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极品助理  >  092纠缠

092纠缠

3017 2018-01-29 16:12:57
宁晏姝一听这话眼光落到陈哲脸上,似笑非笑道:“包括你和尚娉婷的关系是吗?”  陈哲心里一惊,暗道:完了,尚娉婷把我卖了!同时苦笑道:“你想说什么?”  宁晏姝以往高傲强势的个性又显露了,“你知道我说什么。”  陈哲摇头不说话。  宁晏姝走近一步,站到陈哲身前仰起头以轻柔而又无比坚定的语气道:“陈哲,你骗我好苦!”  陈哲现在恨不得把尚娉婷的裤子脱了,在她屁股上狠狠抽几下,自己叮嘱过她不要把他们掩黎英杰耳目的真假关系告诉宁晏姝,谁知自己刚离开H市她就跟宁晏姝交代了。如果不是这样宁晏姝怎么会这么肯定的找上门来。今天在办公室她还戏谑自己和席小曼的关系,居然半个字也没有提及宁晏姝。“晏姝,我……对不起,有些事情确实不像你看到的那样。”现在该怎么应付宁晏姝的有备而来?  宁晏姝哈气如兰,笑道:“那你告诉我是怎样的?”  陈哲大感头痛,他刚才的对不起确实真心诚意,宁晏姝为他身心俱伤,他实在不愿意也不忍心再伤害到她。无论相貌、身材、性格、气质哪方面的条件宁晏姝都绝对是一流,问题是陈哲自己非生理上的原因,他不是种马见母的就上。何况还有个席小曼在S市等着他,即便没有席小曼,这个时候也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机会,否则席小曼不用藏到S市去了。“我们今天不谈这个好吗?”  宁晏姝把手背到身后,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在陈哲脸上一吻,然后严肃道:“陈哲,其实我并不贪心,我的要求也不多,尚娉婷告诉我你们真正的关系后,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傻。我甚至可以不要求拥有你,完完全全的,我只想哪怕是曾经拥有。这段日子想了好多,真想给你打电话,但没有是吗?因为我知道你至少并没有完全欺骗我。”说完她转了个身,脸上已经有了笑容道:“你看我是不是比你走时开心了很多?”  陈哲心里的愧意更浓了,宁晏姝看上去确实比在双K酒吧买醉时开心,但眼睛会骗人的,她真的开心?以她的个性不能容忍欺骗,难道就能容忍喜欢的人只是曾经拥有?要真是这样,吴之江早就抱得美人归了。他轻轻一笑,伸手扶住宁晏姝的香肩柔声道:“我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的,很多东西真相和想象都不一样,包括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  宁晏姝微微仰起头目光直刺陈哲心里,“那你亲口告诉我,你有喜欢过我吗?或者说喜欢我吗?”这才是本色宁晏姝,喜欢或不喜欢?只有两个答案。  陈哲稍一犹豫,点头笑道:“宁总这样的个性大美女呵呵,我说不喜欢老天爷怕也不会答应。”  这答案有几分真实又有几分玩笑的意味,不过宁晏姝好像已经很满意了,接着问道:“那你那次在我家吻我是因为喜欢?”  陈哲反问道:“如果那天换了是吴之江你会不会让他碰你?”  宁晏姝想也不想,眼睛一瞪道:“吴之江?他敢!”  陈哲笑道:“那就是了。”  宁晏姝伸出手在陈哲胸口捣了一拳,“你还是那么狡猾,回答个问题都拐弯抹角的。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吻我对吗?那好,我要你再吻我。”说完她充满挑衅的看着陈哲,眼睛都没打算闭。  陈哲心底苦笑,嘴上说道:“你这算是引诱吗?”  宁晏姝的回答相当干脆,“是!”  陈哲正在进退维谷,手机再次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恨不得亲上一口,仿佛手机比宁晏姝娇艳的双唇更动人。电话是杨雄打来的,陈哲知道他一定会给自己电话,今天上飞机前他给韩罗奇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正准备登机,回H市。陈哲冲宁晏姝做了个噤声的收拾才接电话,杨雄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传入耳中,“这么快就大功告成了?”  陈哲淡淡道:“现在九点半不到,十点,一品轩。”  “好!我等着一天都快等得阳痿了,我会亲手宰了那个杂碎。”  陈哲不动声色,杨雄的演技也不错,完全可以本色演出,希望自己不会让他失望。挂掉电话他冲宁晏姝耸肩笑道:“你的引诱看来只能暂时寄存起来呢,我得出去一趟,你和我一起走吗?”  宁晏姝眼中稍稍露出失望的神色,随即笑道:“那就寄存吧,我随时都可以提取的。