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不灭神域  >  第67章 赎金和船票

第67章 赎金和船票

3051 2017-11-25 15:52:35
三人是厚德殿的武者。 叶秋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无涯九殿,已经得罪了其中五殿。 以后的日子,估计会很难混。 平心而论,叶秋不想得罪他们,但是没有办法,麻烦总是在不经意间缠身,比如现在,不反击就会被人干掉,反击就会跟厚德殿撕破脸。 土元之枪至刚至强,源源不绝抽取力量,势不可挡。 凌英操控鹰羽号,疯狂催动阵法,瞬间消耗一万源石,船首的天鹰炮光芒闪烁,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轰!” 主炮发射,轰碎土元长枪。 天鹰炮虽然比不上山河炮,但是威力不俗,对付筑基武者,绰绰有余。 失去了土元之枪的威胁,叶秋压力大减,煞风刀再次出手,卷起漫天狂风,杀向瘦削武者。 此人被叶秋逼入毁灭血雾,全部力量都用来对抗血雾,绝对挡不住叶秋必杀的一刀。 铁塔般的武者忽然妥协了,道:“这位师兄,大家都是无涯宗的人,目的是通过试炼,不是来互相残杀,何不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呢?” 叶秋冷笑道:“是你们先动手,想打就打,打不过就讲和,天下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煞风刀斩出,瘦削武者惨叫一声,左臂被齐根斩断。 铁塔般的武者面色大变,没想到叶秋如此狠辣,自己都如软了,他却不依不饶。 不过战局确实对叶秋这边有利,刚开始还不明显,现在瘦削武者受伤后,又被困在毁灭血雾里面,却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叶秋一人,便牵制了厚德殿的三人,并且重创瘦削武者,凌英操控鹰羽号,张塔头尚未出手,继续打下去,金甲武者这边将全军覆灭。 局势大优,以叶秋一贯的尿性,不捞点便宜,怎么可能停战? 要知道,能够闯入神山的人,都不简单。 杀死这三人,战利品的丰厚程度,想想都令人兴奋的睡不着觉。 叶秋秉承一个理念,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他喜欢交朋友,但是不怕变成敌人。 凌英朝张塔头使一个眼色,示意他该出手了。 张塔头跟凌英很有默契,拿出储物戒指,哗啦啦摔出十万块元石,仿佛一条元石长河,飞向鹰羽号。 凌英十指挥舞,天鹰炮继续充能,很快凝聚出第二枚能量炮,娇叱道:“十万不够,再拿五十万出来!” 叶秋心里笑开了花,凌英这是合法打劫,不但坑敌人,也坑队友。 向敌人示威,同时向另一个队友示好。 手段玩得如此顺溜,叶秋对凌英好感大增。 张塔头嘴角抽搐,但是这种关键时刻,他自然不能拆台,除非他不想和凌英、叶秋二人组队继续混下去。 五十万元石啊,加上先前的十万,就是六十万,绝对是个大数目,省着点用,够他两三年的修炼消耗了。 张塔头心里在滴血,心想好人不能全让你做了,反正都已经去了六十万,要玩就玩一把大的,追加四十万,凑成百万之数,丢在凌英前面的甲板上。 百万元石,堆积成山。 凌英有点懵了,自己没让他出这么多血啊! 随即明白,张塔头活学活用,通过元石,向敌人示威,向叶秋示好。 元石不能直接转化成战斗力,虽然重要,那是指平常修炼,必不可少,其实在激烈战斗时用处不大。 可是鹰羽号的存在,让元石直接变成战斗力。 张塔头抖出百万元石,霸气道:“大炮尽管轰,不够就说,老子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元石。” 凌英木偶般的点点头,发现张塔头变了,可能是受刺激的缘故,比以前更加大方,也更加可爱。 凌英以前不怎么看得起张塔头,就是觉得此人太小气,格局不大,但是他今天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 最开心的无异于叶秋,不管最终结局如何,自己是最大的获益者。 厚德殿以金甲武者为首的三人,同时脸色大变,让他们挡住一枚天鹰炮,勉强可以做到,但是一百发天鹰炮,想都不敢想。 别忘了,不只是天鹰炮,还有叶秋这个杀神。 形势逼人强,金甲武者苦笑一声,道:“今天我们认栽,你到底需要什么条件才能罢战?但请看在同门的份上,不要太过分!” 叶秋微笑道:“条件简单的很,我们很仁慈,知道神陨之地危险无数,每个武者都需要保持充足的战斗力,你们的武器,丹药,以及各种宝物,都自个儿留着,但是我们缺元石,拿一百万出来吧,恩怨一笔勾销。” 