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不灭神域  >  第24章 激战

第24章 激战

3021 2017-09-20 10:37:49
“叶兄,你怎么了?”旁边的王动大吃一惊。“没事!”叶秋痛苦道。话音刚落,左手司空刀,右手秋风刀,突然控制不住,冲天而起。两道刀光,仿佛两道闪电,散发出恐怖的寂灭和死亡气息。叶秋深吸一口气,收回双刀,脸上的痛苦表情渐渐疏解。别人不知道的是,他刚刚跟姚净空暗中交手,并且取得了胜利。姚净空看向他的那一眼,蕴含精神冲击。从儿子姚崇信嘴里,得知叶秋可能喜欢姚雨绫,他看到叶秋,就感到厌恶。一个野小子,竟敢对姚家的天之娇女生出觊觎之心,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姚净空想让叶秋吃点苦头,但是没想到,精神冲击波竟然被化解了。叶秋抬起头,发现姚雨绫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己。心中的愤怒突然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戏谑。因为愤怒不能解决问题。叶秋承认,自己对姚雨绫又好感,但是还没有上升到爱慕。姚净空眼神中蕴含着高高在上的蔑视和敌意,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叶秋的态度,激起了他的反抗。叶秋暗暗下定决心,要把姚雨绫追到手,以此作为武器,狠狠还击姚净空。跟姚净空斗法,没有任何胜算。一个筑基八重天,另一个法相八重天,中间还有一个凝法相的阶段。绝对实力,差距太大。但是争斗的战场转移到姚雨绫身上,谁胜谁败,犹未可知。叶秋缩了缩脑袋,思索如何获取姚雨绫的放心。姚净空开会说了什么内容,叶秋一无所知。“轰!”一声巨响,宛如平地惊雷。牧野城剧烈摇晃,仿佛地震。“该死,血煞宗攻城了!”姚净空怒吼道,身形电射而出。姚崇信,姚雨绫,以及无涯宗和城主府的强者,紧随其后,冲了出去。叶满天和王浩相视苦笑,带领叶秋,王动等牧野城本土武者,走出城主府。城池上空,漂浮着五彩穹顶,护住整座城市。这是无涯宗阵法大师亲手设置的城防大阵。根据每一座城池的特点,精心调教而成。牧野城的城防大阵控制权,掌握在城主姚崇信手中,在姚净空出现后转交。城防大阵可以防御法相境武者的进攻。不过开启阵法,需要消耗天文数字般的元石。城外血雾弥漫,牢牢困住整座城池。叶秋凝目远望,比较战斗双方的实力。牧野城这边,修为最高的是姚净空,法相八重天,绝对的主力和领袖。其次是从无涯宗过来的八大法相,修为从三重天到五重天不等,分守四门。人数虽小,但是战力强悍。再次便是城主姚崇信,城主护卫统领秦霜,叶家家主叶满天,王家家主王动,以及城中的散修武者,也有十余名法相境。他们实力比不上无涯宗的高手,但是远超筑基武者。尤其是秦霜手下的城主府卫队,总共百余人,清一色的高阶筑基武者。最后就是叶秋,王动,以及叶家,王家,其他各个小家族的筑基武者,人数最多,加起来超过千人,属于炮灰。血煞宗那边,实力最强的是血手,血影,血天三大长老,率领数十名法相境,上千名筑基武者。他们隐身在血雾中,难以判断具体的数目和实力。姚净空站立城头,白发飘扬,仙风道骨。双目平视前方,神态悠闲,视血煞宗众人如蝼蚁。当然,他内心是否跟外表一样平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三道血色长虹,破空射来,悬停于城外虚空,跟姚净空相对而立。“血手老怪,廿年未见,想必上次战斗中留下的伤疤已经好了吧?”姚净空冷冷冷道,语带讥讽。廿年前,二人曾有过一场遭遇战。血手长老完败,身受重伤而逃,损及本源。没有数十年修养,休想痊愈。不过血煞宗的功夫,剑走偏锋。血手长老仅用十年时间,就修复伤势,并且破而后立,更有精进,突破到法相境八重天。世上没有完美的功法。血手长老这样做的代价,是终生无法进步,修为永远停留在法相境八重天,五行归真的层次。对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境界。但血手长老是血煞宗的天才,视此为奇耻大辱,念念不忘的事情,便是报仇。只是真个面对姚净空,他发现自己怂了。依然是法相境八重天,可是姚净空的法相,无比凝实。