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不灭神域  >  第36章 得而复失

第36章 得而复失

3022 2017-10-26 14:17:00
这一下通了马蜂窝。剩下的十余名武者围住余婉娇,指责道:“女娃娃,心肠太恶毒了,咱们无冤无仇,竟然痛下杀手!”余婉娇冷笑道:“你们心怀叵测,鬼鬼祟祟跟在我后面,死有余辜。”言罢缓缓降落地面,摆出一副大战的架势。她其实也是没办法,山岳神船太烧钱了,超出意料。身上百万元石,原以为能够玩很久,但现在仅剩一半。余婉娇法相初成,一重天的境界,距离御空飞行,法相二重天的境界,还有很远的距离。法相九重天,一步一登天。任你天资绝世,修炼速度,比起筑基境界,慢了很多倍。偏偏这个境界的武者,对于御空飞行,像大鸟一样自由飞翔的向往,超过任何一个境界的武者。法相二重天及以上的武者,都能御空飞行,新鲜劲过后,对于飞行没有特别的感觉。筑基武者档次太低,不敢奢望御空飞行。唯有法相一重天的武者,法相初成,跃跃欲试。实力差的不多,只存在一道坎。但这道坎没那么容易跨过去,便是余婉娇渴望一件飞行法器的原因。按理说,以余家的本事,找一件飞行法器出来,轻松得很,然而合适的就少了。颜值差不要,造型丑不要,功能弱不要,功能太强也不要……恰好山岳神船,各方面都完美满足余婉娇的要求,所以她才会强行索取。至于消耗大,对余婉娇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她可能会缺很多东西,但最不缺的就是钱,家里元石堆积如山。开心的她,忘记了一件事,家里元石再多,身上的元石却有限。原本百万元石,也是一笔巨款,无数武者终其一生,可能也赚不到一百万元石。山岳神船几次急加速,大角度转弯,便消耗了将近三十万元石。动用山河炮,中等程度攻击,一次性消耗了二十万元石。如果是叶秋处于刚才的情况,会选择使用船尾的元石炮,而不是船首的山河炮。叶秋打一炮的消耗,是一万元石,由于余婉娇是法相境武者,同等条件下的一炮,消耗翻倍,达到了惊人的两万元石。坑爹的是,余婉娇打炮的准头不行,以至于消耗二十万元石的主炮攻击,战果竟然只有一死两伤。换做叶秋掌控,只需要消耗三万元石,使用元石炮,便可点杀三人。好在余婉娇没有蠢到家,感受到危机,赶紧落地,剩下来的元石,关键时刻用来救命。跟踪余婉娇的武者,也不是吃素的。十余人里面,竟然有三个法相境武者,衣衫褴褛,神容落魄,一看就知道混得很差。为首者脸上一道刀疤,从耳根到嘴角,面相狰狞,怪声怪气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里又不是你家的后花园,你能走,我们也能走,凭啥说我们心怀叵测?”更多武者在远处出现,大摇大摆的走过来,打着有便宜占便宜,没便宜看热闹的想法。“我乃无涯宗的核心弟子,你们不怕死的尽管上吧!”余婉娇强硬回应道,骄傲的昂起脖子。宗主马天涯和余家长老余常笑就在附近,手中有山岳神船这件逃命的法宝,她才不怕这群落魄的武者。“无涯宗也要讲道理,杀了我们的兄弟,就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大不了干掉你之后,投入血煞宗!”刀疤武者阴森森道。“那……你们想怎么办?”余婉娇缓和道,争取时间,暗中给余常笑发求救信心。可是不知道牧野神宫那边出了什么事,余常笑没有回应。“交出杀人的凶器,跪下了给死者磕头,再赔偿十万元石。”刀疤武者冷笑道,一旦余婉娇交出山岳神船,就是进攻的时候。“让本姑娘下跪,休想!”余婉娇勃然大怒,心中微微叹气,难道今日要命丧于此?“杀,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刀疤武者咆哮道,十余名武者,同时出击。“该死,你们这根本就是拿报仇做幌子,行杀人夺宝之事实!”余婉娇恨恨道,身影一晃,躲进山岳神船,开启护罩。“轰轰轰!”十几件法宝,砸在护罩上。山岳神船剧烈晃动,神光闪耀,弹开所有攻击。叶秋躲在暗处,以局外人的眼光看,发现山岳神船确实厉害。但是不知道余婉娇怎么想,她竟然没有逃跑,而是操控山岳神船,跟敌人战斗。敌人数目众多,修为强,整体实力碾压余婉娇,不走的话,很可能会死在这里。