厚德殿三名武者刚开始,感觉叶秋很好说话,心中窃喜,可是听到后面,才知道叶秋狮子大开口,忍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 凌英和张塔头也吓了一跳,感觉叶秋胃口太大,但是他们没有出声,同行数日,深知叶秋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厚德殿三人相对无语,铁塔般的武者苦笑一声道:“百万元石太多了,我们身上加起来也不够,能否打个欠条?” 三人倒是识相,打不过人家,被人讹诈,只有捏着鼻子认了,倒是没有觉得叶秋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换做他们占据优势,索要的好处,很可能比一百万元石更多,各种武器法宝也不能少。 这是买命的钱,不是普通的交易。 叶秋笑眯眯的摇头:“打欠条,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收滞纳金和利息,天经地义吧?” 利息好说,铁塔武者还是第一次听到滞纳金这个词,但他很快理解它的含义,问道:“滞纳金多少,利息又怎么算?” 叶秋道:“滞纳金固定比例,每天百分之一,不算高了吧,利息要稍微高一点,每天百分之十,也就是说在前一天的基础上加十分之一,如果答应就签订协议,并且以自己的武者之心和整个家族武者走火入魔为条件,发誓遵守协议。” 铁塔般的武者脸色煞白,他们原来的主意是赖账,可是叶秋的条件太恶毒,断绝了他们赖账的可能,谁都不可能发这样的誓言。 金甲武者板着一张小白脸,神态高傲,闻言身子一晃,他不是傻子,很快算出一个月之后,滞纳金和利息将变成一个天文数字。 瘦削武者还在对抗毁灭血雾,不时发出惨叫,仿佛催命符,催促伙伴赶快达成协议。 铁塔般的武者“咳咳”干笑几声,道:“我们是厚德殿的人,我叫楚大山,他是云天傲,被困在毁灭血雾中的是胡长边,厚德殿统帅无涯宗地水火风四殿,打个商量,今天你放我们一马,回头必有厚报。” 这货人如其名,身体像一座小山,但是人不笨,性格粗中有细。 云天傲拽得不行,两眼望天,即便伸出困境,也不正眼瞧叶秋。 胡长边一看就是比较阴险的类型,手长脚长身体瘦。 三人性格迥异,竟然能够走到一起,背后估计有很多故事。 叶秋对他们的故事没有兴趣,目光缓缓扫过楚大山,云天傲,胡长边,声音低沉道:“老实说,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其实我也不希望你们欠款,希望你们现在付款,对你们所谓的厚报更是不感兴趣。” 胡长边的惨叫声传来:“云老大,楚二哥,快点答应他们,我要顶不住了!” 楚大山委实心痛,咬牙切齿道:“好吧,我们认栽,现在交钱,但是有个条件,希望上你们的船,穿过血雾区。” 叶秋皮笑肉不笑道:“没问题,但是百万元石乃赎金,上传要额外购买船票,每人十万元石,期限十天,从第十一天开始,每延长一天,增加两万块元石,价格翻倍,不够的话可以用其它东西抵价,其中丹药优先,提前下船不退钱。” 鹰羽号能耗惊人,买票上船很正常,可是这价格也太贵了,妥妥的霸王条款。 凌英和张塔头面面相觑,没想到叶秋胆大包天,对方报出名号,是厚德殿的人,对他似乎没有什么影响,照样开出天价。 胡长边奄奄一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手臂被斩断,溅射出去的血液,仿佛兴奋剂,毁灭血雾的浓度和威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强。 叶秋落井下石,举起煞风刀,作势欲砍,这一刀砍下去,胡长边百分百完蛋。 凌英和叶秋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云天傲等人事后如果事后报复,不会因为她现在袖手旁观而放过她和张塔头。 与其两边都不搭界,不如配合叶秋,凌英操控天鹰炮,瞄准楚大山。 云天傲冷哼一声,楚大山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恨恨的看了叶秋一眼,道:“住手,我们交钱!” 楚大山和云天傲拿出百万元石,以及价值六十万的丹药,作价三十万,交给叶秋。 丹药打五折,叶秋的理由是有些丹药,自己并不需要,多了无益,元石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云天傲百万元石都给了,也不在再亏三十万元石,关键是尽快把胡长边救出来。 叶秋收到元石和丹药,问凌英和张塔头:“你们要元石,还是要丹药?” 凌英道:“元石和丹药都要,平均分配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