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不灭神域  >  第18章 带血的交易

第18章 带血的交易

3049 2017-09-06 16:23:44
周云和周元首当其冲,至少有上百根血矛,上千支血箭,射向两人。还有血绳,缠住众人的身体。“反击!”周云大吼道。随即发现自己小题大做。血箭血矛看似厉害,其实威力有限。一剑斩出,数十根血箭炸裂。叶秋想不通血煞宗的人搞什么鬼。不过眼前的情况,明显对自己有利。叶秋是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人。周家武者受血雨腥风牵制,叶秋趁机反击。全力运转秋风落叶诀,体内真元嘭沛,融入血雨腥风。秋风落叶诀和血雨腥风融合,发生异变,威力暴增。空中很快出现一个个血色漩涡,席卷天地。血腥气瞬间浓郁了千百倍,还在不断增加。一股寂灭的气息,以叶秋为中心,朝四周疯狂扩散,侵蚀所有人的精神。真正的杀招,在于叶秋凝聚的风刀风剑。受到血箭和血矛的启发,叶秋抓取天地之力,利用血雨腥风,凝聚出一柄柄血刀。他其实也可以凝聚血箭和血矛,但最熟悉的还是秋风刀。周云且战且退,企图离开血雨覆盖的区域。此消彼长。叶秋愈战愈勇。血刀扫过,血光滔天。血雨腥风之力,快速融入血刀。转眼间,凝聚出一柄百丈巨刀。威力之猛烈,就连躲在远处,主持血雨腥风阵法的血迟,也感到心惊。此刀的威力,已经超越了阵法的极限。以至于,当百丈血刀成形,血雨腥风失去控制。阵法之力,被血刀疯狂吞噬。“秋风落叶诀,配合血雨腥风阵,竟然有如此威力,血煞宗必须要得到!”血迟阴森森道。天空颤抖。百丈血刀轰隆斩下。迸射出万道血光。周云、周元等人惨叫,身体被击飞,打落地面。脑海中爆出连绵不断的巨响。全身剧痛,骨头仿佛散了架。叶秋也不好受,这一刀几乎耗尽他的真气。不过跟周云、周元他们相比,叶秋幸运多了。叶秋手忙脚乱拿出一粒清灵丹,赶紧服下,补充消耗的真气。现在是杀死敌人的最好机会,就看谁恢复更快。很明显,叶秋占据优势。他是发起攻击的人,又有无涯宗的灵丹。周家虽然是豪门,但是跟无涯宗相比,差远了。数息之后,叶秋真气恢复一大半。周云和周元等人,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全是伤,皮开肉绽。叶秋再度出刀,凝聚空气中残余的血雨腥风。一柄几十丈长的血影巨大出现,凌空斩下。跟刚才的百丈巨刀相比,差了很多。可是周元和周云等人,实力也下降了很多。两相对比,这一刀的威胁,比第一刀更大。周云心生惧意,死亡威胁之下,抛弃同伙,扭头逃跑。周元愣了愣神,跟着逃跑。周家其余人,见老大带头逃跑,纷纷逃命。鬼哭狼嚎。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叶秋锁定周云,操控血影巨刀疯狂追砍。“我命休矣!”周云惨叫一声,在地上打滚。但他根本逃不掉。叶秋驾驭天涯风衣,很快飞到周云头顶。血影巨刀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轰!”大刀斩下,把周云劈成两半。其余人魂飞魄散,分头逃跑。叶秋盯上周元,交战数刀,杀死此人。其余人也没能活着逃走,死在血衣人手中。叶秋杀死周元后,回头继续追杀,发现遇上一具具尸体。数目正好跟周家武者相同,无一人落网。他们出城追杀叶秋时,声势浩大。没想到最后,主力全灭。叶秋知道有人暗中帮助,但却没见人影露面。停留了片刻,叶秋长叹一声,返回牧野城。仙人栈,是牧野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传闻有古仙人,曾经在此楼用餐,因而得名。此事无从考证,但是仙人栈的生意,红得发紫,却是事实。“三天后,叶家继承人之争,又有好戏看了。”一楼大厅,人来人往。众人议论最多的话题,前几天是擂台赛,现在是叶家之争。“我猜叶峰赢定了,他修为稍逊叶秋,但是叶秋受伤,实力肯定下降,以后咱们在城里做生意,要跟他打好关系。”“我看未必,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叶秋一帆风顺,从长远来说,不一定是好事,但是这次遇挫,却又卷土重来,实力必然更上层楼。”“你错了,卷土重来者,往往再次饮恨,历史上这种事情太多了,能够打败你的人,证明他比你强,再打一次,往往赢得更加轻松。”“……”各种观点,针锋相对。有人认为叶峰能胜,也有人认为叶秋能胜。不过总体而言,认为叶峰取胜的人占多数。成王败寇,强者为尊,早已深入人心。众人认为叶峰能赢叶秋一次,即使使用了手段,就证明他比较强。