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17没见过你这样笨的

017没见过你这样笨的

3031 2017-08-28 13:47:18
看到陈哲痛苦的表情胖女人这才伸手扭腰拉上拉链,然后甩过来一句话:“见过色狼,没见你这样笨的色狼,人这么少居然还敢下手?哼!”  电梯停下了,门打开,胖女人一甩一甩的扬长而去。  宁晏姝脸上露出一丝得意解气的笑,也不看脚还疼得钻心的陈哲自顾走了。  陈哲在明珠大厦隔壁味千拉面馆吃了碗面回到二十八楼脚还隐隐在疼,今天真是阴沟里翻船了,一想到“便宜”让宁晏姝占了自己却成挨了一脚的笨色狼他心里就不岔,恨得牙痒痒的,心想早知如此真该那次送宁晏姝回家趁她喝多了占些便宜的,那今天这一脚也不算白挨。转念一想宁晏姝这样小报复一下自己也是合情合理,更是自找的,若不是咳……自己撩她她怎会又是要辞职又是耍性子?何况看她这两天的反应确实伤害她了,嘿!但愿以后相安无事,也不知道尚娉婷是怎样安抚她的?  尚娉婷?一想到尚娉婷陈哲感觉脚又疼了。  快到下班的时候李倩打电话来传“圣旨”,告诉陈哲尚总吩咐让他下班后在停车场等她。放下电话陈哲苦笑道:“命真苦,周末了都不能免此一役。”  “谁命苦呢?”他的办公室门没关,任其昌径直走了进来,听到陈哲自言自语他笑着问道。  陈哲站起来顺便感觉下走路脚还疼不疼,“什么风把任副总吹到我这儿了?”  任其昌在他对面坐下道:“今天周末了嘛,我看看陈老弟晚上有没有什么安排?若是没有想带你去个地方玩玩。”说完神秘的一笑才继续道:“好地方,嘿嘿!保证你去过后回味无穷,说不定乐不思蜀哦。”  陈哲摸出烟己点上一根,他知道任其昌平时不怎么抽烟,偶尔抽也认牌子。“今晚?呵呵,唉!我兜命苦嘛,尚总刚刚吩咐下班后侯旨待命。什么好地方?”任其昌好酒,也偶尔背着老婆在外面玩玩女人,陈哲已经猜到他所说的好地方大概是什么场所了,脸上仍旧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任其昌脸上露出大是可惜的表情,旋即暧昧的笑道:“璇宫听说过吗?”  “璇宫?”  任其昌得意道:“我也只去过一次,据说在H市没去过璇宫不能算是个真正的玩家,最近我刚托一朋友帮我弄了张会员卡,否则想带你去还去不了呢。”  陈哲来H市并不久,还真不知道这么个地方,奇道:“什么地方?难道比白宫冬宫还神秘?”  任其昌舒适的靠回椅背上,悠然道:“有没有白宫冬宫好玩我不知道,论神秘怕差不多了。传言比当年赖大亨的红楼也不遑多让,那可是人间天堂啊老弟。”  陈哲哈哈笑道:“人间处处是天堂,那里就算比红楼还要精彩万分也不是我这种人的天堂。所谓天堂都是要凭票入内的,我若有老任你这样的身家和闲情逸致,或许也会对璇宫心神向往。那应该是私家吧?”  任其昌不以为然的看着陈哲道:“闲情逸致我或许有,要说身家你老弟现在或许稍嫌单薄了点,可将相无种,十年前尚总初来H市不也是一清二白?如今可算是H市广告界的红人。我看你老弟时来运转,再过两年哈哈我坐火箭也赶不上你咯。”  任其昌说话向来真真假假,实话像玩笑,玩笑可能就是实话,但这几句话陈哲听起来还是微微有些不爽,任其昌话外那意思不就是暗示尚娉婷起家不清白?自己现在时来运转背靠大树好乘凉?  心里不悦陈哲还是不露声色,笑道:“老任你这是羡慕我呢还是骂我?还有那什么璇宫,我要真是去了乐不思蜀深陷其中,你这个引路人也逃脱不了干系吧?”  任其昌摇头笑道:“这也是男人的应酬之一,尤其是成功男人,呵呵,我这是带老弟你去天堂,你可别在尚总那儿把我推下地狱。璇宫算是私人吧,不是有钱就可以进去的,更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大老板是谁我也不清楚,不过来头肯定不小。唉!看来老弟你是无福消受了。不过说回来……”任其昌忽然停下看了一眼身后再压低声音道:“尚总有财有貌,绝对是女人中的女人,老弟你已经是家山有福咯。”  陈哲手指轻弹烟灰,戏谑道:“打住!这是我们俩说的话,要不是对老任你有所了解我还真怀疑你没安好心。好了,你已经解放,我离四九年还远着呢,得下去了。祝你酒绿灯红大闹璇宫,记得要凯旋,哈哈,千万别夜里打电话让我帮你叫120。”  任其昌是黎英杰的人,陈哲到现在仍旧摸不清他和黎英杰的关系究竟有多深?