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不灭神域  >  第49章 无涯天骄

第49章 无涯天骄

3104 2017-11-07 18:19:00
劫后余生,叶秋松了一口气,冷汗浸透全身衣服,过去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感到生命的脆弱。章寮,程远,何筠满脸庆幸,如果救援晚来片刻,就要去黄泉地府找阎王爷报到了。唯有王杰,惨遭灭门,整个人浑浑蒙蒙,宁愿死掉,也不愿意一个人活在世上,非常可怜。牧野城天空乌云滚滚,余常笑,姚净空,以及另一名葛衣武者身边,凭空出现三个巨大的漩涡。中央的弧垂拼死挣扎,放弃逃命的念想,血火塔疯狂扩张,喷出无尽血气,直冲九重霄,形成一层层血色涟漪,环绕着血火塔四周。“弧垂,立即投降,可以留你一具完整的尸体。”余常笑法相九重天的修为,已经是武陵大陆上的顶级强者,散发出骇绝人寰的威压。自己眼皮子底下,竟然有血煞宗妖人潜入城中,屠杀王家满门,无异于一巴掌拍在他脸上。“血煞宗只有战死的武者,没有投降的孬种,本尊闯入牧野城的那一刻,就没想过活着离开。”弧垂低沉的声音从血火塔里面传出来。叶秋远远望去,血火塔变成一团扭曲的血雾,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余常笑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刀,灰不溜秋,毫不起眼,划出奇异的弧线斩出去。刀光惊天,仿佛把牧野城斩成两半,风云变色。姚净空穿着一套黑色盔甲,跟身体完美融合,左手盾牌,右手长剑,毫不犹豫刺入血雾中。另一个无涯宗的强者,不是姚崇信,也是法相八重天五行归真的强者,跟姚净空一样。他的武器是一杆大枪,看上去仿佛擎天之柱,其卖相和威力都长河枪强大无数倍,长驱直入。“轰!”血色气团炸裂,一座古朴的宝塔冲天而起,飞向城外。“无涯宗的强者,不过如此,以三打一,都未能将我留下,徒有虚名罢了!”弧垂哈哈狂笑。空中突然出现一杆长枪,散发出毁灭性的气息。长枪名为牧野之矛,背后是牧野城的城防大阵,不断汲取天地之力,输送到长枪之中。牧野城的防御阵,经过大幅度强化,提升数十倍,已经可以威胁到法相八重天的武者。牧野之矛疾速射来,仿佛带动整个世界的力量,长达数十丈的长矛,环绕着无数电弧,当着披靡。弧垂骇然色变,感受到生死危机,当即咬破舌尖,喷出大口精血,喷在血火塔上面。血火塔轰然暴涨,化作一座千丈血山,无数血纹闪烁,编织出一张诡异的血色大网。“扑嗤!”牧野之矛刺入血网,长驱直入,直抵血火塔身。血网柔韧至极,无限收缩,但就是没有破裂,竟然挡住了牧野之矛,像是一匹被压缩到极点的弹簧。但是牧野之矛不是一支,而是源源不绝。很快有三个漩涡出现,却是三支长矛,跟牧野之矛一模一样,呼啸射向血火塔。血色大网能挡住一支长矛,可是挡不住更多长矛,很快被撕裂。血火塔连遭重击,被打落地面。余常笑挥刀斩出,天空仿佛被这一刀斩成两半。弧垂挡了三刀,骇然发现余常笑出刀如电,一刀更比一刀凶。关键是余常笑不是一人在战斗,旁边有两个强有力的帮手,天空还有阵法相助。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便是弧垂此时的感觉。姚净空和另一人没有出手,但是只要余常笑说一声,便会发出绝杀一击。“不能再拖了,否则连自爆都没有机会!”弧垂长叹一声,悍然自爆,轰隆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巨大的冲击波横扫四方,方圆十余里范围内的区域,被夷为平地,无数武者惨死当场,就算是余常笑,姚净空等人拼命守护,也无法保住每一个人。大战之后,叶秋进入城主府,跟余婉娇对质。余婉娇哪敢跟他对质,灰溜溜离开牧野城,提前回无涯宗去了。叶秋交出捣毁阵眼的证据,虽然局势的发展,超出所有人预料之外,但是无涯宗发布的奖赏,会一一兑现。叶秋率领的武者小队,是唯一成功捣毁阵眼的武者,其余人能够活着回来,就算不错。叶秋小队的成功,相当于极大的支持了姚崇信,否则的话,只能证明他分批出城攻击阵法节点的战略,彻底失败。但是只要有一人成功,就表明不是姚崇信的战略战术不好使,而是下面执行的人能力不足。因此姚崇信对叶秋,是礼遇有加,令他受宠若惊。叶家成为牧野城硕果仅存的世家,其余三大世家,直接或间接毁于血煞宗之手。在牧野城休整了半个月,叶秋炼化了春雷,夏雨,雪隐等三柄刀,融入煞风刀中,修为直奔九重天中期境界。