如果是姚雨绫遇到危机,叶秋肯定挺身而出救援,但是余婉娇不一样了,性格刁民霸道,要是有机会,自己都想暴揍她一顿。第一轮进攻无效,刀疤武者也不着急,布置好包围圈,准备持久战。暗中跟踪余婉娇很长时间,刀疤武者势在必得。他们是行走各地的流浪武者,四海为家,根本不怕无涯宗的追杀。叶秋感觉夺回山岳神船的机会渺茫,准备离开。山岳神船突然发炮,轰的一声巨响,惊天动地,山河变色。挡在炮口前方的刀疤武者瞬间灰飞烟灭,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其余武者目瞪口呆,全都傻眼了,刀疤脸是法相境武者,修为最高,瞬间被秒,令他们心中充满恐惧。这时候是最好的反击机会,可惜余婉娇实战经验不足,平时牛逼轰轰,真遇到血淋淋的战斗,反应却是菜鸟级,竟然驾驭山岳神船,直接跑了。“不要让她跑了!”周围的武者回过神来,疯狂追杀余婉娇。山岳神船遭受攻击,速度急剧下降。元石消耗殆尽,摇摇欲坠。流浪武者见攻击有效,更加来劲。余婉娇不敢还击,控制山岳神船,且战且退。叶秋突然发现,余婉娇逃亡的方向,跟自己一致,大叫倒霉。余婉娇人在空中,视野宽阔,看到叶秋,微微一惊,恍然明白他一直跟踪自己,不用想是心中不甘,伺机夺回山岳神船。余婉娇怒意一闪而过,随即大叫道:“小气鬼,山岳神船还给你了!”山岳神船飞向叶秋,祸水东引,余婉娇却驾驭天涯风衣,朝相反的方向逃跑。众人脸露为难,一方面想抓住余婉娇,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当然不只是报仇,殊知余婉娇是个大美女,身上法宝众多。山岳神船也是宝贝,难以割舍。武者经过艰难的抉择,决定抢夺山岳神船。余婉娇虽然可恨,毕竟是无涯宗的核心弟子,打败她容易,杀死她很难,后果很严重。叶秋是无名之辈,相对来说,杀死他没有什么后遗症。没有人是傻子。想清楚之后,一窝蜂的扑向叶秋。他们都不傻,如果没有巨大的收益,没必要得罪无涯宗。“凿你老母!”叶秋火冒三丈,他很想收回山岳神船,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余婉娇得到山岳神船之后,重新祭炼了一番,短时间之内,叶秋无法使用。扔出山岳神船时,船舱里面的元石,消耗一空。叶秋接了一个烫手山芋。然而叶秋也不傻,抓住山岳神船,甩向余婉娇,抖出天涯风衣,两名身份。流浪武者看了一眼叶秋,没想到他也是无涯宗的人,感觉还是不惹为妙,于是转向,重新杀向余婉娇。他们的目的是夺宝,能不得罪人,最好不要得罪。见到叶秋身穿天涯风衣,余婉娇非常意外。毫无疑问,天涯风衣来自姚雨绫。看来叶秋姚雨绫的关系,比想象中更加密切,倒是不好再害他了。余婉娇急中生智,抓住山岳神船,用力抛向远方。她是山岳神船的主人,船舱里面还有数百块残余的元石,全部转化成动力,瞬间飞出数百丈之远。叶秋冷哼一声,转身狂奔,自己害她失去法宝,肯定会秋后算账。从余婉娇没再把山岳神船扔向叶秋的行为来看,她应该没有杀心,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叶秋不喜欢跟她在一起,压力太大。那些武者,追逐山岳神船而去。余婉娇冷笑一声,追向叶秋。“余婉娇,你跟着我,到底有何目的?”逃跑中,叶秋回头道。“没有目的,就是好玩,这路你能走,我也能走,对吧?”余婉娇冷笑。“信你才怪,你就是想杀我,对吧?”叶秋反问道。“不对,姑奶奶就是想揍你一顿!”余婉娇咬牙道,露出真面目。“无涯宗有规定,不得同门相残,你敢违背门规?”叶秋气喘吁吁道。“是有这么一条规矩,但你不是无涯宗的门人!”余婉娇笑道。“现在不是,但以后就是了!”叶秋道。“那就等以后再说吧!”余婉娇道。“这么说,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喽?”叶秋脸色一沉。“害我失去山岳神船,颜面无存,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余婉娇讥讽道。“既然如此,我豁出去了,看刀!”叶秋咆哮道,返身一刀斩出。反击无声无息,一道惊天的刀光乍现,杀向余婉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