一品轩茶楼吗?好像在台北路上,你现在要去那儿?”  陈哲“嗯”道:“约了一个朋友.”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要不你等我走了再走,如果不介意呵呵可以帮我把房间收拾一下。有些晚了,待会路上小心。”他担心席小曼的故事在宁晏姝身上重演,如果被人盯梢看到宁晏姝和自己一起,还真他妈给了杨雄再次卑鄙的可趁之机了。而直接让宁晏姝留下等会儿再走,这妮子怕要多心,不会答应的。  宁晏姝想了想答应道:“那好吧,我就暂时充当一回你的钟点工。”  十点整陈哲出现在台北路一品轩茶楼,还巧了,老位子又空着,几分钟后杨雄那个铮亮的墨镜光头出现在茶楼门口。  两人坐下后,杨雄摘掉墨镜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我是不是应该欢迎哲子低调凯旋?”  陈哲脸上也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你早就应该知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杨雄自己端起茶壶倒茶,滚烫的水一条线注入杯中,杨雄放下茶壶,拿起杯子却不喝,眼睛盯着杯中的茶道:“那你可以告诉我谁是那个该死的警方卧底了。”  陈哲笑看着杨雄,不过眼神中带着一丝讥讽,“这话说得好,既然你都说该死自然活不到今天了。”  杨雄眼皮子微微一跳,“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找出那个卧底?”  “我找到他的尸骨了。”陈哲和他对视一丝不让,淡淡的道。  杨雄把茶倒进嘴里,“他死了?”  陈哲的目光宛如有穿透力般直刺杨雄,他们坐的地方临窗,还有一个屏风挡住左右隔壁,事实上在他们周围都没人。“你不知道吗?”他们上一次通电话起陈哲对杨雄的称呼就从雄哥变成了是你。  杨雄手捏着茶杯,嘴角掀起一个冷酷至极的弧度,“这就是你的要告诉我的答案?”  “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罗汉晚死了。”  杨雄眼睛都没眨一下,“是吗?”  “你想不想知道罗汉晚临死前跟我说过什么?”  杨雄脸色一变,瞬间又恢复正常,“你见过罗汉晚?”他不相信,因为他知道罗汉晚在警方扫荡青羊帮时已经落入警方手里了,罗汉晚唯一的下落就是看守所,陈哲不可能见到他。  陈哲突然神情轻松的一笑道:“我在回H市前一直搞不懂既然那个卧底早就被你干掉了,你还要我回去查?不过这一趟并不算白跑,至少……”陈哲顿了一顿才一字字道:“见了罗汉晚最后一面,至少寇海峰没让我失望。”  杨雄冷冷道:“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要我回W市去查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了。”陈哲只是隐隐猜到,并不能确定,况且他今天来见杨雄完全是根据自己的猜测赌一把,只要证实那个警方的卧底确实早已被杨雄干掉了,接下来事情会变得稍微简单一些,可他又害怕自己的猜测被证实。  杨雄放下手里的茶杯,靠往椅背上,“为什么?”  “因为薛洋。”  杨雄的脸上的神情凝止,接着摸了摸他的光头笑道:“这也是罗汉晚告诉你的?”  陈哲不置可否,以冰冷的目光回答。  “你自己都说了警方的那个卧底该死。”这句话从杨雄嘴里轻飘飘的吐出来。  陈哲心头巨震,在罗汉晚告诉他经费的卧底被杨雄干掉后,他思考的方向开始准备从青羊帮忽然蒸发的人员中入手去证实,但一直有个他不愿意面对的念头在隐隐折磨着他,现在终于证实了,还是从杨雄口里亲自说出的。这也是为什么罗汉晚说他别无选择没有办法的原因,因为警方那个卧底就是薛洋,她记者的身份只不过是个掩饰,和她交往一年多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发现。那她接近自己是为了什么?因为卧底任务还是真的曾经爱过自己?这也是他一直不敢面对这个念头的原因。不过现在有一点应该可以肯定,陈哲在青羊帮一直相当于隐形人,青羊帮真正知道他的人了了可数,警方并也没有完全或是确切掌握到他的资料,这应该是薛洋根本没有把他向她的上级反映汇报。陈哲的手放到桌下,有些抖了,他绝不愿意让杨雄看到,他脑子有些乱,和薛洋认识的一幕断断续续出现在记忆里。“你不该承认的。”这是他在一品轩茶楼对杨雄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就起身下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