章寮,王动,程远,何筠等人也有不同程度的进步,其中王动的提升最大,化悲痛为力量,一路突破到筑基九重天,追上了其余人的境界。半个月后,众人踏上前往无涯宗的征途。姚雨绫作为老人,向他们介绍无涯宗的情况。无涯宗分成天,地,水,火,风,雷,冰,金,木,一共九殿。各殿拥有较大的独立性,相互竞争。姚家是大风殿实力最强的家族,但不是无涯宗最强的家族。强中自有强中手,无涯宗十大武者世家,姚家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排名比较靠后。余婉娇所在的余家,实力就比姚家更强。姚雨绫委婉的告诉叶秋,有人可能会找叶秋的麻烦。无涯宗弟子分为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是正式弟子,但是外门弟子有时间限制,二十年之内如果不能转变为内门弟子,会被要求离开山门,外出游历,不突破不得回山,或者降职为杂役弟子。杂役弟子留在山门之中,反而没有时间限制,只是每年都要完成相当数量的杂役劳动,想呆多久都行。成为内门弟子有两个办法,一是修为突破到法相境,另一个便是通过内门弟子的考核。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待遇差距很大,早一天成为内门弟子,对武者的修炼,至关重要。但是突破法相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要想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也很困难,还有可能死在考核中。叶秋毅然选择参加内门考核,他预见到无涯宗里面,肯定有很多人想对付自己。可以确定的是,余婉娇就是其中一个,她屡次吃瘪,心中肯定憋了一股气,不发泄出来,念头无法通达。姚雨绫的未婚夫肯定会出手,严格说来,叶秋跟姚雨绫其实没啥关系,但是有心人调拨几句,就会变成有关系了。而男女之间的关系,最是难以说清楚,越解释越麻烦。叶秋为了自保,最好的办法不是自证清白,而是展露出天资,让无涯宗真正的大人物,看到自己的价值。一旦成为内门弟子,即便是余婉娇,想要杀死自己,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涯宗严禁同门相残,虽然有很多方式规避,但规避成本很高,相对提升了自己的安全。突破法相境只是时间问题,叶秋最缺的就是时间,所以他决定参加内门考核。章寮,王动,程远,何筠四人不像叶秋那么急迫,无涯宗里面也没有仇人,打算先熟悉环境,夯实基础,尽量争取通过突破法相境的方式成为内门弟子。飞行三天三夜,穿越崇山峻岭,终于抵达无涯宗总部,周围风景优美,好似世外桃源。姚雨绫带领众人去登记,领取身份牌。广场上出现一群武者,为首者年纪轻轻,却已经是法相境看到姚雨绫,神色怪异。“咦,天云,那不是你的未婚妻雨绫吗,她回来了,你怎么不去迎接她啊?而且跟她一起的小子是谁呀?”一个尖嘴猴腮的武者阴恻恻道,语气充满了挑唆,他是余家的天才余参,余婉娇的哥哥。天云的全名是梅天云,烈焰殿的天才,法相境强者,梅家是跟余家齐名的武道世家。余参说话不怀好意,怂恿梅天云教训叶秋,其实他最想亲自出手,替妹妹余婉娇出气。叶秋狗一样的东西,竟敢惹余婉娇不开心,罪该万死。但余参自持身份,轻易不会对叶秋动手,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和叶秋战斗的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闭嘴!”梅天云脸色一沉,但心中的怒火,确实被点燃了,自己不方便出手,对身边人道:“魏峰,你去教训他一下!”“魏峰,谁给你胆子,当着我的面教训人?”姚雨绫精光暴射,盛气凌人的盯着魏峰。余参眼睛微眯,成功点燃战火,立即置身事外,旁观战局发展。叶秋深深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眼前这帮家伙,每一个都是无涯天骄,眼高于顶,背后夹杂着各大势力的冲突。“是我!”梅天云大声道,吸引了众多目光,同样盛气凌人的盯着姚雨绫,质问道:“带着别的男人,公然在我面前晃荡,你什么意思啊?”“没啥意思,他们是宗门新晋弟子,我是他们的师姐,带他们入门登记,没有任何问题!”姚雨绫冷冷道,她才不怕梅天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