手段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很多人鄙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但是内心深处不得不承认,要想成功,还是得有手段才行。叶秋临窗而坐,听着众人的议论,淡然微笑。仿佛谈论的是别人,跟他无关。一个锦袍少年,提着酒壶,朝叶秋走来。嘴角带着莫测高深的笑意,动作懒散自然。叶秋微微一愣,他从少年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这位帅哥,我找不到空位了,可以坐你对面吗?”锦袍少年走到叶秋身旁,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可以,但是你要请我喝酒!”叶秋徐徐开口,他不知道锦袍少年是谁,但是知道,对方只是随便找个借口。酒楼客人虽多,但是桌子更多,依然有很多空位。“兄台是爽快人,在下池雪,不知阁下贵姓,能否交个朋友?”锦袍少年笑眯眯道,给叶秋倒酒,装作不认识。“血迟,血煞宗少主,既然敢在牧野城露面,何必藏头露尾,你是认为我好欺负,还是认为天下人都是傻瓜,只有你一个聪明人?”叶秋冷冷道,拿着酒杯,在手中慢慢转动。既然知道此人就是血煞宗少主,他才不会喝他的酒。天知道,酒里面有没有脏东西。即使没有脏东西,喝进肚子里去后,也会变出脏东西来。“叶兄聪明过人,既然知道我是血煞宗少主,想必也猜到了我的来意。”血迟眼睛一亮,丝毫没有惊讶,反而考校叶秋的见识。“我猜不到,也不想猜,不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血少主只身犯险,殊为不智,我若登高一呼,你猜会是什么后果?!”叶秋微微一笑,稳坐钓鱼台。两人非亲非故,那么血迟冒险露面,主动上门,绝对不是闲的蛋疼,找叶秋喝酒。“痞夫之怒,血溅五步,血煞宗和无涯宗是死敌,对于我来说,潜入无涯宗的地盘牧野城,确实是犯险,但是叶兄明知我的身份,而如此靠近,难道不也是犯险吗?”血迟不声不响的威胁。言下之意,叶秋固然可以道破血迟的身份。但是在无涯宗高手到达之前,血迟足以杀死叶秋。两人都是弄险之徒,差别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罢了。“你不会杀我!”叶秋露出神秘的笑容。“何以见得?”血迟愕然道。“如果要杀,又何必救?”叶秋笑眯眯道,本来不确定天狼山突然出现的血雨腥风,是何原因。但是见到血迟的那一刻,叶秋断定就是此人所为。目的是什么,却搞不清楚。按道理说,血煞宗和无涯宗是死敌。牧野城是无涯宗的地盘,叶、陈、吴、王四大家族,都接受无涯宗的统治。尤其是叶家,四大家族之首,无涯宗的铁杆支持者。叶秋是叶家的继承人之一。无论从哪个方面说,血迟都不可能跟叶秋成为朋友。“叶兄的聪慧,令人始料未及,明人不说暗话,我冒险而来,带着诚意,想跟你合作,共谋天下!”血迟眼中闪过惊讶,但是很快恢复正常。心中的震惊,却犹如狂涛骇浪,久久不能平复。天狼山中,血迟自始至终,没有露面。只凭一场血雨腥风,就断定是血迟所谓,叶秋的智商,惊人的高。“血少主高看我了,在下落魄之人,有家不能归,苟活于世上,随时可能陨灭,岂敢妄言天下?”叶秋谦虚道,对血迟的话,没有半点兴趣。他志不在天下,而在武道。成为强者,才是他的梦想。再说了,跟血煞宗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被他们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叶兄不必妄自菲薄,更不必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妨先看看我的条件,再考虑是否合作,在此之前,我敢保证,血煞宗对你和你的家族,没有任何伤害之心。”血迟微笑道。脸上颇有自信,似乎料定,自己开出的条件,一定会让叶秋动心。“那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条件,竟然让我不惜得罪无涯宗,铤而走险!”叶秋深深的看了血迟一眼,最后四个字,令他悚然而惊。叶秋意识到,自己得罪不起无涯宗,也得罪不起血煞宗。两个宗门,都是巨无霸级的存在。灭一个小小的叶家,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两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