替雄哥回一趟H市吧,现在也只有你能够光明正大的回去。”  陈哲端起桌上滚烫的茶倒进口里,让那热度刺激他半天才缓缓吞下去,“老三走了,彪子也走了,大罗和谢伟成这辈子怕也出不来了,雄哥四处藏身,这就是曾经威风无限的青羊帮,找到警方的卧底又能怎样?”  杨雄冷冷的看着陈哲道:“你怕了?”  陈哲道:“是的,我怕了,雄哥不怕吗?”  杨雄依旧看着陈哲,慢慢拿起他面前的茶壶,一仰脖子,滚烫还冒着气的茶水倾泻而出,直灌进他的喉咙里。“我现在通缉犯我怕什么?”  青羊帮在H市威风近十年,所做的一切陈哲很清楚,光命案杨雄手里就不下四条,他一旦落入警方手里就是有九条命也不会留下半条。杨雄当然比谁都更了解这一点,他不怕?陈哲心底很无奈,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会有例外吗?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为什么还一定要找出那个警方的卧底?“雄哥,半年前我就已经退出青羊帮了。”  杨雄放下茶壶,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茶渍,突然大声吼道:“你少他妈扯淡!”他的这一声引来茶楼所有的目光。  陈哲缓缓转动面前的杯子,“雄哥,我们还是兄弟吗?”  杨雄的眼光从四周收回,“是不是兄弟那要看你了。”  “如果我不回H市找出那个内鬼我们就不是兄弟?”  杨雄不说话,那等于默认。  陈哲心底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寒意,青羊帮的瓦解,警方的通缉已经让杨雄变了,他不愿意用丧心病狂来形容杨雄,毕竟事七年兄弟,但杨雄确实变得更自私和冷酷了,自己呢?难道没有变?“雄哥是在逼我?”  杨雄淡淡的说道:“哲子你变了,从薛洋死你就变了。”  陈哲心里突然再升起一股怒火,“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薛洋!”  杨雄轻轻摇头,“一个女人就改变甚至摧毁了你,你还是过不了这一关。我们俩兄弟难道非要走到不愉快的一步?”  陈哲道:“我说过你永远是雄哥。”  “是吗?可我现在是通缉犯,你却在美女怀里撒娇。”  陈哲暗惊,杨雄的话另有所指。  果然杨雄继续道:“名模金屋会情郎,情郎。”  陈哲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他跟随杨雄七八年,杨雄的个性手段他太了解了,一旦他认为你不是兄弟朋友是敌人,为达目的他没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绑架要挟更是他惯用的伎俩。陈哲几次想脱身青羊帮都没有做到,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杨雄不会轻易答应他退出,直到薛洋的死才让他慢慢淡出,最后抽身脱离青羊帮,而几个月后青羊帮就在警方的重拳下瓦解。  一天是贼永远都是这话没有说错,何况几年,陈哲一直担心在青羊帮的几年会成为自己身上的阑尾,迟早会发作,除非你割掉它,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离他离开H市才不过半年而已。艳照门让自己的行踪暴露,正被警方通缉的杨雄寻踪追至,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杨雄难道预料到自己会拒绝再和青羊帮扯上关系?“雄哥想怎么样?”  杨雄戴上眼镜,“只要哲子答应帮雄哥一把,我们还是兄弟。”  陈哲再次反问道:‘我们还是兄弟吗?“  “问你自己。”杨雄说完站起身来,“我等你的消息。”  在陈哲心里自从薛洋死后,他唯一要做的就是离开青羊帮,薛洋的死他一直有疑虑,想查而不敢查,他害怕一旦知道了真相不仅失去了最心爱的女人还会失去兄弟。可从今天起他和杨雄七年的兄弟还是做到头了。  回到行云街,陈哲放好洗澡水,把整个人泡进去,手上的烟一口没抽已经快烧完了。薛洋的影子再次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满身血污,死,都死得那么痛苦。两滴眼泪从陈哲眼角悄然泻下,被深埋的记忆挡都挡不住的袭来,痛苦随之而至。他缓缓举起手里的烟头,重重的摁在左手掌心,一阵剧烈的灼痛顿时传遍全身,薛洋的影子消失。  手机响了,陈哲懒得接听。几分钟后又响起,陈哲还是躺着一动不动,直到第三次响个不停,他才从浴缸里爬起来,就那样赤身裸体的走到客厅,拿起桌上的电话。  奇怪,电话市吴之江打来的,这么晚他有什么事?  “陈助理,我是之江啊,你总算听电话了。”吴之江说话的声音很无奈。  “吴总,这么晚……”  吴之江道:“你现在能出来一趟吗?我在同安里KK酒吧。”  陈哲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吴总有事还是在喝酒呢?”  吴之江苦笑道:“还喝什么酒?我都招架不住了,……”  电话突然挂断了,陈哲听到那边有音乐声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哲穿好衣服,等了近十分钟吴之江的电话再也没打过来,他打过去电话显示无人应答。他担心那边有什么事,决定过去看看,他对吴之江印象不错,况且这么晚电话能打到他这儿来,什么事让他招架不住呢?  半个小时后陈哲到了同安里,在KK酒吧门口停好车,他就看到吴之江那辆帕萨特了,车里没人,应该还在酒吧里面。十二点,酒吧里气氛正是高潮,人潮汹涌,霓灯闪烁,他眼光四处搜索,哪里有吴之江的影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