五行归真加入风系力量,稳如泰山,却又灵动如风,几乎没有破绽。“姚净空,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之间的仇恨,是时候清算了!”血手长老笑眯眯道,一双三角眼,射出刻骨铭心的仇恨之光。“但我却没兴趣跟手下败将战斗,牧野城是无涯宗的地盘,你们悍然入侵,破坏规则,现在退走,还有和谈的可能,否则必将后悔莫及。”姚净空先扬后抑。对方蓄谋已久,派出三位长老级的高手。无涯宗收到消息时,虽然足够重视,派出一位长老,但还是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此时开战,对牧野城不利。“我们既然来了,岂能空手而归?”血手长老哈哈狂笑。姚净空一句话,透露出牧野城内部空虚。“休战也可以,牧野城从此归属血煞宗,无涯宗弟子,绕城而行。”血影长老阴恻恻道。“姚长老,应该退走的人是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不可能战胜我们三人联手,城防大阵也挡不住血海翻天阵的进攻。”血天长老沉声道,句句击中姚净空的软肋。实力强,就可以欺负人。姚净空脸色阴沉,他不可能逃走。一世英名受损,无涯宗也将损失惨重。天狼山发现灵光石矿,还有灵鱼,很可能还有灵玉。牧野城是距离最近的城堡,战略地位异常重要。“杀!”姚净空不再废话。大手一挥,牧野城上空,风云变幻。飓风疯狂翻滚,云如潮涌,凝聚出一只巨大的玄武法相。“轰!”玄武吐水,长达千丈的水柱,宛若倾倒的天柱,射向血手长老。“雕虫小技!”血手老怪隐入血雾。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血手出现,撕裂虚空,抓向水柱。“轰轰轰!”众目睽睽之下,血手和水柱猛烈碰撞。荡起无尽罡风,震动天地。“风来!”姚净空双手结风印,头顶飞出一颗定风珠。以他为中心,狂风怒吼,暴雨滂沱。那恐怖的威势,仿佛截取了五湖四海之水,穷极九霄寰宇之风。呼风唤雨。雷电随行。无数雷球,闪电,雨点般砸下来。而在姚净空身后,风雨雷电四大法相,一字排开。血手崩溃。牧野城武者狂喜。“飓风长老,天下无敌。”“有长老坐镇,血煞宗的杂种来多少死多少!”众人大吼,群情激奋。就在这时,城外血海翻涌。第二只血手出现,然后是第三只,第四只……眨眼间,飞出数十只血手。每一只血手,长达千丈,凶猛拍击玄武法相。“轰轰!”接连不断。玄武法相和城防大阵连在一起。整座城池,随着血手拍击,剧烈震动。七彩穹庐的颜色,急剧暗淡。长此以往,不可能支撑太久。“叶大哥,我感到心里发慌,咱们该怎么办?”城墙上面,王动找到叶秋,低声问道。“怕什么,天塌了有高个的顶着!”叶秋平静道,抬眼看了一眼姚净空,摇摇头。若无其事的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盘膝而坐,闭目养神。逃?说的轻松!逃出城,会死在血海翻天阵中。没有逃出城,一旦被姚净空发现,也会被杀死。两军交战,自乱阵脚,不杀你杀谁?“万一顶不住了,咋办?”王动战战兢兢道,露出非常害怕的样子。“我不知道,到时候再说了,你想逃也可以,不要拉上我!”叶秋淡淡道。退一万步说,别人可以逃,自己也不能逃。因为姚雨绫的事情,姚净空视叶秋为眼中钉,肉中刺。若非血煞宗攻城,说不定姚家现在出手对付的人,就是叶家。鸡蛋里也要挑骨头,找茬太容易了。叶秋断定,自己的行为稍有异常,就会莫名其妙的被人干掉。姚雨绫也不喜欢临阵脱逃的人。叶秋在思索,如何反败为胜。大战持续了一整天。血手长老实力稍逊,不是姚净空的对手。但他有血影长老和血天长老相助,隐隐占据上风。姚净空则有主场优势。依托城池和阵法,谁也无法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傍晚时分,双方不约而同百战。姚崇信召集众人,商讨对策。“此战的关键,在于阵法,欲破敌军,先破血海翻天阵!”姚崇信道。他是阵法师,经过一天的观察,锁定了几个阵眼。牧野城组建三个武者小队,趁着夜色出城,分别突击其中一个阵眼。姚崇信估计,只要成功破坏其中一个阵眼,血海翻天阵的威力,至少下降一成。此消彼长,胜利的天平,朝牧野城倾斜。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