对自己和尚娉婷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态度?自从尚娉婷宣布自己这山寨男朋友的身份后,任其昌对自己明显亲近了许多,照理说他在玲珑多年,元勋级的人物,又有少许股份在手,身家已是很丰厚了,而且表面上看尚娉婷对他至少还不错,以尚娉婷今时今日在玲珑、在H市的地位任其昌不会不考虑自己的利害得失,他图什么?名?利?或是忠诚?  陈哲冷笑,忠诚?这年头谈忠诚的不是SB就是屁精,任其昌若是对黎英杰忠诚那他真要任其昌刮目相看了。  刚把车开出来尚娉婷就下来了,她换了一身衣服,略带中性的新款紫色VALENTINO,优雅而奢华。  陈哲侧身为她打开车门,尚娉婷弯腰坐了进来,顺手把包和一个文件夹丢到后座上。“去上海路莱雅公司。”  陈哲的脚还隐隐有些疼,不过踩刹车离合器没有问题了。一路上两人都没什么话,尚娉婷也似是不自在,一会儿看向车外,一会儿眼睛朝陈哲扫过来。最终还是忍不住先开口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陈哲知道她说的是早上在她办公室当着宁晏姝搂她腰的事,却故意装作听不懂,问道:“我胆子越来越大了?什么意思?”  尚娉婷没好气道:“少装了,你知道我说什么。”  陈哲哈哈一笑道:“那不是演戏嘛?不也是我的工作?工作投入不是错吧?”  尚娉婷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投入?我看你对宁晏姝也很投入,那也是工作?”  陈哲还不知道她早上是怎样安抚宁晏姝的,至少宁晏姝暂时收回辞呈了。“宁大小姐确实误会了,我只不过和她吃过几顿饭,送她回家一次,那次还是她喝多酒,嘿,……”  尚娉婷比陈哲了解宁晏姝,知道那妮子就算发春就算自作多情也不会这样就“误会”陈哲的,当下不等陈哲说完嘲笑道:“别在我面前装,还误会?要不是你告诉她我们是在作秀晏姝会多情?还有那次上海之行,不知道你给那妮子灌了什么迷魂汤?我不明白了她怎么就看你顺眼?”  陈哲也不再狡辩了,事实上和宁晏姝交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他主动的,“我也搞不懂自己哪里招她了,不过她肯定缺乏恋爱方面的锻炼,你是她的老板也有责任。”  尚娉婷想不到陈哲脸皮厚到这种程度,头扭向一边啐道:“今天才发现你还挺无耻的。”  陈哲苦笑道:“多谢夸奖!貌似无耻者无畏吧?”  尚娉婷懒得和他耍嘴皮子,回过头一本正经道:“晏姝我已经安抚好了,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再去惹她,否则……”她稍稍停顿了一下接着道:“等黎英杰的事一解决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就是把她娶回家也没人说你。”  陈哲以为否则会怎样?谁知道尚娉婷竟冒出来这样一句,他大笑道:“娶回家?我可想不起。”  尚娉婷又望向车外,心里开始打鼓了:我是不是错了?难道真的指望不上他?  莱雅H市公司是其中国地区总部,到了楼下,尚娉婷让陈哲等一下,她自己带着文件夹一个人上去了,时间是五点二十分,一刻钟后她和莱雅大中华区总经理一起下来了。那老外陈哲见过,就是上次在莱雅名流酒会上  致辞的BL#8226;乔。两人径自走到别克车旁,陈哲老大不愿意的下车为他们开门,活像个称职的车夫。  尚娉婷陪BL#8226;乔坐在后面,两人用十分流利的英语交流着,陈哲大学那会儿英语好歹也过了四级,只是这些年没有用武之地,已经忘记得七七八八了,偶尔听得懂尚娉婷和BL#8226;乔的一两句对白,谈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莱雅是跨国的化妆品帝国,赚的是最好赚最有钱最会花的女人的钱,莱雅也是广告界的宠儿,每年都大把大把的砸金,狂轰乱炸那些耳根子软、一天花费几个小时在化妆间的女人。显然效果显著,而且他们也尝到了甜头,所以早就有消息说莱雅明年的广告预算足可以养活一家4A广告公司。这样出手阔绰的大老板没有哪家广告公司会不动心的,尚娉婷也不例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